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bxr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撿破爛的王妃 ptt-第131章 全面掌控-egyq6

撿破爛的王妃
小說推薦撿破爛的王妃
随着楚邵源一道又一道命令的下达,这些人不但见识到了木兴国太子的平易近人,更见识到了他的实力。
作为从小就跟在自家父亲身边带兵打仗的邵华,自然明白自家男人的排兵布阵是多么的精妙,眼中不停的闪烁着小星星,这让偶尔将视线转到她身上的楚邵源,大男子的骄傲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傅恒睿站在边上,看着他那努力压下的嘴角,不屑地撇了撇嘴,哼,这就是对他家棋宝的全心爱慕,这才多长时间就已经是彻底转移了,当然了这个转移是他所乐意见到的。
只有他把所有的心思都从自家棋宝的身上彻底转移,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才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否则的话,心里只有疙瘩的两个人,早晚有一天会把关系闹僵。
周紫棋不停地将,在那边当卧底的末世变异植物传过来的消息转给傅恒睿,他再告诉楚邵源。
楚邵源据最新情况对他的部署进行调整,这样一来,是在全面掌握敌人动态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打击,相信只要没有人半路逃跑或者是有意放水的情况下,战况不会太凄惨,最终的胜利也将会属于他们,谁让他们有最强大的作弊器呢?
信心十足的黑羽和刘海涛做出了一连串的部署之后,在这里的魔族之人,除了几个回去送信儿的之外,其他人分成五队向着五国而去。
那些自认为不会有恶魔族对他们出手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与狼为伍的后果是多么的凄惨了。
特别是水月国的国君,和那些自认为自己是功臣的后宫女人们,不知道他们看到魔族杀进皇宫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得不说,了解了四国国家对于魔族的态度,以及他们私底下所做的那些事儿后,周紫棋也好,傅恒睿也好,就包括傅博冥和东方霸天他们这些长辈,都觉得所有人族的脸都被他们给丢光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现在人手紧张,必须将所有的力量用在对付魔族上的话,他们肯定会亲自带队清剿这四国的皇族,把人类社会中的蛀虫全部清理掉,否则的话,就算是没有魔族的入侵,早晚有一天也会让他们亲手毁了人类。
特别是周紫棋,她通过一些历史资料以及亲眼所见,看到了人类生存过程中的两次生死磨难,她更能了解,当人类自己自以为是的毁掉赖以生活的家园,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被安排留在这里看守黑云的她,心里沉甸甸的,不是因为自己所负责的这项任务太过艰巨,而是她似乎又看到了星际人类在面对那些内忧外患时的生活不易。
三生三世己無心
很快,被分配了任务的人各自离开,留下的几个人盘膝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表面上来看他们的任务似乎最简单,毕竟他们的敌人被困在能量罩内,好像根本无法逃脱,实际上他们才是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环节。
以能量罩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多再维持五天,五天后就算黑云不发起任何攻击,能量罩也会因为时限到了而自动消失,到那个时候,他们留下的这几个人,是不是有能力将黑云拦在这儿,直到那些人完成任务之后回来支援他们,完全就是一个未知数。
煙火紅塵
那些被分配了任务离开的人还有一线生机,而留在这里的他们根本就是九死一生,傅恒睿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静下心来修炼,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伸手握住了周紫棋的小手。
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非常确定,他的棋宝也像他一样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修炼。
在自己的小手被握上的那一刻,周紫棋睁开了双眼,她勉强的冲着傅恒睿露出了一个满是苦涩的笑容。
说实话她怕了,因为她怕死,而且她也不能死,毕竟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她不能就这么的把自己的小命丢了,否则她的爸爸妈妈和那些一直努力的叔叔阿姨们怎么办?
两个无法静下心来修炼的人,手拉手离开了众人所在的位置,免得影响他们修炼,殊不知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刻,其他人也都睁开了双眼,眼中满满的都是复杂。
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希望这两个孩子离开这里,不为别的就为了让他们能够活下去,不用跟他们这些老不死的一起跟黑云这个混蛋拼命。
可是他们太清楚这两个孩子对于这一场决战的重要性,如果他们两个人离开了,他们根本无法保证是否能够成功的将黑云留在这儿。
不是说这两个孩子的实力让他们起了这样的想法,而是他们手中的众多底牌,让他们非常清楚,这两个孩子才是所有一切是否能够实现的关键。
傅博冥:“东方前辈,我……”
东方霸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让他们离开,可是不行,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将黑云困在这儿的话,将会造成整个人类社会的灭亡。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祥云大陆的罪人,就算是死一万次,灵魂变成齑粉永生永世不得超生,也没有办法赎清我们的罪孽。
我知道你心疼舍不得,我也心疼,我也舍不得,特别是紫棋丫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活到现在,还能够恢复实力甚至实力有所提升靠的都是她。
我现在的做法根本就是恩将仇报,可是我别无选择,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紫棋丫头的命丢在了这儿,哪怕我成功的活下来了,我也会随着她的脚步离开这个世界。
絕品巫醫 殘陽如血
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当初发下的誓言,我是她的追随者,将会用一生去守护她。
我没能完成我的誓言,就必须用我的命来偿还。
当然了,有可能我的命根本就没有办法留到那个时候,没准我会比她更早把这条命留下……
司徒尊,你丫的是不是犯病了,你踢我干什么?”
司徒尊:“东方霸天,你个老混蛋,你个老不死的,我踢你都够客气的了,我应该直接拿针缝了你的这张臭嘴,你刚刚都胡咧咧什么呢?
还把自己的小命赔给紫棋丫头,你有什么资格,你的这条jian命配吗?
