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六百五十一章 襲擊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既然不了解,就去看看。
陆隐再次去莫合院,以拜访的名义求见宸乐,他要见一见这位莫合院院主,未来的极强者。
当陆隐到达莫合院正式拜访宸乐的时候,却被告知宸乐不在。
陆隐心一沉,“宸乐院主去哪了?”。
眼前男子是宸乐的弟子,“师父去哪没说,代府主找师父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
陆隐道,“仰慕宸乐院主,特来一见,院主既然不在就算了”,说完,他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回头看向宸乐的弟子,“不知宸乐院主离开多久了?”。
宸乐的弟子道,“代府主只是来晚了一步”。
陆隐目光一凛,笑了笑,“多谢”,说完,离开莫合院。
苍碧奇怪,“代府主找宸乐院主有事?”,说着,他忽然脸色一变,“不会是院主有什么问题吧?”。
“前辈多虑了,只是仰慕院主,特来拜见”,陆隐道。
苍碧松口气,“没问题就好,宸乐院主可不能有问题,他是我三君主时空下一位极强者,曾于无边战场立下大功,他如果有问题,那很多人都将被否定”。
陆隐好奇,“否定?什么意思?”。
苍碧道,“宸乐前辈的修炼生涯很惊艳,分别跟随过罗君,沐君与星君,更得到其他平行时空强者赏识,尤其木时空大恒先生称赞他为人间奇勋”。
陆隐惊叹,“确实惊艳,能跟随过三君主,并顺利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宸乐院主实力极强吧”。
“那是自然”,苍碧对莫合院其他人不算在意,哪怕是仅次于宸乐院主的老青皮,他也只是顾忌,但对宸乐,却发自内心的敬佩,“院主最大的战绩便是一箭射杀永恒族同境界尸王,他的君王箭举世无双,正因如此,才被大恒先生称赞为人间奇勋,一旦突破到极强者,院主到哪都是大杀器,足以改变战局”。
说话间,两人返回。
看着苍碧守在院外,陆隐脸色低沉,赶紧返回虚神时空,没猜错,那个传错消息给伍通的人如果就是传给宸乐,宸乐此刻或许就在寻找什百氏一族的人,因为老青皮记忆中,看到宸乐调查百氏一族资料的时间就是近期。
这个时间不能说明百氏一族被宸乐所灭,却能说明宸乐在寻找百氏一族,再加上君王箭,陆隐几乎肯定自己的猜测。
尽管百氏一族的人被他接去了红域,但如果宸乐真要寻找还是可以找到的,陆隐特意留了线索指向红域,如同老癫将百氏一族的人作为诱饵,引诱灭百氏一族的仇人上钩一样。
关乎突破极强者境界,宸乐未必会忌惮红域。

虚神时空,红域外,一根箭矢射入,直插地底,箭矢之上覆盖三色君王气,并未撕裂虚空,却仿佛令虚空都来不及反应,瞬间消失。
红域大地开裂,以箭矢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翻转,建筑粉碎,凌冽之气扫荡四方。
留守
一声怒吼,狂暴的虚神之力自下而上冲天而起,紧接着是一杆长矛,携带恐怖虚神之力屹立高空。
有人自地底走出,鲜血流淌,赤红的双目看向红域外,他是虚变境修炼者,始终守护红域,唯一的任务便是守护红域,抵挡外来强敌。
以虚变境强者战力,除非虚太境出手,否则很难让他没反应过来,但刚刚那一箭他就没反应过来,被生生洞穿肩膀,若非距离较远,那一箭带来的伤害会更重。
君王箭,三君主时空的君王箭。
“谁人敢入侵天鉴府?”,男子厉喝,望向红域外。
红域内,众多目光惊惧而又愤怒的盯向外面,那一箭粉碎了红域,带来不少伤亡。
鬼三,宁苒都在,此刻看向外面,感受到了庞大压力。
管府事急忙联系虚无极,强敌入侵。
又一根箭矢洞穿虚无,射向虚变境修炼者。
虚变境修炼者双手横推,长矛释放数倍于自身虚神之力,以近乎接近虚太境强者自身的虚神之力形成屏障,守住红域。
箭矢刺向虚神之力屏障,停顿刹那,又一道箭矢射出,紧接着,一道接一道箭矢终究破了屏障,射向虚变境修炼者。
那个虚变境修炼者骇然,以他接近虚太境强者本身的虚神之力,同境界外敌不应该能破解,但敌人就这么几箭破了,谁?是谁?绝对是同层次巅峰强者。
此等箭术,即便极强者都不敢大意。
长矛刺出,却被箭矢洞穿,一分为二,箭矢余威射向虚变境修炼者,那个虚变境修炼者急忙避开,躲过一劫。
若非长矛抵消部分威力,他很难逃离那一箭。
这个敌人每一箭定格虚空,让他避无可避,完了,如果府主再不来,他就死定了。
红域地底,一众被抓捕的暗子狂喜,难道永恒族有强者来救他们?
