73o1i妙趣橫生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 各執一詞-j0ixz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这可……
呵呵。
娃娃扯了扯嘴角。
她这是……一败涂地啊。
……
“你要是不想赔钱也可以。”
眼镜女笑了笑,“让店长回来。”
“这块表是在花店里摔坏的,我们可以直接跟店长谈。”
……
那更加不可以了。
娃娃下意识的就拒绝了这个选择。
是她自告奋勇、坚持要帮店长看店。
结果却惹出了麻烦,还要店长来帮她善后解决。
这样的话……
她以后还有什么脸皮再来找店长?
就算不论这个,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她现在就是希望店长迟些回来。
不然刚好撞上这一幕,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
“店长不在?”
琉璃看了一圈店内。
果然,除了她们,没有其他客人,也没有像是店长的人。
……
“嗯。”
娃娃点头,“店长有事出去了。”
“我在帮他看店。”
……
琉璃抽了抽嘴角。
这店都帮忙看上了。
看来这丫头进展不错啊。
……
不过……
对方的提议也有道理。
“不叫店长回来吗?”
毕竟是在花店里发生的意外。
对方想要店长回来谈判,她觉得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就像学生在学校里与人发生冲突造成意外,学生的家长最先找不是对方家长、而是学校一样。
……
娃娃刚要摇头,突然想起自己对对方的说辞是电话没有打通,她的态度是同意叫店长回来的。
她张了张嘴。
“……电话没有打通。”
“店长今天有事情要办,大概要下班或者更晚的时候才能回来。”
……
嗯?
琉璃神色一顿。
这丫头……难道是不想店长回来的?
外人看不出来,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丫头一开始想说的不是这些话。
为什么?
啊!
琉璃觉得自己怎么变笨了?
还能有什么为什么?
在帅哥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呗。
不想在帅哥面前丢脸,不想给帅哥惹麻烦。
更不想以后不好意思来找帅哥。
再加上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
不。
这点只是附带。
毕竟这丫头都给她打求救电话了。
主要原因还是帅哥。
琉璃叹气。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了解这个丫头了?
……
迟秀珂笑了笑。
“要赔多少钱?”
……
娃娃一愣。
随即摆摆手,“等等。”
“既然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愿意莫名背下这个黑锅了。”
要是一开始,这钱给了也就给了。
还能显出几分她不与人计较或者说不在乎这些钱的大气。
但现在-
在她与对方经过了据理力争后再给钱,她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
这不就是在打之前说那些话的自己的脸吗?
她都能想象对方到时会说出什么话了。
还有那轻蔑不屑的口气。
“早给了不就好了。”
“浪费时间。”
“之前说了那么多,不还是要赔钱。”
“该赔的钱就是要赔的。”
……
啊。
想想就火大的不得了。
娃娃咬牙。
她是无辜的。
凭什么要被人这样说?
……
“什么黑锅?”
眼镜女脸色不渝,“你是说我们冤枉你?”
“我们这么多双眼睛还比不上你的一双眼睛?”
眼睛女皮笑肉不笑,“事实都摆在这里了。”
“还要狡辩。”
“你态度好点,说不定安妮还能让你少赔点。”
“毕竟她也不差这些钱。”
“但你坚持不认错的话,那就照价赔吧。”
“反正你这么硬气,我想你也看不上那些少赔的钱。”
……
双方各执一词。
事情陷入了僵局。
……
琉璃与迟秀珂面面相觑。
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娃娃要打电话过来了。
至于说多叫些人……
是因为对方有……五人。
所以,娃娃不想在人数上落了气势吧。
不过,重点不在人数上。
而是这件事中娃娃显然是弱势。
……
娃娃有说谎的可能。
毕竟手表的赔款不低。
虽然具体金额她们不知道,但从娃娃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是娃娃承担不起的价格。
但对方……没有说谎的必要吧?
手表是真的坏了。
表盘上的裂痕清晰可见。
而且摔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手表内里的芯子有没有损坏?
越贵的东西越脆弱。
这是常识。
若是芯子也坏了……
那不等于要赔对方一个新的手表了?
……
“可以把发票给我看一下吗?”
萧骁扫了一眼女生手里的袋子。
这个手表显然是新买的。
刚买来就摔坏了,难怪对方的心情很糟糕。
……
女生直接把装手表的盒子连同袋子一块丢给了萧骁。
一脸的高傲。
眼镜女笑了,“难道你以为我们在讹钱?”
话里满是不可思议。
身边的同伴都笑了。
……
“……”
琉璃拉住娃娃。
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候就不要激化矛盾了。
尤其在己方处于弱势的情况下。
娃娃不甘的阖上了嘴巴。
什么呀?
这些人真讨厌。
……
迟秀珂秀眉微蹙。
微沉的眼色中透出了一丝凛然。
萧师傅是她的恩人,亦是她很尊敬的人。
她不喜欢她们对萧师傅这般轻慢的态度。
……
制止了娃娃犯浑后,琉璃侧身看向萧师傅手里的发票。
下一秒,她睁大了眼睛。
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多、多少钱?
她眼花了吧?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
“你没眼花。”
娃娃低低的声音在琉璃的耳边响起。
琉璃嘴巴张大。
半天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
“……这、这么贵?”
琉璃用了十分的力道,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音量。
但扭曲的音调却是无法控制了。
……
“……嗯。”
娃娃点头。
就是这么贵她才不能认下这件事。
再说本来就不是她的错。
也幸好不是她的错。
因为对方的言之凿凿,她回忆了无数遍自己之前的行为。
听到对方的声音,她扭头、起身。
然后她听到了什么落地的声音。
虽然这么说起来……真的很巧合……
时机正好。
但是,她确定……她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