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bo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二章 太平客棧展示-wapzk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听得刘谨一如此说,三人也不惊讶,毕竟每次正邪大战都要有人不幸被卷入其中,运气好的能捡回一条命,运气不好的直接死在里面,
三人互相见礼之后,分而落座,刘谨一又掏出两枚太平钱,招呼伙计上菜。
两枚太平钱就是六十两银子,放在别的地方,七八桌席面也是够了,可在明升客栈,就够一桌的。
若是以前的刘谨一,万不会如此奢侈,可加入“太平客栈”之后,每月都会有例银,根据天地玄黄四个级别各有区别,黄字号伙计是每月一枚太平钱,玄字号伙计每月十枚太平钱,地字号伙计每月三十枚太平钱,天字号伙计每月五十枚太平钱,而且特别的差事还会有拔下相应的银钱,这笔银钱如何花销,全看当差之人自己安排,超支了就拿自己的钱补上,还有富余就全归自己。
如今刘谨一是地字号伙计,每月有三十枚太平钱的进项,换成银子就是九百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这一年来他没有如何花钱,所以攒下了不少太平钱,再加上这次还给他批了一百太平钱,算是手头宽裕,就不计较这点小钱了。
刘谨一可以肯定,如今的龙门府中肯定有许多同僚,各有各的差事。早先的时候,他们还有地盘的划分,可到了后来,伙计越来越多,他就发现上面变了策略,不再以地盘区分,而是以职责来划分。比如说他们“跑堂”这一派,真应了一个“跑”字,搜集情报,天南海北到处跑。还有“厨子”那一派,刘谨一只见过一个,好像是西域马贼出身,擅长用刀,出手狠厉,这一派的人是专门负责杀人的,比如说刘谨一为了隐藏身份而不便出手的时候,就可以交给他们,同时他们也负责对内处决叛徒。还有“账房”一派,与“厨子”一派就截然相反,几乎不会出手,从事案牍差事,每月给他们发放例银的就是这些人。除此之外,就是“杂役”一派了,这一派最是人多势众,干的事情也最多,顾名思义,其他三派做不了、不方便做的事情,都交给“杂役”派,这一派也是鱼龙混杂。
说起“杂役”一派,为首的是个天字号伙计,据说是“杂役”的亲传弟子,也是客栈成立之初第一个加入的伙计,地位不同寻常。她称呼自己师父的时候,常常以“小掌柜”称之,旁人虽然不知道其中意思,但都觉得比“杂役”像话,毕竟真让他们称呼自己的上司为“跑堂”、“杂役”、“账房”、“厨子”,怎么都觉得有些不敬。于是旁人也有样学样,一律按照掌柜称呼,原本的“掌柜”自然是大掌柜,“跑堂”是副掌柜,“账房”是三掌柜,“厨子”是四掌柜,“杂役”是小掌柜。在一众伙计的认知中,“东家”肯定是地位最高之人,还要在大掌柜之上,所以要格外尊敬,敬称其为“东主”。
其实韩月之所以如此称呼石无月,是因为那时候的石无月疯病未愈,想起一出是一出,她觉得李玄都是大掌柜,她就该是小掌柜,她可没想过什么三掌柜、四掌柜,就只是大小之分,可客栈中其他人不知其意,才有了这样的误会,后来石无月疯病好了,也就不在意这些称呼上的区分,没有刻意纠正,如此阴差阳错之下,这倒是成了客栈中不成文的规矩。
发展到后来,客栈中两个互不相识的伙计第一次见面,都要互相盘盘道,总有个归属问题。一方问:“兄弟怎么称呼?”另一方答:“‘跑堂’的,某某某。”一方再说自己来历:“我是‘厨子’的,某某某。”若是有熟人,还会再多说一句:“你是‘厨子’的,那某某某你认识吗?”若是认识,这就搭上了交情。若是像刘谨一这种直属于某位掌柜,还会多加一句“跟着副掌柜做事”,旁人就会肃然起敬,多上几分忌惮。问过归属,再论级别,你是玄字号,我是地字号的,那这次行动,你得听我的。如果两人级别相同,那就论资历,谁先进客栈,是前辈,谁晚进客栈,是晚辈。实在不行,老办法,比拼境界修为,不伤和气,用江湖上的话来说,那就是搭搭手,谁赢谁说话。
除此之外,“掌柜”一派和“东家”一派最为神秘,很少有人现身,不过这两派人隐隐在其他四派之上,只有遇到大事的时候,他们才会露面。
刘谨一记得副掌柜交代过,这次会有“掌柜”一派的人来与他见面,不过具体时间还不确定,对方是一名天字号伙计,而且是跟着大掌柜做事的,与大掌柜关系不一般。
