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le1精彩絕倫的小說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ptt-第四百一十三章 該起飛了-s1pr1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一起行动会拖延速度和效率,那么就只能选择分开行动了。
但是该怎么分队呢?
“我可以去第五个提示的位置。”严潮声主动说道。
无法保证在日落之前成为队伍的领导者,现在还不得不分头行动,那就主动离开队伍,这是严潮声的想法,因此他主动请缨。
众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在简单的讨论之后,最后,严潮声和凉风组成了一队,去第五个提示的位置寻找碎片。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安排,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严潮声不是隐藏的危险之物,那么就需要让一个和他实力差不多的人“监视”他了,因此只能在凉风和马友文之间选择,最后凉风被选出来和严潮声组队,但是要将所有的碎片留下。
因为之前史远生的事情,第五文琦、章宗兴和张星宇好像更信任马友文一些。
而且马上就要到日落的时间了,他们也不能再浪费时间,只能选择一个大部分人可以接受的结果。
要是因为这个选择而出了什么问题,那就大家一起吃苦果。
凉风跟着严潮声离开了,而马友文则是带着闫曼、第五文琦、章宗兴和张星宇寻找第四枚碎片。
如果还有第六个提示,那么众人就要在第六个提示的位置集合,而如果没有第六个提示,那么众人去钟楼集合,集齐所有的碎片,然后离开这里。
……
第四个提示出现在一座好似是被废弃教堂一般的建筑中,剩下的五人打算分为两组探索教堂。
“殷久妹妹,我们一起吧,这里这么大,我挺害怕的。”第五文琦凑到了闫曼的身边。
闫曼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嘿嘿,第五文琦小姐,我也可以保护你的。”章宗兴再次凑向了第五文琦。
第五文琦笑着回答道:“那就要看殷久妹妹愿不愿意了。”
章宗兴眼巴巴的看向了闫曼。
闫曼却白了章宗兴一眼,“我觉得带着你才危险,张星宇,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这边实力差一些,如果出事了人多一些说不定还能有些用。”
“额……”张星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闫曼点名,不过他却先看了一眼马友文。
这里谁最强他还是知道的。
马友文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可以。”
实力不够,人数来凑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果出事了就喊出来,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的。”
在马友文看来,如果真出事了,闫曼解决不了,那他们三个人一起行动,至少应该能有一个人喊出声,提醒他出事了。
到时候他自然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但是能不能救下三人,就不知道了。
炮灰也会有炮灰的用途。
更何况,死掉的史远生有一件事没说错,这三个普通人确实都值得怀疑,也必须将他们分开,自己能少带一个就少带一个。
就这样,马友文带着章宗兴,而闫曼则是带着第五文琦和张星宇,他们从两个方向在教堂中寻找起来。
……
很快,闫曼、第五文琦和张星宇就带着一枚碎片到了教堂的正门,马友文和章宗兴也在这个时候返回。
“找到碎片了吗?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章宗兴有些开心的说道,想要往第五文琦几人的身边凑。
然而章宗兴刚来到三人的身边,闫曼就一脚踢在了章宗兴的胯下。
命根子突然受到重击,章宗兴发出一声惨叫,捂着下半身就跪在了地上。
闫曼的遗具抵在了章宗兴的脖子上,让章宗兴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不过此时他的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也让人弄不清楚他到底是疼出了冷汗,还是被吓出了冷汗。
马友文第一时间握住了自己的斧头。
“殷久,你要做什么?”马友文沉声问道。
然而闫曼并没有回答的他,回答他的是第五文琦。
“不是她要做什么,而是我要做什么。”
看到第五文琦站了出来,马友文的神色变得更加阴沉。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一直以来,第五文琦看起来好像就像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女人,不过众人也都能猜出来她可能不简单,只是一直没有抓住她的尾巴,她也没有对任何人表现出明显的敌意,而如果强行给她泼脏水的话,反而会弄的自己一身污。
所以之前除了史远生之外,也没有人对她发难,只是对她保持警惕,比如让闫曼盯着她。
但是马友文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发难。
严潮声和凉风刚走,她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吗?
其实最让马友文意外的是站在第五文琦身边的闫曼和张星宇。
“殷久,张星宇,你们为什么会选择第五文琦?”马友文有些想不通,难道第五文琦更能给他们安全感吗?
还是说真的会有“ru巨(聚)人心”的情况?
“他们没有选择,而是我替他们做出了选择。”第五文琦笑着说道。
马友文想到了什么,急忙打量起了闫曼和张星宇,发现两人此时的表情好像有些僵硬。
“你控制了他们?”
“没错。”第五文琦笑道,“而且你很快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马友文瞪大了双眼,他万万没想到第五文琦的能力竟然是这样。
第五文琦此时笑的很开心。
她并非是擅长战斗的人,不过她的能力,让她就算是不擅长战斗,也能解决大部分事情。
因为她可以控制那些擅长战斗的人。
其实第五文琦一开始并没有太多想法,她只是想要以“普通人”的身份来行动,因为她的能力暴露的话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警惕。
不过,事情总是超出了她的预料,她和闫曼独处的时候,让她有了控制闫曼的机会。
在第三个提示的灌木丛外,闫曼虽然单独留下来“监视”她,但是第五文琦却趁着那个时候,趁闫曼不备,控制了闫曼。
一个中等遗具使,还防不住她的能力。
而在刚刚探索教堂的时候,她又趁机控制了张星宇。
加上凉风和严潮声的离开,现在是三对二了,这简直就是将她推到了风口,就算是一只猪也该起飞了。
她也不打算装了,她摊牌了。
不过这个时候想要谈判的也不仅仅只有第五文琦一个。
跪在地上的章宗兴目露凶光,鬼气从他的嘴角逸散而出。
之前的伪装也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装普通的人类还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如果她能活着离开这里,被她控制的人也会跟着离开,只是,就算是离开了这里,他们依旧要被她所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