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pbc精彩都市小说 《特戰之王》-第二百七十九章:天涯·明月·刀(4)分享-c8stc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刀光与剑芒在激烈的碰撞中飞速消融,彻底消失。
刀与剑,所有的武道,归根结底其实都是最纯粹的力量。
王逍遥与望月弦歌相聚不到三米,刀与剑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强大的毁灭性力量在最短的距离内不断冲撞,就像是一颗在极小的空间里不断爆破的炸弹。
透明的冲击波远远的扩散出去。
双方的身体都在一瞬间紧绷到了极限。
骨节颤抖,血液凝固,身体短暂脱力,两人的身影在半空中同时僵硬了一瞬。
一切都是瞬间。
可眨眼间的功夫,在三米内不断爆破的力量却一次又一次给两人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王逍遥规避不了望月弦歌的剑。
望月弦歌同样无法规避王逍遥的刀。
鲜血从嘴角涌出来,巨大的力量不断的震动,五脏六腑被挤压,血肉被大片的撕裂。
刀剑交击的下一秒钟,以两人的站立地点为中心,天地间陡然响起了一声无比沉闷的巨响。
犹如滚滚冬雷划破长空。
望月弦歌与王逍遥的身影同时向后倒飞出去。
鲜血在空中绽放。
王逍遥的身影倒飞出去数十米才缓缓停下来,他按了按胸口,长长出了口气,这才眯起眼睛,看着同样停下来的望月弦歌。
望月弦歌的眼神无比幽寂,对于王逍遥展现出的超出了所有人预料之外的实力没有半点的反应。
“让路。”
王逍遥握着刀,刀锋在风雪中微微扬起,无比的稳定:“我不介意拼命,但也不想有毫无意义的战斗,你现在是黑暗女王,回到你的欧陆,我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执掌的北海王氏今后也不会找黑暗骑士团的任何麻烦,说不定我们今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望月弦歌周身剑气起伏,没有说话。
王逍遥缓缓前行,不骄不躁。
前方陷入了诡异安静中的帝兵山终于传出了声音。
漫天火光在北海王氏的总部闪耀着。
王逍遥充耳不闻,只是望着望月弦歌:“轮回宫已经不存在了,我不知道你和小白之间发生了什么,你去了欧陆,既然当初就做出了选择,现在又何必回来?”
第一次出手干脆果断是为了展示实力。
他已经证明了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接下来,他无疑是很想谈的。
“你想说什么?”
望月弦歌声音冷淡的开口道。
“你不属于东皇宫,也不属于北海王氏,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我从来都没有跟黑暗骑士团为敌的意思,如果有可能,我甚至非常希望我们之间可以合作。圣殿如今已经属于江上雨,圣域失去了最重要的对外力量,阿瑞西斯在雪国陨落,短时间内,圣域已经没有了威胁到其他人的资格,但我掌控北海王氏,必然会面对罗斯柴尔德的反扑,那种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超级豪门,即便现在不在全盛时期,但依然是个麻烦。如果我们合作,我希望黑暗骑士团可以将罗斯柴尔德牵制在欧陆,作为回报,等我稳住了局面,我会利用北海王氏的力量帮你干掉罗斯柴尔德,甚至干掉圣域。”
“到时黑暗骑士团就会成为欧陆最大的超级势力,你也不再是黑暗骑士团的黑暗女王,你甚至可以成为整个欧陆唯一的女皇,怎么样?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你离开小白,追求的难道不是这些?”
望月弦歌沉默了一会,平静道:“我没有离开过任何人。”
王逍遥继续前行。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他笑了起来:“那是我瞎了?这两年多,你一直在欧陆,可从来没有回过天南一次,怎么,跟小白翻脸了?为什么你不继续追随在她身边了?”
“她配吗?”
望月弦歌声音愈发冷漠:“从始至终,我追随的只是宫主,不是任何人。秦微白,呵,现在的秦微白,算什么东西?”
王逍遥眯了眯眼睛。
他的眼神里几乎是本能的闪过了一抹凌厉的杀意。
“无所谓了。”
王逍遥的声音低沉了一些,变得有些淡漠。
“反正现在你的宫主也陨落了,你来这里,是念着往日的情分,想要再送李天澜一程?又或者,是轮回宫主的遗命?人死灯灭,你做什么,她都看不到了,这又有什么意义?”
