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80章 賈·梅羅、穆尼奧拉·平安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鄯州。
大清早百余骑就进了城中。
“使君,百骑来了。”
刺史杨熊正在沉思,闻言抬头问道:“谁带队?”
百骑近几年渐渐的有了些名气,特别是在这等边塞地带更是如此,堪称是大名鼎鼎。
“说是武阳侯。”
杨熊起身,“武阳侯不是去了兵部吗?怎地……去看看。”
他带着人急匆匆的出迎,刚出来就遇到了贾平安一行。
“是武阳侯!”
津门风云录 极目北望
杨熊拱手。
贾平安下马道:“见过杨使君,事情紧急,我便不啰嗦了,有个叫做周仓的小吏可在?”
“周仓……”
杨熊问道:“可是有事?”
贾平安点头,杨熊杀气腾腾的回身问道:“周仓是谁?”
一个小吏转身就跑。
贾平安举手。
弓弦声让人头皮发麻,小吏被一箭射中后腿,当即扑倒。
“周仓,可惜了这个名字。”
……
王圆圆觉得自己吃药吃的差不多了。
可谁能来诊看一番?
他去了道德坊。
“郎君因公事出了长安,大约过几日就回来。”
杜贺不卑不亢。
本来他看不起商人,可谁曾想老贾家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于是自觉不自觉地,就把商人变成了两种,一种是老贾家和老贾家的朋友;一种是其他商人。
比如说人渣藤就被杜贺腹诽:堂堂的宗室子,竟然和那些商人一起钻进钱眼子里。
王圆圆遗憾的拱手告辞。
一个黑白相间的东西滚了出来,口中竟然叼着一个小女娃。
“救命!”
……
贾平安风尘仆仆的进了长安城,随行的又多了几个俘虏。
在半道上时,他们遇到了那一队吐蕃人,一查过所,当即拿下。
可笑的是那些吐蕃人还在拼命的喊救命,最后被一刀剁了一个,随即都老实了。
王圆圆正在客栈里琢磨在大唐定居后要做什么生意。
“我以为做吃的最好。”
剩下的几个手下都是护着他杀出来的忠心,所以王圆圆把他们聚拢来,发誓一旦发达后,就每人给五万钱。
王圆圆挠挠头,“可我们谁会做饭?”
咳咳!
谈这个就尴尬了。
另一个手下欲言又止,王圆圆笑道:“只管说来。”
“我这几日在平康坊转,发现生意最好的就两个地方,其一酒肆,其二青楼。要不……青楼?”
这是个好主意,王圆圆叹道:“男人呐,吃饱了就会去寻乐子,什么乐子比睡女人强?也就是赌钱。”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很沉重,而且人不少。
前日有几个吐蕃商人来威胁,让王圆圆麻溜的滚蛋,否则就准备埋骨长安城。
王圆圆面色一变,起身就往窗户跑,一边翻窗户,一边悲愤的道:“我这辈子是倒了什么霉啊!”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当先的是贾平安。
他目光转动,盯住了翻出去大半的王圆圆,不解的道,“你在作甚?”
王圆圆闻声回头,狂喜道:“武阳侯?”
他讪讪的准备翻回来,一边翻一边尬聊找借口,“我只是觉着屋里热,就想透个气,哎哟……”
呯!
楼下传来了沉重的声音。
王圆圆呈大字型趴在下面,鼻血从脸侧缓缓流淌。
晚些,他终于上来了。
“我真只是透气,其实摔这么一下让我浑身都舒坦了……咦!”
他看到了几个小箱子,那些百骑正在解绳子。
“这是……”
难道是武阳侯见我破产了可怜,就送些钱财?
贾平安指着箱子,笑的很是惬意,“打开看看。”
“武阳侯太客气了,何必如此……”王圆圆笑眯眯的打开箱子。
呕!
一股子中人欲呕的味道袭来。
“人头?!”
“对。”贾平安说道:“我率百骑一路突袭,那些人正在山中等着你的死讯,五百余人一战覆没……”
王圆圆狂喜,随即沮丧,“多谢武阳侯,多谢武阳侯。可那些逃脱的人会回去报讯,他们会说我投靠了大唐,否则百骑怎会出手?”
