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nkr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機獅咆哮 ptt-第六百六十章 純白雄獅看書-pg2fy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战后的山坡上是那一架架燃烧殆尽的机动工兵。
在那被烈焰席卷的残骸上,或多或少地残留着一些残骸。
身体瘦弱的少年兵们三两成群地聚集在各自划分好的区域当中,对这些残骸进行尽可能的清理。
尤其是在发现还尚存一丝气息的伙伴的时候,这些稚嫩的脸孔上还残留着一丝战后余生的庆幸感的少年兵们当场爆发出一阵惊呼后,又马上投入到紧张的救援工作当中。
“再用力啊!快!快加把劲!这家伙还活着!快莱多几个人啊!!”
少年们奋力地推动还残留着一丝炽热的残骸,试图将被压在最底下,还剩下一口气的伙伴救出,但那几乎是扭成一团的残骸却丝毫不动,根本没有因为少年们的奋力推动而动摇半分。
“可恶!快来人!快来多点人啊!”
莱德嘶吼着求援的话语,但周围能够赶过来救援的人却已经都来齐了。
剩下的人都投入到救援其他伙伴的救援当中。
“昭弘!快去帮忙!”
奥尔加和昭弘合力将跟前的一块千疮百孔的装甲板推开后,便回过头看向昭弘。
然而,昭弘却愣在了原地。
他的表情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那般,充满了震惊。
“喂!昭弘,你听到了吗?”
奥尔加皱了皱眉,试图提高声音,让昭弘回过神来。
“啊!?嗯,我觉得我不需要过去了。”
昭弘有些木讷地举起手指,指了指莱德那边。
“什么?!”
奥尔加一愣,还没有等他回过头看向莱德那边的时候,竟听到了莱德的一声尖叫。
“啊!!!”
少年的尖叫声充满了恐惧和震惊。
然后,紧随而至便是一阵金属被破坏的尖锐声音。
“吱呀!轰!”
金属板被重重地丢在地上的声响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包括莱德在内的少年们那充满震惊和恐惧的眼神,那下意识地被举起的枪口,以及被枪口指着,却丝毫没有在意指着自己的枪口,自顾自在地将那只剩下一口气的少年压在底下的残骸撕开的白色身影。
“那···那是什么东西?!!”
比成年人还要高,浑身雪白,清晰可见而又充满力量感的肌肉,还有那长长的尾巴,以及头颅周围那泛着微光的白色长毛···
这绝对是一头野兽!!
但除却之外,奥尔加等人却无法准确地喊着这头突然出现在这片战后废墟上的野兽的名字。
“它···它这是在吃人啊!!”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野兽姿态,让少年们惊恐不已。
尤其是在目睹那堆己方众人用尽全力都无法推开的废墟宛如砍瓜切菜那般,就被那头陌生而神秘的野兽给撕开时,一个恐怖的想法悄然无声地从少年们的心中浮现。
“不···不要动!!不要吃我们的伙伴!”
惊恐之下,举起枪口的少年们全身颤抖着,但还是在担忧自己的伙伴会被吃掉的情况下,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
枪声顿时响彻了这片刚刚结束战斗的荒野之上。
也让奥尔加大惊失色,连忙大声喊道:
“不要开枪!停止射击!!”
然而,
尖啸的子弹却不会因为奥尔加的阻止而停下。
在那阵阵枪声中当中,那头纯白野兽并没有被吓到,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停下半分。
随着那一颗颗子弹被纯白野兽竖起的残骸尽数挡下之际,奥尔加和昭弘便已经冲到了莱德等人的身边,一举将受惊的少年们手中的枪械夺下。
“不要射击!它,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着纯白野兽的举动的奥尔加,比莱德等人看得更加清楚。
那头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纯白野兽并没有想要将他们的伙伴吃掉的想法,而是将那压在伙伴身上的残骸尽数撕开,好让他们展开救援。
这不。
在奥尔加阻止少年们的枪击后,纯白野兽抬起头看了一眼奥尔加等人后,便慢慢地迈开脚步,朝着另外一边——那堆看上去更加扭曲,也更加难以展开救援的残骸走去。
“快!快去看看!”
