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k60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商界大亨討論-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兩場官司(上)分享-kffre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拉法盛是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一个社区公园,同时也是非常著名的棚户区,这里的街道非常的脏乱差,街道上不仅有丢弃着的各种垃圾,还经常能够看到很多一坨一坨的恶心东西。在公园的草坪上,还搭着很多帐篷,绵延不绝,从草坪一直延伸到了马路上。
而在公园外面,还有很多人连帐篷都住不起,只能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游荡,也有人睡在公园的长椅上和地上。
突然这天晚上,这里发生了一起火拼事件,起因是一个黑人小孩要在这个流浪营地行窃,结果被抓个正着,然后争执之下有人开了枪,接下来就演变成了一场混战,最终三人被当场打死,十几人受伤。
这个事情一下子震惊了整个美国,周铭也马上行动起来,他让皮耶罗他们帮自己约了传媒豪门艾尔甘特,周铭和他在皮耶罗的别墅里见面,见面以后,周铭就直接告诉了甘特让媒体尽可能关注这次拉法盛惨案。
甘特问周铭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侧重点不一样?”
甘特也是非常聪明的人,立刻就认识到了,毕竟现在拉法盛惨案已经是轰动整个美国的大事件,所有媒体都第一时间给出了报道,甚至还上了头版头条,这样的新闻还要怎么关注呢?那就只能是侧重点不一样了。
周铭并没有回答甘特,而是问他:“你认为为什么会有人在事件中受伤和死亡?”
这个问题让甘特无从回答,或者也可以说他根本不明白周铭问的是什么。
周铭告诉他:“甘特先生你觉得如果这些人要是都能住得上自己的房子,而不是在这种流浪营地里,那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甘特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不会:“这次惨案里死亡和受伤的,基本上都是被流弹误伤的,如果他们能住在坚固的房子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帐篷,这种危险当然不会有,可这些人都是社会的渣滓,他们凭什么住得上自己的房子……”
甘特马上意识到了周铭的打算:“周铭先生希望我们媒体通过这次惨案着重描写一栋房子对普通人安全的重要性吗?”
“不仅是安全,更有舒适温馨和体面。”
周铭还告诉甘特,还可以拍一点小短片,描写一对父子在街头流浪,他们带着行李睡在地铁车站的厕所里,睡在公园的长椅上,甚至是睡在下水道里,他们遭遇过偷窃和抢劫,总之就是要拍出失去“一个家”以后的糟糕景象。
甘特听后犹豫了片刻问道:“周铭先生确定房地产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会得到大发展吗?”
周铭摇头:“不是未来某一段时间,而是从现在开始!”
甘特表示明白,随后在甘特的影响下,整个媒体行业马上行动起来,就在当天,福克斯和哥伦布等电视台就再一次播放了拉法盛惨案,采访了惨案的受害者,并且还把过去的类似惨案也都拎出来了,同时还按照周铭的要求,拍摄了一段迷你版的当幸福来敲门……
总之,媒体就是要通过这些来
告诉人们有一栋属于自己房子的重要性。
而除了借助拉法盛惨案,周铭还联系了萨皮罗律师所打两场官司,一场是关于拉法盛惨案的,周铭要求纽约市政府对惨案受害者进行补偿,同时对房地产贷款进行补贴,以便让更多的人能住上属于自己的房子。
在此期间,美国的各大地产公司也纷纷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他们一边加大力度的进行广告宣传,一边推出自己的优惠购房套餐。
不过他们的表演可不仅于此,周铭帮助地产商们造势是有目的的,周铭需要他们在房贷上进行更多的让利,这样可以让周铭和皮耶罗弗里曼他们在CDS合约上赚到更多的钱,可是现在当媒体这边有了声势,可地产商这边就想不认账的赖掉了。
当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发现地产商并没有把让利给自己,他们立即上门质问,可得到的答复却只是敷衍,表示他们还并没有把相应的优惠政策加上去。
皮耶罗和弗里曼哪里肯接受这种答案,表示自己旗下也有地产公司,这种政策只需要一个会议就能布置下去,哪里会有什么麻烦?而且还让这些地产公司不要忘了,究竟是谁帮他们创造了现在的好局面。
被人这么指着鼻子说话,这些地产商也不乐意了,他们表示自己的地产公司就是这样,如果不符合皮耶罗他们的期许,那皮耶罗他们就让自己的地产公司来做好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需要他们帮忙。
