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md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ptt-第0156章 一百八十度大反轉讀書-48cp8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校方领导好说歹说,也没能把这些抗议者的情绪压住。
这些人纷纷要求校方立刻处理江跃,并且扬言,如果不好好处理,他们就将捅到媒体去。
不管什么单位,对媒体介入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和抵触。只要媒体介入,哪怕你再怎么公平公正处理,媒体要挑刺总能挑得出来,同一件事,只要报道的角度稍微一偏,味道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掌握了话语权的媒体,要带一下节奏简直太容易了。
难道,就真的满足他们的要求?
这不可能!
校方领导反应极为迅速,首先,把各班的班主任都召集来,各自班级的学生立刻带回班级去,不许围观,不要被有心人带节奏,更不要听风是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学校自然会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公正公开的答复。
现在事发突然,校方也不知道更多内情,贸然之下,给出仓促的处理,有可能会有失公允。
如果真的性质严重,校方甚至会让警方介入,该承担什么责任承担什么责任,校方绝不姑息。
这些其实都是套话。
最关键的是,先把学生们哄回教室。
只要学生们不被鼓动,哪怕对方来了几十个人,那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同时要求全校的安保队伍全部出动,封锁校门,绝不能让任何无关人士再进入校园。
只是,校方显然低估了学生们的叛逆心理,情绪一旦被点燃,根本不是班主任三言两语劝得动的。
各班班主任不出现还好,一出现后,学生们的反弹情绪反而越发激烈。
很显然,这段时间连续两次体测,已经将学校原有的氛围打破,几乎每一个学生,心思都变得浮躁起来。
这种浮躁,既有对未来的迷茫,也有对现状的不满,这让他们心中本来就积着一股气。
而这所谓的霸凌事件,无疑是一根导火索,彻底将这股气点燃,引爆了他们内心积累的戾气。
“严惩凶手!严惩凶手!”
“让打人凶手站出来!”
这回,可不仅仅是那几十个抗议者了,而是千人规模的抗议。尤其是那些心里不顺遂,不如意的学生,更是借机发泄情绪。
真不真相已经不重要,他们要的就是宣泄。
再说了,那些照片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打得那么惨,看上去至少丢了半条命,还有什么真相比这些照片更有说服力?
高翊也被叫去了校领导处。
看得出来,高翊一脸的不以为然,也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事。
“高老师,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你得说话啊。”
“情况很简单,这位唐同学,受人挑唆,纠集了一帮人要为难新来的学员,给人下马威。结果十几个人打一个,反而打输了。”
“在校园打架斗殴?成何体统?”一名主任言辞呵斥。
高翊冷笑道:“这是专属班,不是托儿所。专属班如果一团和气,又何必开专属班?专属班没有一点争斗,还进专属班做什么?回家吃奶好了。”
“放肆!高老师,你这是什么观念?难道咱们扬帆中学的百年校训已经不管用了?进了专属班就得打生打死?”
高翊淡淡道:“要不要打生打死我不知道,如果怕受伤,就不要进专属班,甚至不要成为觉醒者。未来,别说是受伤,死亡都是可以预见的。如果这个观念还改不了,扬帆中学就别想培育出真正的人才。”
“你……你……”那名主任被气得直发抖。
“校长,上头派我来接管这个班,我就有做主权。如果你们觉得我做得不好,可以跟上头打报告,撤掉我。”
校长忙道:“高老师,你也别说气话。现在发生了这个事,咱们得找个解决的办法啊。不然学生的情绪安抚不下去,这是要出大事的!”
“安抚学生不是我的职责,我的职责是训练学生。”
校长扶额,对高翊的态度也感到一阵无语,这还真是个刺头。
可他也知道,高翊是上头派来的,还真不是他说撤就能撤的。哪怕他是校长,也没这个权力。
专属班,说白了只是挂名在扬帆中学,他这个校长有一定管理权,却没有决定权。
高翊倒也没想顶撞校长:“校长,其实这个事很明显啊。”
“怎么明显?”校长气哼哼道。
“他们比斗的事,也就不到一个小时,送医院甚至都不超过四十分钟。为什么这些抗议的人来得这么快,准备得这么充分?制作横幅,扩洗照片,纠结这么多人,难道不需要时间?”
“以那位唐同学的家世,有这个能量吗?显然不可能!这分明就是有心人在操弄。看问题要抓住症结啊。”
“高老师,你这话有什么证据?”
“你别问我要证据,我只知道,咱们学校有个学生,对李玥的体测成绩垂涎已久。我只知道,李玥跟江跃的关系很近。如果不是江跃来了专属班,李玥甚至现在都未必会来专属班。各位领导都是聪明人,就不用我说得太明白了吧?”