乘风抬头,不会是巫灵神大人吧?
奕君始终坐在美丽的风景之上,肩膀站着毒蛤。
当红域大地碎裂,一缕阳光照射,印出她苍白的脸庞。
看着红域不断震动,仿佛要坍塌,奕君露出久违的笑容,应该是永恒族强者来了。
红域大地之上,虚变境修炼者骇然望着远处,绝望的呆滞。
足足五根箭矢自远处而来,将整个红域定格,四箭射向他,一箭,射向钟楼。
轰的一声,钟楼粉碎,箭矢洞穿大地,自地面裂缝射入地底,正下方,是奕君呆滞的面容。
箭矢洞穿整个红域,惊爆星辰。
奕君,粉身碎骨,彻底消失。
与她一同死去的还有不少人,有天鉴府的人,也有暗子。
而那个虚变境修炼者挡住了一箭,另外三箭同样将他粉碎,血染大地。
堂堂虚变境高手就这么死了。
红域诸多建筑物一角生活着一户人家,他们,正是百氏一族后人。
从第一道箭矢射出到虚变境修炼者被杀只过去十秒,仅仅十秒的时间就死了一位虚变境高手,连带着红域都被破坏。
百氏一族后人恐惧蜷缩着,哪都不敢去。
權 傾 天下
这时,一道人影走出,居高临下看着百氏一族后人,目光狂热,“应该就在这,千万要在这”,说着,降落了下来,一眼看到蜷缩在角落内的一群人。
他张嘴说了什么。
那群人中,一个老者骇然,目光龇裂,“是你,是你灭了我百氏一族”。
来人刚要说什么,忽然面色大变,随手甩出一枚莲宝,抬脚跨出,将角落内一群人卷走,撕裂虚空。
虚无极到达红域,看向角落,直接出手,然而莲宝却挡了他一击,等他要再次出手,却发现入侵红域之人已经消失,还带走了百氏一族。
虚无极怒吼,竟然晚了,他不过晚到了十秒,就造成如此不可挽回的局面。
百氏一族失踪,红域被破坏,如果抓不到凶手,他将被嘲笑无数年,成为天鉴府最丢脸的府主。
查,一定要查出来此人是谁。
当陆隐回到红域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看着破碎的红域,呼吸着血腥气,皱眉。
虚无极看到陆隐回到,奇怪,“你不是应该在超时空吗?”。
陆隐道,“府主还真是什么都不管,我现在在三君主时空出任务”。
虚无极不想探讨这些,“这时候回来干什么?”。
恐惧
“调查奕君接触过的人员名单,其中有人或许是暗子,是我在三君主时空查到的线索”,陆隐道,他只是编个理由。
虚无极收回目光,下方是天鉴府一众人,默默处理尸体。
尤其是那位虚变境强者,死的只剩下一块布,染血的布片。
“府主,怎么回事?”,陆隐沉声问道。
虚无极将事情说了一遍。
陆隐惊讶,“莲宝?”。
“不是莲尊门徒,他们没那么大胆,而且乘风也还在,就是”,虚无极顿了一下,皱紧眉头,“百氏一族的人失踪了”。
陆隐震动,“是那个灭杀百氏一族满门的凶手做的?”。
虚无极眼睛眯起,他墨镜并没有戴,整个人透着肃杀与冷冽,陆隐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他是真动杀机了。
“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就算是大天尊的儿子也别想活”。
陆隐挑眉,这虚无极好像很喜欢以别人儿子做比喻,先前比喻过虚主的儿子,这次又比喻大天尊的儿子。
不久后,陆隐离开虚神时空,前往三君主时空。
奕君死了,他没想到这女人那么倒霉,死在余波之下。
回到三君主时空后,陆隐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拜访宸乐,他要确定对红域出手的人究竟是不是宸乐。
“代府主,刚刚才来拜访过,怎么又来了?”,宸乐的弟子奇怪,看陆隐目光带着审视。
陆隐道,“这次不找宸乐院主,听说院主修炼之地有一块奇石,我这个人好顽石,不知可否见一见?”。
宸乐的弟子了然,其实这里确实有一块奇石,可以发出令人暮鼓晨钟的清醒之音,拜访观赏之人并不少,这个代府主想看看没什么问题,“很抱歉,代府主,师父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宸乐前辈回来了?”,陆隐惊讶,眼底深处带着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