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pd8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854章 看我再生法體讀書-e7cqy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54章看我再生法体
两拳撞击时,整个高空哆嗦了一下,接着就蔓延出无数黑色裂缝,然后才听见爆音,如同压缩了万倍,此刻终于发泄。
‘咔——!’
到处都是金色和黑漆漆的拳影,双方一拳里,似乎暗藏百拳之力,附近虚空直接裂开,威能摧毁任何法则。
陆寒倒退一步,黑衣女子连退三步,然后看着中间,一抹刺目光圈,成长为耀眼金轮,至今数百里,向四外疯狂璀璨。
‘砰砰!轰咔!啾啾……!’
巨大毁灭力,激发了陆寒早年布下的禁制,连珠炮般的反应,在各个方向分别响起,各种怪音皆为惊人,但又瞬间,遭到灭世一击碾压,淹没于滚滚威能里。
六万里外,落云宗十八座洞府,也有嗡嗡震动,无数身影惊到,先后跑出来查看。
他们面相东方,脸色带着惊疑,感受到虚空不安气息,有些紧张。
‘外面发生了什么?有人大举入侵吗?’
‘似乎有强者过招,但距离太远,到这里的余威,仅为法则残存力量的波及,不知来人是谁。’
‘哥哥呢?他肯定已经去了,或许现在打架的就是他,反正无论是谁来,都难以逃脱他的大巴掌。’
三个女子凑到一起嘟嘟囔囔,华凌一阵茫然,眺望许久后,脸色更加坚毅,踏步回到洞府继续疯狂修炼。
他要准备渡劫。
“别看了,能让陆寒出面的,必然不是凡物,或许外海来了厉害角色。”
西山,四个魔修隐约发现,东方天空有个光点冲天,但再无其他现象出现。
“本尊等不及了,这个界面发生大劫,让我越发感觉没安全感,过些时日就渡劫。”
魔礼海一捶地面,嗷嗷着郁闷的闷吼,其他三魔顿时吓了一跳,都将愕然目光看来,神色闪烁不定。
他们相互之间,可是没啥感情和瓜葛,曾经都想霸占一域,争当最强之主。
现在遭到控制,当然郁闷无比,心情从未好过,但现在看到了希望。
曾经,陆寒威慑他们时,也许下一些好处,譬如会帮忙指点进阶,简直是画大饼充饥,看着诱人不能吞吃。
雷空魔要当试验品了,正好测验陆寒的本事,自身强算什么,让所有人强大,才真的无比霸道。
他们无法揣测数万里外的战局,只感觉压力山大,无心会到洞府苦修,一个个坐在这里,无聊扫视星空。
“我们情报有误,你居然踏进人族圣阶了?!”
黑衣女子未想到,陆寒半句话不说,来了直接出手,她心中暗暗骇然,因为这个人族,不知怎么欺近自己近处的。
刚才这一拳,连本来打算好的计划,也尽数统统打碎,此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的交流一次。
“圣阶?就是渡劫期喽?刚才已经回答你了,但作为擅闯领地的过错,下一击请接好!”
陆寒再次抬手,攥紧的拳头表面,已经波光淋漓,一层层金光,如水纹般散发出来,金属性法则涌动,至强至刚无限升华。
五百里元气,呼吸间遭到抽空,周围呼啸沸腾,远方天地涌动气浪,快速来弥补此地的空缺,气浪咆哮如雷。
一个千丈大小的拳罡,徐徐而起屹立九天,重力法则环绕,形同盘古开天般,要轰碎若干魔神。
虚空之中,又打出两道闪电,陆寒双目锐利的堪比神芒,射出一对光波,神韵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
百丈内虚空,都被他的目光割开,滋啦啦灼烧不断,燃起一片电火。
‘好强!这是才渡劫的人吗?’