正如高老师说的,在场都是明白人。
只不过,有些明白人更善于装糊涂。
“高老师,你的意思是,这事背后其实都是邓恺操弄?”
高翊忙道:“我可没指名道姓,这也不是我的意思。你们觉得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高翊也不傻,你们可别想让我背黑锅。我只是专属班训练老师,可不陪你们玩宫斗。
校长更加郁结了。
一边是江跃,扬帆中学古往今来第一大学霸,又是体测第一名,整个星城挑不出第二个的妖孽。
另一边,是星城一线权贵邓家的子弟,扬帆中学老油条,别人中六,他起码已经是中八留级王。
这事偏向哪一边,都可能会得罪另一边。
“江跃人呢?”校长忽然问道。
“在教室。”
高翊忽然面色一变:“校长,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事可得三思后而行。不是这江跃的锅,千万别让他背。这年轻人你千万不能把他当孩子哄。回头人家不陪扬帆中学玩,你可别后悔。”
“高老师,你言重了吧?他再怎么优秀,也终究是个学生。是学生就要遵守校规,就要服从学校。自古哪有学生骑在学校头上的?”
“首先,他没有骑在学校头上。其次,即便他要骑在学校头上,他也完全有这个资格,最后,这件事根本不是他的错。你们如果要他背锅,这件事我会如实报告上去。扬帆中学屈服于邓家威势,处理无辜学生,导致学生心凉离校,这种名声不好听吧?”
“校长,照我看,我们也别考虑什么邓家,什么天才。关键还是秉公处理,只要我们秉公处理,经得起考验,就不怕非议。百年老校的招牌在这里,谁还能把咱们怎么着?”
“对,我也支持秉公处理。”
大多数校领导还是理智的。他们即不觉得非要向邓家屈服,也没觉得一定要迁就妖孽天才。
一切要公正透明。
这是教育者的原则。
正商量着,有工作人员急忙冲了进来。
“不好了,专属班那个江跃,他出去了。”
“什么?”校长顿时傻眼了,“他这个时候充什么好汉?他出去有什么用?除了激化矛盾,还能干什么?”
“快,快过去阻止他!”
“千万不能让矛盾再度激化了!”
一群校领导这时候也矜持不住了,纷纷走出会议室。
江跃走出教室,立刻被黑压压的人群吞没。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打人凶手!”
“他叫江跃,仗着自己是体测第一天才,横行霸道,欺凌弱小!”
“天才就有特权吗?就可以把人往死里打吗?”
那几十个抗议者,纷纷朝江跃逼近,气势汹汹,大有将江跃生吞活剥的架势。
就在这时,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这一幕,甚至在他们脑海里深深烙下,一辈子都忘不了。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江跃身形忽然舒展,双臂舒展,两脚一点,竟如同一头大鸟,滑翔而起。
等大家缓过神来,江跃的身形已经潇洒地落在了学校礼堂的上方。
那礼堂足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
江跃竟一跃而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现场沸腾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江跃,满脸疑惑和震惊。
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人类应该有的身手吗?
这是传说中的轻功吗?
这才是觉醒者的真实实力吗?
千言万语,不如江跃这轻轻一跃。
这一跃,让扬帆中学的学生们集体失声。什么愤怒,什么情绪,那都是虚的,眼前的天才,眼前的强者,才是实实在在的。
面对这样的人物,如此夸张的本事,所有叫嚣都失去了意义,也都失去了勇气。
这样的人,是他们可以挑衅的吗?是他们可以抗衡的吗?
江跃居高临下,配合他那潇洒的身姿,俊逸的容颜,一下子让所有男生黯然失色,所有女生暗动芳心。
“同学们,我是江跃,你们很多人应该也认识我。”
“认识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江跃在扬帆中学六年,什么时候欺凌过一个弱小?什么时候霸凌过一位同学?”
“是的,这位唐同学在几十分钟前,确实是跟我发生了一些冲突。我很好奇,他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短短几十分钟,就能纠集这么多人,横幅也做好了,照片也拍好了,就这么点时间,这反应也未免太神速了吧?到底谁在背后捣鬼,我清楚得很。我今天还就点名了,邓恺,你既然要针对我,要仗着你邓家的权势为所欲为,为什么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总躲在背后搞这种小儿科的把戏?你这是想告诉大家,你根本不是男人?”
“同学们,事情的经过,你们会在学校大屏幕里看到。十几个人对付我一个,我压根就没出一拳一腿,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后却把黑锅推到我头上,世上有这么欺负人的事么?”
本来,江跃的口才再好,如果大家不想听,那也没辙。
但他刚才露那一手,成功镇住了所有同学。
这么一来,他再开口,就相对有说服力了。而且江跃很聪明。你邓恺知道煽动人心,难道我不会吗?
