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討論-第一千二八一章 無能狂怒分享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重生浪潮之巅
此时,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客厅,书房,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几乎所有人都目不转睛,面色凝重的看着别列佐夫斯基。
显然他们也听说过别列佐夫斯基这位“莫斯科市宗主教”的大名。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聚焦在自己身上,别列佐夫斯基轻笑一声道:“本来,我应该一一拜访各位,好好跟各位商讨这件大事,但奈何时间太紧,也怕走漏风声,让奥利拉发觉,所以只能不得已而为之的将诸位请到了这里,还望诸位原来我的鲁莽。”
“不过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都是希望诺基亚能好,希望诺基亚的传统产业能好,希望诺基亚市这些跟诺基亚有着无限关联,甚至干脆就是你们子女孙辈的诺基亚人们好。”
“但是不得不说,诸位的想法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已,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然而阻止这一切的人,显然就是奥利拉和诺基亚的电信业务,奥利拉为了发展诺基亚的电信业务,将诺基亚这些年大部分的盈利的投入到了电信业务中。”
“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你们殚心竭虑,苦心经营的传统业务,营收和利润逐年下降,你们和你们手下的那些员工的工资收入直线下降,甚至还要背上无能的骂名!”
“然而最可恨的是,即便如此,奥利拉还打算将你们贡献一辈子的传统产业给卖掉,让你们和这些诺基亚市的员工们成为无家可归,只能漂泊在外的孤魂野鬼……”
虽然知道,别列佐夫斯基说的这些话,大都逃不过四个字,“挑拨离间”,但还是有不少人面色剧变,动容起来。
毕竟,别列佐夫斯基说的都是事实。
奥利拉早在好几年前,就开始把公司的大部分盈利,投入到了电信业务,是事实。
奥利拉打算将他们的传统产业给卖掉,也是事实。
假如爱情不完美
至于他们和那些诺基亚员工收入下降,更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吴茂才在一旁,更是啧啧的赞道,别列佐夫斯基这一手着实是阳谋。
诡契 九斟
何为阳谋?
情花毒
就是知道前面是个坑,那也只能乖乖跳下去。
“可现在,改变这一切的机会到了,擎天打算花十五亿美元来收购诺基亚的电信业务,只要在座的诸位同意之后,你们少则能分到二三千万美元,多则能分到一亿多美元,并且都是现金。到时候诸位就能彻底的实现财富自由……”
听到这句话,下面再次不由产生了一阵骚乱。
毕竟对于下面的这些人来说,刚才别列佐夫斯基说的这些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也的确足够他们现在什么都不做,彻底回家逍遥自在。
这恐怕对于任何一个没有实现财富自由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具有强大诱惑力的事情。
“如果想要拯救传统产业的话,我相信这么一笔钱投入各自所代表的传统产业,还能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看着别列佐夫斯基在上面侃侃而谈,马库斯此时有点神游物外的意思。
他的脑袋在思考别的问题,毕竟现在别列佐夫斯基所说的那些,他都已经听过一遍。
此时,他的心中有些无奈,也预料到别列佐夫斯基这些话说完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他自认自己还是一个比较有大局观,能为整个公司考虑的人,要不然也不能成为诺基亚的副董事长。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听了别列佐夫斯基所说的这些话,开的这些条件之后,连他都有了心动的感觉。
诚然,把电信业务全部卖掉,对于诺基亚来说是个伤害,但奥利拉把他们现在所掌管的传统产业全部卖掉,难道对诺基亚,就不是个伤害了?
他以及的在座这些人不管是处于自己信念的坚持,还是利益的考量,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传统产业这边。
这倒不是说,他们这些传统产业的人就没有一个看好电信业务的。
只是那些看好电信业务的传统产业这边的人,都已经在两年前,早早站在了奥利拉那边。
而现在留在传统产业的人,用奥利拉的话来说,都是一些冥顽不灵的老顽固。
其实别列佐夫斯基也没什么好说的,虽然语句有些变化,但是大体的意思跟在和马库斯交流的时候,说的是差不多的。
见别列佐夫斯基好不容易说完,马库斯直截了当的抢先说道:“别列佐夫斯基先生,我现在需要跟大家在一起,单独的好好聊一聊这件事情。”
他这话似乎有些矛盾,一会在一起,一会单独的,但别列佐夫斯基却是听懂了。
马库斯这是要将他们给摒弃在外。
神醫 棄 妃
马库斯目不转睛的看着别列佐夫斯基,神情有些倔强。
希望自己和自己这帮相处数十年的老伙计,做出的这项,关于诺基亚未来重大改变的决定,是不被人干扰的,更不是被人胁迫的。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只是有些出乎马库斯的意料,别列佐夫斯基很快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且带人离开了整间屋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毫无拖延之意。
甚至一瞬间,连马库斯自己都有种错觉,别列佐夫斯基他们这帮人仿佛从没来过一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马库斯定了定心神,拍了拍手道:“不管诸位究竟是愿意还是被胁迫而来,毫无疑问,我们都将在今晚做出,影响诺基亚未来发展的重要进程……”
看着宛若平常一样召开会议的马库斯,众人的心也随之安定了下来,似乎好像自己现在就是在诺基亚大楼开会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想办法,逃跑或者报警呢。
拜托,他们也不是傻子。
别列佐夫斯基这种狠角色居然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将他们掠过来,并且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尤其是警.察的警笛声,他们要是还想不到别列佐夫斯基早已就将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他们真是脑袋坏掉了。
掠爱成婚:盛宠失忆萌妻 小骨头
站在屋外,一阵寒风吹过,吴茂才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
现在才不过三月份,天气并不暖和,尤其是,他现在还处于靠近北极圈的芬兰。
据说芬兰有很多城市是能看到极光的。
扭过头来,见别列佐夫斯基还是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吴茂才忍不住对着其说道:“别列佐夫斯基,你不担心他们不愿意将电信业务卖给我们吗?”
