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mf9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戰國大召喚討論-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木華黎分享-ka2fa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中山
原来的中山,现在的宋地,中山燕地不分家,自从刘裕入主了中山的的地盘,为了吸引人口,恢复中山往日的实力,刘裕清理了这里大量的山匪得甲士五万,原本韩毅攻占下中山,也想直接将其吞并,但当时各个国家盯着,韩毅已经吞并了鲁国,为了避免吃相太难了,引得各国不满,所以这才没有占领,反倒是让刘裕摘了桃子。
刘裕来到中山,杀了大量的贵族,解放了大量的奴隶,随后积极的开发耕地,内有谢晦和三杨,这才勉勉强强的稳定了国内的情况,带甲二十万,百姓七十六万,这样的军民比例,无疑加重了国内的负担,但刘裕也是没有办法,大国之争燕国虎视眈眈,他终不能放任不管,只能等燕宋两国的关系缓和,在进行裁军。
天空渐渐的黑了起来,冰雪渐渐消融,大地露出一丝丝的草绿色,燕国人心惶惶,而中山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这次承受灾难的主力都是赵国和燕国,而中山没有受到太大的威胁,起码一城未失。
而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注定这一夜不会太过的太平。
“轰隆………轰隆………!”乌云和黑夜混在一起,春天的第一场春雨落在了地上,滴露在草地上,迸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雨水自天空而下!令得整个地面都湿透,白天无比热闹繁华的街道,在这一刻湿润了下来,百姓躲在屋里,躲避着风雨,原本应该在街道上巡游的士兵,又开始躲了起来,没有人愿意淋雨,再说燕地大战,主力全部在燕国,城墙上还有人四处把守,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安安稳稳的睡一觉,又是美好的一天。
灰暗中!一员中年将领!身穿黑色绒毛重甲!背后披着白色的披风!头带着灰鼠皮帽,身长七尺!腰配宝石绣上去的弯刀!雨水顺着他刚毅的面颊划落,茂密的胡子在他下巴上林立,一双眼睛如同草原上饥渴许久的饿狼,而在他侧面的脸颊上,有三道爪印,这是他在和狼王厮杀道时候,留下的印记,黑色刚毅的脸颊在雨水的击打下更加清晰,只见他用右手从腰间拿出酒皮囊,左手拿着大刀,用牙咬开了酒囊,猛然大口喝了下去,一口烈酒下肚,只感觉腹部火辣辣的,羊奶酒的奶鲜,带有整整的咸味,但这如喉的灼烧感,让冰冷的身体暖和了不少。
“木华黎!到底进不进攻了,将士们还在淋雨呢?”只见一个中年男子骑着战马走了,面色有些凝重和焦急,虎目盯着木华黎,面色难看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埋伏了三天了,不许生火,只能吃生肉,你想要拖垮我们吗?”
他叫卫律,乃是努尔哈赤派来给监察木华黎的,成吉思汗说了,七天后将会有粮食,而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又如何不着急。
木华黎豪饮的动作停了下来,将手中的奶酒扔给一旁的副将,笑眯眯的看向卫律,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卫律面带疑惑之色,但也不惧怕他木华黎,当即催马而走,神色淡然,他也是胸有成竹,大家都是一队的,量他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一想到这,卫律胆子就大很多,催马而上,来到木华黎身旁道:“干什么!“
木华黎抚摸着自己的胡子,眼中的笑意是怎么也止不住的,拍了拍卫律的肩膀,微微一笑道:“为什么!唉!你看看前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前面哪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啊!”卫律不由自主的眉头一锁,向前看去,忍耐许久的木华黎按着怀中的弯刀!刚毅的脸颊说不出来的冷酷!猛然挥刀而出,大刀化为一道残影,直砍向卫律身的后的脖子,只听“咔嚓”一刻大好人头便是落下,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
“你现在杀了他!怕是会有大麻烦!后面的盟军不会听你的了”只见一位尖嘴猴腮,面色显黑,手里拿着一柄大斧!留着八字胡的中年将领,虎背熊腰,身长七尺,面色严峻,看着木华黎的动作,不觉得惊奇,只是眼中有些担忧道。
卫律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是身陨,而木华黎却是不以为然,将手中的弯刀夹在手里的膝关节出,猛然一擦,将鲜血给擦掉,动作一气呵成,随后将兵器收鞘,神色淡然道:“一个烦人的苍蝇,东胡哪里不会计较的!”
“希望是这样!要不然我们有大麻烦!”大汉也不在看这具尸体了,在他看来,一个四人无所谓。
“噗阿塔………轰………轰………轰………轰!”
天空的雨水越来越大!而身旁的战马在这一刻都显得躁动不安!每一击惊雷,都令得桀骜不驯的。
木华黎冷笑了一番,耳垂上还有一个发黄的獠牙,看着四周躁动不安的战马,随即一笑道:“行动吧!让狼去狩猎自己的猎物吧!粘得力!”
“知道了!”只听得一声低沉的声音,粘得力手拿着自己的紫进锤,看着巍峨高耸的城池,催马而上。
“准备”只听得一声大喝,粘得力带兵在城外八百米出集合,而木华黎却是眯着眼睛,看向身后一字排开的三百人道:“杀上城墙,打开大门!”
“是!”三百人骑着战马,齐刷刷的来到城墙下,手中的回勾齐刷刷的向上城墙上扔了过去。
牢牢的勾住墙角,只见士兵左右合力,猛然踩墙而上,速度不依,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经常攀爬山峰。
“扑腾!“当第一个进入城墙的草原士兵,当即拔出怀中的弯刀,开始大杀四方。
粘得力见了,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虎目盯着前方,大喝道:“冲锋!“
“杀!”
“轰!“伴随着一声惊雷,数万士兵催马而上,他们划生为饿狼,为的不过是填饱自己的肚子,而眼前的敌人必须要粉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