望月弦歌静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王逍遥,她轻轻扯了扯嘴角,淡淡道:“你懂个屁。”
“呵…”
王逍遥摇了摇头,微笑道:“我确实不懂,但我们现在谈的,却是我们都懂的。北海王氏不可能成为谁的附庸,今夜之后,我和他们就要分道扬镳,我需要黑暗骑士团的力量,同样,随着联合势力的崛起,我认为黑暗骑士团也需要北海王氏的力量,你没有留在东皇宫,那我就是你唯一的选择。”
风雪飞扬。
凛冽的风声卷过半空。
他停留在距离望月弦歌不到二十米的地方,伸出了双手。
一个很有诚意,但却又极为怪异的动作。
这一刻,王逍遥左手拿着刀,同时向着望月弦歌伸出了右手。
刀和手都在眼前。
“你怎么选?”
王逍遥平静的问道。
“一个背叛了自己亲生大哥,甚至为了地位不惜背叛自己家族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合作?”
望月弦歌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那一双清冷明亮的眼眸中却满是鄙夷和嘲弄。
王逍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风声。
几公里外的帝兵山燃气了漫天的火焰。
雷霆与烈焰在汹涌动荡。
领域和剑气纵横交错。
漫天光影在天际闪烁着。
站在望月弦歌面前,王逍遥突然沉默下来。
天地之间只剩下风声。
“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
王逍遥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缓缓开口问道。
“这是整个黑暗世界对你的评价。”
望月弦歌声音冷漠。
或许王逍遥自己根本不曾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两年多前,当他在夏至附近展现出了无敌境的实力并且离开帝兵山后,他的生活一直都极为忙碌。
名义上是代替北海王氏坐镇雪国,可所有北海高层都已经知道他和帝兵山已经分道扬镳。
王逍遥很忙。
忙着整理自己的军团,忙着修习自己的武道,忙着跟王青雷合作隐藏在暗中给帝兵山制造种种障碍,忙着跟王圣宵抢夺北海王氏的权力,忙着培养心腹,忙着跟联合势力的人接触。
每一天他都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而然的忽略掉了一些事情。
就像是望月弦歌所说的一样。
黑暗世界对于王逍遥的评价并不好。
确切地说,是极其的糟糕。
王天纵在北海王氏的敌人心里同样没有什么好名声,可无论再怎么谈论,有一点不可否认,王天纵的全盛时期确实是真正的强者,也有身为强者的风范与觉悟,是枭雄,是霸者,无论是什么,人们提起王天纵,总不会心怀鄙夷,而是带着敬畏。
王天纵对敌人确实狠毒。
可对于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向来极好。
数百年的传承,北海王氏历代族长从未亏待过自己的任何一位盟友。
包括曾经的李氏。
而王逍遥…
王逍遥现在没有朋友。
他的身边,除了盟友,就是手下,然后就是敌人,一个个都是极为纯粹的圈子。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确实也是因为王天纵。
对于这位亲生弟弟,从小到大,身为大哥的王天纵可以说是真正的无微不至,处处照顾,予取予求,整个黑暗世界都知道王天纵对于王逍遥到底有多好,也知道王天纵曾经为王逍遥挡下了多少的刀光剑影与狂风暴雨。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黑暗世界中兄弟情谊的典范。
即便是在最顶尖的豪门,也不是每一对兄弟都会手足相残。
可这样的情况下,在王天纵倒下的第一时间,王逍遥背叛了剑皇,背叛了北海王氏。
他压抑了不知道多久的狼子野心彻底的暴露出来,面目狰狞,让人鄙夷的同时也让人觉得恶心。
成王败寇?
如果王逍遥成功,或许很多年后,健忘的黑暗世界也会认为王逍遥是一个强者。
可现在的他,确实有些让人看不起。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北海。”
王逍遥低声笑了起来:“无论你们信不信,这都是我的心里话,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脚下的土地,他倒下去之后,只有我才能让北海变得越来越好,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认可我?”
