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二十四章 戰爭的轉折鑒賞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琉璃返回鬼之国之后,白石自然也顺理成章知道了在后面控制白绝的幕后主使者的名字与身份——
宇智波斑。
于终结之谷,败亡于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之手的宇智波先祖。
无论是在过去的年代,还是现今的时代,拥有这个名号的男人,都是毫无疑问的‘力量’代名词,被人们所一直敬畏着。
“确定是本人吗?”
白石头疼的坐在位置上,揉着眉心。
老实说,突然被琉璃告知这么扯谈的事情,他脑子都处于一片空白之中。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给震惊到了。
若是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不知道会在忍界之中引起多么可怕的风暴,这实在是难以想象。
与初代火影交手的传说忍者,竟然诈死存活下来,并且一直在暗中密谋着什么可怕的计划,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吧。
“那种力量我可不觉得是作假。就算是我们所有人一起上去战斗,面对那种力量都无济于事。”
琉璃以这样的高度评价,来表达那位传说宇智波忍者的实力强大。
事实也是如此,琉璃不认为那种力量,是这个时候的他们可以触犯的。
那种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只是一瞬间的展现,都会给人带来无限的绝望与崩溃。
这也可以想象到,先辈们的战斗是何等可怕与激动人心。
宇智波斑尚且如此,当年击败斑的初代火影柱间,又会是何等的风采呢?
没有与这样的忍者们出生在一个时代,实在是一大憾事。
“这种评价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白石有点不相信。
自己的实力姑且不论,绫音的实力,是稍弱于琉璃一筹的。
琉璃的硬实力,足以和当代五影并列,就算弱势,也不会弱到哪里去,相反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殊血脉,补足一些缺陷。
他们三人联手,哪怕是与五大国的忍者力量,进行短暂的正面较量也不是问题。
联手之后,击败五影之一,也不成问题。
这样的实力,竟然也无法与那位斑相提并论吗?
“我只能说斑的力量,是难以想象的可怕与强大。我们距离先辈们,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
见到白石不信,琉璃叹了口气。
说实在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也不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但是在目睹到那种传说之力后,琉璃才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在她过去,一直以为五影那个阶层,就是整个忍界的巅峰了。
一骑当千对于五影级别的忍者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做到这种程度,便已经是众多忍者们难以攀登的高峰。
然而遇到斑之后,见识到那伟岸威严的须佐能乎,才发现五影级别的忍者,也显得底气不足。
无法判断琉璃口中的可怕具体是什么级别,白石便只好用自己改善过的秘术,探查了琉璃的记忆,回放着斑展示力量的那个片段。
看完整个片段后,白石坐回了位置上,脸上的震撼很快消除,勉强恢复了镇定。
他总算理解到琉璃口中的可怕,是什么等级了。
“那是人类可以达到的境界吗?”
那种身临其境的压迫感,光是被瞪上一眼,都觉得全身的鲜血要被冻结一般。
“当然可以,斑的力量就是最好的例子。既然他可以做到那个程度,我以后自然也可以做到那个程度。”
琉璃信心十足说道,并未因为斑的力量,有所打击到自己的自信。
“那么一来,往后与这些人的接触,也需要注意一下了。”
白石沉下心来,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躲避吗?”
