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kes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極夜玩家 txt-021 離開·姚葵·終場相伴-zv1d9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一颗大好头颅飞向半空,然后直直坠落在地。
杀死一名军部少将可是重罪,但白冬雪的信条一向是没人看见,那就不是我做的。
他看向趴在地上竭力支撑着身体却难以维持平衡的鸣绪,有点不知所措,内心更是被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充斥。
这是一个连他都无比畏惧的对手。
极夜墓园一战,他除了感受到李想那不弱于自己的强大外,更深刻认识到了一旁观战的鸣绪有多么可怕。
她掌握着无数灾厄的力量,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灾厄的集合体,难以想象她的暗杀刺青究竟得多诡异,才能提供这么惊人的力量。
同时,也让鸣绪随时处在崩溃的边缘,只是她的强大总是让人忍不住就忽略了力量之下付出的代价而已。
能将她逼迫到这种程度,军部和世家联盟动用的手段数不胜数,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玩家死于她之手。
这一波杀戮过后,纪斩血也将痛失左臂右膀,在军部中的影响力一落千丈。
可这些东西,他还会在乎吗?
想起前段时间李想对他说的话。
“但愿出卖你们的不只是他一个。”
现在从最终的结果看,白冬雪应该问问,没有出卖他们的还有几个人?
这些家伙全部无脑听从着两名9级的命令,封锁了去往灾厄长城的道路,害得他不得不战死在那儿,而现在,又将屠刀对准了鸣绪。
白冬雪从小因为憧憬着白王所以对9级玩家都有特殊的好感,也一直以成为9级,做人类阵营守护者,争取下一任白王之位为自己的最终目标。
可事实是残酷的。
他的修炼速度已经够快了,实力也足够强大,可依旧在这些事情面前只能像个傻子般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很多事情发生,却没有一点儿办法。
在星辰修炼室内,他只能看着白弥茶对三叔怒吼,自己除了安抚她们外没有其他办法,作为清扫队的队长,当接到上级捕杀鸣绪的任务时,白冬雪才知道,这个世界,这个七大陆,这个人类阵营已经无药可救了!
正如三叔说的那样,即便是处于最高位置的9级玩家,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不可能为全人类考虑,目光下最多就是自己的家族。
三叔不涉及这次的任何事件,从灾厄长城那一战到现在追杀鸣绪,白家始终保持缄默,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秉持着他的中庸之道,在白冬雪眼里,比那些无药可救的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
“难道家族就一定大于个人吗?李想也有白家的血脉,他为人类阵营作出的贡献不比许多玩家少,甚至犹有过之!他完全可以放弃这边,放弃继承灯塔、继承极夜,去走更快速,更简单的道路,但他没有。”
那他们,就是这样回报这个男人的。
白冬雪深深叹气,只觉得一股悲哀的感情油然而生,忽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在白弥茶、白灵和白心瞳三人眼中,李想永远都比自己强上一筹。
一开始,他以为那是因为她们三人对李想的莫名情愫,关系亲密,自然有倾向,但是随着他和李想越来越多的接触,抛开实力不说,李想的人格魅力比自己强,视野更是开阔。
他还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己的修为,自己的道路时,李想的眼睛却是时刻看着人类未来的脚步,并为之付出了努力。
白冬雪将鸣绪慢慢抱起,她的身体很轻巧,抱在手里几乎没什么重量。
“抱着你,李想那家伙不会吃醋吧。”白冬雪轻笑了一声,他尽量避免和鸣绪有过多的肢体接触,虽然这女孩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还是得保持自己应有的绅士风度。
“不、不……”鸣绪声音微弱的回应着,肚子上那个大洞愈合的很慢,还有身上其他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口,遍体鳞伤,看得人心疼,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抱着她时,白冬雪甚至明确感觉到她还断了不少骨头。