黑衣女动容,她知道自己潜行进来,已经惹怒了这家伙,方才一击仅为试探,只有这一击也接下,才有继续开口的机会。
海族何等强大,计划何等宏伟,她此行要做的虽然只如几片水花,成功了也能掀起万里巨浪。
看似婀娜的身躯,此刻急速扭动几下,黑色光亮衣衫上,立即变得翠绿欲滴,一棵古树虚影,在上面拔高生长。
树枝迅疾的生芽长叶,并向四外疯狂扩散,通体生机盎然,根部牢牢扎进大地,有水流喷射过来,蕴含滋养精华,都压进了树干内部。
转眼间,一棵悬挂海藻,遍布珊瑚状枝条的擎天巨树,屹立在天地间,向万物展示傲人天资。
然后,树影溃散掉,却诡异的转移到女子手掌,短粗的右侧手臂,反而表面粗糙不堪,挂着嶙峋硬皮。
翠绿纹路环绕的五指,形同最粗转的分支,一片片绿叶上,都冒出神秘符文,酷似青帝亲笔手书。
‘啧啧!’
陆寒一拳打出,见此情形赞许的点点头,此树肯定藏于山海间,坐落于巨岛和汪洋中,锤炼水木两种属性,已经登峰造极。
此女看似母体,却是外海的主力战将,对天罡的领悟力,让亿万男子蒙羞。
‘咔——嘣——!’
‘轰隆隆……!’
不一样的撞击声清脆响起,接着又跟随了数十声震彻天地的爆鸣,一拳一掌对击时,无数金、绿两色的残光,在天穹纷纷炸裂开来,将千里内打造成绚烂光海。
周围空间差点塌陷,空间狂压从四周挤来,和宣泄的恐怖力量对冲,快速形成无数漩涡,内部形同混沌般紊乱。
成百上千道的漆黑裂隙,杂乱分布与每个角落,对击核心之处,已经极不稳定,随时都要四散破裂。
恐怖撞击中,陆寒又退了几步,但黑衣女笔直画出百丈,将空间划出一条长长白痕。
地面承受不住,发生大规模塌陷,草木尽数消失,顽石纷纷成渣,转眼间千疮百孔,没了人间生机。
“她表现已经不错,你还要继续偷窥吗?”
就见陆寒一吞一吐,将收到的震荡抚平,说话间身影消失,再出现时已在正北方八百里外,立掌如刀狠狠劈出。
巨掌边缘,锋利的堪比天刃,这一刀不足百丈长,却切割开虚空,划出漫天金色刀痕,刀气扩散数百里,处处布满刀芒。
四百里外的高空,原本毫无所有,现在忽然大亮,先后冒出七团苍白之光,堪比七轮大日,悬挂在一个身影脑后。
“嘿!仅凭她一人还不够吗?又要逼我出手,你们人族太自大了!”
那里光环映照中,有个浑身肌肉鼓胀的男子,形如古老苍猿般的壮硕身躯,通体苍白嶙峋,无数伤疤遍布。
冷森森吼声里,四条手臂全部暴涨,干枯的手抓里,各攥着一杆黑色重锤,其中两把迎刃而上,交插于自己头顶。
另外两把已经消失,似乎从未存在,在金刀斩下时,照亮了苍猿丑陋面孔,好像灭霸附体。
‘衍生之宝?!’
咔嚓——!
大号掌刀直接爆碎,两把重锤猛颤千万次,立即硬生生垂下,将地表砸出两个千丈深坑,引发十级地震。
‘咚!咚!’
在陆寒讶然中,他两侧百丈外,莫名冒出两团强光,一对重锤竟然弹回,那里被刺目光线照耀,万千萤火飞舞。
男子才看见,各有一件小盾挡灾那里,银灿灿颇为精美,表面星月俱在,似乎凝练星空打造,不带半点气魄,似乎是仙子的手笔刻画。
溃散时,无比美丽,星光炸开化为萤火,点亮一片区域,美景就差良辰。
什么?
此人巨震,不可思议的惊讶到,他岂能看不出,这两件小盾均为至纯元气压缩合成,掺杂了什么阴极精华,都是抽取天地间的力量打造。
区区玄界,包括他海族,还都处于以物御物,以法克法的水平,哪有此等神通?!
“看来,我们看重你,并打算让你成为王族特使的愿望,已经彻底落空了?”
“王族?特使?”
陆寒蹙眉。
“就是看在你间接帮我海族,将这块大陆西部提前清空,从而省却很多麻烦的功勋,各大王族商议很赞许。商议后决定降下恩赐,只要你不参与争斗,以后海水未淹没的地方,都是你的封地,以特使身份统领。”
黑衣女靠过来,赶紧加以解释,毕竟能让海族大大减少损失,加快推进速度而覆灭这里,也是莫大功勋。
或许这个人,很识时务知大体,预料人族此次再无幸免,提前做些贡献,将来可以求得免死。
“哈哈哈……!”