“不。如果斑的力量,可以一直保持那种状态,那么,他这种人根本没必要在背地里搞这些小动作,派遣那些白绝到处收集情报。可见,他的力量虽然强大,但肯定是有某种限制的。地点限制,持续时间限制,使用次数限制,很可能都是他不能随便动手的原因所在。”
白石这样分析。
若是斑的那种力量可以随便使用,任何阴谋诡计都不需要,从正面碾压过去即可。
无论想做什么,都没有人敢去阻拦。
即使有人敢去阻拦,也不可能改变什么现状,不过是多了几具尸体而已。
而斑没有这么做,就意味着,这种力量,他不可能随时随地开启,有着某种独特的限制条件。
不过,光是得到这样的一些情报,这次的行动就是意义重大。
被逼迫到那种程度,就意味着斑的手段差不多尽出了。
否则不可能装作那种姿态,连武器都被琉璃拿走了还无动于衷。
拖延时间,暗中准备什么,利用所谓的‘伊邪纳岐之术’,牺牲一颗写轮眼复活……显然,只有被逼入绝境的人,才会用这种小手段来争取时间。
若是斑一开始就展现那种力量,那么,这些小动作就是多余的,而以那位宇智波斑的个性,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示弱。
因此,白石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判定,那就是斑最后,也是最大的底牌。
只要攻克这个难关,斑的问题就不足为虑。
而攻克的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变得比斑更强,或者是持平、稍弱,用持久战术拖累敌人的步伐。
嗯……以他们三人的力量联合,即使拼死上去,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大概率会被斑反向消灭掉。
因此,在没有做好面对那种力量之前,最好的办法即使避开斑,限制他的活动范围,消灭白绝,把他伸出来的‘触须’全部折断,让隐藏在暗中的斑变成一个没有耳目的瞎子。
对斑来说,情报收集是很重要的一环。
即使不直接面对斑,也可以通过消灭白绝,来削弱斑的力量。
“目前的人手不太够吧?”
琉璃这样问道。
“是的,因为忍者学校初办,我还要过去负责医疗忍术等课程教导,平时的业务和研究,我也要过去顾问……”
仔细想想,自己身上还真是身兼数职,这阵子琉璃离开后,他就一直没有离开办公地点,基本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
没办法,其余的先不说,医疗忍者的培养刻不容缓。
木叶那边虽然有些合作,但那些医疗忍者资源,只是一部分,而且需要几年之后,才能回收利用。
但是鬼之国平时也需要医疗忍者,及时就职。
医疗忍者,在目前的忍界之中是抢手职业。在外面根本碰不到什么野生的医疗忍者,更不谈拉拢和合作了,只能自己投入大量资源培养。
目前医疗忍者行业的标杆,以木叶为最。
鬼之国目前在医疗忍者上的投入,只是刚刚起步。
虽然白石有信心在未来追赶上木叶,但那是一个极为漫长的时间。
鬼之国在医疗行业的建树,只是药物与器材的开发,在‘医生’方面,是比较紧缺的。
而这些职业,又是一个健全国家,必须要进行填充的部分。
拥有一个完整,完全属于自己方的工业体系,比什么都重要。
白石很明白,没有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未来必定在某方面受制于人,无法自主。
所以,这次第三次忍界大战,才显得尤为重要。
军火和医疗,在战争时期,可是实打实的暴利行业。
紫苑花医药公司,光是战争开启后的几个月订单,就是一笔令人窒息的天文数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就在几天前,云隐村也暗中下了一个大单子,很明显,云隐村也打算正式介入这次忍界大战了。
木叶,砂隐,岩隐,云隐,四大忍村互相征战,只剩下一个孤悬海外的雾隐没有表明参与。
但雾隐村与这边的医药公司也是有一些合作的,只不过没有其余忍村深入。
这和雾隐村的封闭政策有关。
毕竟是血雾之里啊。
当初紫苑花医药公司入驻,就遭到了很大的阻力,最终还是通过大名那边的关系,才勉强和雾隐村签订了各种条约。
例如不准过问雾隐村的任何事情,也不准随意在村子里乱转,平时也不能够打听消息,没有事情不要随便出门,只准待在一个小圈子里活动等等……
直到现在,白石都不知道雾隐村内部的详细情况是什么样子。
对外人封闭到这种程度,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琉璃离开之后,就只剩下了白石一人在这里处理事情。
平时琉璃也都是不用管事的高层,她的任务只是修炼和战斗,离开之后,白石大概也能猜测到,琉璃回去找个僻静的地方修行。
宇智波斑的出现,激起了她的强烈好胜心理。
“好想找个能干活的秘书啊……”
白石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喝着,放松之余感慨了一声。
“那白石君想要个什么样的秘书呢?我这样的行吗?”
听到这个声音,白石就知道是谁过来了。
“不需要做事情丢三落四的,你只要不给我添麻烦,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白石这样说道。
整天不务正事,交给她的任务,也只是偷奸耍滑。
“但我可以给白石君各种各样的服务。”
绫音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
“你已经快二十岁了,不是少女了。”
意思是告诉她,不要在这里卖萌,一点都不可爱。
“胡说,我明年只有十八岁。”
“你年龄是负增长的吗?”
