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uw3人氣連載小說 我成了龍媽 線上看-第1036章 融合冰與火之歌的障礙展示-eiwaj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面对丹妮的“深情”呼喊,鱼梁木树根中没出现任何回应。
“门神,老鱼梁木?”丹妮并不气馁,反而再接再厉,加大力度,精神力顺着鱼梁木树根向上,往更深入的地方蔓延。
“胆大妄为,自寻死路!”浩瀚的冰冷神魂碾压而来,如同石磨压豆子,轻而易举将丹妮的“非转基因大豆”压成齑粉。
可没多久,消失的精神力又渐渐“无中生有”,豆粉在鱼梁木内重新凝聚成“大豆”。
这是绿先知之魂的不灭特性。
“门神,老鱼梁木,你还在吗?我乃初火之歌的吟唱者,也是你伟大使命的继承者。速速醒来,回头是岸。”
“啵——”一句话说完,寒神的石碾子再次压来,丹妮这颗小豆子被压成豆汁。
可一眨眼,丹妮再次恢复原样,叫嚣道:“别做无用功了,你几时见过死在鱼梁木树根中的绿先知?
更何况我现今就是旧神的话事人。
门神眷顾着我,在门神的树根中,我的灵魂,永不磨灭!”
接着,不等寒神再次将她压成粉末,又立即嚷道:“鱼梁木,我有一言,请听我说。
寒冷与黑暗的确有可能将世界稳定在某一阶层,但也仅仅如此了。
世界不仅能下坠,还有晋升的希望。
一个没有阳光的死寂世界,阻挡了下坠之势,却将状态永恒维持在同一水平,彻底失去升维到更高维度的希望。
那样的世界与死亡无异。
只有火焰与勃勃生机,才能给世界带来向上的力量。
活人有无限未来,尸鬼即便能动,也只是尸体。
这也是初代太阳神为何要放弃诞生了祂的黑暗与冰冷,宁愿牺牲自己,也要点燃第一颗太阳。
祂要托举世界进入更高的维度。
上邪转 皎皎清月
祂失败了,但祂的理想伟大而崇高,祂的精神永久流传。
你就是祂的继承人,我是你的继承人,我等薪火相传!
现在,我已经吟唱出火之歌,未来初火有望,我还偷听到寒神的寒冰之歌,心有所悟。
不久的将来,寒神必然重蹈拉赫洛之覆辙,被我夺走法则之歌。
我将吟唱冰与火之歌,我前途伟大,我们共同的目标即将实现。门神,迷途知返,放弃外域来的异神吧!”
丹妮很惊奇,寒神竟然给她机会,让她把嘴炮中的弹药全部打完。
“死!”可下一刻,虚空似乎亮起一道霹雳,她眼前一花,就彻底失去意识。
嗯,进入鱼梁木树根内的意识被彻底湮灭。
似乎,另一股异于寒神的力量出手了?
丹妮心中疑惑,难道是门神之根?
绿先知的灵魂只要进入鱼梁木,的确连真神也难以将其湮灭,而此时的丹妮堪称绿先知之神,但门神不在此限制中……
但专门等她打完嘴炮才狠下辣手,又代表着什么?
“吼吼!”金刚愤怒的吼叫将她从沉思中唤醒。
本体再分出一道意志跨越数万里的距离,来到金刚识海,然而不等丹妮再主动求死,寒神的鱼梁木树根便迅速缩回裂缝内,狗啃似的空间裂缝也缓慢愈合。
寒神撤退了。
金刚体表超过50%的面积毛发脱落,表皮朽败腐烂,露出惨灰色肌肉,很凄惨。它也很暴躁,双手撑地,像大猩猩那样快速奔跑。
它在追杀剩下三个逃跑的寒冰异神。
腐烂露出森森白骨的手掌用力一握,寒气涌动,一根冰锥瞬间凝聚成型。
“嗖——嗤嗤!”昏暗天空似划过一道冰蓝闪电,一个邪神连同坐下翼龙,被冰锥串在一起。
这不是物理杀伤,即便它们都是寒冰生物,依旧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斜斜滑落。
“吼!”金刚跑过去,奋力跃起,将寒冰翼龙捞在手里,揪住邪神就往血盆大口里塞。
“吐出来用火烧,我得回本。”丹妮道。
金刚嘴巴里含着活蹦乱跳的邪神,睁圆冰蓝色的眸子,转向立在肩头的龙女王。
它的毛脸渐渐狰狞。
“哎呦,想造反?”丹妮笑了。
“嘎吱嘎吱——”它就看着她,当着她的面咀嚼寒冰邪神。
这会儿金刚灵魂大圆满,花费一年多时间建立的对龙女王的信仰,却消失了。
更重要的是,金刚虽被鱼梁木树根抽得遍体鳞伤,精神状态却全所未有的好。
肉船借力,它在寒神改造中得到巨大好处。
体内汹涌澎湃的寒冰之力让它充满自信: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这地,再也埋不住我心。
“吼!”它张开嘴巴,朝龙女王咆哮,嘴里嚼烂的邪神尸体残渣,随着唾沫星子喷出,向龙女王喷去。
丹妮恶心得脸蛋发青,随手一招,金刚识海内的神力不受控制地向她传递过来,化为巨大的火焰盾牌,把所有“食物残渣”与花花绿绿、红红白白的汁液全部挡在外部,同时将其引燃。
“呼呼!”金刚冷酷的大眼睛里充满茫然,撅起嘴巴,向着肩头大火使劲吹气。
可它越吹,火势蔓延越大,甚至铺天盖地,将它整个身子都点燃。
“嗷呜~~~”它哀嚎着在地上翻滚,体内寒冰之力要想在体表覆盖一层冰甲,却似火上浇油。
它的神力都不受控制地化为火焰。
金刚眼中的桀骜与狰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绝望、痛苦与敬畏。
“孽畜,你有何话说?”丹妮笑问。
“嘭嘭嘭!”金刚忍受身上熊熊烈焰带来的灼烧之痛,跪在泥地里连连磕头。
顷刻之间,它第二次与丹妮建立信仰线,而且,这次比之前更虔诚十倍。
“蠢货,你的力之歌神性是我给的,你的寒冰神性、神力也全是我帮你转化的,你的灵魂能这么强大坚韧,还是因为我赋予你海量神性灵质。谁给你的勇气,敢反噬我?”