“不担心,如果是马库斯一个人,他或许还能进行真正的有效思考,如果他的人格更伟大一些的话,他或许还真有可能得出一个对诺基亚好,对他不好的结果。可这么多人在,即便有少数掌握着真理的聪明人,也恐怕只能淹在这群情激奋的声浪中。”
“毕竟大部分的人性都是自私,逐利的,他们凭什么损害自己的利益,来成全奥利拉,成全与他们没有什么关联的电信业务。”别列佐夫斯基自信的说道。
“再者说了,现在屋子里的这二十多人,其中有两个人,早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绝对会将投票赞成,将诺基亚的电信业务卖给我们。”
“本来,这些人就心不齐,更想把电信业务卖给我们,现在又有两个已经被我收买的内应在里面,咱们怎么可能不胜?”
看向吴茂才,别列佐夫斯基的嘴角闪过一丝狡诈的笑容。
不要忘记,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诺基亚的主要客户就是苏维埃。
其生产的电缆和砍伐的树木大都卖到了苏维埃。
这也是他为什么瞧不起芬兰,认为芬兰是苏维埃另一种形势殖民地的原因。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所以他还在莫斯科的时候,就早早的找到了一些认识诺基亚传统产业高管的人,让他们从中介绍,然后进一步的收买两个能说得上话的诺基亚董事以及股东。
所以说,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等。
等待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来收取他的胜利果实。
看着别列佐夫斯基这幅笃定的模样,吴茂才顿时有些艳羡。
说真的,他这次跟着别列佐夫斯基出来办事,着实感受到了自己跟别列佐夫斯基之间的巨大差距。
别列佐夫斯基做事真可谓是步步为营,层层算计,早在俄罗斯的时候,就已经对整件事如何做,进行了通盘的考虑,并且利用自己手中有的资源,让胜利的天平一点点的倾斜到自己这边。
反观他,就是一个老老实实听喝的跑腿。
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只要能把事情办好,他这跑腿,跑的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不过,你为什么非要将电信业务给卖掉,而不是直接跟马库斯他们说,擎天想要获得诺基亚的升级生产技术?”
吴茂才突然脑中一道念头闪过,问道。
“因为,只是谈获得授权,对于马库斯他们来说,没有吸引力。”别列佐夫斯基淡淡的说道。
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就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讲电信业务给卖掉,那么即便他们帮助擎天,获得了诺基亚手机的生产技术,可最后他们有拿不到一分钱,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因为奥利拉一定会想办法,将这笔钱划拉到电信业务上去。
也就是说,如果不把电信业务给卖了,将整个电信业务连根拔起。
那么马库斯他们商量,努力了这么多半天,其实就是个寂寞。
在这种情况下,马库斯他们凭什么帮擎天?
还好,马库斯他们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在外面冻了不到一个小时,马库斯家的大门再次打开,马库斯亲自走到门口邀请别列佐夫斯基进去。
拒绝了马库斯请自己坐下的善意,别列佐夫斯基笑而不语的看着眼前众人,这感觉仿佛就如同一只凶残的灰狼,在看向自己的猎物一般。
马库斯似乎并没有察觉,别列佐夫斯基这眼神中所含的意思一般。
又或者说他察觉到了,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有资本去对抗别列佐夫斯基,那么最好的做法,自然而然的将其无视掉。
过了数息,别列佐夫斯基这才笑意盈盈的对着马库斯说道:“我相信,马库斯先生和诸位都已经得出答案了,所以……”
见别列佐夫斯基说到这里,居然就不说了,马库斯顿时心中破口大骂了起来。
过了几十秒,他才算是彻底止住心中的骂声,郑重其事的对别列佐夫斯基说道:“别列佐夫斯基先生,将诺基亚电信业务卖给你,并不是不可能。”
说到这,马库斯的声调骤然变高,大声说道:“但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只是奥利拉欺人太甚,逼的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而且我们对这个价格并不满意,十五亿美元的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
见马库斯这幅又当又立的模样,别列佐夫斯基心中并没有什么恶心的感觉,反而一脸玩味的看着马库斯。
对于他来说,马库斯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人性本来的样子,也是他整日里见到最多的模样。
如果马库斯真的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模样,宁死不从,他反而还会有些不太适应,觉得怪怪的。
被别列佐夫斯基如此鄙视的看了一眼,马库斯心中不由一阵怒火升起,但更多的情绪只能说是无能狂怒。
毕竟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的确非他的本意。
念头一动,马库斯长吸一口气,不管是不是他的本意,既然已经如此,但大家都想要这么做,那他就只能尊重集体的决定,尽自己所能谈出来一个更好的结果。
“十五亿美元的价格,也并不是不能谈,也对你们希望我最终能给你们一个更高的价格表示理解。”
“但是十五亿美元的价码,的确是已经不低了,马库斯先生你看看,在整个芬兰,甚至整个欧美,又有谁能出的价格比擎天还要高?”别列佐夫斯基反问道。
马库斯顿时变得沉默无语,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别列佐夫斯基这话说的,的确是真的。
如果真能把电信业务卖到十五亿美元,不,能卖到十二亿美元之上,他们早就想办法将电信业务给卖了,那还能等到别列佐夫斯基奚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