“没有人逃脱!”
贾平安转身出去。
这等长途奔袭太特么的累了。
王圆圆瞠目结舌,“不能吧?”
杨大树淡淡的道:“武阳侯领军,谁能逃脱了?安心回去。”
噗通!
王圆圆跪下,用力叩首,“多谢武阳侯,武阳侯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他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法回去了,可没想到贾平安不吭不哈的,竟然尽灭了那些截杀他的人,如此……
他又活过来了。
“你救了我的兄弟!”
贾平安一句话让王圆圆释疑。
那就是在吐蕃时……他救的那个百骑密谍吧。
仁义!
王圆圆起身,郑重拱手,“此后但凡有差遣,万死不辞!”
“无需如此。”
贾平安出了逆旅,外面有内侍在等候。
“武阳侯,陛下召见。”
晚些他进了宫中。
帝后都在。
贾平安把此行交代了。
“鄯州?”
李治淡淡的道:“胥吏可恶!”
武媚笑道:“事情解决了就好。”
李治看了她一眼,随即贾平安告退。
阿姐怎么现在的态度更从容了?
“陈二答?”
贾平安瞥见了白白胖胖的陈二答,真想问问这厮是怎么吃成这样的。
“武阳侯。”
陈二答面色凝重,担心贾平安找茬。
贾平安走近,低声道:“知晓你为何不能升官发财吗?”
兽铠正义之魂 吃啥饭积分
陈二答下意识的摇头。
庶女萌妃:皇叔碗里来 万九儿
咱为啥要摇头?
他心生后悔。
贾平安淡淡的道:“长得太胖了,陛下叫你做事都跑的气喘吁吁的,如何能担重任。”
他拍拍陈二答的小腹,噗噗有声,“听听,里面就是一包油。”
陈二答冷冷的道:“武阳侯羡慕了?”
擦!
贾平安倒是忘记了,这个时代有油水就代表着富裕和福气。
“小心肝。”贾平安笑了笑,随后离去。
他只是随口一说,可陈二答却较真了。
“小心肝是何意?”
若是旁人说的他不当回事,可贾平安曾救过卢国公和英国公,他的看法不容小觑。
众人不解。
“小心,肝。”一个过路的宫女端着盘子,轻松破解了谜题。
“小心……肝?”陈二答笑道:“信口胡言。”
“陛下,该诊看了。”医官来了,给李治诊治。
一番查探后,医官郑重提出了要求,“陛下,要少吃些肥肉。”
李治不解,“前阵子你等不是说武阳侯此言差矣,吃肥肉和这个病情无关,怎么又变了?”
你们这样变来变去的,拿朕当玩笑呢?
瓜皮!
“陛下,这是我等最近琢磨出来的结果……”医官老脸通红,却坚持着自己的尊严。
“知晓了。”李治不喜欢这样的医官,但作为一个有为的皇帝,他不能让人诟病自己的态度。
当初贾平安提出了:少盐,少油腻的饮食原则后,医官们压根不在意,偶有支持的声音就像是风中之烛,旋即覆灭。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可李治的病情反复过几次,医官们仔细的琢磨,发现当他遵照贾平安的话去做,病情就会被压制住……
神呐!
医官们想砸开贾平安的大脑看看是什么构造。
医官出了大殿,深吸一口气,不禁暗叹,“既生安,何生老夫。”
“医官。”
医官见是陈二答,就用鼻子嗯了一声。
——老夫的心情不好,莫惹我。
陈二答笑道:“医官,咱这等胖子……可要小心肝?”
医官心情正在极为恶劣的时候,看了他一眼,“谁说的?胡说八道。”
“武阳侯。”
陈二答觉得那货是在坑自己。
武阳侯……
医官不禁抑郁了,陈二答可是皇帝身边的内侍,若是正好因为肝病倒下,老夫这个医官混日子的名头铁定就跑不掉了。
可羞刀难入鞘啊!
但……
医者总是有手段的。
医官板着脸道:“伸手。”
陈二答伸手,医官悬空拿脉,只是一瞬,就面露难色,随即说了一番晦涩难懂的术语。
“要小心。”
他虽然想说没事儿,但一干医官才将被贾师傅打脸打肿了,只能暂且忽悠一番。
陈二答呆立原地。
王忠良出来,只听他在喃喃的道:“小心肝……”,然后跌跌撞撞的后退,靠在了墙上。
贾平安这个缺德带冒烟的一路出宫,路上遇到了朱韬。
“小贾……武阳侯!”