按照“太平客栈”内部不成文的规矩,对方无论是出身,还是级别,都比刘谨一高出一筹,那么没说的,肯定要以对方为主。
刘谨一正想着这些,忽然听那负刀的汉子大声道:“刘老哥出手阔绰,我看还是发财了。”
刘谨一顿时回过神来,望向这个汉子,此人名叫李大宏,可是跟东海李家没有半点关系,看似粗鲁,实则心细如发,而且为人贪得无厌。
刘谨一心里明白,他这是看见自己的两枚太平钱了,认定自己发了财。
江湖上的散人,多是如此,眼界不高,为了三瓜两枣斤斤计较更是常态。当年刘谨一救了个富贾,被人家感谢,发了笔小财,大约有五千两银子,当时这哥几个就拼命吹捧,说他是个仗义疏财的好汉子,什么叫大侠,首先是仗义,然后就是一掷千金,把钱不当钱才成。刘谨一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兄弟几个为什么突然像嘴上抹了蜜,但不管真的假的,当面吹捧总比背后戳脊梁骨要好,何况这银子明摆着得花光了算,不然他们能饶了你?总之,无论他们是当面捧你还是背后骂你,结果都一样,不如主动点儿,还能落个仗义疏财的好名声。
如今看这架势,这姓李的家伙,开始探底了,接着就是故技重施。
刘谨一如今加入了客栈,修为大进不说,身后有一位天人无量境的大靠山,腰杆也硬了,底气也足了,几十个太平钱还真不放在眼里,说道:“实不相瞒,去年我还发了一笔小财。”
李大宏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道:“看吧,我就说刘老哥发财了。”
刘谨一微微一笑,“小财,小财,不过就是一百个太平钱罢了。”
李大宏瞪大了眼睛,“一百个太平钱,那可是三千两雪花白银,而且如今金贵银贱,真要兑换成银子,大概还能多换个百十两银子。”
那老者也说道:“三千两银子,不少了。”
这老者姓宋,名叫宋时春,久在江湖厮混,是个成精的老滑头,不过要比李大宏厚道许多。
刘谨一笑道:“这算什么,我听说万笃门的一个朋友说,在那里做事,一次买卖少说这个数。”
说话时,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李大宏缩了缩脖子,摇头道:“一万两银子?是不少,可有命挣钱也得有命花才行,那里头的买卖,真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我听说有些归真境的高手都折在里面,不说远了,黑白谱上排名第三十九位的‘怪叫花’,你们都知道吧,就是给万笃门做事,结果呢,死了。还有桂云山庄的忘尘先生,也没讨得好去。”
一直不曾开口的年轻公子道:“那是他们不长眼,撞上了清平先生,能不死吗。”
这年轻公子姓许,名叫许天胜,手中兵器就是那把折扇,锋利如刀,其中又藏有三十六根钢针,以特殊手法射出,极为凌厉。
刘谨一看了眼许天胜,叹道:“说的是啊,万笃门的买卖不好做,这年头混江湖,难呐。我这次发了小财不假,可治伤也花费不少,实在囊中空空,还得找个赚钱的门路才成。实在不行,就找个宗门投了,好歹有个靠山。”
“刘老哥,你可别犯浑。”李大宏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江湖上很快就要出大乱子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你这个时候去投靠宗门,那不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去了吗?那些大宗门指定让你去送死,不似死在邪道中人的手中,就是死在正道中人的手中。”
刘谨一叹了口气,“李兄弟说的是,这年头,散人难混,宗门也难混,就没有不难的。”
许天胜忽然道:“若说这挣钱的门路,我倒是有一个,不知道几位兄弟敢不敢干?”
刘谨一问道:“什么门路。”
许天胜压低了嗓音,“儒门。”
刘谨一心中一动,想起了副掌柜的交代,就是要严密关注阴阳宗和儒门的动向,此时听到许天胜主动提起儒门,已是上了心,不过脸上还是一副迟疑神情,皱起眉头,“儒门?说句不好听的,那些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老爷们,看得上咱们这些泥腿子出身的粗蛮武夫?”
许天胜微微一笑,“如今世道,唯才是举。只要有真本事,那就没有看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