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n4h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 起點-第五百七六章 攻破高昌 太宗喜悅看書-tswgm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高昌皇宫中的财宝一共搬了近七天,一辆辆大车将财宝从高昌皇宫中给运出去,说真的,侯君集是出了大力的,几乎他一脉的武将,都被侯君集给挡住了。
于此同时,为了分散这些武将对高昌皇宫的注意,侯君集下令继续攻伐。
七天的时间,高昌三郡、五县、二十二城(根据出土文书、墓志等,认为是三府、五郡、二十二县)皆被拿下。
这时候的唐朝疆域,东至大海,西至焉耆,南达林邑,北抵贝加尔湖,拓地千里,深深地矗立在东方大地上,俯瞰着他的子民。
等高昌被灭的消息传回了大唐,李世民也是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高昌其实也是李世民在重压之下,悍然发动的决定,其实在唐朝内部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主战派认为,唐朝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西域的问题不能再任其发展下去,从长远的战略考虑,出兵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另一派反对用兵西域,他们的观点是长途出兵,负担太重,为西域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不值得。后一种观点的主张者没有留下清楚的记录,但是从观点上看,符合魏征的一贯思想。
麹文泰曾经对他的亲信说,他到过隋朝,也到过唐朝,他一直认为隋朝比唐朝强大,而强大的隋朝也没有力量出兵西域;唐朝即使出兵,也不会太多,因为发兵多则军需供应会很困难;如果发兵三万人以下,力量不足以打败高昌;唐兵要过莫贺延碛(著名的戈壁滩),会让唐军疲惫不堪,高昌以逸待劳。
当然,对于麹文泰而言,他还有一个重要的靠山,西突厥的欲谷设驻扎在可汗浮图城(唐朝的北庭,今新疆吉木萨尔),与高昌互为犄角。
西突厥才是高昌最重要的砝码,是高昌抵抗唐朝中央的决定性力量。
这些都是问题,那么远征军队,是出还是不出?
不出,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后果严重。
出,麹文泰所说的问题确实存在,劳师远征,困难重重。自然环境恶劣,军队供给艰难。
出兵少了,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出兵多了,国家财政负担更重。
是继续忍让还是迎接挑战?
最后是李战给了李世民的信心,李战告诉李世民此战必胜,而且胜了之后,大唐将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有的高昌之后,后面的焉耆,龟兹…那将都是大唐的领土。
当然了,李战给的信心还不足,李世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担心,就是西突厥,这场战争的关键,不是唐朝讨伐不臣,如果仅仅是高昌,那就太简单了。
关键是高昌后面的西突厥,唐朝必须认真考虑的是能否坚决与西突厥开战。
如果迎战,就必须做好西突厥参战的准备。西突厥的欲谷设刚刚取得连续胜利,西域的多数国家都被他征服。唐朝平定高昌,要做的最大准备就是全面与它开战。
不论是从总体战略,还是从国际政治出发,都要考虑这一点。不战则已,战则必须保证完胜。对于高昌背后的西突厥,尤其不能心存侥幸。
想来想去,最后唐朝还是出兵了。跟这为了保险李世民发布的《讨麹文泰诏》,全篇都是历数麹文泰的罪行,提到西突厥也仅仅是说,麹文泰挑拨了西突厥的内战,结论还是要惩罚麹文泰。
这表明,讨伐麹文泰是大唐的内政,是皇帝对丧失臣节的麹文泰的讨伐,不是对外战争。言外之意,是不希望外人插手。
只是李世民却并没有想到…西突厥其实早就已经外强中干了,这次的大战,除了有侯君集为行军大总管,薛万均等为副大总管,还有总管多名。
参战的军队除了府兵外,还有多民族的兵种参战,有打先锋的薛延陀军队,还有阿史那社尔率领的突厥兵以及契苾何力统率的铁勒兵。不一而足。唐朝到底出兵多少人?
根据《旧唐书·高昌传》的记载,总数大约有二十万。
高昌有多少人口呢?不足十万人。这显然不是唐军的主攻目标,唐军的庞大军队是给西突厥欲谷设准备的。结果呢?欲谷设侦察到了唐军的力量,也知道了李世民的决心。最后在唐军到达之前,欲谷设提前跑了,一口气向西跑了一千里。
谁也没有想到,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意味深长,表面看起来十分荒诞,唐王朝不远万里浩浩荡荡的出兵,竟以这样轻轻松松地取得胜利,这不是有一点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觉吗?
