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dzd精品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一百六十七章 鬥戰神猴展示-3ssja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的两行清泪,随着一声“爹”瞬间掉落,眼前清晰起来的屈雍脸色难看的好像要下雨的阴天。
“怎,怎么啦?”侯兴跑的眼前发黑,他这一路狂奔全靠耐力,连丁一后来都没追的上他。缺氧性暂时失明过去以后,侯兴愣了愣。等他看明白眼前的情况之后,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两个人。
恐懼的探險記 暴風雷電中的戰神
农家无良地主婆:纨绔千金 梦十一
即便如此,屈雍的牙床还是传来了清晰的磨骨声,听得丁潇潇起了一身鸡皮。
什么风景,也煞了个干干净净。
不一会儿,丁一也赶到了,看三个人的模样,也是一愣。
豪門暗欲:冷梟的掌上明珠
丁潇潇脱出屈雍的双臂,很是大家闺秀的站着,觉得此刻的自己弱柳扶风。
“跟我回去吧。”屈雍缓缓说道,只是因为过分用力,现在说话牙床有点酸胀。
丁潇潇摇摇头:“你妈不得气死,不行不行。”
屈雍淡淡道:“那我就搬出来。”
問道破天 玲瓏邪心
??油然而生的拐带人家家儿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搬出来!?少姬不撕了我!”丁潇潇直摇头。
屈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之前我听说,你说我准备了一份撞山礼送给少姬,放在你这里?”
丁潇潇脸色一僵,憨笑道:“有,有吗?再说了,有没有城主您不清楚吗,怎么还来问我……”
“再把我推给别人,我就杀了她。”屈雍突然霸道起来,语气冷森森的。
仙魔同修
丁潇潇缓缓抬起头,想分辨一下他是玩笑一句还是认真的,接触到屈雍目光的时候,她心底一凉,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现在发病连个信号灯也不闪一下了,这以后要怎么分辨?!
“听懂了吗!?”变身屈雍紧紧捏住丁潇潇的下巴,力度之强,让她觉得自己明天肿过以后,就可以拥有一张锥子脸了。
“懂,懂……”
话虽如此,但是丁潇潇还是害怕这家伙的手劲儿没有个平均分布,到时候一边脸大一边脸小,可是不值当的了,那她宁可选择现在这个略带婴儿肥的圆脸。
侯兴见状已经冲过来了,一把握住屈雍的手。
“城主,放开我家主人。”
屈雍眉毛一扬,看了看矮小异常,手劲儿也很异常的侯兴,冷冷说道:“几天没见,你哪抓的猴子,还挺忠心的!”
他赞赏似的看着侯兴,不躲也不让,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他。
丁潇潇忍不住提醒:“城主……他的手劲儿稍微大了点儿……要不,您先松开我。”
这三个人以一种奇特的架构联系在一起,变身屈雍捏着丁潇潇的下颌,侯兴掐着屈雍的手腕。
听了丁潇潇的话屈雍不屑一顾的笑了笑:“我就是想看看能有多大!”
丁潇潇基本已经失去自己半张脸的知觉了,刚才已经蓄在眼眶里的眼泪,这会儿由于面部神经绷不住,所以缓缓的都流了出来。
侯兴见状,手底下了死力,片刻以后只听见一声极其清脆的微响,丁潇潇的脸自由了。
屈雍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呆住了。侯兴也傻了眼,缓缓将手松开,一小步一小步挪到丁潇潇身后。
“你?!”屈雍的手腕随着侯兴松手,瞬间失去支撑,不受控制的耷拉下来。
屈雍疼的几乎要把鞋底抓出十个窟窿,可就是憋紫了脸,也不哼一声。
丁潇潇有些紧张了:“你这手,不要紧吧……”
她轻轻扶起屈雍耷拉着的左手,见对方表情瞬间更为扭曲,吓得赶紧缩手,随着屈雍的手再次耷拉下去,一声怒吼也随之而出。
“笨女人,你在搞什么!!”
丁潇潇也发觉自己冒失了,可是,已经晚了。
“怎么样了?很疼吗?”丁潇潇跟眼前这个变身以后的人不是很熟,捏不准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反应,陪着小心地问道。
星際屠龍戰士
“不,不疼。”屈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冷汗随之流到了下巴上。
侯兴知道自己闯了祸,一句话也不敢说。虽然是护主心切,可他也是一时之间忘了对方是城主。
丁一看了看情况,低声说道:“依我看也不要再耽误了,赶快去柳神医那里看看吧,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儿那可就不好了。”
错爱腹黑太子妃
一听说还有后遗症的风险,侯兴赶紧插嘴道:“对对对,没错,柳神医对于治疗手腕特别有一套,咱们赶紧去他的医馆看看吧。”
这句话说的感同身受。
丁潇潇又好气又好笑,看了侯兴一眼,发现他紧张地搀扶着屈雍,好像对方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器。
“你还有脸笑!哪来的野猴子也不好好拴着!”屈雍恼羞成怒。
“野猴子?!”丁潇潇瞥了屈雍一眼,“野猴子也是能打断战神的野猴子,那怎么也是个斗战神猴!”
屈雍冷哼一声,看了侯兴一眼:“好!那本王就封你个斗战神猴!”
侯兴站在原地,对于这个称号,不知道应不应该骄傲。
丁一赶紧捅了捅他,示意侯兴应该谢恩。
“小人,小人谢城主赐名!”侯兴跪在地上拱手道。
大笑两声之后,屈雍感觉手也不是那么疼了。
“那个柳神医在哪,还不赶紧送本王过去!?”
丁一很是吃惊的看了城主一眼,都知道城主与柳曦城自小一起长大的,怎么突然就不认识了?
“城主,柳曦城柳神医啊,您以为是哪一位?”丁一回禀道。
因人 柒非
“城主!?”屈雍怒目圆瞪,刚要开口被丁潇潇打断了。
“别耽搁了,丁一去套车,侯兴去请柳神医!快去!”
二人也不敢问为什么还要再费劲儿一遍,又套车又请大夫的,但是面对这个情况,他俩也实在不想受着屈雍这个喜怒无常的大老虎。
看二人走远了,丁潇潇开始套路屈雍:“城……大王,咱们先走着吧,等他们回来太慢了。”
屈雍看了她一眼“大……王?!”
还不对吗?上次这货发病的时候,说自己是什么王来着?
“对,大王,我脑子不好是个傻子,你说的封号我也记不住,就叫您大王吧?”说完丁潇潇努力憋着笑。
俗话说,说王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更何况,这还是个大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