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三千八百二十七章 無法理解閲讀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三十鹰旗是真的惨啊,被二十鹰旗锤翻了,之前还吹三天赋呢,太菜了。”维尔吉利奥吃着烤肉,看着已经彻底翻船,连站的人都没有的三十鹰旗营地,笑的老开心了。
“就这还三天赋?”李傕伸长着脖子看着远处已经全灭的三十鹰旗,连连摇头,“将他革除吧,我没见过这么丢人的三天赋,连个禁卫军都打不赢,太菜了。”
“确实是菜!看看上面的第一辅助,那才叫三天赋。”维尔吉利奥完全没有为三十鹰旗军团辩驳的意思,他和三十鹰旗军团不熟。
实际上闹成现在这样,维尔吉利奥心理清楚的很,劝架的第一辅助直接就是奔着拉偏架而去的。
三十鹰旗军团在罗马的敌人除了二十鹰旗军团,最大的敌人其实是第一辅助好吧,你没将天赋扭转回来,也就罢了,你现在将唯心不败扭转出来了,第一辅助心态能平稳吗?
三十鹰旗军团说白了就是当年的不败图拉真好吧,而且还是原滋原味,摩尔人的那版,第一辅助没直接下手,已经因为觉得三十鹰旗军团太菜,直接出手有点欺负人的意思。
故而二十鹰旗军团和三十鹰旗军团打起来,要是前者打不过,第一辅助肯定按时出现,以公平的态度镇压两者,让两者别打了。
可要是二十鹰旗打赢了三十鹰旗,那第一辅助肯定是电视剧警察,专门等最后时刻出现来洗地啊。
“快快快,快拉开二十鹰旗的士卒,救助三十鹰旗军团的士卒!”第一辅助的士卒,在自家第一百夫长的率领下,等到二十鹰旗军团打完的时候才从营地里面冲出来,一副紧急救援的神情。
“你们怎么能下手这么狠呢。”第一辅助的营地长忍着笑将瓦里利乌斯拉开,一副你们太残暴,怎么能做这种事情的表情,但面上毫无威严,以至于瓦里利乌斯秒懂了什么意思。
“放开我,我还要打!”瓦里利乌斯一副上头了二十岁小年轻的样子,玩命的在第一辅助的手上挣扎,以至于第一辅助的士卒没拽住,被瓦里利乌斯冲了出去,三十鹰旗军团刚救起来的营地长又被打趴下了,然后一群人冲上去赶紧按住瓦里利乌斯。
强娶:一妃冲天
李傕等人就这么在康珂宫前一边吃烧烤,一边看热闹,看着第一辅助两人一组将二十鹰旗军团的士卒强行拖走。
“不知道拉克利莱克现在是什么心情。”维尔吉利奥望着天穹之中的三道辉光,颇为感慨的说道。
“拉克利莱克看起来是赢了。”郭汜盯着天穹之战的决斗,一脸的笑容,马超被拉克利莱克分身大爆,外加全力一击给打飞了出去,纠缠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败了。
当然也可以说是马超认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再纠缠,被拉克利莱克击飞之后,没有再杀上去。
实际在二十鹰旗冲进三十鹰旗营地的时候,拉克利莱克就急了,但是架不住马超死缠烂打,靠着电光的超高速死死的咬住拉克利莱克,再加上被吕布、赵云狂虐练出来的抗打击能力,拉克利莱克根本不可能彻底战败马超。
就算是掀了底牌,爆了破界异能,直接两个气破界干马超,也没彻底将马超拿下,马超在其他方面可能一般,但在耐揍方面,搞不好目前所能遇到的所有的破界,都不如马超。
想想看孙策吃了多少的天命,甚至带走了神乡三基石之一的天照,具备了近乎双破界的力量,也才和马超半斤八两,这家伙是实打实的和几乎所有的顶级强者都交手过。
故而拉克利莱克被马超死死的咬住,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军团被瓦里利乌斯率领的第二十鹰旗军团给团灭了。
气的拉克利莱克当场就想和马超拼命,来得时候有多么的嚣张,现在就有多么的丢人,而马超在看到瓦里利乌斯干掉了三十鹰旗军团二话没说,让开绝杀,任由拉克利莱克将自己打飞。
毕竟马超靠着野兽的直觉,也能感受到怎么才能让对面这个家伙最为心疼,相比于打赢对方,且不说能不能做到,就算做到了,也没什么意义,不过是破界级的切磋而已。
可下方发生的事情那就完全不同,侮辱性特别高有没有!
