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五十四章 給我坐下推薦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师尊!”
夜色之中,满面仓皇的大皇女一身狼狈,匆匆向前,迎上前面一支同样狼狈的队伍。
那支队伍中带头的,是面色冷硬的国教首座。
“圣殿中出了剧变……”国教首座气息罕见的有些虚弱,“教中十大长老,竟被二皇女策反了八位。”
大皇女看过去,首座身后跟着的几位残兵败将,果然都是一些小角色,没有任何长老级别的人物。
“他们八人带着麾下联手,忠于我的教徒也死伤惨重……想不到,国教在华胥国这么多年一直崇高无上,居然在我这一代被区区一皇女控制,真是……奇耻大辱。”
大皇女叹声道:“师尊莫要太过挂怀,保重身体,未必不能东山再起。起码……还有两位长老忠于你不是吗?”
“剩下的那两位长老是反对我复生梼杌的计划,在三个月前被我暗中诛杀了,一直还没补上新人……实际上,国教十大长老目前只有八位。”
国教首座面无表情地说道。
大皇女沉默以对。
顿了顿,国教首座又看向大皇女:“国教发生如此大的事情,你怎么丝毫不惊讶?”
“因为……”大皇女指了指自己周身上下,“你看我这副样子,有比你们好哪些吗?”
“就在半个时辰前,我宫中突发剧变。”她也开始讲述道:“我的殿中一共有一百五十名宫人,居然有一百四十八个是老二安插的卧底……”
“还有两个在他们反水的时候下跪求饶,声称他们分别是我母皇和老三安插的卧底……”大皇女同款面无表情。
“……”国教首座也沉默了一下。
大皇女看着国教首座,眼神仿佛在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国教首座看着大皇女,眼神仿佛在说,你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良久之后,首座才忿忿地转过头。
“恨只恨我那梼杌不知出了什么意外,也不知究竟去了哪里……若是有此大凶在手,纵是来敌万千又何惧?”
“师尊,这话此时再说已然太迟。我们还是思考此时如何逃出皇宫才是正事,此时四面宫墙都被老二的人布下大阵,难以脱困啊!”
大皇女提醒着师傅当务之急。
“这样嘛……”国教首座的面色一变,“她调了至少四支外城的兵马进来,此时王城街道都是她的人,我们就是在圣殿被一路追杀来的。我还想赶紧进入宫中向你求救,调你的的人马与那些叛徒再战。”
大皇女脸上也满是灰唐,看来是情况的严峻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有些纳闷地问道:“宫城四周守卫森严,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我们就……一路走进来的,也没有人拦啊。”国教首座凝眉。
“师尊你们……就算平日里要进皇宫,也该有重重阻拦。方才这么一路直走进来,就没觉得不对吗?”大皇女问道。
国教首座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是进来以后才发现不对的!”
“看来老二是早控制了王城内外,此时此刻,整座皇宫定然也都已经在她掌中!”大皇女分析道,“她特意放你们进宫,恐怕是想直接将母皇除掉,再将我们诬陷为杀害国君的凶手,一网打尽。如此一来,阻止她登基的障碍就全都除掉了。”
国教首座眼含深意地看着她,“出事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聪明?”
“因为我当初曾经做过一个叛乱的计划,和这一模一样……”大皇女思索道:“此时想来,我宫中既然全部都是卧底,那份计划可能早就被她偷过去了也不一定。抄袭精,不要脸……”
她越说越气。
“怎么,还想去讨版权费吗?”国教首座劝她冷静,又问道:“你那计划最后是如何处置对手的?”
“自然是先打个半死、再废掉修为,最终当着全国百姓的面痛批一番,然后凌迟个三天三夜。”大皇女不假思索地答道。
就是说着说着,脸色逐渐发白。
说到最后,她的嘴唇抖了抖,道:“我现在改还来得及吗……”
“没用的,虽然她抄袭你,但是她更新比你快啊……这马上都要大结局了……”国教首座以手掩面。
“师尊你修为冠绝华胥国,何不直接带我们从天上突围!”大皇女道。
“我要是能飞走不是早起飞了?”国教首座摇头道:“八大长老早已用秘宝笼罩全城,但凡起飞必被禁锢。届时八大长老围攻,决计难以幸免。”
在师徒俩一筹莫展之时,就听前方阴影中传来一声鬼鬼祟祟地叫喊:“大殿下!奴婢来迟了!”