原本以她超速再生的能力,再重的伤势,只要不致命,就能快速愈合。
这份恢复力和灾厄不相上下,自从她得到至高母神的眷顾后,更是增强到了极致。
如果不是太长时间的过度消耗,以及一些特殊的攻击手段,鸣绪不会这么惨。
“最高级别的破魔弹,驱逐死灵的魔法,对灾厄杀伤力极强的咒术……这些家伙看来完全把你当作一只灾厄来处理了。”白冬雪大致扫了一眼,就看明白了很多,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在对付灾厄时怎么没看到他们这么英勇?这么多底牌原来是专门对付自己人的啊。”
“东西……盒子。”鸣绪有些神智不清,她很想睡觉,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自己,睡着了也许就永远醒不来了。
“放心,一直在,你忍住,别睡,熬过这个节点,你就能缓慢开始恢复。”白冬雪从怀里取出一管超强兴奋剂注入她的手臂中,随着红色粘稠液体进入血管,鸣绪的精神终于稍微好了点。
那一枪,几乎耗尽了她的一切。
一枪击溃四名少将,一名中将,一名上将。
白冬雪来晚了一步,因为没能见到这精绝的一枪而感到遗憾。
这对小夫妻,都是枪械使用上的怪物啊。
他感慨着,继续用无聊的笑话来让鸣绪保持苏醒。
空域几乎已经被军部占领,贸然用浮空艇很可能会暴露,而且她和六名将军的遭遇战很快就会传遍七大陆,一旦有更厉害的玩家介入,白冬雪也不敢保证能保护住鸣绪。
他加快速度,穿过这个小镇,下一个据点里有他的人。
清扫队现在被他正式分成两个部分,外部大多是各个势力安插进来镀金和学习的年轻人,内部则全部是他调教了多年后无比信任的自己人。
在组建内部时,白冬雪才感受到做一个合格的领袖有多难。
一个十几人的小部队就弄得他有些焦头烂额,而李想这家伙,可是间接掌握着一个庞大的超级势力。
快步跑了一阵,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小镇,和记忆里的中转站一样。
白冬雪进入小镇,然后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颤栗,仿佛无法形容的恐惧悄悄占据了灵魂,能让他产生这么大且真实的畏惧感,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9级玩家。
那两人中的一个正往这里赶来。
想到可能遇到的最差情况,白冬雪皱眉,沉着脸继续往小镇里赶。
他安插在这里的玩家小队很快就出来接应了,每个人都披着黑色斗篷,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等待着白冬雪的命令。
白冬雪一咬牙,将怀里的鸣绪要递给他们。
“你们把她安全送到6878号城市,通过‘酒馆’的途径送往新极夜。”
“是。”几名黑斗篷点头。
魏琳琳是他为数不多信任的朋友之一,两人的渊源还要追溯到三年前,白冬雪代替宪兵部去大学特招这位魏家大小姐,不知怎么,他对这个年纪比自己小几岁,还带有一丝学生气息的女孩一见如故。
很来电。
不过两人的身份差距有点悬殊。
魏琳琳虽然是魏家继承者,但是魏家只是白家下属的一个超级势力,而他白冬雪是当下白家公认的第一任,未来白王,正妻恐怕至少也要鸣绪这个级别。
因此他只能偷偷将这份喜欢藏在心里。
过早表露心迹,只会让那个可爱的少女感到惊恐,也可能会给她的人生带来一些不好的变故。
得知她是由李想指引上机械一途后,白冬雪还感受到了她对李想的一丝好感。
那种好感是小女孩倾慕大哥哥的纯粹感情,有点初恋的味道,不过很淡很淡,也许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不是爱情。
这让白冬雪有点无奈,不过身为玩家,伴侣、爱情这些东西终究只是人生的一部分点缀,魏琳琳的天资有限,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玩家。
那他们之间就会有不可避免的寿命问题。
白冬雪叹了口气,忽然很羡慕李想和鸣绪,也慢慢能理解他们的感情。
能到了这个层次依旧将爱情看成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对他们而言,甚至没有之一。
就这一点,即便那些9级也无法理解吧。
怀里的鸣绪忽然伸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袖口,似乎不愿意离开。
