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hso優秀都市异能 漁人傳說 線上看-第六零七章 別想消停了分享-0gptt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每年来南极海捕蟹的时间有限,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捕获更多的帝王蟹,自然成了各国捕蟹船最为关心的事。同属一国的捕蟹船,私底下自然也会保持密切联系。
到了南极海,这些同属一国的捕蟹船,真碰到什么麻烦跟意外,也能互帮互助。这也意味着,有些原本需要保密的事,很有可能就无法做到真正保密了。
往常这些捕蟹船,每次捕捞到的帝王蟹数量都差不多。突然队伍里,有一艘捕蟹船人品大爆发。涉及到赚大钱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引起其它船主的兴趣呢?
当有人得知来自华国的渔人船队,每次只在南极海捕捞最多一周时间,却往往都能满载而归。除了捕捞大量的海鲜之外,其捕捞的帝王蟹数量,同样令人眼馋。
不是没人想过打渔人船队的主意,问题是看到三艘远洋捕捞船,外加三架随时能起飞的直升机,以及配备在船上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谁敢轻易招惹这样的船队呢?
只要消息灵通的船主都清楚,渔人船队的拥有者,除了是知名的亿万富豪之外,还拥有一座世界知名的牧场。在华国还有纽西莱,都享有极高的声誉。
得罪这样的人,会引来什么后果,这些贪婪的船主也需要掂量一下。可是当他们得知,渔人船队每次放完蟹笼,第二天必然转换位置时,有人就起了心思。
谁都清楚,一旦找到帝王蟹集中栖息的海域,那么能捕捞的帝王蟹数量必然不少。最令这些捕蟹船羡慕嫉妒的是,庄海洋只捕捞一级以上的帝王蟹。
这就意味着,其它一级以下的帝王蟹,即便捕捞到也会扔回海里。得知这个情况,只要符合捕捞标准就不会放过的捕蟹船主们,自然也是觉得庄海洋太奢侈了。
当他们得知能跟在渔人船队身后捡漏,也能捕捞到数量不菲的帝王蟹时,渔人船队瞬间成为这些捕蟹船跟踪及定位的存在。船队一走,其它捕蟹船便迅速抢占位置。
渔人船队在的时候,这些捕蟹船也不打扰。船队走了,他们的船再过来,庄海洋又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说,这片海域属于他,帝王蟹都是他家养的吧?
得知这个消息的洪伟等人,也很是无语的道:“这帮家伙,还真是无耻啊!”
“跟钱相比,脸面值多少钱呢?放心,多折腾几次,他们就会明白,想跟在我们身后赚外快,也没那么容易。我们要做的,无非就是多准备一些饵料罢了。”
捕捞结束投放饵料的做法,很快取得想要的结果,庄海洋自然显得很高兴。虽然凭白浪费了不少饵料,但对庄海洋而言,有拖网的捕捞船,新鲜饵料从来都不缺。
只需投入一点定海珠水,将这些饵料进行发酵腌制入味,其实也花费不了多少成本。船队每次捕捞结束,对这附近的帝王蟹族群来说,本身也是一种洗劫。
如果让其它捕蟹船跟着凑热闹,栖息在附近的帝王蟹族群,只怕会受到重创。甚至于,时间一长的话,这片区域再也看不到帝王蟹栖息的身影。
现在庄海洋结束捕捞,又以饵料的方式,反哺喂养剩余的帝王蟹,等下次过来时,相信能捕捞到的帝王蟹应该会更多。反观那些捕蟹船,也要做好走空的心理准备。
每次下笼跟起吊,至少需要耗费半天的时间。对这些捕蟹船而言,那怕携带的生活物资不少。可在海上多待一天,也需消耗相应的物资跟薪水。
捕捞不到足够回本的帝王蟹,那就意味着他们需要赔本。赔本的买卖,谁愿意做呢?
望着那些气极败坏的捕蟹船主,潜在海中的庄海洋却笑着道:“不死心,那就继续耗吧!我也很想看看,究竟谁能耗的过谁。反正我的饵料,还是从来都不缺的!”
