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u78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玉虛天尊 愛下-第五百二十三章天邪山賭鬥讀書-0fx60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天邪山乃毒道圣地。远远望去,就是一座白茫茫的雪山。
可就近看,那环绕天邪山脉的白雾是一种十分恐怖的毒素。稍有不慎,真人亦有陨身之劫。
刚进入天邪山地界,董朱便察觉周围白雾中隐藏的仙毒,连忙叫停。
“任鸿等等,这地方不对劲。”
“无妨。”蛇王倒出几枚丹丸:“你们含在嘴里,不要吞下。”
说着,他率先示范,将一枚丹丸抵在舌下。任鸿三人有样学样,仗着丹药之力抗衡毒素。
不过任鸿研究毒雾,默默运转仙体,摄取一缕毒雾转化。
很快毒气消失,玉清仙光生成。
不错嘛,我的清微仙体避百毒,看来挺有用的。
穿行白雾,众人又来到一处白色石桥。
不仅石桥是白的,远处的土地、宫殿,乃至山峰,一切的一切俱是纯白。
蛇王看着三人的惊讶,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任鸿瞧出名堂,笑说:“董朱、齐瑶,你们用法眼。”
二人依言望去,整座山脉陡然一变,成了色彩斑斓的毒物世界。飞舞在天空中的太阳毒龙,喷涂毒烟的紫色妖鸾,还有山间跳跃的各种毒兽……甚至这里的一草一木,云雾彩霞都是毒物构成。
“师尊在天邪山设下禁法,能吞噬一切色彩,需要灵目方可看到真实。在这里,唯金色可解毒,其他俱是毒物,属性各异。”
在这五色山脉中,纯红象征火毒,青黑象征寒毒……各种色彩代表不同的毒。唯有山间星星点点的金色,可解毒。
任鸿点头:“这座天邪山充斥先天大道,应该是道君演化的先天道场。而令师担心门人中毒,刻意标出各种剧毒的属性,并留下解毒之物。”
法眼下,众人眼前的石桥是纯白色。辇车周边的黄巾力士扛起飞辇走上石桥。
董朱好奇往下看。
石桥之下的深涧长满各式各样的毒草,有数十种色彩斑斓的毒兽进行守护。
忽然,他听到一阵怪异虫鸣。仔细瞧去,脚下白色石桥竟是无数飞行振动的小虫。米粒大小的毒虫挤在一起,状似天牛。它们拥挤在一起,构成迎接宾客的白石桥。
董朱吓得头皮发麻,就在他准备开口时,那无数小虫调转方向,死死盯着他。
“别担心。”蛇王:“这是天邪山的守卫,能感应杀意。只要对天邪山没有敌意,便不会发动攻击。”
黄巾力士们面无表情,扛着仙辇安然走过仙桥。
轰隆——隆隆——
地动山摇,两道乌光蓦然从远方雾中亮起。
“谁?”董朱下意识拿出神旗,蛇王连忙安抚:“且慢,那是我师兄。”
乌光靠近,竟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再仔细看,那是一尊象头神人。
他身高百丈,坐在天邪山门口,正好奇观察一行四人,两道乌光正是他的眼光。
“蛇师弟,你回来了?”巨神声若惊雷,震得四周毒兽飞散。
任鸿打量他,暗暗挑眉。在天邪山的色彩判断中,这尊象头神通体金灿灿,分明是一个巨大的解毒物体。
“大师兄好。”蛇王连忙说明来意。
象头神缓缓点头:“父亲在天邪毒井处,你们过去吧。路上小心,别惊动其他人。”
八宝沉香辇放行,缓缓驶入天邪山内。
蛇王低声道:“师兄是师尊前世的儿子。因误饮师尊的仙毒,导致脑袋爆炸。后来师尊给他按了一个象头。”
一路行走,董朱三人看到数不尽的毒道修士。他们在天邪山各处收集毒虫、毒草炼制丹药。而他们五官四肢或多或少都有残缺。
“师尊为照顾大师兄的感受,定下一条奇怪的收徒规矩——非残疾不收。我们这些师兄弟身上,都有一些动物器官作为替代。”
“哦?”董朱仔细观察周围修士。有人下半身是鹿足,有人长着猫耳朵,还有人的手臂是猿臂。
“那你呢?”
