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7qe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672章 開鐮儀式讀書-vld8l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看着李意乾一行人坐上车子离开,成子钧心里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和李意乾之间,大概从此以后就是陌路人了。
回想一下,自己和李意乾这么多年来的情谊,就这么一下子说没就没了,成子钧多少觉得有点唏嘘。
本来他今天是可以一句话都不说的,可是看着李家这几位咄咄逼人的样子,他真的没办法置之不理。
况且陈牧还是他的朋友,这一段时间和陈牧相处,他早就摸清楚陈牧的为人了。
这小子平时除了嘴贱一点,人品什么的都没得说,属于只要能让他认可的人,他都会掏心掏肺、诚心对待。
成子钧早就把陈牧当成自己的兄弟了,正因为这样,如果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负,那他还真是做不到。
所以,他忍不住就开口说了一句公道话儿。
而就是这么一句公道话儿,李意乾看起来并不能接受,愤而离开。
“人总是会变的……老头子说的这句话儿真没错。”
成子钧之前请父亲帮忙,去向云家传话,让云家不要再对陈牧出手,父亲了解完整个事情之后,就让他和李意乾少来往一点。
当时成子钧不太能接受,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再回头去细想这句话儿,成子钧觉得自己父亲的眼睛真毒,有些事情看得比他清楚得多。
一旁的陈牧不知道成子钧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刚成子钧帮他说话,他等人走远以后,才说:“成大哥,谢谢你。”
成子钧摇摇头:“没事,主要是他们太过分了,我有点看不下去。”
陈牧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以后要尽量和他们少来往了,下次他们如果再来,我怕是就不来见面了。”
“我明白。”
成子钧点点头,然后又补充一句:“以后你自己小心点,意乾虽然生气,可应该不会做什么,毕竟他还是有底线的,可他们家其他那几位,可就说不好了……嗯,总之你自己要小心。”
陈牧苦笑一下:“他们做事,不会也像云家那位那样吧?”
成子钧伸了个懒腰:“他们李家在这方面要好一点,不过意乾那位五叔这些年跋扈惯了,仗着家里撑腰,外头的名声可不怎么好。我之前听说,他为了把一家有可能成为独角兽企业的公司吃掉,不惜把人家创始人的家里搅得妻离子散,手段不是一般的狠。”
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陈牧无奈道:“看来以后我只能窝在加油站里,哪儿也不去了,免得惹事。”
他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如无必要,就再也不出去乱转悠了,免得被人盯上,有危险。
……
另一边。
李意乾沉着脸,坐上车以后,让司机开车,就再也不说话了。
旁边,他的那位五叔看了他一眼,说道:“意乾,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我在疆齐省还算有些朋友,回头我联系一下,一定会叫那小子知道知道厉害的。”
李意乾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看向那“五叔”,说道:“今天应该是我来和陈牧谈的,五叔,你中途这么插嘴,非常不好,直接让事情变得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
那“五叔”也知道自己做得有点不对,不过被堂侄这么当面一说,顿时有点拉不下脸,只能下意识的就为自己辩解:“意乾,这可不能怪我啊,我看那小子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吃了秤砣铁了心不会和我们合作了,所以才忍不住开口点他两句,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横,当场就撕破脸……”
微微一顿,他回想之前被陈牧怼的那些话儿,心里头的火苗儿忍不住还有嗦嗦的往上窜,骂道:“意乾,你放心,那小子就是没吃过教训,不知道好歹。这样的人这些年我见多了,等我找人让他吃点苦头,他应该就明白了,到时候再来找他谈,他肯定不敢再这么嘴硬。”
李意乾微眯眼睑:“五叔,你不要乱来。”
“意乾,你小看五叔了,五叔在生意场上打拼这么多年,做事情有分寸,怎么会乱来?”
那“五叔”胸有成竹的说:“我也就是找人给那小子施加点压力,让他吃点小苦头,绝对都是合理合法的,和云家那小子干的那些破事儿不一样。”
李意乾沉吟不语,似乎在思考可行性。
那“五叔”又说:“意乾,你放心就好了,怎么说你也快要到疆齐来当官,我就算再没有分寸,也知道你的仕途是我们家第一等的大事,所以……我会小心处理的,放心吧,不会闹出什么大事儿。”
听见这话儿,李意乾无声的看了“五叔”一眼,随即转开目光,再次移到了车窗之外。
“五叔”顿时会意了,也不再多说,心里只是盘算着应该怎么给刚才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一点教训。
……
又过几天,终于到了稻田收割的日子。
农场筹备多时,准备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开镰仪式。
陈牧特地让人印了很多小海报,都贴到巴河镇上去了,希望开镰仪式的时候,附近的百姓都过来参加,好好热闹一番。
这一次和之前的开耕仪式不一样,陈牧“不敢”再扯什么低调了,直接把开镰仪式的邀请函大大方方的发到镇上和市里,相关部门全都发了,请求领导莅临指导。
到时候,领导来不来是一回事儿,可他要是不去邀请,那就是过失,说不定回头就要被领导妈叉到飞起。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信号,电视台的摄制组前一天就来了,布置好各个合适的机位,只等开镰仪式开始,他们将会全程录制。
看着摄制组的人员工作那么认真,陈牧觉得这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之前给的那五千块钱红包,反而更像是某些神秘大人物即将大驾光临的征兆。
所以,当天晚上,陈牧就偷偷吩咐农场和他手底下的人,都要换上得体的衣服。
就算不为了那些神秘嘉宾,也要为了这么隆重的拍摄做准备,至少上镜头的时候,大家看起来能好看一点。
第二天,开镰仪式终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