江跃直接把邓恺拉出来,直接把邓家的权势也揭出来。
这么一来,不用江跃煽动,大家自然会代入。
原来是权势人家仗势欺人!
扬帆中学说到底,大多数学生还是普通人家,平时也没少被邓恺这一类校园恶霸欺凌。
听说这事跟邓恺有关,现场的风向顿时就有点变了。
有人嘀咕起来:“这位江跃学长我是知道的,人家是超级学霸,一向待人和善,从来没见过他欺负谁。”
“我听说江跃学长很随和,有谁遇到什么难题,去请教他,他都会认真解答的!”
“如果是邓恺和江跃学长,我绝对相信江跃学长啊!”
“可不是吗?邓恺这个死留级生,都留了多少级了?一直在学校搞社会那一套。仗着架势,他手下那些狗,平时更是无法无天,多少人被他们欺负,敢怒不敢言?”
“我想起来了,那个姓唐的也不是好东西!上次还把一个中四的同学打成脑震荡,你们忘了吗?”
“是他啊!这个事我记得,原来是他!”
“那特么是活该啊!报应!”
“江跃学长这是扬善除恶啊!”
“麻蛋,这些坏人,恶人先告状,明显是早有准备,故意针对江跃学长的!这是嫉妒江跃学长的体测成绩!”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能蒙蔽大家一时,却蒙蔽不了一世。平时做人的口碑摆在那里。江跃虽然没有邓恺那么有名,但至少也算是个校园名人。
他的作风和口碑,众所周知。
从来就没有什么负面口碑,除了帅,除了学习好,简直没有招人讨厌的地方,这种人再怎么不服,也不能说人家是校园霸凌者吧?
尤其这事还跟邓恺联系上。
邓恺是什么人?
光他手下那些狗,哪一个不是校园恶霸?哪一个不是校内校外的毒瘤?学校深受其害的学生多了去,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可恶!
差点被邓恺这伙人给利用了!
有人顿时高呼起来:“我相信江跃学长!”
“支持江跃学长!”
“绝不允许污蔑江跃学长!”
“反对校园霸王倒打一耙!”
“霸凌者被打纯属活该,这是报应!”
学生们倒戈很快,一了解情况之后,风向就彻底转过来了。原先还口口声声要严惩打人凶手。
下一秒就变成声讨受害者了。
当然,大家根本不觉得姓唐的是受害者,大家都觉得他是活该,是报应,罪有应得。
江跃学长真是太仁慈,为什么打得这么轻?
这种人就应该当场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大礼堂前的大屏幕,忽然亮了。
一段冲突视频,在大屏幕上放了起来。
等视频放完,群情更是激愤无比。因为参与围攻江跃的十几个人,扬帆中学的学子们几乎个个认得,都是扬帆中学各个年级出了名的霸王,平时在校园里耀武扬威,不知道欺负过多少人!
这次,他们明显是集体挑衅江跃。
而且正如江跃学长说的,他根本没出手。那姓唐的身上一切伤势,明显都是他们自己人打的。
这种情况,竟然还敢拉横幅来学校抗议?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学生们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不过这次怒火烧的方向,却是那几十个涌进校园的抗议人士。
“这些人一定是有人请来的社会混混,他们是怎么进校园的?”
“悲哀啊,堂堂扬帆中学,社会人士想进就进,还倒打一耙!”
“让他们滚蛋!”
“滚蛋!”
“校园霸王去死!”
“严惩校园霸王!”
学生们的情绪再次爆发,开始朝那几十个社会人士冲击过去。这一幕反转来得太突然。
那几十个抗议人士本来就是受人雇佣,见学生们纷纷涌过来,这可是以千来计算的人潮。
一旦涌过来,踩都能把他们踩出屎来!
这些社会混子,平日里就没少参与群体事件,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
知道一旦引起公愤,场面会变得非常危险。
稍微晚一些就可能要倒霉。
快逃!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百米冲刺的速度纷纷朝校门外逃去。好在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腿脚还算利索。
几十个人总算毫发无损逃出校园,头都不敢回一下,有多远就逃到多远去了。
横幅照片什么的,早就丢弃在地,被人踩得稀烂。
学生们没追上这些社会混混,怒火却没有发泄出来。
纷纷要求借这个机会,好好处理一下校园霸凌事件。
这么一来,局面就变得很古怪了。
这个反转,便是校方领导也始料不及。
邓恺和他那群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马仔,明显是坐蜡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一把火明明是烧向江跃的,怎么转头就烧向他们了。
不断有学生站出来,控诉自己遭遇霸凌的不堪往事,而且每一个苦主都指名道姓,说出霸凌者是哪个班,具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