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生死仇敵看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李煜目光扫过,将大殿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他嘴角带起一阵冷笑,这些家伙自己随便扔出一块骨头,就有许多人开始抢了。窦文放印子钱,这是多久的事情了,以前没人禀报,现在知道禀报了?
六十年代小美好 jingYu179.
“窦文真的放印子钱了吗?”李煜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目光落在窦诞身上,说道:“窦卿,你是窦家的人,你可知道此事?”
窦诞脸上多了一些慌乱,最后大声说道:“回陛下的话,臣一向勤于国事,对族中的事情并不清楚,还请陛下的明察。”
“哦,这么说,你也不知道了?”李煜似笑非笑的望着窦诞,最后说道:“朕当初屡次说过了,不允许放印子钱,老百姓赚点钱不容易,那些人还放印子钱?难道你们不感觉这钱上沾满了鲜血吗?”
“臣等惶恐。”众人纷纷出言,至于心里面是不是惭愧,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选一个人去查吧!岑阁老,你说,这件事情派谁去查合适?”李煜目光落在岑文本身上,虽然他的计划很宏大,但一个小小的印子钱案件,也不范围的扩大,只能是徐徐图之。
“陛下,臣以为,既然此事发生在燕京府,不如就让燕京府尹去查最为合适。”岑文本知道李煜心中所想,只是他也不好推荐刑部插手,只能让刘洎出面。
“刘洎,此事就交给你吧!”李煜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情,不管牵扯到谁了,一律严惩,朕看这燕京城内,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绝对不是一个窦文这么简单,好好的查一查。”
“臣遵旨。”刘洎得到旨意之后,心情激动,他认为李煜是非常信任自己的,加官进爵,委以重任,在太仆寺五杰之中,自己总算是和众人走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竖子成名。”韦园成等人望着前面的刘洎,目光深处多了几分阴沉,这个该死的家伙,站在众人的肩膀上成就了对方的官袍。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若是没有的话,就退朝吧!”李煜心情很好,自己的谋划正在按照预定的目标在前进,相信不久之后,就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臣等恭送陛下。”群臣这个时候都想着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哪里还有心思留在这里,纷纷行礼送走了李煜。
“好一个杨大人,真是没想到啊!你们居然如此狠毒。倒打一耙。”窦诞看着杨师道,双目中喷出怒火,今日自己刚刚对杨氏下手,没想到反手之间,就被杨氏狠狠的捅了一刀。
“不敢当,不敢当。你们窦氏也不简单啊!啧啧,不要告诉我,窦文不知道三不食那间雅座被我们杨氏包下来了。”杨师道反击道。
“哼哼,杨大人,你也不差,只是放印子钱这种事情,你们杨氏难道就没有做过吗?”窦诞冷笑道:“刘洎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你们杨氏的事情,难道就能逃得过刘洎的五色棒吗?”窦诞冷笑道。他认为这种事情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窦氏,杨氏肯定也有人参与其中。
“我们杨氏可不会做这种事情,放印子钱啊!窦大人,难道你们不感觉到这钱赚的太无耻了点吗?”杨师道扫了众人一眼,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就听他大声说道:“我等都知道,当年窦氏支援李渊可是用心的很,要钱给钱,要粮给粮,大概是因为当年损失太多,这才逼得用这种办法来敛财吧!若是如此,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胡说。”窦诞双目圆睁,死死地望着杨师道,杨师道的话太有杀伤力,什么窦氏已经没钱了,才会用这种方式来赚钱,这要是传到外面去,窦氏的名声坏透了,甚至还会因此而连累唐王。
“是不是这样,窦大人自己清楚这件事情。何必狡辩呢?”杨师道哈哈大笑,虽然杨氏这次损失一名族人,但窦氏也没有轻松到哪里去。
刚刚做了燕京府尹的刘洎,肯定会以这次调查作为突破口,好顺利树立自己的威严,方便自己日后的工作。可以想象,窦氏的损失要比自己大多了。
“岑大人,这件事情?”范瑾看着杨师道离去的身影,言语之中有些担心,大家都不是傻子,从这件事情中,众人都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杨氏和窦氏之间的争斗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还能怎么样?我们只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勤于王事,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范先生认为呢?”岑文本笑眯眯的说道:“难道范先生还能改变什么不成?”
“下官担心的是朝中大臣们相互争斗,会影响眼前的局面。任何朝代,党争最后都会影响朝中局面。”范瑾低声说道:“陛下英明神武,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是今日我看陛下?”
“陛下处事公正,赏罚分明,只要你没有犯错误,陛下是不会说什么,但只要犯了错误,任何人都会倒霉的。”岑文本淡淡的说道:“只要你没有犯错误,难道陛下会找你麻烦吗?不会,范大人认为呢?”