这种过河拆桥的态度让皮耶罗肺都要气炸了,他气冲冲的来找周铭,询问该怎么办。
“当初我就说过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可靠!你看看他们现在就翻脸不认账了,难道我们就是来给他们做慈善的吗?”皮耶罗说。
对于这个情况,周铭倒是不慌不忙,他告诉皮耶罗要整那些地产公司非常简单,只要停掉他们的贷款,催他们还款就行了:“所有地产公司的资金链都非常重要,一旦断裂,整个公司就很有可能要破产。”
周铭还说就算不直接停企业贷款,那从地产商的客户下手也行,将地产商加入黑名单,任何在这里买房的客户都不能向自己的银行申请房贷。以现在90%以上的贷款买房趋势,一旦有了这个黑名单,同样也能逼迫地产公司就范。
皮耶罗表示这些都不可能:“这就等于撕破脸了,我们本质上并不想把事情闹的这么僵。”
周铭也压根没指望皮耶罗能答应,他很清楚地产商和房贷是银行非常重要的收入,对皮耶罗这样的资本家来说,他宁愿把自己的脸伸出去给别人打,也不可能同意这种事情的。况且就算皮耶罗能答应,其他人能答应吗?搞不好自己这边才放手,其他人就争先恐后来抢着贷款了,根本达不到逼迫的效果。
周铭只是想调节一下氛围,皮耶罗也的确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周铭无奈道。
皮耶罗和弗里曼一听就振奋了精神,因为这就是他们所等着的,他们就
知道周铭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有办法的,没有什么能难住周铭!
只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周铭告诉他们的结果,就是等着。
皮耶罗和弗里曼都瞪大了眼睛,第一反应都认为是自己听错了,周铭却告诉他们:“你们并没有听错,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就等着就好了,他们会主动来找你们的。”
皮耶罗和弗里曼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意思,只有伯亚意识到了什么:“周铭先生你的意思是单凭现在的形势,还是无法真正将地产市场推向高峰吗?”
周铭点头说是:“这才哪到哪呀?一来国际中立资本的流动需要时间和相应的手续调动,二来拉法盛惨案虽然声势浩大,但这种事情好像也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美国人民早就习惯了,哪会因此放弃以前的习惯呢?只有等我们的第二场官司出来,才有可能改变!”
得到周铭的肯定,皮耶罗和弗里曼这才都放心下来,待到周铭走后,伯亚又感慨周铭真是太厉害了,恐怕这些事情周铭早就料到了。
皮耶罗和弗里曼没有说什么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因为他们也同样觉得周铭是猜到了的,但更重要的是周铭早就做好了对策,也就那些地产商不了解周铭,才傻乎乎的认为他们真能白嫖周铭。
“反正周铭早就布局好了一切,我们就等着看结果好了!”皮耶罗说。
后来的事情发展也的确如同周铭所料,虽然媒体大肆渲染拉法盛惨案,也不断在强调着因为住在营地的帐篷里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以为然。
在一个媒体随即采访的节目里,有人就很直接的说:“拉法盛那样的事情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吗?有人被打死在街上,打死在巷子里还有下水道,人们像老鼠一样毫无尊严的死去,我们无法改变什么。”
在这样的麻木中,人们并没有太多动力去买房,哪怕各地的地产商们推出了各种优惠套餐,但几天时间下来,他们发现自己的收益并没有什么实际增长。
这让他们感到慌了,他们第一反应认为这是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人在背后搞鬼,可他们调查却发现他们并没有做什么。
“他们肯定做了什么,只是我们并不知道!”
这些地产商们猜测,他们很想凭自己的努力改变,可又两天过去,地产市场行情反而还有下行趋势,这让他们再也绷不住了,只能向皮耶罗和弗里曼举手投降。
想当初这些地产商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现在又腆着脸回来道歉,主动把CDS合约的钱给补上,这种逆转让皮耶罗和弗里曼爽的不要不要的。
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是谁帮他们布的局,他们请出周铭,同时告诫这些地产商:“周铭先生是最厉害的商人,这一次的布局都是周铭先生做的,接下来你们都必须听他的话,否则你们讲永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有地产商们都如同小鸡啄米的点头表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