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veb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戊字卷 第三十節 軍火掮客?推薦-w0j5e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草民庄立民见过冯大人。”
青衫长袍,气度不俗,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商贾或者工坊主,这是庄立民给冯紫英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庄先生请坐。”冯紫英点头抬手示意。
拱手行礼之后,青衫男子并不像其他一些商人那帮态度谄媚,卑辞厚颜,而是很泰然的坐下。
见面地点是广东会馆。
上午冯唐便去了兵部,同意了接受三千支鲁密铳,这让柴恪也喜出望外。
这批被兵部视为鸡肋的火铳被神机营拒收,而当时的主事者都已经不在位了,你就算是要追究责任都找不到了,萧大亨致仕,赵士祯被免职之后侥幸没被追究责任,不知所踪。
银子都是小事,三万多两不算是小数目,但也称不上大数目,只要有人接手,一切就好说,特别是冯唐,本身他去辽东朝廷就要给他拨付一大笔银子,现在正好可以扣除。
“草民要感谢总督大人接收了这批鲁密铳,否则庄某还真不知道回去之后如何向其他工坊主和东家们交代呢。”庄立民叹了一口气,“这拖了三四年,没想到萧大人和赵大人都不在了,兵部几位大人都不肯接手,幸亏令尊……”
“庄先生客气了,本官今日来见庄先生,也就是想了解一下这批火铳制作的前因后果,另外还有一些问题想问一问。”冯紫英也开门见山。
“冯大人尽管问,只要庄某知晓的,知无不言。”庄立民赶紧道:“至于这批火铳的来由,其实我们也是不清楚,当初是广东都司那边来联系的,问我们几家工坊能不能制作火铳,我们以前也没有做过,不过都司那边说有图纸,只需要按照图纸的制作工艺来做便是,我们看过之后觉得可以做,所以就把这笔生意接下来了,一共是七家工坊,因为以前我们从未做过,所以都是尝试着慢慢来,尤其是制作枪管比较复杂,……”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庄立民也就大大方方讲了经过。
“兵部的银子不好拿,一万两银子给了之后,后边再来要,就难了,我都跑了两回,兵部都说要等到做成验收后才付后续银子,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冯紫英听得很仔细,“庄先生,我想问一句,你们七家作坊,三千支就做了四年?”
“冯大人,您可能不太了解这种鲁密铳的制作方法,这枪管是要用精铁打成卷管,再行钻眼,以前没做过的,一个工人便是一月也做不出一支枪管来,当然,现在我们做过之后,逐渐熟悉,大概半个月就能做一支枪管出来,手脚麻利的,一个月甚至能作三支出来,……”
庄立民显然有备而来,“在接了这笔活儿之后,我们又请了两名西夷匠师来指点,也重新招募了一些工人,制作工艺也有了长足进展,如果现在再要我们几家来做这三千支火铳,一年时间便能做出来,而且质量还能提高不少,……”
冯紫英笑了起来,这也是个精明人,一下子就能闻到味道了。
能拉上蓟辽总督这样一个大客户,对于任何一个商贾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特别是这些两广商人更是热衷,谁不知道这辽东是大周主战场?
“那自生火铳呢?”冯紫英没有客气,径直问道。
“自生火铳?”庄立民迟疑了一下,有些怀疑地问道:“冯大人,自生火铳和火铳完全是两回事儿,虽然看上去形象差不多,但是转轮装置非常精致复杂,要做一个十分艰难,目前我们还没有这个能力做出这种装置,不过,朝廷真的需要自生火铳么?”
“为什么这么问?”冯紫英含笑问道:“难道朝廷就不该需要更好的火铳么?”
“庄某不是这个意思,自生火铳的话,如果要从西夷那边买的话,一支价格起码在三十两银子以上,甚至还要高,而且是使用过的半新旧货色,当然如果大量购买的话,比如五百支以上,价格可能会略有下降,但是供货有很困难,从西夷采购到送货到广州,起码耗时一年以上,朝廷愿意么?”