至于自己这么吸引拉克利莱克的注意力,会不会火上浇油,马超根本不怂,是对方先挑事的,又不是我先挑事的,自作孽不可活!
“哈哈哈哈~”天空之上传来马超爽朗的笑声,虽说笑声之中有几分被暴揍之后的痛苦,但光是听笑声就知道,马超现在非常的愉悦。
拉克利莱克落回营地真就是无能狂怒模式,不过很快对方也就冷静了下来,虽说愤怒的可以,但至少知道现在冲过去找瓦里利乌斯的麻烦,只会让他更惨。
“还行,至少输的起。”维尔吉利奥看着下面已经开始救治自家本部的拉克利莱克笑着说道,然后就像是看完了乐子,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和李傕三人招呼一声,准备回元老院。
“老弟我先回元老院了,恺撒独裁官应该是消气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聊。”维尔吉利奥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开心的离开了。
马超落地直接落到了塔奇托的位置,相比于不是很熟的瓦里利乌斯,塔奇托可是和他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的铁兄弟,所以信得过。
“你这可算是将拉克利莱克得罪惨了。”塔奇托在马超落下来的时候有些担心的开口说道。
“得罪就得罪了,他先挑衅的。”马超无所谓的说道,“不就是三天赋吗?有什么好怕的,我鹰旗一展,干就是了。”
“话是如此没错。”塔奇托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总觉得马超有些浪过头了,不过没关系了,浪就浪吧,“算了,三十鹰旗也就是个三天赋,有啥怕的,他要堵你,那就发信号,我也去揍他,本来大家一起走凯旋门的,说不走就不走了,真是的。”
塔奇托也没太在乎拉克利莱克,马超和对面二选一,给站场的话,塔奇托肯定选马超,毕竟马超是真战友啊,拉克利莱克,散了,不熟。
“走走走,去瓦里利乌斯那边蹭饭去,我帮他扛了一个大怪,他不请我蹭吃蹭喝一段时间是不行的。”马超和塔奇托勾肩搭背的招呼道,塔奇托闻言点了点头,走呗。
维尔吉利奥看完乐子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罗马元老院的氛围有些凝重,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怎么了,诸位?怎么都是这么一个神色。”维尔吉利奥站到恺撒的身后,少有正经的招呼道。
“看了汉室的五年计划,感受良多。”蓬皮安努斯面无表情的说道,塞维鲁则是双眼发光,相比于蓬皮安努斯的面无表情,塞维鲁觉得隔壁那个财政官真的老厉害了。
我的不良女房客
当然除了厉害以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年轻,相比于蓬皮安努斯这种老的黄土埋到脖子,已经没有几年好活的财政官,陈曦那真就是一看就能感觉到蓬勃的朝气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再加上相比于扣扣索索的蓬皮安努斯,陈曦那真就是大笔大笔的支出,有时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蓬皮安努斯厉害吗?非常厉害了,在二世纪末到三世纪初这个时间点,顶着塞维鲁这个军事狂人,还能让罗马帝国稳定的发育。
虽说这里满充满了人只要逼急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感觉,可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蓬皮安努斯在财政管理上的强悍。
然而对比上陈曦之后,蓬皮安努斯真就感觉自家太菜了,如果说安纳乌斯只是旁听,很难从那些报表和对照数据之中听出来内中的变化,可这些落在蓬皮安努斯的耳中,可就远比不懂的人震撼的多了。
我为卿狂
要不是这些数据严丝合缝,蓬皮安努斯都怀疑这些东西是不是造假了,因为增长的太快太快,而且是所有行业普遍性的增长,感觉就像是一夜之间,所有的行业都被安排上了正确的道路。
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又是何等的可怕,哪怕在曾经就了解过汉室尚书仆射的强大,但这一次有幸接触五年计划,蓬皮安努斯才能真正的认识到他所面对的以为是对手的存在到底有多强。
用蓬皮安努斯最后总结的话就是,我听完了,只知道了对方的强大,其他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如果说其他元老是震撼于汉世家放血援助百姓,那么蓬皮安努斯震撼的其实是陈曦。
因为蓬皮安努斯清楚其他人理解不了那位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到底有多可怕,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双眼去看待他们认为可怕的东西。
哪怕塞维鲁频频示意也只是俩字,给钱,罗马元老无法理解隐含其中的陈曦的可怕,那些报表数字虽说让他们吃惊,但他们更震惊于汉世家的行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