几乎是用最小的代价取得的最大胜利。
从而以后,唐朝在西域拥有的决定性的地位,为国际之间展开文化交流提供了最基本的保障。
所以李世民很开心,对于那位副总管姜行本先出伊州,在天山柳云谷依山制造攻具….李世民以玺书慰劳姜行本:“攻战之重,器械为先,将士属心,待以制敌。卿星言就路,躬事修营,干戈才动,梯冲暂临。三军勇士,因斯树绩;万里逋寇,用是克平。方之前古,岂足相况!”
跟着李世民鉴于高昌地区的重要性,决定按照中原的制度在高昌实行州县制,以高昌为西州,并在交河城设置了安西都护府。
又设置了折冲府,以便唐朝政府能够在西州地区征集一部分军队。
这些折冲府的府兵对打击西突厥、抵御吐蕃、维护丝绸之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按照中原地区实施均田制、租庸调制、驿站制度后,以及修建水利及设置官市,唐朝对高昌的统治迅速稳定下来…!
只是这稳定后,还出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主要是稳定之后,侯君集就是高昌权力最大的人,但是李战却将高昌的皇宫给占了,不但将高昌的皇宫给占了,在这段时间中,高昌皇宫中不断有大车缓缓运出,用布包裹着,傻子也知道那些大车中有什么。
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呀,谁能不眼红,特别是侯君集的得力干将们,那位辛獠儿不但是攻伐两州,就连西突厥的可汗浮图城都被辛獠儿给打了下来,
此时的辛獠儿也是最张狂的时候,看着自己军功在身,可是自己打下来的高昌皇宫却一步都进不去,明明知道高昌皇宫中金银,女人…应有尽有。
可是却被李战那个商贾将军给占着,你说这谁能忍得了…这就像自己抢到了一块大蛋糕,可是吃的人却不是自己,这种感觉,比吞了一万只苍蝇还恶心。
“将军…喝…!”
这里是高昌城中最豪华的一座酒楼,辛獠儿刚刚大胜回城,他的兄弟和属下就请辛獠儿来这里吃酒。
一杯一杯的喝着,本来气氛还算融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大车从酒楼下的街道缓缓走过。
一位辛獠儿的兄弟嘟囔了一句:“这已经是第一百辆大车了,我看高昌皇宫已经被李战给搬空了,大将军这次是真的出力不讨好,这个商贾将军一定是陛下派来监视大将军的。”
刚刚说完,只听‘砰’的一声,辛獠儿将自己手中的酒杯一扔道:“别说了…你们告诉我,这个李战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打下来的一起都要给他,上次我就提议让李战一直待在柳云谷,可是大将军不听我的。
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我门面幸幸苦苦卖命打下的高昌,全部变成了李战的私有物,兄弟们连进高昌皇宫的机会还没有。
不但是如此,我还听说,那个什么约法三章也是李战弄出来的,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恶心我们这些大将军的兵,他的兵驻扎皇宫吃香的喝辣的。
黄金白银…女人美食…可是我们呢,却要在这里花钱喝酒,真的是混蛋,大混蛋…!”
“嘘…!”看到辛獠儿越骂越大声,这个时候,辛獠儿的一位朋友道:“好了…你喝醉了,不要再喝了…!”跟着辛獠儿的朋友在辛獠儿的耳边轻声的道:“那位李战来头太大,咱们惹不起。”
谁知道不说还好,一说辛獠儿更加的火冒三丈了起来,跟着就大喊道:“有什么好怕的,什么来头,不就是太子的钱袋子。
占着给太子弄了几个钱的商贾将军,以为这样我辛獠儿就怕了…呸…别让我看见这个家伙,要是看见了,我辛獠儿一定一刀砍了他。”
话语声很大…不过,好在这里基本上没有虎贲军和鳩虎军的人,虎贲军和鳩虎军一直都驻扎在高昌皇宫的外面,要是在这里的话,那么就是一场大战了。
辛獠儿那是越说越火,最后这个混账居然做了一个决定,因为李战规定大唐军队在高昌吃喝就要给钱,而且不能骚扰店家,为了给李战一个下马威。
辛獠儿这个喝的醉意慢慢的醉酒汉,居然糊涂了一下,不但是趁着酒醉大吃霸王餐,更是做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就是见到了这家酒楼掌柜的女儿不错,跟着就对酒楼掌柜的女儿办了。
这位辛獠儿真的是惹了大祸…李战第一次发出了大火,所有人都吓的跪在了李战的面前,第一次李战王者霸气发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