白冬雪疑惑的看她,然后看见少女慢悠悠,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还温热,且满是鲜血的金属盒子。
这就是能救李想的东西吗?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鸣绪将金属盒子硬塞进他的手里。
“把……把这个交给他们,你也走。”
那股夹杂着死寂气息的寒意越来越近,再不走,就谁也走不掉了。
这一刻,白冬雪愕然发现自己又低估了她对李想的喜欢,那份炽烈,居然可以让她彻底舍弃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一个救活他的可能。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冬雪忍住惧意,声音有些颤抖,“你把东西给了我,然后独自面对他们,得不到这个东西的他们会对你做什么,你有想过吗?那是9级,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你死定了。”
“还可能死得很难看。”鸣绪补充了一句,她比谁都清楚。
“既然你有觉悟,那我……”白冬雪忽然觉得好无力,他很想说留下来,让鸣绪走,自己来抗即将到来的9级存在,可一提到9级,他的心头就有抑制不住的恐惧,这是根植在每一个玩家心底的恐惧感。
而且和鸣绪想的一样,她走了,那一起走的人恐怕都活不下来。
只是这个结局,他实在难以接受。
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9级拉下脸面亲手来争夺?
他捏紧怀里的金属盒子,重重点头,然后果断带着玩家小队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小队里一个人影晃动了下,来到了鸣绪身边。
她摘下斗篷,露出火辣性感的身材和长长的金发。
“冬雪大人,我愿意留下陪鸣绪大人。”
“嗯?”白冬雪打量了一下这个最近才刚成为自己心腹的1级玩家,这名少女的来历很平凡,崛起于微末之间,年纪不大却能通过玩家考核。
他试着挖掘过更深层次的信息,得知她来自极夜训练营后,就不多过问了。
“我的真名叫姚葵,是李想大人亲自培育的死士!”少女仰头毫不畏惧的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上司,她最早潜伏在枭的十大军团,是那十人组之一,也是最早大胆示爱李想的女孩。
多年过去,昔日的九位伙伴,包括她现在只剩下了三人,李想大人曾说过,为了新极夜的荣光,任何人都可能被牺牲,他们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过,也许在未来的历史长河里连一个小篇章都没,可她依旧无怨无悔。
得知李想的死讯后,多年卧底的姚葵差点崩溃,那是她第一次真情流露。
原以为什么事情都无法再打动自己,可……
李想大人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去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护着鸣绪大人,然后和她一起死在这里。
“你还年轻……算了,再见。”白冬雪深深看了她一眼,带着人飞速离开了。
姚葵扶起鸣绪,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偶像喜欢的女人,她有些兴奋,身体微微颤抖着,好完美,好漂亮的女孩啊,想到她为李想做的事情,姚葵羡慕又敬佩。
“鸣绪大人,我会挡在你身前,直到最后一刻!”
小镇一片死寂,恐怖的威压慢慢袭来。
天穹处出现了一个散落着金色血液的身影,恍如巍峨的巨山,刹那间便覆盖了整片天空。
姚葵很想努力抬头去直视吞天翼王,可眼睛刚看到他的身影,就仿佛被太阳灼烧了一般,瞬间流出两行血泪!
“无礼,我也是你能直视的存在吗?”
吞天翼王的气息猛地掠过。
那一瞬间,姚葵的生机就被剥夺干净了。
她就这么保持着抵挡在鸣绪之前的姿势,单膝跪地,修长的身材看上去很火爆,仿佛随时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但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生机,只留下一具空壳。
金色液体坠落在鸣绪脸颊上,灼烧出一个又一个血洞,不过很快就被蠕动的血肉复原。
她慢慢抬头,目光澄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