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o2q言情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三百一十九章 放人看書-dw1ci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为了鉴别因果镜的真伪,林清婉和九皇子还有一众文武百官一齐来到了望星阁的神庙前。
神庙的左边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白玉雕刻而成的高台,高台上面流光溢彩,高台正中间端端正正的写了三个大字——鉴宝台。
丞相走到林清婉和九皇子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礼:“回九皇子和公主的话,这里便是鉴宝台了,只要将因果镜放上去,然后滴血便可以坚定真伪了。”
丞相解释完,便退到了一边站好。
“林清婉,开始吧,滴血鉴宝吧?还楞着干什么?莫非你心里有鬼?不敢滴血?”
九皇子暗讽道,就凭你这个假的公主,只要你敢滴血到这个因果镜之上,必定让你原形毕露,无所遁形。
冒充皇室血统,乃是诛灭九族的死罪,如今国师已经被他亲手杀了,只要在除掉这个女人。
这南渊国的皇位便是自己的了,派去攻城的军队应该也快到达朔月国了。
到时候打下了朔月国,他就会为南渊国立下赫赫战功,到时候满朝文武百官必定会更加拥护自己这位新皇。
看来离自己统一整个天玄大陆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好!我现在就开始。”
林清婉看了一眼九皇子,就朝着鉴宝台走了过去,眼神淡定自若,丝毫没有害怕或者慌张的模样。
“公主,您还是不要去了!”
重霖突然轻轻的拉住林清婉的手说道。
他自小被国师从战场中的死人堆里捡出来抚养长大,对国师忠心耿耿,是国师最信任的心腹。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国师唯一的女儿去送死,她不是真正的公主,一旦她的血滴到鉴宝台上。
一定会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到时候便只有死路一条。
“重霖,放手,放心,不会有事的。”
林清婉看着重霖,轻轻的笑了笑,风扬起她缎子般黑亮顺滑的秀发,她那一笑,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直视。
她走到鉴宝台,将手中的因果镜小心翼翼的放到上面,然后又从衣袖中拿出一把匕首,轻轻的指尖划开一条口子。
她小心翼翼的将血滴到因果镜上面。
众人都屏息静气的等待着鉴宝台上的结果,九皇子冷笑着站在林清婉右侧,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期盼。
他期盼着天上乌云密布,狂风暴雨,他马上就要等到林清婉的死期了,他如何能够不兴奋。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如他所愿,只见当林清婉的鲜血滴到因果镜上面的时候,镜子突然大放异彩。
那面镜子上雕刻的九条飞龙突然从镜子上凌空飞起,竟然在天空中幻化成了九条游戈的、巨大的飞龙。
它们盘旋在林清婉的头顶上空翩翩起舞,随着九条飞龙的舞蹈,天上突然降下七彩祥瑞,漫天的流光溢彩。
“九龙飞舞,天降祥瑞!这是真的因果镜!”
不远处传来了重霖惊喜交加的呼喊,“大家都看到了吧?公主拿的是真的因果镜,也就是说因果镜画面里的事情都是真的,真凶另有其人,并不是我们公主殿下。”
“九皇子,现在可以放了公主府的人了吗?”
林清婉看着一脸震惊的瞪着自己的九皇子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也不能不足以证明林清婉就能完全摆脱嫌疑。”
从九鼎记开始 游天鹤
九皇子呆愣了一瞬间,然后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刻反驳道。
缘嫁腹黑总裁 垚星辰
“那么……不知老夫能否为公主殿下证明清白?”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男人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众人闻声,立刻回头去看。
只见一身白袍的国师走了出来,他长长的黑发束起,用一只玉簪子固定住。
剑眉星眼,仿若天上的谪仙。
“……国师大人!”
丞相不由愕然的叫道。
讨债宝宝,怪医娘亲 鹤舞情
“是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没死!”
剑神 西风怒
小亨传说 黯然销魂
罗将军一脸兴奋的说道。
“真的是国师大人,太好了,真是天佑我南渊,国师大人他没事。”
吏部尚书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喜交加的说道。
“国师……你不是……”
九皇子看到国师好端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由吓得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危情谍影 清河先生2015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他不仅没死,还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他明明看着他被自己亲手一剑刺进胸口,血流不止,一命呜呼的,他怎么还能毫发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好险,他刚才情急之下,他差点脱口而出,说出自己杀了国师的事情。
“明明什么?九皇子看到老夫回来,似乎很吃惊?很不欢迎,莫非九皇子希望老夫在这次望星阁事件中葬身与火海之中?”
国师抬头脸色平静的看着九皇子,带着一抹笑容问道。
“当然……当然不是,我只是太高兴了,能看到国师大人可以平安无事的回到望星阁,我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九皇子愣了一下,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国师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夫还以为,老夫出现在望星阁让九皇子失望了呢!”
国师的笑意加深,语带暗讽的看着九皇子。
“国师大人!”
林清婉看着国师,喊了一声。
“公主殿下请放心,老夫今日来,便是为您洗刷冤屈,还您清白的。”
国师看着林清婉说道。
“老夫可以证明公主殿下与此事毫无关系,因为出事那天晚上公主殿下,并不曾在南渊国境内。”
国师说完,手掌一挥,因果镜浮现在了半空之中,画面里,出事那晚,林清婉还在朔月国,并不曾出现在南渊国境内。
“公主果然是被冤枉的。”
“我早就知道凶手不可能是公主了。”
“对啊,公主人善心美,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九皇子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嘴角不由的抖动了几下,脸色难看的握紧了拳头。
“多谢国师大人为我洗刷冤屈,还我清白,九皇子,现在可以放了公主府所有的人了吧?”
林清婉抬头看着九皇子说道。
这个男人不简单,竟然能在她使用因果镜的一瞬间,清除了对他有害的画面。
“放人!”
九皇子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下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