望月弦歌没有说话。
对方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的不耻和鄙夷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看到你,突然就想到了很多事情。”
王逍遥的眼神逐渐变换,变得有些痛苦,有些复杂。
风雪之中,他自嘲的笑了起来:“九年前第一次见到小白的时候,是在华亭市府召开的慈善晚宴上,她当时表面上表示出来的资产只有先秦国际,所以主办方给她安排的位置并不是十分突出,可是她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冷冷的…却自然而然的成了全场的焦点。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女孩,不是特别或者特殊…真的是一种惊为天人的惊艳,她就在那,在我眼前,占据一切。”
他脸上的自嘲愈发明显:“用网上的话来说,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甚至连我们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那个时候啊…”
王逍遥有些感慨的笑了笑,不远处帝兵山战斗的声音不断传了过来,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望月弦歌一动不动。
她一直在找机会。
可现在的王逍遥却没有露出任何一丝破绽。
“那天晚上,在我身边的是…嗯…张宵华,华亭的监察部长…他带着我走到小白面前,呵,我差点忘了,那个时候你也在的。”
他看着望月弦歌:“你还记不记得,张宵华跟小白说了什么?”
望月弦歌也恍惚了一瞬。
似乎是提起了她心中真正的老板,这一瞬间她出现了一个足以致命的破绽。
但王逍遥却没有出手。
他站在原地,等着答案。
望月弦歌走神的瞬间内心猛地一惊,身体下意识的绷紧。
“你不记得了?”
王逍遥问道。
望月弦歌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王逍遥笑了起来:“他啊,张宵华,他介绍我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话,秦总,这位是北海王氏族长王天纵的弟弟,北海的逍遥王,年轻有为,你们认识一下。”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逍遥突然有些疯狂的笑了起来,他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开始变得有些癫狂:“北海王氏族长王天纵的弟弟,北海的逍遥王,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你说多么可笑?就这么一句介绍,去他妈的年轻有为,直到一个多月后我刻意出现在另一次宴会上找到小白的时候,我自己做了自我介绍,她才知道我叫王逍遥。”
“王天纵的弟弟,北海逍遥王…我有名字!我有名字啊!我叫王逍遥。”
“我叫王逍遥,这个名字重要吗?燃火,望月弦歌,黑暗女王,你说,你告诉我,这个名字,重要吗?重!要!吗?”
望月弦歌沉默不语。
数年前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
她记起了那个夜晚。
记起了张宵华带着王逍遥走到她和秦微白面前的那场宴会。
她当时静静的看着张宵华说着王逍遥的身份。
看着清冷矜持的老板只是点了点头,轻声笑着说了一句:“您的哥哥雄才大略文武双全,剑皇的大名如雷贯耳,我很敬重他。”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望月弦歌就无比确定,自己的老板根本就没有将这位北海王氏的逍遥王放在心上。
所以一个月之后的那次宴会上,当王逍遥独自一人走到他面前,自我介绍着说他叫王逍遥的时候,秦微白似乎忘记了之前那场没有引起波澜的见面,所以她再一次说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您的各个雄才大略文武双全,剑皇大名如雷贯耳,我很敬重他。”
王逍遥很重要,北海的逍遥王很重要,那么王逍遥这个名字,到底重不重要?
不同的人心里有不同的答案。
只是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这个答案对于王逍遥来说早已变得清晰,根深蒂固。
他有名字。
他叫王逍遥。
对他来说,这是胜过一切的重要。
“我一样可以为北海做一些什么。”
王圣宵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眯着眼睛笑道:“很多人都会在暗地里议论我,如果没有我哥,我又算什么东西。”
“我自己也经常问自己,如果没有王天纵,我算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答案。”
他的语气很认真,与其说是在跟望月弦歌说话,倒不如说他是在自我催眠:“但是我想试试。”
“小家伙太嫩了,老家伙也不中用了。”
王逍遥笑眯眯的开口道:“只有我,才能让北海变得更好。”
“在所有人眼里,你都是在毁灭北海。”
望月弦歌难得的回应了一句。
“北海不会被毁灭,此时此刻,现在它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涅槃。”
他看着帝兵山上的火光,轻声道:“浴火重生啊,我要为北海做点什么,必须做点什么。”
他看着望月弦歌:“你我一起,如何?”