老朱看样子有麻烦事,贾平安一溜烟就跑了,风中传来了他的声音,“朱少卿,内急。”
朱韬狞笑道:“能躲哪去?”
他把袍子挽起来,收在腰带里,“当年老夫可是能一口气从朱雀门跑到长安城外的好手……”
贾平安在前面跑,后面朱韬在追。
卧槽!
贾平安回头一看,怒了,毫不犹豫的加速。
且狂天下
可朱韬越追越近。
牛皮克拉斯!
朱韬的脸就在身后,伸手抓住了他的脖颈,“站住!”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撒谎,“朱少卿,要拉了。”
“拉裤裆里。”
朱韬没好气的道:“年轻人要勇于任事,否则等你老了发现自己一事无成……”
贾平安进入了自动过滤的状态。
“……倭国人想要大唐的一个不攻打他们的承诺,陛下勃然大怒,令老夫呵斥了使者……”
这是疯了?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的进展令人发噱,“朱少卿,他们可给了大唐什么?”
朱韬摇头。
老子……
“既然如此。”贾平安努力控制怒火,“凭什么他们能从大唐这里拿好处、要承诺,而大唐对他们却一无所求?凭什么?”
朱韬愕然,心想好像是的哈!
“为了这个所谓中央之国的名头,隋炀帝弄了多少蠢事,教训可还够?”贾平安恨铁不成钢,“国与国之间就没有什么友谊。如今宠着他们,看着他们翘着屁股跪在陛下的身前,满朝君臣都觉着心旷神怡,飘飘然,可有啥用?”
朱韬在反思。
“没有用处的心旷神怡都是自己哄骗自己。”
自己麻醉自己!
有鸡儿用。
朱韬打起精神,刚想再问,贾师傅溜了。
我特娘的再和你说下去,说不得就要出手弄死那个巨势马饲。
贾平安的杀气一直维系到了道德坊,在看到两个孩子在外面玩闹时,杀气消散。
“小畜生呢?”
阿福竟然没在?
贾平安恼火了。
“阿福!”
阿福就像是个潜伏的刺客,从后面的庄稼里冒了个脑袋出来。
贾昱和兜兜欢喜的冲过来。
“阿耶!”
贾平安一手一个抱起来,笑眯眯的问道:“这阵子在家中可乖?”
“乖。”贾昱认真点头。
兜兜却拉着贾平安鬓角的长发当秋千。
“阿福,回家!”
阿福心不甘,情不愿的出来了。
回家,洗澡更衣。
后院里,卫无双和苏荷都穿的单薄,若隐若现的。
大长腿啊!
卫无双帮他更衣,贾平安手痒,就摸了一把大腿。
咳咳!
苏荷干咳一声,觉得青天白日的,太不像话了。
贾平安板着脸,等衣裳穿好后,就出去,路过苏荷时,故意撞了一下。
波涛汹涌啊!
夫妻之间的小情趣就在这等地方,若是每日死气沉沉的,看到对方连话都懒得说,更遑论偶尔调戏一下对方,那不是老夫老妻,而是日久生厌,最后是两看相厌。
远古时期的人类并没有那么多的男女情义,大伙儿朝不保夕,男女在一起厮混也只是被自然法则驱动,想生孩子而已,情义……那不就是自然法则吗?
孩子生了,随后就淡了,若是双方不能维系下去,要么就是凑合着过日子,要么就是……
“郎君。”
秋香端着茶来了,微微福身。
金发微微一动,贾平安竟然发现了些羞怯。
可我没动你,你羞怯个什么?
贾平安喝了一口茶,外面就来人了。
“武阳侯!”
贾平安一脸懵逼,“这谁在叫魂呢?”
杜贺叫人进来禀告,“郎君,是那个吐蕃人。”
王圆圆?
贾平安出去,却看到了那个被阿宝一蹄子踹吐血的吐蕃人。
“武阳侯!”