道長
范瑾点点头,心中默然。他认为岑文本说的有道理,皇帝陛下高高在上,俯视天下,他关心的是朝中大臣的忠诚和办事的能力。至于臣子之间的争斗,只要不影响大局,想来天子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范大人认为,这些人谁不能替代?谁都能替代。我大夏人才也不知道有多少,缺了谁都可以,就算是缺了你我,也是一样。斗吧!他们斗的越厉害,陛下也许就越加开心。”虞世南在一边接过话来。
范瑾听了顿时摇摇头,深深的看了岑文本一眼,他总认为岑文本好像是隐瞒了自己什么。不过,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吗?只要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竖子成名,岑大人,刘大人现在可厉害了,燕京府尹可不是谁都能惹的。”虞世南言语之中多了几分凝重。
燕京府尹大牢之中,窦文趴在床草上,脸上露出一丝得意,自己总算是将杨思敬给坑进去了,杨师道说的对,京城内的那些纨绔子弟,世家之后,都有自己的圈子,谁在哪里养了一个妞,谁经常在哪个酒楼吃饭,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不知道的,临时打探一下也是知道的。
自己只是轻松施了一个小计,就将杨思敬送了进去,不仅仅削弱了杨氏的力量,更是狠狠的教训一下杨氏一顿,让杨氏上下脸面无光。
在窦文看来,弘农杨氏的人脑子都有问题,好好的皇后不知道巴结,却去巴结什么杨妃唐王,都是一群愚蠢之辈。
大家虽然都是在争夺太子之位,可皇后高高在上,想要算计皇后的母族,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看看前几年,除掉反贼之外,还有谁敢算计皇后母族。
现在杨氏抛弃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自毁长城。
“看看下一个是谁?我也来算计一番。”窦文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疼痛,哪里有比看着自己的敌人受苦受难更开心的事情呢?他在想着等到数日之后出了监牢,再去算计杨氏族人。
“窦文。”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冷喝,就见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年轻人,身着大红官袍,气势威武。
“刘,刘大人,你,你升官了?”窦文看着刘洎,面色一变,脸上还难掩畏惧之色。他身为窦氏子弟,还从来没有谁敢打自己,可是这个刘洎就做到了。
“你的事情犯了。”刘洎面色冷峻,这个时候,他心情激荡,恨不得将燕京城内的世家子弟一网打尽,用以报效朝廷。
“我,我的什么事情?我不懂刘大人在说什么。”窦文目光深处一丝慌乱一闪而没,身为纨绔子弟,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坏事。
“杨家、韦氏,都已经将你犯的事情告诉本官了,好厉害,一年可以得到万枚银币,就算是朝廷的亲王一年的俸禄也就是这个样子,你说,窦公子,你这生意是你自己做的,还是窦家人都有份。”刘洎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隔着监牢望着窦文。
“你,你怎么知道的?”窦文面色苍白,他知道放印子钱一旦被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只是这门生意实在是太赚钱了,他忍不住就伸手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一举一动,能瞒得过其他世家的眼线吗?”刘洎摇摇头,说道:“就因为你,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因为你而家破人亡,像你这样的人,还敢在燕京城内耀武扬威,难道不知道躲在暗处,免得被人发现了。”
“杨氏、韦氏。”窦文面色狰狞,他没有怨恨刘洎,而是念着杨氏和韦氏的名字,他的一切都是杨氏和韦氏背叛所至,不然的话,刘洎是不可能知道这些。
“说你们这些世家子弟,不知道为国效力,却只知道为自己着想,真是可耻。”刘洎忍不住怒斥道。
全球进化大逃杀 行爽
“哼,你知道什么,家国天下,不帮自己的家族,还能帮助谁?”窦文冷笑道:“只要我窦氏强大了,才能得到更多的东西,才能让我们这些族人得到更多。”
“好,很好。”刘洎忍不住哈哈大笑,指着窦文说道:“难怪世人都说你们是天下的毒瘤,若是不铲除你们,我大夏也会赴前朝的后路。”
“刘大人,不要以为杨氏和韦氏这次帮了你,以后还会帮助你。”窦文听了不屑的说道:“没看见陛下,都向世家妥协了,现在分封诸王,让世家子弟辅佐,就是看出了,这天下还是需要世家的。就凭借刘大人一人之力,是绝对不可能抵挡住世家大势的。”
“真是天真。”刘洎摇摇头,他相信紫微皇帝绝对不是这么想的,他看了窦文一眼,淡淡的说道:“作为一个必死之人,说吧!还有什么愿望?”