既然不想违背当初的誓言,那就尽全力保护好他们,跟他们两个人一起面对所有的一切。
我今天怎么觉得你个老东西越活越回去了,连这么一点勇气都没有了呢?我瞧不起你!”
东方霸天:“你……”
周紫棋:“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谁说我们的命一定会留在这儿,我们这么多人,再加上四大神兽和金麒麟,还有龙焱以及这些末世变异植物,难道就真的控不住那个接近癫狂的黑云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正义的力量会无法战胜邪恶。
我相信最终的胜利肯定是属于我们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周紫棋,笑眯眯的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争吵,这两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吵嘴了,这一次看他们的架势,没有人阻止的话估计会吵个天翻地覆,甚至闹到最后还有可能动起手来。
这两个老顽童经常让她觉得很头疼,但也很窝心,她相信有这么多人陪在她的身边,她一定可以跟大家一起活下去,哪怕是面对更多的磨难也一定可以。
傾世戀王 只姥
东方霸天和司徒尊全都像小孩子一样瞥了瞥嘴之后,乖乖的收回了正要拍出去的手掌退到了小丫头的身边,一左一右地陪着她。
他们吵归吵闹归闹,那是他们发现心中郁闷的方式,既然小丫头不愿意看到,那就算了,他们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好了,反正也郁闷不死。
顺着小丫头的视线看下了能量罩,他们可以明显看到能量罩的亮度已经暗淡了不少,不用小丫头说,他们都知道能量灶很快就要失去作用了,里边那个疯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冲出来了。
周紫棋:“失算啊,失算”
周紫棋摸着自己光洁的小下巴,摇头晃脑的说了好几声失算。
东方霸天和司徒尊他们全都低低的笑了起来,他们的心态此刻都变得无比平静,既来之则安之好了,反正他们不会不管这里的情况只顾着自己逃命,那又何必现在把自己的心态先弄崩了呢?也许他们在场的这些人联手之后,能成功的将黑云这家伙给留下来,让他没有办法出去祸害祥云大陆上的人类。
自欺欺人有没有?可是现在他们除了自欺欺人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绝品弃少 日落孤城
更何况谁又能断言奇迹不会发生呢,万年前的那一次,如果不是那位高人出现的话,他们这里早就被毁了,又怎么可能有万年之后,他们在这里为了祥云大陆人类的未来,而拼命的机会呢?
傅博冥一个人孤单单的坐在边儿上,想着那个因为跟了他而让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又吃了很多苦的小女人,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眼看着能量罩就要破开了,最后的决战即将拉开序幕,他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那个小女人一面,现在只希望那个小女人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余生不会再受到任何的委屈和苦难。
傅恒睿看着落寞的父亲,想了想后来到了他的身边。也许是因为血缘的关系,尽管他们从相认到现在也没有多长时间,可他在傅恒睿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的超过了那位曾经他叫了十多年父皇的男人。
傅恒睿:“爹,你是在担心我娘吗?你放心吧,娘不会有事儿的。”
海棠勿忘 驀愚
幻想乡玩家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傅恒睿是心虚的,如果他们在这一战之中全都死翘翘了,没有人能维持修炼洞府的平衡,修炼洞府肯定会坍塌。
洛洛就算是再怎么聪明再怎么能干,它也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程序而已,根本没有办法保护住他娘
可是这样的事实他根本不敢说,怕还没迎来最终的决战,父亲就先崩溃了。
異界逍遙劍尊 獨醉清風獨醉
虽然他不太相信,父亲和母亲只有当年那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他们之间的情谊会一直持续到现在,但他不敢赌,毕竟这个赌注真的太大了,他输不起。
周紫棋不用听都知道他们两父子谈论的人是谁,不就是那个傻乎乎的,被魔族那个妖女控制了的于淼淼吗?说实话,她有点怀疑她的睿哥哥真是那个女人生的,她那么蠢那么没脑子的女人,是怎么生出一个可以跟狐狸相媲美的儿子等。
周紫棋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不对,很没有礼貌,可是对于一个根本不了解自己,甚至是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挑鼻子挑眼,还指着自己鼻子说不配的女人,她真没什么好感,尽管那个时候她是被魔控制的。
还不是他的心里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甚至是一些龌龊的心思,否则怎么可能会给魔钻了空子,成功控制了她呢?
别说是因为她是人皇一族族长的心上人,有着足够的权力和地位,能够左右傅博冥这位族长的想法,那都是骗鬼的。
如果她可以那么容易就能够控制一个人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控制傅恒睿傅博冥,或者是控制傅恒睿这个人皇一族唯一的少主,控制他们两个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控制于淼淼更有用。
当然了,这些话她不会说出来,相信聪明的人也全都想到了,只不过不想在这种时候在他们两父子的伤口上撒盐而已。
傅博冥:“睿儿,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一次跟你娘见面之后,我觉得很多地方都变了,我甚至有些怀疑,我当年所认识的淼淼是不是她。
我知道我这么说很过分,甚至是有种狼心狗肺的感觉,可是我真的在她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一点熟悉感。
当年的淼淼天真浪漫又很善良。
我知道岁月会改变很多事情,人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后,性格不可能不变,但是不应该变得如此面目全非。
睿儿,说一句不怕你生气的话,自从把她秘密接回来之后,我甚至都不愿意跟她多说一句话,那怕是跟她站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江山
这是我怀疑她身份的原因,因为不管她如何改变,她的气息不会变,我站在她的身边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
傅博冥说完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儿子听了他的这番话极有可能会跟他翻脸,可他除了跟儿子说之外,根本找不到倾诉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