离开时,庄海洋照例扔下供帝王蟹食用的密制饵料。吃惯了山珍海味,这些帝王蟹又怎么看的上那些臭鱼烂虾呢?一个个空笼被吊上船,老外船员心情可想而知有多坏。
反观尾随跟踪渔人船队的捕蟹船,看着被吊起的蟹笼,明显都被大量帝王蟹给挤爆时。这些捕蟹船上的船员,也会眼红的道:“该死的!他们到底用的什么饵料?”
“不知道!要是能拿到他们的饵料,或许我们就能破解,他们的秘密吧!”
为了赚钱,最终还是有一些外籍捕蟹船,选择了铤而走险。可他们并不清楚,对于他们的一举一动,看似没理会的庄海洋,实则都清楚的看在眼中。
望着这些捕蟹船,特意选在有雨的夜晚,试图抢捞自己投入的蟹笼。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老洪,通知船队晚上做好准备,有人想抢咱们的蟹笼。”
“看来这些人,为了赚钱还真是不管不顾了!”
“嗯!记得全程录像,今晚就在下笼区休整。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彻底撕破脸!”
“明白!”
“老规矩,海面上的事你负责,海面下的事我负责。确保一个笼子,都不让他们捞走。”
虽然庄海洋知道,即便这些人把笼子偷偷打捞走,一样破解不出饵料的秘密。但对庄海洋而言,敢在公海之上打劫他的东西,那就有必要跟对方硬碰硬一次了。
随着安保队提前做好准备,其它船员反倒安心休息。已经来到海下的庄海洋,也在悄悄做着一些事。通过定海珠,直接唤来几头巨鲸。
等到海面风浪持续加大之时,几艘捕蟹船便悄悄摸了过来。看到高速驶来渔人船队的远洋捕捞船,这些捕蟹船主都无视警告的道:“快!速度快一点!别怕他们!”
或许觉得渔人船队,不也把他们怎么着。这些捕蟹船也没想把冲突搞大,只要偷走一个蟹笼,他们便会退去。偷到蟹笼,再想着破解庄海洋投放的饵料。
面对多艘捕蟹船联手盗捞蟹笼的做法,洪伟等人自然也很气愤。数次警告无效,洪伟也很直接的道:“鸣枪警告!如无效,狙击手,准备动手,打掉它们的探照灯!”
“明白!”
枪声响起的瞬间,被靠近的三艘捕蟹船,其中一艘就缩了。原本想捞一个蟹笼就跑,最终还是选择鸣笛退让。而其余两艘,则显得有持无恐般,无视渔人号的警告。
鉴于这种情况,洪伟也很直接的道:“狙击手,行动!”
啪啪两声枪响过后,捕蟹船悬挂的探照灯随即被打灭。正在捕捞蟹笼的老外船员,也很惊恐的道:“船长,怎么办?还要继续吗?”
“继续!该死的,我就不相信,他们真的敢开枪杀人!”
事实上,这些船长猜测的很正确,安保队确实不敢随意枪杀他国船员。那怕渔人号有理由实施自卫,可真发生人命官司的话,后果还是极其严重的。
待在海底的庄海洋,看到这一幕也很直接的道:“人至贱则无敌吗?那就让你们尝尝,什么叫惊恐跟害怕的滋味吧!”
当外籍捕蟹船,成功盗捞到一个放置的蟹笼,准备将其吊装上船时。潜于海中的庄海洋,则把巨鲸给召呼过来,将准备好的拖绳,直接挂在鲸鱼的鱼鳍上。
随着巨鲸开始发力,原本正在往上起吊的蟹笼绳索,瞬间就绷紧。令捕蟹船惊恐的是,他们的起吊机,明明正在往上起吊,却发现起吊的钢索,正在不断往海里拉。
被瞬间绷紧的钢索,直接把索盘给拉的咯吱作响。望着开始冒烟的起吊设备,很多船员都惊恐的道:“哦!上帝,这究竟怎么回事?怎么起吊机在冒烟?”
没等他们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在海里开始发力的巨鲸,也开始发力向前方游去。那怕捕蟹船的吨位都不小,但对海下的巨鲸而言,借助海水浮力拖曳也是力大无穷。
望着捕蟹船被绷紧的绳索,开始往着偏离方向时,包括捕蟹船长在内的所有人,瞬间惊慌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底下,究竟有什么怪物?”
