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hz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明明超兇的-第四十九章 不僅僅那麼簡單相伴-um58y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宣传与舆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前世里有伟人曾经说过。
舆论阵地你不去占领,敌人便会占领。
这个世界的人其实同样知道宣传舆论的重要性,只是他们对宣传舆论的认知程度却远不如夏凡深刻。
而得到夏凡悉心教导的莉娜她们自然更不用多说。
早在她们在各部族掀起变革的时候。
她们便已经开始有针对性地组建宣传方面的事宜。
娅娅便是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经过这些年在多蒙地区的深耕细作。
莉娜她们可不是什么光杆司令。
事实上她们在暗中同样有自己的嫡系队伍。
尽管她们选中的人以及各部族都隐隐清楚,但对方却没有阻止干涉,毕竟他们还需要依靠莉娜她们的帮助,干脆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
他们不会想到。
莉娜她们掌握的这支宣传力量竟然能展现出如此恐怖的影响力。
人类要打来了!
短时间内。
这个消息便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大半个多蒙地区。
尤其是在联盟的势力范围内。
各部族的族人都陷入了惶惶不安当中。
在莉娜她们针对性的宣传下。
各部族的半兽人都已经听说。
人类方面不希望看到联盟的存在,更不允许半兽人们的崛起。
换而言之。
人类方面不想要半兽人过上好日子。
没有人喜欢苦日子。
特别是对那些体会过苦日子的滋味,如今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的广大半兽人而言。
他们是最不愿意回到过去的人。
莉娜她们便对此专门重点宣传,压根都没有牵扯莉娜与联姻的事情。
保卫我们的家园。
保卫我们用辛勤与汗水换来的美好生活。
保卫我们……
一个个宣传口号开始流传。
重点就体现了两个字。
保卫!
他们不是为联盟或者为其他人而战!
他们是为了自己,为了父母亲朋,为了子孙后代,为了半兽人的未来而战!
总而言之。
莉娜她们通过宣传竖起了一面大义的旗帜!
一时间。
凡是联盟体系下的各部族都开始变得群潮汹涌。
甚至都要超乎了各部族首领的掌控。
这是这些各部族首领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一旦有部族首领胆敢强力镇压。
当地部族立刻便会流传,他们的部族首领已经让人类收买,实为部族里最大的叛徒!
没有人担得起叛徒这个称谓。
毕竟沦为叛徒后在整个半兽人群体间都再无立身之地。
“大姐头!各部族的首领现在的反应都非常大,并且强烈要求与我们见上一面。”
与此同时。
当舆论风暴愈演愈烈的时候。
莉娜她们却表现得相当从容淡定,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哦?他们现在有什么反应?”
莉娜语气平静地看着前来向自己汇报最新消息的薇薇道。
“无非是我们事前没有和他们打一声招呼便擅自煽动起了各部族族人的情绪……”
薇薇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道。
“你觉得他们真的是为这个而来的吗?”
莉娜摇头轻笑道。
“当然不是,而是他们现在怕了。”
薇薇嗤笑道。
“面对情绪高涨的族人们,如今他们便和架在火上炙烤一样,每时每刻都是一种煎熬。”
“看来他们还是不够冷静啊,等他们冷静了,我们再考虑与他们见面吧。”
莉娜轻描淡写道。
“对了,关于人类方面的动静呢?”
“根据娅娅传来的消息,人类方面确实已经开始在向多蒙地区边境频繁调动兵力,预计半个月内便能完成大军的整合集结。”
薇薇沉声道。
“这么快?”
莉娜闻言都不由有些诧异道。
“是的,至于背后的原因娅娅还在调查之中。”
薇薇轻蹙眉头道。
“大姐头,这回你真的有信心能挫败人类的进攻吗?”
“薇薇,你搞错了一点,这场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决于我的信心,而是取决于所有族人们的抵抗意志!”
莉娜摇了摇头道。
“虽然我们用舆论激发了族人们的抵抗情绪,可归根结底,若是这些族人们没有一个领导者的话,他们终究是一盘不堪一击的散沙……”
“……大姐头,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薇薇沉吟片刻道。
“再等等吧。”
莉娜说完后便不再言语。
再等等。
等什么?
当然是等合适的领导者出现。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希望她们当初挑中的人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除此之外。
莉娜还在等另外一个消息。
一个极有可能影响这场战争走向的消息。
“啧啧,没想到搞出这么大阵仗了吗?”
多蒙地区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夏凡。
尽管他暂时尚不清楚前因后果。
可这不代表他了解事情的严重性。
毕竟战争非同儿戏。
一旦莉娜她们真的与人类方面开战。
整个多蒙地区势必会陷入生灵涂炭当中,无数半兽人都会流离失所死于非命。
“似乎有点操之过急了。”
夏凡嘴里喃喃自语着。
如果再给莉娜她们十年八年的时间完成各部族的整合联盟。
到时候半兽人联盟与人类方面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偏偏莉娜却选在了这个时候与人类方面开战,这无疑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可惜。
有些事情往往是身不由己的。
他不知道莉娜为何要突然选择与人类方面开战。
但他知道莉娜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
“阁下真的不准备出手帮帮莉娜吗?”
一个婉转温柔的声音响起道。
“以多蒙地区目前的实力而言,那些半兽人绝无可能是人类方面的对手。”
“这是莉娜的选择,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与我无关。”
夏凡悠哉地喝着杯里的茶水,看似不经意地瞥了眼面前容貌娇艳气质出众的精灵娘。
伊芙琳!
是的没错!
