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f7p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國名廚 線上看-第985章 重啓人生和死亡追殺!-dcvnz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江莱跟父母说自己要去苏黎世上大学进修。
父母很单纯,相信了江莱的谎言。
胡展骄的效率很快,给江莱安排了机票,当她得知李东岳辞去制片人工作时,已经是落地之后。
她呼吸着境外的空气,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走出机场通道,有人接机,一个高大英俊的白人男子,他的汉语虽然有些生涩,但和江莱交流起来没有什么难度。
来到菲兰朵酒店,是一个商务套间, 面积虽然不是很大,但隔音效果很好,地毯很厚,江莱脱掉了鞋子,脚底与地毯接触,不仅柔软而且舒适。
将行李规整好,从背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托着雪腮对着屏幕沉思片刻,江莱手指如飞,在键盘上敲下了自己这几日的见闻。
她的日记,不为别人而著,仅为自己年老时有个回忆。
这几日的故事比想象中要精彩,宛如烧脑的推理剧。
谁能想到季乐那个文文弱弱的女孩,竟然是乔智安排在李东岳身边的卧底。
谁又能知道乔智并没有公布自己的那本日记,但一样达到了的目的,让李东岳这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一无所有。
江莱敲完最后一个字,觉得眼睛酸涩,将鼻梁上的镜架摘掉,手机屏幕闪烁,是胡展骄发来的视频请求。
江莱接通之后,屏幕上出现胡展骄那张硬朗的面容,心底多了一股熟悉感。
“在瑞士那边还熟悉吗?如果缺钱的话,尽管跟我说,我给你转点。”胡展骄语气轻松地说道。
他对江莱还是有些感激,那本日记帮了自己大忙,成为洽谈订单无往不利的神器。
尽管有些卑鄙,但也是哪些人无耻在先。
自己这一波吸血,吸得心安理得。
为了表示对江莱的感谢和关心,胡展骄将江莱的苏黎世之行安排得很体贴,不仅全程有管家照顾,而且还给江莱的账户上转了一笔钱,足够让江莱在苏黎世轻松度过半年。
江莱对胡展骄和乔智存有感激,他们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没有卸磨杀驴。
“我不缺钱,缺的是安全感,你安排的管家很不错。”江莱轻松说道。
“休息半个小时,管家会带你去苏黎世大学医院,这是瑞士最好的医院,给你预约了妇科最顶级的专家,前期已经帮你联系过,你的病虽然很难治,但并非无法根治,估计三个月左右,就能痊愈。”胡展骄安抚道。
江莱听说自己的病情没那么严重,心情舒缓,没那么压抑,“放心吧,我愿意接受任何结果。”
胡展骄顿了顿,道:“李东岳和董柳萱已经出国,目的地是菲律宾一个小镇,尽管没有让他进监狱,但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大的惩罚。”
江莱颔首道:“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他身后的那帮关系链太复杂,牵一发动全身,揭开他的真面目,已经实属不易。”
与胡展骄挂断电话,江莱轻轻地呼了口气。
尽管和胡展骄曾站在对立面,但江莱觉得胡展骄人很好相处,尽管谈吐比起李东岳要少了很多弯弯绕绕,但为人处事很直爽。
门铃声响起,管家过来摁门铃,江莱打开门,管家轻声道:“车辆已经准备好,我们可以准备去医院了。”
江莱来到楼下,坐上了商务车,大约半小时之后,抵达苏黎世大学医院,管家处理好了相关的流程,江莱稍作等待就在办公室见到了主治医生司丽娜。
“江女士,我已经看过你的病例,但为了确认和核实,还得做详细的检查,需要您配合。”
管家在旁边帮江莱充当翻译,江莱颔首,“麻烦您费心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详细检查,江莱的面色有些疲惫,又等待了三个小时,便已经有了结果。
司丽娜拿着各种报告,托了托镜框,平静地说道:“你的病情虽然很严重,但并非没法控制,我们现在拥有多种专门治疗的药物和治疗方式,需要两个月的时间,需要住院观察,你能够接受吗?”
江莱如释重负,“当然!”
