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6ika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163章看書-zidw9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再次选择了时间跳跃,回到了神社。
林潇慢慢回头,看到的是琉华子。
她正在离开自已比较远的地方看着自已。
实在目送自已,而是带着困惑的微笑。
强忍着这个错觉。
“,那个琉华子。”林潇说。
“怎么了。”
“你。”
一瞬间林潇由于了。
“你是男人吧?”
“是的,我是男孩子啊。”琉华子说。
她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他。
巫女服十分合身,但却是个男的。
终于一切恢复原样了。
“你喜欢我吗?”林潇说。
“唉,突然怎么了。”琉华子说。
“喜欢吗?”
“那个,我尊敬你。”
我不是什么值得尊敬的人。
琉华子的回答有些模糊。
他没有回答喜欢或者讨厌。
但他应该不会将这份感情坦露出来了,不管以后在多长时间都不会。
于是林潇决定不再踏入决心已定的琉华子内心世界。
也许应该直面这一切,但是自已不是有气量的人。
“谢谢,我希望以后你也一直当我的弟子。”林潇说。
“可以吗?”
“好的,当然了。”琉华子说。
林潇不敢看他,式世界线改变了。
那么IBN5100还在神社吧。
如今琉华子不会去打扫仓库,IBN5100可以确保安全了。
从至今为止的经验来看的话,世界线的改变很有可能避免今天真由理的死亡。
但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想要赶回去。
“琉华子,你是不是在去年神社仓库弄坏了一台电脑。”
“旧电脑?我们家里没有这个,哦不太懂电脑都没有怎么摸过。”
琉华子还是少女的时候,面对自已很慌张。
那是一种不想承认弄坏电脑的焦躁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但如今在琉华子脸上看不到这个。
“让我见见你的父亲。”
像是之前一样,让琉华子将他父亲叫来了,询问了仓库里面是否供奉着一台IBN5100。
“旧电脑啊。”
“我记得确实是有的。”
‘我去看看稍微等一下。’
说完,他走到宝物殿,那样子和之前在其他世界线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但是之前因为琉华子将电脑转移了,所以仓库中没有IBN5100。
这回结果如何了。
十分钟以后,琉华子父亲回来了,
此时林潇知道了结果,在这个世界果然没有。
“没有找到了,不见了。”
林潇注意了一下琉华子的眼神。
他一脸惊讶表现非常莫名。
琉华子是清白的买这个可以肯定。
仓库的锁坏了,说不定给拿走了。
“拿走了?”
不是消失,而是拿走?”
也就是说神社被人盗窃了。
“我看到事情被拖走,是大扫除的时候还没有那个。”
“总之是遇到小偷了。”
“不在仓库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啊。”林潇说。
剩下还需要撤销的DM,大概有一封或者2封。
只要可以撤销这些DM,IB5100就可以回来,自已有这样的预感。
“那个,林潇,我虽然不是很清楚,”
‘请不要会心。’
“要有那种事情都无所谓的气势。”
林潇回以苦笑。
琉华子很可爱,但是男人。
“这句话你问错了。”
丢下这句话,林潇告别了俩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需要撤销DM。
最多还有2个。
彩票和另外一封,那个发件人,可以的话不想提起。
梦雨,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她的情况。
梦雨术偶想要发送DM,自已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要是改变过去的话,以及发送的内容大家都知道。
结果梦雨发送的是取消几天前换手机信号这件事情。
DM的收件日是7月31,因为刚好是月底,所以记得很清楚。
为何这和IBN5100,消失有什么关系。
可能是蝴蝶效果,又可能是什么原因。
和琉华子的时候不痛,自已没有丝毫犹豫。
对梦雨不要客气,那个女人和同伴杀害无数次伙伴。
不会饶恕她的。
所以梦雨发送的DM,自已会毫不犹豫取消掉。
只不过问题是,用来撤消的DM,必须由梦雨的手机来。
因为即便从自已的手机邮箱发送邮件说不要话你手机,梦雨收到也不会改变。
林潇还不知道她人在哪儿。
要是不找到她,弄到她的手机,就没有办法取消DM。
一会去时候,林潇将时间跳跃机器设定为随时可以跳跃,不过结果杞人忧天了。
“吃饱了,真由理,今天几乎没有吃过东西,一直很饿。”
“明天还要去。”
“不光是明天还有后天了。”
半小时之前从CM回到LAB的真由理,跟留在这里的助手一起用泡面应付了晚餐,现在正在进行CM的讲座。
时间到了晚上8点。
如同自已知道的,真由理没有死亡。
她的死亡时限应该是延长到明天。
这是所谓的世界线收束吗?