“是啊,只有这里是唯一正在正方向增值的地方哦。要来摸一摸吗?”
绫音指着领口里的庞然大物。
看着确实很诱人。
但他现在每天都累得要死,可不想哪天死在这上面。
光是应付琉璃一人,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加上一个看上去精力更加旺盛的……
饶了我吧,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了。心中哀叹。
“刚才琉璃的话,你也听到了吧?”
白石转回事情的正题问道。
“虽然没有共享记忆,但要说宇智波斑的消息,我的确是听到了。”
绫音脸上收起了嬉皮笑脸,神情郑重。
看到绫音总算是恢复了正经脸色,白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是一个怪物,琉璃的说法还有所保留。光是通过记忆去感受那种力量,就和我们不在一个次元上。不,迄今为止所遇到的忍者之中,没有一人可以比拟斑的强大。”
哪怕是接近也没有。
而那只是一瞬间的感悟。
到现场去亲身体验,会更加震撼那种毁灭天地的神力吧。
“我不主张接下来主动接触斑,至少暂时是这样。唯一的好消息是,斑的那种力量不可能持续很久,可能也有着地点限制,只能窝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剪除他伸出来的‘触须’,就是接下来我们要做的。”
“琉璃之后是我吗?”
绫音知道白石这是要她当苦力的前奏。
“我们这边人手不足。交给其余人,我又有点不放心。你的侦察和反侦察能力是数一数二的,高速的体术也可以在发现时立刻歼灭敌人。”
“虫男他们呢?”
“他们正在地下黑市打响名气,明面上不能和我们这边有任何接触。根据暗中传回来的信息,随着他们‘轩猿众’的名气越来越大,已经引起了岩隐的注意。”
“岩隐?”
绫音脸色古怪。
白石笑道:“岩隐的三代土影大野木,那可是个相当有趣的忍者。”
身为五影之一的土影大野木,在忍界中特立独行,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比如爱好雇佣地下黑市的赏金猎人,处理一些岩隐村不便处理的事情。
又或者招揽集团型的忍者雇佣军参与战争。
根据草之国战场的各种信息回馈,岩隐的部队之中,有不少是混迹地下黑市的赏金猎人。
虽说以五影之一的土影身份,以雇佣外来忍者加入五大国的争斗,有点损失土影的威仪。
但这种办法,的确有效降低了岩隐忍者的牺牲率,而且只需要付出资金,就可以获得等量,甚至超出预期的回报,这种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在其余四影不屑于雇佣地下黑市赏金猎人的时候,三代土影大野木早已经与地下黑市建立了一条稳定可行的交易链。
也不是什么赏金猎人都可以进入大野木的视野。
大野木首先注重的是该赏金猎人与赏金猎人集团的公信力,之后才会去查阅其能力如何,可以应用于什么场合。
目前为止,与大野木合作过的赏金猎人,都表示这位土影很大方,也不会存在店大欺客的现象。
可以说,这是双方得以稳定交易链的基础。
双方都很注重信用。
一旦失去了信用,交易链也自然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如今虫男等人的轩猿众,在地下黑市中,也逐渐有了名气。
完成任务率是百分之百,公信力可以排到地下黑市的前列。
随着一件件高难度的危险任务,从虫男等人的手上完成,进入那位土影的视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受雇于忍界的富商,与被五影之一的土影雇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因为被土影雇佣过的赏金猎人,无一例外最后都升值了。
也就是说,被土影大野木股用过的赏金猎人,就等于打上了‘精品’的标签,之后会受到更高级富商与官员的青睐,专门服务于大人物的雇佣兵。
采集到的情报,还有收敛的资金,也是呈现直线在增长。
除此之外,还有三支赏金猎人队伍,近来也都表现不错,处于稳定升值之中,增值空间很大。
距离土影打上‘精品’的标签日子,也应该不远了。
“那位土影打算交易什么?”