庄立民怀疑朝廷有没有这个决心。
“那庄先生的意思是在广州还是能够采购到这种自生火铳的?”冯紫英没有理睬庄文静的质疑。
“若是三五十支的话,冯大人如果急需的话,庄某可以在广州搜罗一番,尽力满足,价格不超过三十五两银子每支,超过一百支便无能为力了,须得要到苏禄马尼拉那边去,超过三百支,我估计在南洋也很难采购到,必须要到西夷人本土去了。”
庄立民意识到可能有大买卖要来了,心情格外振奋。
这位冯大人肯定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替他父亲来问了。
新任蓟辽总督兼辽东总兵,据说他去辽东走马上任,朝廷会拨给他上百万两粮饷,哪怕是有两三成用于采购武器,那都是二三十万两银子,购买鲁密铳也能两三万支了,就算是自生火铳也能买上数千支。
“哦,看样子庄先生很有把握啊,不但在广州,在南洋那边也有门道?”冯紫英不怀疑对方的能耐,能和前任兵部尚书萧大亨都牵上线的角色,想也想得到不是等闲之辈。
这家伙不像是一个纯粹的军火掮客,倒像是一个背靠工坊但是又在两广和南洋有着广泛人脉的巨贾。
庄立民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表态终于让对方生出了兴趣。
“冯大人,别的庄某不敢夸口,但是在这方面,庄某还是敢拍这个胸脯的,以前朝廷需要刀枪这等军器,若是兵仗局这边来不及,也都是由庄某负责替朝廷张罗,后来三眼铳、夹靶枪也是庄某替朝廷制作,佛山的冶铁制作天下闻名,不是京师城能比的,这一点想必大人也有所耳闻才对。”
庄立民脸上傲然之色溢于言表,“至于门道么,庄某可以说一句,在南洋,在日本,庄某还是能说得上话的,若是大人急需这等鲁密铳,庄某甚至可以去日本替大人采购倭人鸟铳,质量并不逊于这批鲁密铳,两三千支半年之内就能替大人置办齐备,只是价格上可能要贵一些。”
“你的意思是我们大周在这等火铳的制作能力上连倭人都不如?”冯紫英追问道。
“那倒也不是,倭人在壬辰倭乱之后武备仍然在加强,他们的天皇好像不怎么管事儿,执掌大权的德川将军也没有能完全控制住整个日本,一些下边的将军好像也不太服气,所以都在添置武器,鸟铳也是他们最重要一份子,而我们大周,对大炮还算是比较重视,但对火铳就不太看重了,原来的三眼铳和夹靶枪采购都是七八年前了,这几年就只有这一批鲁密铳,也是四年前的事儿了,当然不知道京师的兵仗局有没有制作,我估计就算有制作数量也不多,质量更差。”
庄立民坦率的回答让冯紫英对中日两国的火器制作能力有了一个直观对比,“你的意思是倭人主要是内部有纷争,所以一直在持续置备制作火铳,而大周主要是没什么需求,但如果需要的话,就能迅速扩大制作规模和能力?”
“嗯,别的地方不敢说,佛山这边若是朝廷需求能够持续的话,许多工坊都能迅速添置设备招募匠人学徒,转产这种鲁密铳,只要有图纸,其实也不算难,无外乎就是各自生产出来所需要的时间和质量有所差异罢了,但如果真正持续制作,这些差距一两年内就能慢慢弥补上来。”
冯紫英看着庄立民,目光里多了几分探究和好奇,“那庄先生你的身份让本官很是好奇,能不能告知本官你究竟是做商贸还是经营工坊呢?”
庄立民也含笑起身正式一礼,“能让拿出开海之略的小冯修撰如此看重,庄某不胜荣幸,佛山最大的老庄记冶铁坊便是庄某产业,另外庄某在广州也有二十条船,此番海贸庄某已经缴纳了十年特许金,广州庄吉货栈也是庄某一族所有。”
难怪,是集工贸一体的大角色啊,而起还是海商,能搭上萧大亨的线也就很正常了。
“唔,原来庄先生也是海商啊,还有冶铁坊,这三万多两银子的营生应该打不上庄先生的眼才对。”冯紫英微微颔首。
广州现在的贸易地位已经日渐超越了宁波和泉漳,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它面对南洋贸易时更有优势,不过一旦宁波和泉州漳州彻底放开,尤其是和日本、朝鲜贸易打开,加上东番的开发,倒也还有一些变数,毕竟宁波泉州直接面对江南腹地。
“三百两银子的营生也是营生啊。”庄立民摇头,目光明澈,看着冯紫英,“更何况庄某也希望能一直维系这门生意,庄某相信朝廷终究还是有人能看到火器在军中会越来越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