“你还不配。”
望月弦歌的回答毫不犹豫,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古怪,故意的讽刺道:“如果是你哥,还差不多。逍遥王,不行。”
王逍遥陡然间沉默下来。
风雪零落。
清晨五点四十分,依旧是夜。
深沉的夜色陡然间变得无比压抑。
“过了今天,就不是逍遥王了,全世界都会知道,我叫王逍遥。”
王逍遥淡淡道。
强盛的气息开始涌动。
他的语气逐渐变得冰冷。
“过了今天,你能活下去再说吧。”
望月弦歌针锋相对。
“人之一生,总要做成一件事情的。”
王逍遥面无表情:“我有最爱的女人,说起来不怕你笑话,她确实是可以熄灭我所有野心,所有的憧憬,让我心甘情愿去做一个懦夫的女人,如果我可以跟她在一起,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甚至愿意为了她去你们轮回宫,我曾经把可以跟她在一起当成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她成了李天澜的女人,我失败了。”
“可总要做一些什么的,我没有得到我最爱的女人,可养育我的帝兵山,别人拿不走。”
他遥遥的看着李天澜的方向,眼神中锋芒如刀:“当我踏上那片山顶,也许我失去的,我还有机会在拥有…”
“嗡!”
王逍遥转头的瞬间,一直准备多时想要抓住他一个破绽的望月弦歌没有任何犹豫骤然出手。
在她身边涌动的剑气刹那收敛凝聚。
风雪狂乱四散。
汹涌的剑气直接凝聚成了一道细微但却无比璀璨的光线。
望月弦歌身影闪烁的瞬间,凝聚到了极致的剑气已经随同剑锋刺到了王逍遥面前。
夜空之下气温骤降。
天地间的风雪在剑锋闪耀的同时完全变成了一片巨大的漩涡。
漩涡扩散出去,面积越来越大,方圆数百米的雪花在剑气的搅动中被彻底吸引过来。
剑二十四·剑五·飞雪。
大雪如幕,天地苍茫。
纯粹的白迅速扭曲旋转,剑锋朝着前方递进,直接将王逍遥的身影笼罩进去。
刺骨冰寒。
旋转的大雪漩涡以王逍遥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开始收缩。
望月弦歌站在雪幕之外。
王逍遥完全被大雪笼罩。
蝉鸣不断的震动着,望月弦歌轻飘飘的身影仿佛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没有丝毫重量的幽影,幽影绕着不断收缩的雪幕转动,如光似电。
蝉鸣的剑锋带着凌厉至极的剑气一次又一次刺入雪幕。
这画面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淡淡的影子手持剑锋在围绕着一道大雪龙卷不断做着前刺的动作。
叮叮当当。
刀剑碰撞的声音无比密集的响了起来,如同狂风暴雨。
望月弦歌的眼神一片死寂,整个人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凝聚起来,在她面前,雪花凝聚的龙卷将王逍遥完全笼罩,屏蔽了对方视野的同时,越来越狂暴的剑气从雪幕龙卷之外穿透进去,然后又穿透出来,剑气汹涌如潮,整片天地似乎都在剧烈动荡。
从高空到地面。
飞雪从天而降,地面之上,无数破碎的树木与落叶同时飞扬。
这一瞬间,望月弦歌剑气笼罩范围之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成了她手中的剑。
每一片雪花,每一片落叶,每一缕寒风,天上地下,全是锋芒。
刀剑碰撞的声音愈发密集。
雪幕龙卷的范围还在收缩。
这也意味着被龙卷笼罩着的王逍遥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
龙卷中每一粒雪花都在绽放着剑气,试图将王逍遥的身体完全撕裂,蝉鸣一次又一次的刺了进来,每一剑对准的全部都是王逍遥的要害。
雪幕龙卷的范围收缩的速度越来越快。
望月弦歌出剑的速度却开始相对变慢,但却变得越来越沉重。
龙卷之中,活动范围一直在缩小的王逍遥始终沉默无声,但出刀的力道却在同样的加重。
无数的落叶,枯枝,石块,甚至尘土在地表升腾起来,速度不断的加快,声势也变得越来越尖锐。
蝉鸣闪耀的剑锋再一次刺入风雪。
带着狂暴力量的刀锋几乎是同一时间劈砍在了蝉鸣的剑锋上。
望月弦歌的身影微微一顿,刹那之间,那道由漫天剑气凝聚成一直依附在刀锋上的光线直接在范围快要缩小到极限的雪幕龙卷中炸开。
强烈的光芒直接遮住了风雪。
天地之间,数百米的范围内,所有可以操控的东西全部都在疯狂加速,刺向了王逍遥的位置。
天地如剑!