陆寒大笑,似乎听到无上趣事,但身内释放的杀意反而快速拔高,如万世煞神降临,锐意铺满虚空,让二妖顿时大凛,似乎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
“区区妖物,也大言不惭的反客为主,还给自己卫冕王族称号,何时轮到畜生也想逆天了?”
“大胆!区区人类蝼蚁,既然唯一的活路也不要,那就让我带走你的灵婴,让王族当做一道美餐吧。”
高大男子体内一阵咔咔作响,那苍猿般的身躯,背后皮肤撕裂,一根根荆棘般的骨刺破体而出,浑身接连浮现三层苍白铠甲,将胸腹等各大要害部位覆盖。
铠甲上有墨绿纹路,似乎天然形成,幽煞气息非常强烈,身躯接着一路狂涨,堪比百丈高巨猿,气息一路直逼渡劫后期。
“我再告诉你,这次劫数推动,王族也被迫降临,就是要避免历次失败重演。区区那些人类圣阶,休想再次幸免了,要知道任何一个海王,神通都堪比地仙。”
黑衣女说完,柔软身躯立即向后猛弓起,先后六对青黑色鱼鳍,分裂伸展出来,表面画满复杂图案。
她脸上的花纹一阵扭曲,就变成几块银色蛇鳞,短粗的双手开始幻化,一对锋芒毕露的利爪里,攥着两把碧蓝短刃。
“几只小妖,就想颠覆这片山河,无数次失败还不死心,看来你们蠢得可以,那就让我捉来,做个看门灵兽吧!”
双手来回一搓,陆寒掌中便多出一把小剑,抽拉几下便成为三尺青锋,并向高处一扔,万丈内顿时布满灿灿剑光。
虽然起于陆寒头顶,却横贯整个天地,剑体越来越长,金芒刺目中,一道道银纹出现,勾勒出奥妙图案。
手柄处,蔓延出一根根苍翠根须,超绕几圈化为剑柄,飘荡千百缕绿色丝条,剑穗都是木叶精华。
仗剑矗立,陆寒气质更加升华,周身神韵攀升,达到修士无法想象的高度,似乎即将登顶,以至尊姿态俯瞰二妖,宛若神灵鄙夷蝼蚁。
“怎会这么强?”
“咱们已经评价甚高,但仍然低估了他,此人有可能成为海族最大的障碍,你我动用无上神通吧!”
苍猿之体的妖物,和女妖私下沟通,神色顿时和严肃无比,他们明显感受到莫大压力,和警兆频生的威胁,将陆寒视为平生大敌。
刹那间,风声大作,一道道白色气流,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化为无数苍白龙卷,被苍猿大妖狠狠吸入口中,使其腹部急剧膨胀。
“嗷——!”
长啸,引动空间狂震,四把巨大重锤向中间一合,就融为一件足有山岳大的重力神器,周围虚空都被逼退,形成百丈厚的真空区域。
此妖背后突出的尖刺,似乎是远古沧龙所化,尖端分别冒出一圈圈光晕,蛮荒气息越来越浓。
似乎还不放心,此妖头顶破裂,出现一只暗红之眼,瞪圆后更为诡异,里面妖光泛滥,一阵涌动中喷出到红芒,打在巨大重锤上。
强烈重力法则,未等砸下就压塌了虚空,与此妖狰狞表情联合,形成一幅恶意满满的末日气息。
女妖也不差,六对鱼鳍晶光大放,高频率闪动起来,一个模糊消失了,再出现时已在陆寒背后。
碧蓝短刃轻轻一碰,就有大量蓝光扩散,并伴随阵阵清鸣之声,方圆千里之内的元气,立即滚滚汇聚而来,在此妖周围形成巨大无比的气漩。
‘铿锵——!’
“此刃主料为深海三万年珊瑚精,锤炼五千年方成,从未饮过圣阶之血,你很荣幸。”
“呵呵!”
陆寒听了更加蔑视,就见他身躯一阵光芒爆发,背后又分离出个身影,两只手高举也握住巨剑,凌厉剑意越发恐怖。
还未斩下,二妖便感觉脑海已被剑意渗入,似乎神魂开始出现裂缝,盯着又一个陆寒,心神瑟瑟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