绫音好奇问道。
“破坏木叶的一个补给点。”
白石回答。
“难度系数很大啊。”
“这算是投名状等级的,那位土影在待价而沽。如果成功,后续还会有更大的合作等待虫男他们。”
虫男等人的信息并未暴露。
即使之前前往木叶接应时,也只是参与了根部四人小队的战斗。
结果是根部的四人小队全灭,尸体也回收了,资料保存非常完好。
目前与虫男的联系,基本也都是单线联系,就是为了防止信息上的泄露。
“所以,能够派上用场的实力人员,这边已经所剩无几了。那些白绝分散的地点太多,土将军他们有点忙不过来。”
“知道了。就知道使唤人,如果在另一方面也使唤我就好了。回来后,一定要给我奖励才行。”
“抱歉,我会尽快培养出下一批次的战斗人员。”
目送绫音出去,白石长长出了口气,振作精神工作。

云隐与岩隐爆发了战争。
鸿蒙始祖
这个消息,白石早已经通过琉璃的一些陈述,提前预料到了这个结果,随意并不算特别惊讶。
以三代雷影为首的云隐上忍众,直接捣毁了土之国境内的十多个哨点,一口气歼灭了数量众多的岩隐忍者,并且目标很明确,直指土之国境内的正在开采的珍贵铁矿。
绫音刚离开鬼之国不到两天,忍界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比起火之国的肥沃土地,云隐更喜欢土之国的铁矿,用来打造兵器。
毕竟铁矿的利用率最广,而土之国又是最为丰富的铁矿产生地,自然容易遭遇到同级别忍村的觊觎。
更奇葩的是,进攻岩隐村的云隐忍者,只有不到二十人。
虽然都是清一色的上忍,外加雷影这位五影之一的忍者,就这样深入土之国腹地,也实在是一件冒险之举。
白石得知这个确切消息后,也不得不感叹雷影的胆大,还真是敢做。
这下子以来,云隐和岩隐的战争是必不可免的了。
对于火之国的木叶来说,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吧。
但也更加警惕云隐。
云隐的目标更加长远,他们不急于参与木叶这边的战斗,不是不想要将木叶拉下神坛,而是在此之前,他们需要积累更强大的力量。
那就是抢夺土之国的铁矿等珍贵资源,发展云隐的军事力量,在强化实力之后,再去和木叶交战……说不定是这样的一个长远战术,而不是执着于一朝一夕之间分出胜负。
毕竟那是公认的最强忍村,哪怕是云隐村,也需要积累更多的力量做好准备,才能够增加胜率吧。
为此,招惹岩隐的仇恨,似乎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了。
位于偏远地带的鬼之国,自然不会遭受到战争的冲击,白石也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这场战争的最终走向。
——大约是一个星期后,土之国战场的最新消息通过情报人员传递回来。
那就是三代土影在得知三代雷影现身在土之国后,亲自率领云隐的爆破部队前往阻击。
结果战斗不敌,身负重伤。
据说,三代土影大野木整个腰部都被云隐的三代雷影打烂掉,带过去的岩隐爆破部队,也几乎全军覆没,损失极为惨重。
“……”
如果不是知道手下的情报人员工作仔细认真,白石差点以为这份情报上的内容,是虚构出来的事实。
“看来这场战争云隐才是最大的赢家。”
琉璃来到白石的办公室,得知这个消息后的反应。
回想起自己与那位雷影短暂交手的场景,对方的实力的确很强,当时可能还保留了很多的实力吧。
能把同级五影之一的土影打成重伤,甚至重创了岩隐的爆破部队,自此之后,三代雷影最强盾矛的威名,恐怕也会更加深入人心。
白石则是面色忽然转为凝重,仔细观看着手中的情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见到白石忽变的表情,琉璃疑惑问道。
“琉璃,如果你是那位雷影,在击溃了敌军首领之后,第一件事是什么?”
白石认真问道。
“当然是继续深入,扩大战果了,就这样一鼓作气击溃岩隐的气势。”
琉璃没有思考,毫不犹豫回答。
毕竟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实在可惜。
土之国的铁矿对云隐的三代雷影来说,有着十分大的吸引力,肯定是继续深入,进一步扩张战果,这才是云隐首领该有的风范。
“这的确是很多人都会下意识产生的冲动,然而在巨大胜利冲昏头脑的情况下,这其实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行为。”
“你是说?”
琉璃一点就通,明白了白石的隐藏意思。
“岩隐要开始收网抓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