“我的牙齿里,有两颗蛇牙。”
蛇王算是比较幸运的一批。他和毒蛇同化的部位很隐秘,平日根本看不出来。
说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根隐藏的尖尖毒牙。
天邪山收徒规矩怪,而这些弟子们更怪。
他们癫狂成性,随意坐在天邪山各个路口,也不管会不会对其他人造成麻烦。
有一位修士用铁鼎熬住毒虫。飘逸的毒烟飘到远处,将好几个路过的同门毒死。
还有一位修士正在捣毒草。突然另一位同门引发的爆炸将他牵扯进去,功亏一篑。
甚至还有一位修士研制仙毒后,直接拿自己实验,把自己毒死。
但诡异的是,那些毒发身亡的尸体引动天邪山的先天毒道灵韵,先是缓缓消失化为乌有,然后伴随一道紫光重新复活,继续自己手头工作
蛇王自豪道:“凡因毒而死,皆可复活,这正是天邪山被称作毒道圣地的缘由。”
“因为整座天邪山,就是青喉道君的领域。在这里,他可以随意操纵生死,颠倒因果。”
任鸿对青喉道君更加慎重,仅凭这份手段,就比灵牙子强,应该是渡劫层次的道君?
……
来到后山一处冒着紫烟的毒井处,任鸿看到旁边的道君。
他肌靛而喉青,腰间缠着一系虎皮裙,正在井口研制仙毒。
“弟子拜见恩师。”
蛇王带三人过去,说明来意。
青喉道君虽外貌野蛮,但机智谈吐十分儒雅。他放下手头的活,慢悠悠看向齐瑶。
然后彬彬有礼道:“我是毒道宗师,救人非我所擅。诸位想要救人,何不去连山界求农皇陛下?”
“因为在下信得过道君。”任鸿含笑:“在下认为,道君精通天下之毒,解此毒不在话下。”
暗里,他传音青喉道君:
“阁下非要逼我挑明?齐瑶身上的毒,不就是你下的?你非要闹得天下皆知,引一众昆仑道君寻你晦气不成?再者,蛇王道友对你敬重有佳,你也不想落得一个坑徒弟朋友的名声吧?”
青喉道君心神一跳,他不露声色,让董朱、齐瑶和蛇王暂时离开。
“道友怎么发现的?”
“天邪毒水,太明显了。”
任鸿:“你用来制作阴阳仙毒的其中一味灵药,就是你身后这口毒井的邪水。当年蛇王服用天邪毒水,我曾看到,所以记下来了。”
任鸿走到毒井畔,这口井虽然毒烟弥漫,但味道却是一股清神醒脑的幽昙之香。
井水很干净,透明澄澈,和一般饮用水没有区别。
但井口冒着滚滚紫烟,凶恶无比。
任鸿随手扔下去一件法宝。
噗嗤!
瞬间法宝毁灭,在井水中化为乌有。
青喉道君微微一笑,从容道:“纵然此毒是我下的又如何?此毒无解,你们要想救人,还是去找农皇吧。”
“所以,农皇才是你的目的?阁下要跟他一较高下,争医毒之道?如此一来,你手中更应该有解药。”
“为何?”
“你以齐瑶为媒介,要和农皇较量医毒之道。若是你没有解药,而农皇却能解开此毒,岂非直接证明他的手段在你之上?”
“以我浅见,阁下应该准备一种解读方法后,再用此奇毒试探农皇。若他可解毒,你二人不分胜负。若他不能解,你则胜出。”
相反。如果青喉道君没有解药,却诱导旁人把齐瑶送去农皇处。万一农皇解毒,则直接胜他一头,此种风险未免太大。
“倘若我确实没有呢?”
“那打死你,回头再去找农皇救人。那样一来,农皇无须担心仇家登门了。”
“……”
青喉道君看着身后毒井沉吟不语,
“我们打个赌吧。”任鸿又开口了:“我强逼你解毒,难免你心不甘情不愿,不如咱们打个赌。如果你输了,你就老实为齐瑶解毒,如果我输了,我帮你攻打连山界。”
青喉心中一动。
任鸿的手段,他有所耳闻。而且他有昆仑背书,纵然打上连山界,也不怕农皇怪罪。
青喉思罢,又看向天邪山云空,隐约窥见一道先天灵光遥遥锁定自己。
“你想赌什么?”
“就赌你身后这口毒井。咱们俩从毒井舀天邪毒水喝,谁先毒发,谁算输。”
“比试天邪毒水?”
青喉愕然:“你确定?要知道,这天邪毒水乃天下至邪至毒之物?”
天下九口神井之一,乃至毒之物。一杯毒酒下肚,便能毒死玄门真人。
“怎么,阁下不敢赌吗?”
道君失笑:“我是毒道真君,又对天邪毒水研究两千年。你真要跟我比?你可知,我道君封号青喉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