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9i2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夏幕友人-第三百零二章 獵魔人的嘆息閲讀-uaaqj

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小說推薦巫師世界的大領主
“我不喜欢惹麻烦,可麻烦事总找上我。”——杰洛特
狩猎魔物是猎魔人的职责,但很多时候,猎魔人们也会在酒馆或者村子的公告栏里接一些其他的符合他们价值观的任务。
与叶奈法分开,准备前往南边调查某些事情的杰洛特,就在不久前从一位永恒之火牧师手里接过了一项焚烧乱葬岗尸体以防出现尸变的活。
“任务是个好任务,但发布任务的家伙实在倨傲的令人生厌。”得到辛特拉王室和贵族支持的杰洛特他们其实已经不用为了几枚金币而奔波了,只不过他认为这一项任务可以防止尸鬼等魔物的出现,勉强也在他的职责里。和大多数职业者比起来,猎魔人拥有真正的责任心。
需要处理的乱葬岗一共有两处。杰洛特很顺利的完成了第一处的焚烧任务,先将混合了圣水以及某种炼金油的液体散在尸体上,然后用伊格尼之印点燃,最后只要等待火堆燃烧殆尽,处理好还未燃尽的火苗就可以离开了。
在野外,所有的冒险者对于明火的使用都会相当注意,特别是在干燥的有着易燃物存在的地方。冒险者或许不在意一场荒野的大火,但随之而来的德鲁伊怒火,没有任何人愿意去体验。所以哪怕是施法者之间的较量,也会在这一点上相当注意。
“任务并不麻烦,就是味道实在难闻了些。”杰洛特的继续着任务,他很快来到了第二处乱葬岗。
然而就在猎魔士向堆积的尸体上洒上圣油的时候,他赫然发现了一位生还者。
虽说从生还者的装扮来看,对方极可能是黑市的成员,不是什么好人,但杰洛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救助,当然,猎魔人也不是毫无戒备,杰洛特在给对方治疗之前,扒光了对方的武器和装备。
在治疗药水和温暖篝火的作用下,生还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位头发稀疏的生还者先是极为紧张的戒备,然后在很快察觉自身后向杰洛特表达了最真诚的感谢。
“感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治疗药剂五枚克朗币。”杰洛特明码标价。
“呃,我会给你钱的,更多的金币,但需要晚一些。”已经自报家门的名为帕斯科的生还者说道。
“很好。”杰洛特对帕斯科的态度还算满意,对方至少从目前来看是懂得知恩图报的。
“猎魔士大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帕斯科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杰洛特打断了。
“我只是来完成任务的,救下你也不过是顺手为之。如果你接下来希望我护送你到安全的城镇,我很乐意,但猎魔人不会去接那些报仇雪恨活,我们是猎魔人,而不是佣兵或者赏金猎人,这一点希望你明白。”杰洛特说道。
“您说的这些我明白。其实我想要问的是,大师您会出现在这里,是接了什么任务。”帕斯科说道。
杰洛特没有隐瞒的告知了帕斯科,他现在正在替永恒之火的一位牧师处理乱葬岗的尸体。
“我果然没有猜错。”帕斯科咬牙切齿的告诉杰洛特,那个向杰洛特委托任务的永恒之火牧师是个该死的没有任何诚信的杀人越货的混蛋!
原来,帕斯特和他的几位同伴与永恒之火的那位牧师在此前是合作关系,帕斯特他们干着盗墓的活计,而永恒之火的牧师帮忙销赃。
然而就在不久前,永恒之火的牧师竟然在双方交易的过程中偷袭了帕斯特他们,而且在偷袭前还使用了迷药,帕斯特和他的同伴们当场就死伤殆尽,帕斯特运气好,重伤的他在昏迷前跳进了荒废的墓穴里逃过一劫,又在现在遇到了杰洛特。
“做得还真狠,不但杀人越货,现在连尸首都不留下。”帕斯科恨恨的说道。
杰洛特皱着眉头,眼前的盗墓贼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杀人越货的牧师显然更坏。
“杰洛特大师,我没有哄骗您,这附近应该有我同伴的尸体,而且我的家里还有足以当证据账本和信件。”帕斯科甚至起誓了。
“就算你没有说谎,那么你希望我做些什么?将那些牧师抓起来?你先前说过,参与到售卖赃物的绝不止一位永恒之火的牧师,而我一个猎魔人又能做些什么。”杰洛特摇了摇头,他相信了帕斯科的话,可是目前的情况,他能做的并不多。
“这……您说的对,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但这件事不算完,我要让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知道,阴影的力量可以熄灭火焰!”帕斯科用力的挥了挥拳头,显然帕斯科和他背后也是有一定实力的。
与杰洛特分别前,帕斯科再一次的道谢,并表示他会在稍晚一些的时候,直接将金币存入杰洛特在矮人银行的户头,手续费方面也由他来承担。
“杰洛特大师,您也务必小心,那些混蛋未必会老老实实的支付佣金。”帕斯科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也多保重吧。”杰洛特友善的回应道。猎魔人不是圣骑士,他们并不怎么在意打交道的是盗墓贼或者是其他灰色职业,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干过令猎魔人非常不齿的事情,那么猎魔人就不介意与对方友好的交流。
处理完第二个燃尽的火堆,杰洛特返回了永恒之火牧师所在的临时驻扎点。
“燃起的浓烟我看到了,不过你的动作比我想得要慢,看来猎魔人对待这类普通的工作,不是太上心。”永恒之火的牧师依然是先前那般的倨傲姿态。
杰洛特没有与之争论。
“猎魔士先生,我想问的是,你真的已经将乱葬岗的尸体都焚烧了吗?有没有遗漏的?”永恒之火的牧师问道。
“尸体,都焚烧了。”杰洛特回答道。
“很好,这些是你的应得的酬劳。”牧师拿出一小袋金币,五枚金币不算多,但也绝不算少,通常只是清理乱葬岗的话,绝对不会有这么丰厚的报酬。【不得不说,猎魔人真的是底薪高能的职业!】
然而杰洛特没有马上接过金币,猎魔人在思考了一小会后说出了另一件事,关于他发现一位幸存者,并从幸存者那听闻了一个故事。
“噢,该死的盗墓贼,那明显是栽赃嫁祸!”永恒之火的牧师显然急了,“我相信睿智的猎魔人大师一定不会相信一个盗墓贼的胡言乱语。”
杰洛特微微眯起了眼睛,他那浑浊的如同猫科动物的眼眸盯着永恒之火的牧师。
桌上出现了远比先前酬劳要大得多的钱袋,里面装有十倍于先前任务报酬的金币。
“我们都知道,猎魔人是信守承认的,若是你愿意相信我的话,那么这些金币我希望你可以收下。”牧师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明码标价的拿出了封口费。
“唉。”杰洛特重重的叹了口气,将手伸向了钱袋。
牧师同样吐出口气,他不是没想过灭口,但他同样很清楚,以他和身后几位护卫的能力,未必能够战胜早有防备的猎魔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永恒之火牧师的预料,那位猎魔人竟然仅仅收起了小袋金币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牧师的眼神闪烁,他不知道对方拒绝封口费到底是不想多管闲事,还是要去告发他们。
眼见猎魔人已经转身即将离开,牧师发了狠,对身边的护卫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唉~”察觉到身后动静的杰洛特再一次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