还是仅仅为一种偶然而已,关于这一点都无所谓了。
“好了好了,真由理明天还要早起,先回去了哦。”
真由理神了伸懒腰。
她今天也是早上5点就起来,途中就先来一下LAB再去的有明。
明天似乎也这么打算。
顺带一提同样参战的桶子今天一直不见人赢你。
刚才有联络说LAB直接回家了。
“助手和林潇,你不去CM吗。”
‘我不去,不过助手似乎想去。’
林潇不假思索的回答,助手一脸的不高兴,激动道:“我说你干嘛心口开黑。”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听真由理说。”
“话虽如此,没有打算去。”
‘去吧。’
助手可是隐藏的二次元爱好者,因为论坛不一定是宅。
考虑他此前对COS感兴趣的发言,所以说不定其实她是个深度宅呢。
“我拒绝,人太多不好。”
“和今天相比,第二天没有那么毒偶然,下午还是很舒服的。”
“虽然受到欢迎的懂你心都卖掉了。”
‘你跟她去吧,林潇。’
“不是哦,真由理是林潇的人质。”
‘好,是那样啊。’
‘人质逃跑怎么办,你不跟着我。’
“我在秋叶原有事情呀偶作。”
‘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
就是找到梦雨已经给她发了邮件了。
“既然你不会打,那就只是不想去。”
‘助手,我有话和你说。’
“又来,这么突然。”
“又来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有什么话?”真由理说。
‘我说啊,最近,你们好像很要好总是来个人聊的很来劲。’
“真由理也想要参加秘密回忆”
“是关于时间跳跃机器的事情,恐怕着呢有李来了也没有用。”
‘而且等下来要和助手说的是,关于怎么样让这个家伙去CM的聂荣,真由理你心怀期待等着吧。’
特别让真由理去等待,林潇将助手带到了屋外。
“那么助手。”
‘我可米有打算去CM。’
“你刚才说渔鸥来了,就是说这样一对一谈话有很多次了了。”
“你终于出现记忆混乱,疯狂科学家你的海马体有问题了。”助手。
“正经说话。”
‘你好像有点奇怪。’
“拜托了回答我。”
“回答什么,就和你刚才一样,我们出来俩个人单独谈时间机器,已经有好多次了。”
“关于我时间跳跃的事情呢。”
不过为了表示不爽,她瞪着自已。
“你跳了了?”