望月弦歌的脸色略微苍白了一瞬,整个人的气息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波动。
下一秒钟,她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了。
依旧凝聚的雪幕龙卷毫无征兆的开始膨胀。
巨大的龙卷凝滞了一瞬,漫天的风雪不可思议的开始逆向旋转,飞扬的风雪逆空而上,地表上向上穿刺的树叶枯枝加速坠落。
望月弦歌原本刺入了龙卷内部的无数剑气开始向外部扩散。
所有的一切似乎在一瞬间彻底反了过来。
望月弦歌营造的一切都开始逆向运动。
轰!
轰隆隆的巨大声响中,原本不断凝聚缩小的雪幕龙卷在一瞬间以一种比刚才快了无数倍的速度陡然逆向扩散出去,将望月弦歌的身影也笼罩在里面。
乱舞的风雪中传出了王逍遥的声音。
“你是不是忘记了北海最强的武道是什么?”
北海最强的自然是剑道。
而北海的剑道中,最强的,是那一式六道轮回剑!
“这是属于我的轮回。”
近乎喃喃自语的声音中,王逍遥的气息开始无止境的攀升。
他的身影在漫天飞旋的雪花中前行。
无数的雪花依旧在飞射着剑气,但却被无数的刀光引导着,飞射到了跟王逍遥完全相反的方向。
“你拒绝了我的合作邀请。”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但却无比的阴冷癫狂。
“那就…”
名为千古的名刀巨大的刀锋扬了起来。
刀柄被王逍遥握在手中。
是那只之前一直在展示着诚意的手掌。
左手。
左手刀!
左手握着刀锋,王逍遥整个人的气息已经张狂到了极致,那是一种根本无法形容的浑厚与霸道,毁天灭地,不可抗拒。
他的身体开始加速。
他的气息不停的上扬,几乎是刹那之间,就轻而易举的越过了那个门槛。
那个让无数无敌境一辈子梦寐以求但却求不得的门槛。
巅峰无敌境!!!
不是接近,不是无限接近,不是几乎。
而是真正的,完全的,正处在巅峰状态的,如今这个时代中,黑暗世界唯一的巅峰无敌境,王逍遥!
!!!
燃火的瞳孔陡然收缩了一瞬。
意外吗?震惊吗?或许都有,但这一切却又显得并非不可接受。
巅峰无敌境王逍遥。
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入的无敌境,也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稳住了自身的境界,更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正式进入了巅峰无敌境。
他展现给世人的,永远都是表面上的东西。
可帝兵山前,为了北海,为了他的族长地位,面对强敌的时候,王逍遥再无保留。
轮回宫的最强天王,黑暗女王,无论是什么,他都要在最快的时间里以最碾压的姿态彻底撕碎对方,然后杀上帝兵山!
他给过她机会。
但很遗憾。
不退则死。
属于巅峰无敌境的气息伴随着刀光在刹那之间冲上了天空,彻底压制住了燃火身边的剑意与剑气。
王逍遥抬起了手中的千古。
他的气质突然变得无比安静,但却有绝对疯狂。
近乎失控般的力量在刀光中不停的冲撞,天地似乎都在剧烈的震动着。
歇斯底里的疯狂杀意彻底的锁定了望月弦歌。
王逍遥声音冷漠:“这一刀,名为天涯。”
王逍遥的刀。
巅峰无敌境的刀。
明亮汹涌的刀光在夜色中蓦然绽放,一往无前,霸烈而决绝。
刀。
本就是有进无退的霸者之兵。
那片如同狂潮巨浪的刀光彻底劈碎了夜空,斩碎天地,无尽的光芒中,王逍遥的身影显得自负而孤傲。
他甚至没有去看燃火。
他的目光落在了帝兵山的方向。
跨越那座山,整个世界都将正式看到他。
不是剑皇王天纵的弟弟,不是北海的逍遥王。
全世界都会看到北海王氏的新任族长。
巅峰无敌境的刀光与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