奥尔加推了一把莱德,让他走到看看纯白野兽到底在搞什么。
结果,正如奥尔加所猜测那般,满脸的疑惑和恐惧的莱德刚走到那被纯白野兽摆弄过的残骸前的瞬间,便当场蹦高三尺,连连挥手招呼着他们过来救人。
“快!快来人啊!挖出来了!挖出来了!!快!快来啊!”
莱德的反应让奥尔加松了一口气,但心头上的疑惑也更加多了。
疑惑之间,奥尔加抬起头的瞬间,却是看见到站在CGS大门口,看着这边的雷明凯。
“是你?”
奥尔加没有出声,只是动了动口型。
或许是没有看到,
也或许是不想承认,
雷明凯只是移动目光,看向CGS基地后门的位置。
那边,正有着一阵阵烟尘在扬起。
CGS一队那群人回来了。
看样子似乎还有着不少人还活着。
奥尔加看了一眼那高高扬起的烟尘,又回过头看了一眼畏惧那副凶悍的模样,但又好奇是怎么以轻描淡写的姿态将那让人头疼的残骸撕开的白色野兽而远远看着的少年们,奥尔加知道自己心中的决定,已经到实行的时间了。
“昭弘。能来一下吗?帮我去找找三日月。”
昭弘听到奥尔加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向纯白野兽,也看向雷明凯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
塔楼上,被安置在这里的古荻莉亚沉默地看着下面那些或拿着担架运送伤者,对伤者进行包扎,又或者是将还能够使用的弹药装备送回格纳库,和把那些已经成为破铜烂铁的残骸推到了山坡的另外一端。
“这些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古荻莉亚在袭击开始不久后,便从赶来将她带到安全区域的比斯凯特那边得知了来袭的敌人便是加拉尔霍恩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对方的目标了。
CGS。
只不过是这场袭击的受害者而已。
尤其是现在正在塔楼下方忙碌着的少年们,更是受害者中的受害者。
“在想什么呢?古荻莉亚。难道说,你受伤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既是陌生,但又是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古荻莉亚转身一看,便看到了换上了较为轻便的休闲衣着,将一头粉色长发散落在肩的俏丽女子。
从那微微湿润的发丝来看,这位女子似乎还抽空给自己清洗了一下。
“嗯?抱歉!刚刚从那机动工兵的驾驶舱里面出来,难免会有些味道。”
古荻莉亚摇了摇头,眼神中似乎还露出了一丝羡慕。
“不。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拉克丝小姐你很强大。能够坐进那机动工兵的驾驶舱里面,认真地战斗着。”
听到古荻莉亚的话,拉克丝微微一笑,并没有露出得意的神情。
“你很羡慕我吗?古荻莉亚。”
拉克丝上前几步,站到古荻莉亚身边,与她一样看向正在塔楼下方来来往往的少年们。
“是因为你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他们被卷入这场因你而起的战斗,并在这场战斗当中受伤,死去而感到无力吗?”
拉克丝的眼神仿佛能够将古荻莉亚看穿那般,轻轻地将古荻莉亚此刻心中的所思所想道出了。
“不···”
古荻莉亚下意识地想要反驳,想要回避,但在触及到拉克丝那足以看穿自己心思的目光时,古荻莉亚选择了承认。
“是的。拉克丝。”
金发少女缓缓地点了点头,语气中透出一丝不解,一丝内疚。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还不明白吗?你自己的存在,对于加拉尔霍恩来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古荻莉亚·蓝娜·伯恩斯坦。
关于这个名字,拉克丝早已经从雷明凯那边得知了不少情况。
眼前的金发少女在某种情况上与当年的自己有着几分相似。
虽然理念上很是美好,但在实践过程当中,却是无法能够承受实现这个理想的手段和力量。
“我···”
古荻莉亚愣了一下,竟无法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幸运的是,在这个有些尴尬的时刻当中,早先时候去打探情况的女仆芙米坦·阿德莫斯及时地出现在了塔楼当中。
“我回来了!小姐。”
这位女仆似乎对拉克丝的出现很是惊讶。
从她惊讶的脸色来看,似乎已经知道了刚才拉克丝驾驶着机动工兵参战的那一幕。
“非常抱歉!我来到这里之前,便接到了“如果发生了意外情况,就必须立刻在第一时间内通知老爷”的命令。所以···”
“不!没事的。父亲已经知道了这边的事情了吗?他怎么说?”