“呜呜呜……”大猩猩捂脸哭泣,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而哭。
丹妮冷冷道:“狼心狗肺的东西,没有我,你连老家都回不去。
没有我,你家山洞内那千千万万具金刚枯骨,就是你最终的未来。
没有我,你永远都只是荒山僻野里无人知晓的野猴子。”
大猩猩怔楞片刻,若有所思地收住眼泪,再次向龙女王磕头。
極品美女辦公室
火焰烤化地上的冰雪,黑土地上形成一小块浑浊的湖泊,被金刚的大脑门砸得泥浆四溅。
丹妮这才收了神通,金刚重新控制体内神力,体表火焰熄灭,焦糊皮肤表面只余青烟袅袅。
寒风袭来,无毛的金刚打了个哆嗦。
然后,它惊喜发现,被寒神抽打出的腐-败皮肉皆结痂愈合,自己的状态比之前更好了。
——看来丹妮佛祖也不只是在惩罚它,还顺便治好了法则创伤。
金刚忽然对老祖心生感激。
“吼吼!”它对着她讨好地傻笑。
丹妮翻了个白眼,又在金刚灵魂核心留下属神的印记。
在主仆与信仰之外,两人又多了一层君臣关系。
“你现在成了寒冰大力金刚,我再赐你风火之力,先把剩下寒冰邪神干掉,然后一路向北,等到了海边,用寒冰之力凝固一艘冰船,自己御风前往奴隶湾。”
“吼吼!”金刚双腿环绕白色龙卷风,就像弹簧人一样,一蹦百米远,蹦蹦跳跳消失在北方。
之后三天,寒冰大力金刚陆续向龙女王献祭了15个寒冰邪神、上千个寒神信徒。
然后,它就真的渡海北上去了。
此是后话,丹妮与金刚分离后,并没立即赶赴铁群岛。
她在修行上遇到一个难题,不得不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来镇里寒冰之歌的感悟。
怎么说呢,仿佛有新的法则之歌即将破土而出,却又被另外一股力量死死压制。
丹妮并没对鱼梁木树根吹牛。
她是真的对寒冰之歌有所顿悟。
古有诸葛亮草船借箭,今有龙女王“肉船借力”。
她原本的计划,只是想让金刚这座肉山去骗取寒神的神力、神性。
在她想来,以金刚那庞大的体型,要整个改造成寒冰半神,得消耗多少神魂之力?
玄爆
至少让寒神损失惨重吧?
结果出乎意料的好,不仅顺利从寒神身上割下一大块肥肉,让祂暴跳如雷,还让丹妮意外聆听到寒神亲自吟唱的寒冰之歌。
清國傾城之攝政王福晉 弦斷秋風
这种境遇多珍贵?
丹妮在长城中聆听过门神的风之歌,当天就学会聆听风声的技巧,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成为风系半神,又过去几个月,她自己的风之歌也起了个头。
现在比当初更夸张,吟唱自己的风之歌,她还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此时刚聆听寒冰之歌,她就有种冲动:立即吟唱出自己的冰之歌。
但她体内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止这股冲动。
那感觉,就像遇到一个人,明明有些熟悉,甚至已经伸出手准备打招呼,到了嘴边的名字也呼之欲出,偏偏脑子拖后腿,回忆不起来名字叫什么。
“嘶,这也太夸张了吧?只聆听一次就要唱出来……”布兰难以置信地惊呼。
“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寒神通过鱼梁木树根,对金刚吟唱寒冰之歌,就如同我躺在鱼梁木树上,聆听门神的风之歌。”
这就像风清扬砍死一个魔教崽,以令狐冲的天赋,在边上见到他使用独孤九剑,也只觉得精彩,却感悟寥寥。
要立即使出独孤九剑,更加不可能。
若风清扬有心传授剑术奥义,即便也只使用一次独孤九剑,令狐冲却能立即学会。
“即便如此,您的天赋也让人叹为观止。”感慨一句,布兰又问:“是什么在阻止你吟唱冰之歌?”
“似乎是…火之歌,”丹妮不确定道,“每一次,我识海中的风之歌第二魂要分裂出寒冰种子,九色螺旋冥想根基就会压迫过去,不让它诞生。”
“唉,这是属性对立造成的法则冲突啊!”布兰恍然感慨道:“夜狮为何要与光之女结合,淹神为何要与风之女神生孩子?
祂们都想掌握宇宙至高法则,却无法凭自身的力量融合两种属性对立的法则之歌。
于是,祂们生下融合两种血脉的后裔。
因为具有父母双方的血脉,某些初代神裔天赋特别好,天然就能接受两种对立法则。
墙里佳人笑 然然
接着,参考神裔体内属性对立法则的融合之种,父神与母神微调自己的法则之歌。
最后,父神与母神会用自己的神血,去交换神裔的融合两种法则的特种血脉,以此实现自身血脉的定向进化。
如此,祂们的新身体就能接受对方的法则之歌了。
理论上,会有一个双赢的结果,但实际操作中,似乎总得另一方牺牲自己成全对方,光之女成全了夜狮,风之女神成全了淹神……
至于原因,我也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