大皇女抬头看去,就见一排洁白的牙齿飘了过来,着实吃了一惊。
直到那排牙从阴影中走出,才发现原来是个高高瘦瘦的黑脸宫人。
正是杜兰客、
“是你?”大皇女讶然。
逃跑的娇妻 漂漂九尾狐
“这是谁?”位置被人发现,国教首座顿时谨慎起来。
“是我安插在老二宫中的卧底……”大皇女答道。
“是啊,我听闻如今正在满皇宫抓捕大殿下,就赶紧赶过来辅佐了。”老杜连连点头。
“呵呵……”国教首座笑了笑,“这时候赶来辅佐她,真有你的。”
老杜一脸真挚,“巅峰带来虚伪的拥护,黄昏见证真实的信徒!”
大皇女深受感动,握住老杜的手:“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对我如此忠心,虽然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
“……”老杜强忍住心中吐槽的冲动,咬牙道:“奴婢有办法帮大殿下逆转局势!”
“呵呵。”国教首座又冷笑两声,“你可知你在说什么?此时王城内外起码有十万兵马受二皇女调动,你敢说扭转局势?你一个小小管事,竟敢大放厥词,当自己是谁?”
“哼!”老杜一拂袖,铿锵有力道:“反正已经到了这般地步,纵使听我一番话又能如何?”
大皇女与国教首座对视一眼,齐齐点头,道:“你说吧。”
“此时皇宫守卫最严的地方就是四道宫墙,二皇女料想你会全力突围,将最精锐的力量都安排在了外围。王城内的兵马会逐步开进宫中里,增加四面的搜索范围,迟早再无我们容身之地!”
“此时我们唯一的翻盘机会,就是偷家!”
老杜一挥手,断然道。
“偷家?”
“没错,二皇女方才在陛下寝宫亲手弑君。此时正在皇宫大殿中,准备坐上皇位!但她身边的守卫,恰恰是最薄弱的!”
老杜恶狠狠地说道:“我们找准时机,刺进她的薄弱点,一击直接快准狠地捣烂她的中宫!”
宠妻之路
大皇女犹疑不决:“切她中路?”
国教首座摇头:“没那么容易的。”
“容易与否,一试便知。”老杜微微一笑,“机不可失,二位还请速速随我前来!”
国教首座和大皇女都紧皱着眉头,这个男人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可是他又怎么可以这么自信呢?
山穷水尽之下,大皇女竟然真的被他打动了。
“好!”她重重点头,“我便信你一次。”
当即。
杜兰客带着大皇女、国教首座与那小猫三两只的残兵败将,就沿着眼前的院墙,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
一路挺胸抬头,举脸仰天。
看他走路的姿势,活像走在老虎身前的狐狸。
连国教首座都看不下去了,沉声道:“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外面有十万人在搜捕我们,你连躲都不躲一下?”
“呵。”杜兰客傲然一笑:“骟人自有妙计。”
奇的是,这一路走的全是宫中正门,全部大敞四开,不见哪怕一个守卫。
居然真的就给他轻轻松松地长驱直入。
“太奇怪了……就算再怎么人手不足,二皇女也不可能全然放弃身边的布置啊……”国教首座又纳闷道。
这一纳闷,居然就过了十几道高高的宫门,来到了皇宫大殿。
“居然真的可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大皇女只觉这一路仿佛是神仙保佑。
当真做梦一般。
“二皇女的布置,全在我的掌握之中。任她再如何奸似鬼,还是得喝我的……嘿嘿嘿。”
杜兰客嘴角高高地笑道。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国教首座盯着杜兰客的一张黑脸,眼中是难以掩盖的惊疑:“傻逼克高手?!”
“噗……”
杜兰客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前方就是大殿,若是老二果真在其中,她修为向来极高,身旁定然也少不了高手保护……”大皇女又锁住眉头,“此时我与师尊皆有伤在身,若是以寡敌众,还真不一定是对手。”
“不如让奴婢替大殿下冲锋陷阵!”
杜兰客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前去。
“不是……”大皇女一把拉住他,“你这么勇的嘛?”
“大殿下……”老杜轻轻摆脱她的手,沉声道:“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谁说男子不如女!”