“滚……”
吐蕃人伸手进怀中,边上的徐小鱼眼疾手快,一脚踹去。与此同时,段出粮扑了过来,一拳……
“且慢!”
贾平安叫住了他。
吐蕃人满脸血,但坚持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玉……
他抬头,眼巴巴的把玉递过来。
杜贺用那双被贪污磨砺出来的鉴宝眼看了一下,“好玉,咦!极品好玉!”
贾平安本来冷着脸,此刻也看了看。
这块玉……里面竟然好似有雾气在动。
他接过仔细看着。
果然,不过不是动,而是太过轻灵,所以才生出了这个错觉。
好玉!
贾平安不禁暗赞。
关键还是硕大的一块!
弄一对玉镯子都有了。
但若是打玉镯子的话……
羔羊就没了,到时候一见两个婆娘的手腕上带着玉镯子,自己看看光秃秃的手腕……
羔羊不爱带镯子,因为会影响她挥舞小皮鞭。
可女人的心……海底针呐!
“郎君,公主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不会是来催他交公粮的吧?贾平安干笑了一下,“公主多半是有事。”
他迎了出去。
羔羊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只骄傲的母孔雀。
杜贺笑的谄媚,恨不能用长袖给高阳擦鞋。
“郎君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我的完美娇妻 飞火流星
“咳咳!”
贾平安就像是民国电影里的老头,背着手出来了。
娘的,这个婆娘怎地来了?
高阳冷着脸,就像是贾师傅欠了她的情债没还,“听闻茶叶最近卖的不怎么好,我来问问。”
贾平安看了一眼杜贺。
老杜目光闪烁。
不用说,一定是谎言。
“公主,进去说话。”
贾平安硬着头皮把高阳往后院带。
那个吐蕃人傻眼了。
“武阳侯!”
“给他一百斤茶叶!”
贾平安此刻满脑子都是后院即将开始的刀光剑影。
吐蕃人狂喜,“多谢武阳侯。”
“对了,记得按照那个价钱售卖。”
吐蕃商人一迭声答应了,眼巴巴的道:“武阳侯,我叫做岩石。”
贾平安摆摆手。
贾平安和高阳进了后院。
顿时……
卧槽!
两个婆娘竟然换了一身衣裳,看着雍容华贵,仿佛整日都在维系着这样的姿态。
高阳……
高阳微笑着,没有盛气凌人,就像是来和闺蜜交流般的亲切。
三人卿卿我我,如胶似漆……
女人都是影后,在需要的时候,她们会展现出自己专业的一面,让人无可挑剔。
“……郎君就是如此。”
三人在一起,开始用贾平安做话题,说到好笑处,卫无双捂嘴轻笑,苏荷笑的凶颤。
“是呢!”
高阳看了贾平安一眼。
随后就是女人间的话题。
贾平安觉得自己的段位不够。
他完全插不进嘴。
晚些闺蜜间的交流结束了。
高阳邀请卫无双和苏荷在时机恰当的时候去访问公主府,她将会非常高兴。
而卫无双也表态,欢迎公主来家中做客。
若非卫无双婉拒了打马毬的邀请,下次贾平安就能看到三个婆娘组队厮杀的场景了。
然后再加上孩子。
以我贾·梅罗、穆尼奥拉·平安的水平,调教出一支横扫长安马毬界的球队,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贾平安把高阳送了出去。
今日的高阳温柔的不像话,贾平安倍感期待以后的岁月……
“我走了。”
高阳伸手,隐蔽的掐了贾师傅一把。
这个婆娘好狠的心!
贾平安低头一看,手腕上都青了。
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外交家,而大唐的外交家们最近很头痛。
朱韬的外交能力毋庸置疑,但很遗憾,他喜欢用隐晦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倭国人依旧如故。
他们虔诚的恳求大唐皇帝陛下对倭国施以仁慈。
“倭国数百万百姓将会欢呼雀跃。”
这个话里隐含着一些东西。
“他是想说……若是大唐要征伐倭国,数百万土著将会成为大唐的梦魇?”
贾平安起身,在朱韬期待的眼神中说道:“我去会会他们。”
一群野人罢了,竟然也敢玩这等手段?
贾平安狞笑着。
“武阳侯,切记别动手啊!”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