司丽娜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明天你就可以住院,要保持好心态,对治疗任何疾病都有好的帮助。”
走出医院的瞬间,江莱用手遮眼,抬头去看天空中的太阳。
光线明亮了很多。
重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再次拿到了重启人生的按钮,这一次绝不会选错人生。
……
菲律宾奎松城,菲律宾第二大城市,位于马尼拉北部。
李东岳和董柳萱辗转几十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面前的是一座外观看上去很有气势的别墅,在当地应该算是屈指可数的豪宅,他们将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
临行之前,李东岳将自己的资产一大部分换成了菲律宾比索,没有全部换掉,是因为李东岳对回国还存有希望。
李东岳将钱付给了向导,向导对着李东岳鞠躬致谢,然后消失。
李东岳牵住了董柳萱的柔荑,“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董柳萱红着眼睛说道:“老公,其实我一直期待这样的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做一点小生意,只求三餐温饱。”
李东岳轻轻地叹了口气,对妻子的愧疚感很强烈。
尽管与妻子相识,有种种的不满,但相处这么久,几次渡过难关,都是董柳萱陪伴自己。
李东岳笑道:“放心吧,尽管我们走得很狼狈,但在这个城市,我们依然可以过得很滋润,你老公这么多年,还是赚了一点钱,即使不做生意,光靠利息和理财,也足够我们很好的生活了。”
李东岳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院门,然后朝正门走去,用钥匙对准锁孔,李东岳突然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门缓缓打开,里面有人,手里提着一杆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自己。
“砰!”
还没来得及反应,子弹已经射出,击中了李东岳的大腿。
“快跑!”
李东岳捂着腿,下意识朝后退。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李东岳委顿于地,胸口出现血洞,汩汩地冒着鲜血。他这辈子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就是在临死之前,牵挂着自己的妻子。
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但妻子有机会逃脱,毕竟她就是一张白纸,不牵扯到任何秘密。
其实李东岳想到了自己的下场。
涉及到那么多人的秘密,有横死街头的觉悟。
直觉也好,自知之明也好,反正他预感自己早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来得这么突然,而且,还连累了妻子。
血液从伤口向外流,体温和生机跟血液一起流走。
得意过、威风过、牛逼过,但还是有无数的遗憾,见不到自己的儿子降临,还有那个永远在心头刻着的女徒弟……
两耳开始嗡嗡直响,眼睛仿佛开始放电影,闪过一幕幕……
一股魂魄从头顶轻飘飘的冒出,意识开始消散,最后一个意识是:姓乔的,算你狠!
随后就像是拉闸一样,一切归于黑暗,变得寂静无声。
董柳萱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屋内走出的那个人身材不是很高大,只露出一双眼睛,冰冷无情。
他走到李东岳的身边,用手指摸了一下李东岳脖子上的脉搏,目光冰冷地扫了一眼董柳萱,压了压鸭舌帽,转身离去。
他是职业杀手,杀人是按照人头计算费用的,雇主没有支付杀死董柳萱的费用,所以他对董柳萱没有任何兴趣。
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子远去,董柳萱奔跑到李东岳的身边,用手捂住李东岳身上的伤口,崩溃地哭喊,“救命啊,Help!”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警车和救护车出现,当李东岳被抬上担架的瞬间,董柳萱知道丈夫血已经流尽了,连最基本的生理抽搐也没了。
如果是在国内,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发生。
他们远赴此处,好像杀手在这里等着……
董柳萱有了可怕的联想,她不敢朝那个方向去想,因为那个人太可怕,手腕通天,自己根本无力反抗。
……
李东岳在菲律宾一个小镇被枪杀的消息传到国内,惊掉了一堆人的下巴,一众跟李东岳打交道的人都傻眼了。
傻眼之后,变成了狂喜。
他真的死了吗?
死了的话,那些围绕他的交易,岂不是就成了无头案。
胡展骄得知这个消息给乔智打了个电话,“李东岳的事情,不会是你偷偷做的吧?”
乔智摇头,叹了口气,“麻的,我们真惹上大事了,没想到那人这么狠。”
胡展骄沉吟,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