夏凡自己都没想到伊芙琳会突然前来拜访自己。
不过伊芙琳是顺路来拜访自己,并非专程有事寻找自己。
她这次外出是准备前往幽暗外域寻找自己的父亲。
因为。
她的父亲林恩在幽暗外域失踪了。
即便是精灵女神伊露都无法寻觅感应对方的下落。
据说林恩在失踪前曾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结果在准备禀告给伊露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了意外,至今都生死不明。
或许是伊芙琳与夏凡关系匪浅的关系。
以至于伊露对待伊芙琳的态度都与其他信徒截然不同。
所以伊露干脆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伊芙琳与她的母亲海伦。
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前往幽暗外域打探林恩的下落。
由于精灵有种特殊的血脉秘术。
只要是近亲的话都能通过血脉秘术感应到对方的行踪下落。
虽然这个血脉秘术的感应范围有限。
但伊芙琳无疑是最适合寻找林恩的人。
毕竟伊露出于种种原因无法出现在幽暗外域,只能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搜寻方法。
伊芙琳得知后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下来。
不知是否伊露有意无意的暗示与提醒。
在前往幽暗外域之前。
伊芙琳便特意前来拜访了夏凡,顺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经过这些年的磨练莉娜确实成熟了不少,可在我们眼里,她却依旧还是个孩子。”
对于夏凡“狠心”的回答。
伊芙琳只是摇头轻叹了一声。
“在我眼里,你其实也算是个孩子。”
夏凡撇了撇嘴道。
“但为何你的母亲却同意让你出来呢?难道她不知道前往幽暗外域的危险吗?”
“……毕竟这是来自女神的神谕。”
伊芙琳沉默片刻道。
“切,什么神谕不神谕的,你和我说一声不想去,伊露又能对你怎样吗?”
夏凡不以为然道。
“最重要的那人是我的父亲,我母亲最爱的男人。”
伊芙琳低声道。
“所以无论如何,即便没有女神的神谕,我都会亲自前往幽暗外域寻回自己他。”
“这玩意给你。”
夏凡摇了摇头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丢给了伊芙琳。
“关键时候这玩意能救你一次。”
“感谢阁下厚恩。”
伊芙琳没有拒绝,接过玉佩好便仔细收好,同时神色郑重地向夏凡表示了感谢。
“好歹你是莉娜最喜欢的姐姐,我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出事,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的话,那就让我摸摸你的耳朵吧。”
夏凡耸了耸肩道。
“这……”
伊芙琳闻言。
长长的尖耳朵都下意识抖动了一下,甚至都莫名红润了起来。
她咬着嘴唇,目光水灵灵地盯视着夏凡,脸上都出现了难为情的神色。
“我就随便说说而已,莫非你还当真了啊?”
夏凡见状翻了个白眼道。
“……”
伊芙琳耷拉下脑袋没有言语。
别看夏凡说得轻巧。
事实上伊芙琳确实是当真了。
毕竟这种事情夏凡又不是没有对她干过。
要知道他甚至连伊露女神都曾这样调戏过。
若是换了其他人早都被打死不知多少回了。
何至于能潇洒悠闲地活到现在。
“阁下,到时候我会前去多蒙地区一趟。”
良久。
平复心境的伊芙琳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
她抬头看向夏凡,语气郑重地说了一句。
“你不会打算帮一把莉娜吧?”
夏凡挑了下眉毛道。
“放心吧阁下,我知道阁下如今一直在有意磨练莉娜她们,所以我是不会轻易破坏阁下的安排。”
伊芙琳轻声道。
“你自己到时候看着办吧。”
夏凡随意摆了摆手道。
“好的阁下。”
说完。
伊芙琳便直接告别了夏凡,丝毫没有半点留恋。
“敢情还真是来打秋风的啊!”
目送着伊芙琳离开后。
夏凡都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自从当年分别后。
他和伊芙琳的关系都愈发生疏,反而是莉娜她们与伊芙琳的关系愈来愈好。
事实上夏凡已经遇到过太多类似的情况。
无非是对方清楚自己的实力身份后都会不由自主地改变了态度。
夏凡喜欢和孩子们玩闹。
其实就是因为孩子们不会有这方面的顾忌。
该玩就玩,该闹就闹。
一切都看自己的心情,完全没有距离感。
哪像这些已经心智成熟的人。
干什么都畏手畏脚的。
“姨母,北方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随时都能进军多蒙了。”
贝克王国王都。
经过多年的内战。
如今整个王都看上去都异常萧条,一起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
王宫内的一座花园里。
一个佩戴着荆棘王冠,身穿华丽袍服的年轻男子,态度恭敬地朝眼前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贵妇行了个礼道。
“最后的通牒已经发出了吗?”
中年贵妇举止优雅地端着手里的水杯轻抿了一口道。
“已经发出了。”
年轻男子依旧低垂着脑袋道。
“对方的回应呢?”
中年贵妇慢条斯理道。
“她们还是拒绝了。”
年轻男子沉声道。
“下令开战吧。”
中年贵妇放下手中的杯子,拿出洁白干净的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边轻描淡写道。
“是的姨母……”
年轻男子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但说完之后他却迟迟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中年贵妇语气平静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年轻男子。
贝克王国如今的新任国王。
安德罗卡三世。
“姨母,我只是有点不明白,我们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对付她们?她们究竟是什么人?”
年轻男子似乎下了偌大的决心终于问出了口。
因为。
如果没有他这位姨母。
他根本都活不到现在,更别提击败自己的叔父坐上贝克王国国王的宝座。
换而言之。
他能有今天完全都拜这位姨母所赐。
而他对自己这位姨母一直以来同样是又敬又畏。
虽然他是国王不假。
可真正掌握王国实权的人却是她。
若是姨母想要夺取自己的王位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