说罢,他大踏着步,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进了大殿之中。
吱呀一声推开殿门,嗖的就闪身进去。
接着,里面就想起一阵“嘭嘭啪啪啊啊啊”的响声。
只不过……
“我怎么听着这叫声像是他一个人的?”国教首座狐疑了下,“该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在挨揍吧?”
正在众人好奇的时刻,就见老杜推开大门。
“大殿下,都收拾好了。”
“啥?”
怀着震惊与困惑的心情,一行人全都走进皇宫大殿之中。
就见极为宽敞而空荡的大殿里,整整齐齐地绑着一排人,当头一个赫然是这次王城大乱的罪魁祸首。
二皇女。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居然一动也不动,大皇女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她如此老实。
只有眼中是满满的生无可恋。
身后的一排几十个侍卫服色的人,也大抵如此。眼中除了震惊和惶恐,还有见了鬼的害怕……
“这就成功了?”
大皇女眼中带着一丝离谱,看向杜兰客。
自己都从来不知道,这个卧底啥时候变得这么能文能武。若是他是个真正的男人……自己定然要让他做自己的第十二个皇子妃……
无 上 神 王
而杜兰客此时已经十分狗腿地跑到了高高的台阶之上,擦拭干净了那张偌大的、象征着皇位的金凰椅。
“大殿下……”他回头谄媚地笑着,“金凰椅都准备好了,快上来试试臀感。”
“这……”大皇女稍有些不好意思,但脚步还是走了过来,一边准备坐上来,一边羞涩地笑道:“事情还没定呢,不太好吧?”
“你也知道不太好?”国教首座瞪了她一眼,“外面还有多少烂摊子没有解决,即使我们抓住了老二,你就以为她们能彻底服你?还有的忙呢!现在就有心思上去坐皇位了?省省吧。”
“师尊说的是。”大皇女耸然一惊,道:“我方才是被鬼迷心窍了,居然想着皇位就是我的了。”
“皇位就是你的了啊……”身后的“鬼”忽然幽幽说道:“大殿下,就坐一坐嘛。坐一下坐不了吃亏,坐一下坐不了上当……你憧憬了这么久的皇位,哪怕先体验一下呢?”
老杜又拍了拍那华丽的金凰椅。
“这张椅子……又大又舒服……”
“嗯……”大皇女听在耳里,看在眼中,也十分心动,眼看着就要一撩下摆……
身形却突然一滞。
因为国教首座飞身过来,一把托住了她的屁股。
谁说水果没心事 桃小侠
“我从小就教你,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要放松警惕。现在你母皇与你三妹还生死难测,你就想来试皇位了,莫非是以为你赢定了?”
“……”
老杜在旁边眼看着大皇女就要坐下,居然还被她一掌托住。
玄衍神术 一介白衣
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指着国教首座的鼻子大骂道:“喂你这个八婆,我忍你很久了!这一路就一直在那里说风凉话,现在我任劳任怨地把大皇女送到这里,就是想让她坐一下皇位,怎么了?怎么了?你跳出来叽叽歪歪,是不是没挨过毒打啊喂!”
国教首座的脾气也不是盖的,怒道:“你一介小小的管事,不要以为立下了点些微的功劳就可以跟我大声讲话!我就算失了势,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怎么,你没马吗?”
“怎样啊?”
两人的脸越贴越近,又呛了几句声。不过说归说,方才老杜的一系列超神表现,让国教首座拿捏不准他的实力,还真不敢出手。不然寻常管事敢这样无礼,早被首座一掌灭杀了。
老杜这边,也不敢真的出手,他的功劳到底是怎么立的,他比谁都清楚……
于是两人持续互相挑衅。
“怎样啊?”
“怎样啊?”
叫着叫着,杜兰客忽然伸出左手,推了国教首座的肩膀一把。
“我左手推你了,怎样啊?”
“那我左手推回你咯,怎样?”
国教首座毫不客气地回应。
杜兰客又忽然伸出右手,推了首座一把。
“我现在右手推你咯,怎样啊?”
“那我右手推回你咯,怎样啊?”
首座这边正不住地和老杜呛声,就见他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然后看着自己举在半空的两只手,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随着她托举的手挪开,大皇女的屁股不可避免地落在了金凰椅上……
嘭——
仿佛有一个超慢的动作回放。
老杜的得意,大皇女的懵懂,首座的诧异,都在这一瞬间定格。
终于。
“啊……”
随着大皇女屁股这一坐,老杜发出了一声得偿所愿的舒爽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