没人能告诉他们答案,看到被巨力拖曳的捕蟹船,很快有船员吼道:“快,砍断缆绳!”
当有人反应过来,迅速上前将绳索砍断后,这股来自海底的怪力拖曳也随之结束。面对如此诡异惊魂的一幕,原本想过来抢笼子的外籍捕蟹船,瞬间只想逃跑。
可对庄海洋而言,他觉得这个教训还不够深刻,随即指挥巨鲸开始向上冲击。当巨鲸与捕蟹船的船底发生撞击后,船上的外籍船员,瞬间感受到捕蟹船发生剧烈摇晃跟抖动。
终于意识到危险的这些外籍船员,有些立刻寻找放置在船上的救生衣,将其麻利的穿起来,还有人则被吓瘫般哭道:“妈妈,我不想死!海里有怪物啊!”
直到外籍捕蟹船,在这种惊恐失措的情绪下,仓皇逃离庄海洋放置的蟹笼区。如此惊魂一幕,也终于宣告结束。确认怪物不在袭击,所有人都觉得捡回一条命。
只是当他们冷静下来,这些外籍船主都不约而同的想道:“这些来自海底的怪物攻击,难道跟那支船队有关系吗?可是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呢?”
虽然这种猜测,有人令人难以置信。可先前发生的惊魂一幕,清楚告诉他们并非幻觉。一艘船如此,可以说是意外。多艘船如此,那就不可能是意外。
看着仓皇逃窜的外籍捕蟹船,渔人船队也没穷追不舍,相反还淡定待在下笼子的海域。这种做法,也在跟这些外籍捕蟹船证明,他们并未受到怪物袭击。
等到庄海洋返回捕捞船时,洪伟等人自然觉得高兴。只是等到冷静下来,洪伟略显担心的道:“发生这样的事,只怕咱们往后也别想消停了。”
“从他们硬抢咱们的蟹笼那刻起,其实我们已经别无选择,除非我们真的不再出海了。而且我觉得,只要在大海之上,只有我找别人麻烦的份,别人休想找我的麻烦。”
“如果他们派遣军舰实施干涉呢?”
“那就拿出证据来啊!想临检可以,问题是他们能查出什么来吗?无故临检的话,他们也要考虑一下影响吧?毕竟,这片海域可是公海,并不属于那个专属国。
况且,真把我惹毛了,谁敢保证前次发生在小鬼子捕鲸船上的事,不会发生在他们的军舰身上呢?身处大海之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不是吗?”
有了庄海洋这番保证,洪伟想了想也觉得有些道理。只是对庄海洋而言,凡事他都需要做最坏的打算。等到第二天捕捞完蟹笼,他便给牧场方面打去电话。
让安保队,将李子妃母子送回国内去。这样做用意也很简单,那怕事情闹大,他也不用担心有人拿她们母子做文章。其它人的话,好歹也有自保之力。
接到这个电话,李子妃虽然觉得有些意外,可听完庄海洋的担心,她还是很快道:“嗯!我知道了,等下我就让人定机票,今晚应该就能上飞机。”
“上了飞机,记得给我回个电话。放心,海上的事,我心里有数的!”
做为妻子,李子妃很清楚她跟儿子,或许是庄海洋最大的软肋。相比在国内,有国家力量保护的话,没人敢把她们怎么着。身处国外,则有可能处处受限。
那怕海洋牧场在纽西莱名声不菲,可真要有强势人物插手,庄海洋想保住这块牧场,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凡事要做最坏打算,早做准备终归没坏处。
让洪伟将冲突视频保存,以做将来的证据,庄海洋的船队也没立刻离开。真要立刻离开,反倒显得他们心虚了。而接下来,那些外籍捕蟹船,果然没有出现。
只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船队启航准备返回纽西莱时,三艘外籍军舰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意识到,那些外籍捕蟹船果然动用了国家力量。
看到军舰拦住航线,开始逼迫船队停航,庄海洋也很冷静的道:“停止前进,让它们过来。开启视频,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敢做什么!”
在他看来,除非放弃征服大海的念头。否则一味的低调只怕不行,只是一些手段,他要让别人知道是他做的,却又拿不出证据,这就意味着他需要一只用来杀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