“有10次。”
“你做什么啊,擅自行动,”
看来之前但是回请她不知道。
这不是理所当然,至今为止跨越了三条世界线。
菲利斯,真由理被杀,还有琉华子的事情。
还是要好好说话。
林潇还是耐住性子说明了情况。
“太难了。”助手叹了口气,拍了拍林潇的肩膀。
“你太乱来了。”
‘被你鼓励,真是屈辱。’
“什么屈辱,难得人家那么安心。”
“我不需要同情,这一切都是我的轻率行动造成打”
‘跟助手你说这些话都4次5次,每次都是这样。’林潇说。
“林潇。”助手说。
“比起担心我,你还是担心真由理吧。”
“恐怕真由理明天就会死亡,不知道是个什么施法。”
去了CM以后,如果真由理不回LAB来,应该就不会被梦雨杀了吧,可现状是设计不允许会比。
除非脱离这个世界。
“虽然我觉得对不起你,但是希望你明天去见证真由理的死亡。”
“所以要我去CM”
‘死亡无法会比,抵抗没用的,你只要见证以后联络我。’
‘’等收到你的联络我就会使用时间跳跃。
知道真由理会死亡,你还无动于衷。”
‘虽然我完全感觉不到实感,但应该是事实吧,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
“不要紧吧。”
‘怎么会不要紧。’
“为了救真由理,还有。”
“真由理的事情先不说了。”
“我问的是你。”助手说。
“我怎么了。”林潇说。
“你也不太勉强自已了。”
这个家伙竟然露出担心自已的表情。
“我说过,比起担心我,还是真由理。”
“明天,我要去找梦雨。”
如果明天真由理没有死亡就推迟时间跳跃。
真由理死了,无条件回到过去就好了。
自已尽量不让真由理痛苦。
“那么现在使用时间跳跃。”
‘我想着这条世界先什么时候会死,这样才可以制作计划。’
‘’虽然这么说有点自私,但我不想看到还早呢有力死亡。
“我明白你的心情。”
“真的吗。”
“毕竟你是我的助手。”
助手挤出一丝笑容:你够牛的。
之后助手答应和真由理一起去参加CM。
真由理天真的笑了,看起来非常高兴。
今天不会再见到真由理了。
可以的话想要一只陪伴他,但是不可以这么做。
梦雨没有回邮件,这样的话只要刦找了。
唯一的线索是她打工的公司,在上网一查,终于查到了。
林潇打点阿虎咨询,还是在休假,没有办法,看来只有坐过去了。
那种过节一样的疯狂经历过几次,真是名副其实的战争。
CM就是如此,每次真由理进来都是会脑补出被肥宅们踩踏的光景。
而桶子更厉害了,在拥挤的人群众有着灵活游走的技能。
所以现在精疲力尽的人是助手吧。
真是忍不住同情助手了,实在太委屈她了。
不过这就是命运吧。
公司位于秋叶原,是一家很时尚的公司。
直接来到十五岁,不过没有一个人。
等了半小时左右,来了一个看似工作人员你的男子,林潇就上前询问了梦雨的联络地址。
当然关于自已的身份,自已级噟胡说是她亲戚什么的。
结果收到的答案令人意外。
“我们这里没有这样打工的弱”
本来梦雨是巡回者这种人没有固定工作。
“等等记得有一个来了俩天就查无音讯的女人,那个家伙就叫梦雨不知道是否留下了简历。”
“真是帮大忙了。”
来了一件破烂公寓。
走到公寓非常的不安。
供职于前面有一台侧。
门前有一块油画布。
林潇询问了一下附近的人。
“那间房的人怎么了。”
‘你认识她。’
“是熟人。”
“什么也没有听说吗。”
对方似乎难以启齿。
“出什么事情了吗?”
‘自杀了。’男男子说。
林潇费了好大劲才晃过神来。
“什时候了。”
“昨天。”
“遗体已经送到原了,她好像无亲无故了,我们正发愁,你可以见见她吗。”
梦雨死了,搞什么鬼,莫名其妙。
那个女人会自杀。
今天是16号,明天是15日。
然而,她怎么会死亡。
虽然不知道,但是情况就是必须想办法。
林潇蹲在地上,抱住脑袋。
线索断了,世界终究要真由理死亡,必须企图阻止。
够了,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自已总司遇到这种情况。
之前几周,只是普通的人。
现在自已的人生在死亡徘徊。
精神已经绷紧了,还有一封了,只要可以拿到梦雨丶手机。
“时间跳跃。”
梦雨的死亡是15日,只要回到那个时候。
梦雨为什么自杀无所谓,只要Wie了撤销DM必须和这个女人解除。
回到了LAB,看到了放电现象,有启动了时间机器。
到底是谁。
助手也陪伴着他去了。
自已不去的话,实验不会有的。
“那会是谁在做这件事情。
振动都到马路上来了。”
“尽管不知道是谁在使用时间机器,必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