芙米坦的出现让古荻莉亚松了一口气之余,也让她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父亲诺曼·伯恩斯坦对于加拉尔霍恩袭击CGS的这件事情的看法。
“老爷他并没有表达什么看法。只是要求小姐尽快地回家,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芙米坦的目光悄无声息地看了一眼拉克丝,却不料在那刹那间与拉克丝的目光撞个正着。
目光震动间,还没有来得及移开目光的芙米坦却是看到了拉克丝微微点头,向自己致意的笑容。
“她,看穿我了?”
骇人的念头疯狂地在脑海当中盘旋,但芙米坦那鲜少会有表情的脸孔却平静地微微一低。
“非常抱歉!方才因为担忧小姐的安全,一时没有注意到您的存在。请原谅我的唐突!”
“啊!哦!拉克丝,刚才芙米坦不是故意的。请不要责怪她!”
两人的目光对撞只是一瞬间,古荻莉亚根本无法察觉到那一瞬间的异样。
只是单纯地以为芙米坦一时没有注意到拉克丝的存在,也因此而试图为芙米坦进行解释。
“不。我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我是拉克丝·克莱因。在昨天刚刚与古荻莉亚·蓝娜·伯恩斯坦成为朋友。今后请多多指教!”
拉克丝摆了摆手,大度地表示并没有责怪芙米坦的意思。
“非常感谢拉克丝小姐的原谅!我是芙米坦·阿德莫斯。今后,请直接叫我做芙米坦便可以了。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够做到的,也请拉克丝小姐尽管吩咐!”
不得不说,这么一看,芙米坦的确是一名称职的女仆。
“是吗?那么,今后就麻烦你了。”
说罢,拉克丝随意地朝着古荻莉亚摆了摆手。
“好了!古荻莉亚,我们下次再聊吧!凯,还在等我呢!”
与此同时,CGS大门那边也爆发出一阵阵惊呼声。
那遍布战场,由TK-53而变成的残骸当中,一名名少年被顺利地救出。
有的早已死去,有的却还残留着生的希望。
在生还者渐渐增多的情况下,手上没有任务的少年们几乎每两人一组,拿着一副担架跟在了那头纯白野兽的身后,穿梭在残骸当中。
“吱呀!呯!”
利爪挥出,残骸被当场撕开。
最后一名生还者被顺利救出。
“哦!哦!哦!”
欢呼声中,有人注意到那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又莫名其妙地帮助他们救出伙伴的纯白野兽再度迈开脚步,慢悠悠地朝着CGS大门走去。
眼下,在众多被其救出的生还者的情况下,拿着担架跟随在纯白野兽身后的少年们已经不在意这头纯白野兽是否对他们带有敌意了。
在这些少年看来,如果真的有敌意的话,这头纯白野兽还会帮他们撕开那些扭曲得不像样的残骸,救出被困在里面的伙伴吗?
少年们左右对视一眼,齐齐地将担架扛在了肩上,保持距离,紧紧地跟在了纯白野兽的身后。
似乎是想要看看这头奇怪的纯白野兽到底想要干什么?
殊不知,这一幕却被雷明凯看在了眼里。
“在看什么呢?”
拉克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在看零式是怎么收获一堆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