“你要杀我?”窦文死死的望着刘洎,没想到刘洎居然敢杀自己。原以为自己最多不过是充军,没想到居然是斩杀。
“你不死,那些死在你手上的无辜百姓如何瞑目?不要以为你是世家子弟,就死不掉,告诉你,在我大夏,就算皇子,只要触犯了法律,照样受到惩罚。”刘洎看着窦文,双目中寒光闪闪,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坚定。
窦文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刘洎的想法,猛然之间哈哈大笑,指着刘洎说道:“你果然厉害,你这是要用我和杨思敬为你铺路,让世人都知道你刘洎的名声。”
“谢谢。”刘洎并没有否认,而是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会让你的家人来见你的。”
窦文说的有道理,作为燕京府尹,这个时候需要做的,就是立威,哪里有眼前两个世家子弟合适呢?刘洎就是要用两人来立威。
“刘洎刘大人,你果真不给我窦氏的面子?”窦衍看着面前的刘洎,面色阴沉。
窦文的判决书半个时辰前就送到了窦衍手中,这让他大吃一惊,刘洎居然处死窦文,虽然还有数月之后才会处决,但窦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刑部尚书乃是都韦园成,肯定帮助刘洎一把。
“国法如此,非你我能改变的,直接或者间接死在窦文之手的,有十几人之多,也不知道连累了多少家庭,窦大人,这样的人谁敢保?这可是连陛下都知道的事情,你认为这是你我能够瞒下此事的吗?”刘洎摇摇头,从一边取出一份卷宗来,递给窦衍。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窦衍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十分详细的记载着窦文的犯罪事实。
“这是韦园成韦大人和杨恭道杨家主派人送来的,可是详尽的很啊!”刘洎指着卷宗说道。
“好一个韦氏,好一个杨氏。”窦衍咬牙切齿的说道。
“在他们看来,窦氏既然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就应该消失在燕京,夺嫡之争,可不是你们能够参与进去的。”刘洎看了窦衍一眼。
“韦氏、杨氏不灭,我窦氏誓不罢休。”窦衍双目中杀机闪烁。这次窦氏算是彻底的和韦氏、杨氏结仇了。
“窦家主,你现在就可以进入监牢,探望窦文了。”刘洎端茶送客,窦衍对自己有仇恨,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不过,他并不在意,只要自己行的正,坐的稳,难道还有人敢找自己的麻烦?
“多谢刘大人了。”窦衍冷冷的看了一眼刘洎,说道:“刘大人,我窦氏是不可能退出历史舞台的,还有,你刘大人年纪轻轻,放着大好前程不要,却卷入世家的斗争之中,日后前途莫测,让人感到惋惜啊!”
“此事就不用阁下操心了。”刘洎头都不抬。
“哼。”窦衍面色阴沉,转身就走,在外面有衙役领着他前往监牢。
“大伯。”窦文看见窦衍前来,想到了自己的命运,顿时失声痛哭起来。
“你啊,你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事先和家里面通个气,让我们也好有所准备啊!”窦衍看着自己的侄子,老泪纵横,再怎么样,也是窦氏之子。
“大伯,侄儿不想死啊!”窦文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害怕,跪在地上苦求道。
“迟了,你的事发了,连天子都知道了,那刘洎一心想拿你立威,谁都求情不得。”窦衍嘴唇直哆嗦,连连摇头,若是其他的事情,窦衍出面遮掩一二,或许还能行,但这件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大伯,都是那个杨家和韦家,刘洎说了,那些线索和证据,都是他们提供的。”窦文想到了什么,大声吼道:“他们都该死。”
“这个仇我们迟早是要报的。刘洎说的不错,他们是不想让我们窦氏重新进入朝堂之上。”窦衍捏紧了拳头,这个时候他也相信了刘洎的话。
朝堂之上的官位只有那么多,大家都想着通过辅佐君王来获得权力地位,多一个人,自己就少了一份机会,只要逮到机会,就会对自己的竞争对手下手,窦衍认为,自己若是碰到这样的机会,保证也是如此。
但事情关系到自己的时候,窦衍心里面就很难受了,怒气冲天,恨不得现在就仗剑杀到杨家和韦家,将这些人狠狠的教训一顿。
“还有刘洎,要不是他,侄儿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窦文双目中充斥着狠厉的光芒。
诡闻夜谈之风起长林 碳烤豆芽
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刘洎等几个人造成的,却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是自己的问题。若不是自己作恶多端,被人抓住了把柄,又怎么可能落得如此下场呢!
“你放心,这些都是我窦氏的仇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的。”窦衍看着窦文一眼,叹息道:“你放心,我会让你大哥过继一个孩子给你的。”、
窦文听了脸上露出怪异之色,忍不住说道:“就让小松过继给我吧!侄儿与这个孩子有缘的很。”
窦衍听了点点头,说道:“你这么说,还真是的,我看窦松和你生的有些相似,就让他过继给你吧!也算是给你这一支留下了香火。”
“谢大伯。”窦文心中一阵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