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蘇廚-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炮樓推薦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炮楼
焦炭通过水蒸气,能够得到氢气与一氧化碳混合气,在水蒸气继续作用下,进一步转化成二氧化碳和氢气。
如果是红热的碳,则空气中的氧会变成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与氮气的化合物。
经过去杂吸收,就得到了合成氨所需要的物质——氮气与氢气。
说起来很轻巧,但是过程很难,非常难。
因为提纯的过程需要高压,让二氧化碳溶于水,被吸收除去。
不能让氧气残留,否则与氢气反应会发生爆炸。
之后气体反应还需要两百个大气压,六百度的温度以及气体循环。
这套高压容器,直到前年研发柴油机的过程中才研究出来。
除此之外还要产生高压的动力,双螺旋气体压缩机,则是研发冷库时的产物。
具备条件后,还需要催化剂,这个倒是简单,苏油带着前世的记忆,铁氧催化。
但是问题还多,即便有了催化剂,氨转化率也不到百分之二十,因此还得让高压气在管道内反复循环,不断通过催化板,这又需要精密铸造与焊接工艺。
好在铝热剂和电弧焊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压力容器要用到钢材,钢材含碳,在高温高压下容易被氢气搞脱碳。
这个问题苏油做了贡献——简单,咱们以前焊接技术不行的时候,不是拿铜皮制造火车蒸汽机的内胆,然后在外边包上钢壳加强耐压程度吗?
那咱也可以在高压容器内壁贴他一层纯铁皮,铁有正好具有催化作用,这不就解决了?
张天师试验了一下这方法,效果很好,还连带解决了加工难度的问题——铁皮包钢壳,铁皮容易加工,钢壳分体分段冲压再用铆钉固定就行,两百大气压的强度完全可以保证,还大大降低了设备成本!
合成氨铁氧催化剂和铁包钢的点子,让苏油缺席拿到了年前的化学杰出贡献奖。
理工人理工魂,解决问题人上人,降下成本才是神!
这是现在流行在京师大学堂各个学院的俏皮话。
有了廉价氨气,后世的侯氏制碱法和真正的三酸两碱盐化工才算是诞生了。
这是大宋理工发展的最新成就,也是大宋如今科技之最高成就,技术含量比制造枪炮还要高。
没有前几年诸多新工艺新发明的爆发式进展,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穿越四十三年时间在大宋搞出合成氨工艺,这已经是二十世纪初的技术,以后的人们评价这段时期的科技发展,恐怕只能用“牛逼”二字来形容。
盛爱成婚:霍少的心尖暖妻
到此再进一步,就是化肥跟炸药。
赵煦的一千五百万贯,光这一个长芦盐化工基地的产能就能给他搞定。
这玩意儿辽人那边再怎么看都不怕,这可是比炼钢高炉还要领先整整一代的科学技术。
唯一要命的是地理位置,苏油视察了基地之后,严命德州、冀州、深州、恩州、沧州五州官府,发动民力疏浚诸多河道,不许侵占,深度要够,务必保证这个基地的安全。
继续前行,船只过了清州,进入文安洼也就是白洋淀,再转入拒马河,逆流而上,就抵达了霸州。
拒马河边,一雄一霸,雄州就是瓦桥关,霸州就是益津关。
锁钥两关征战地,行人到此望燕山!
天堂里的堕落 奚夫人
当年后周柴荣气吞万里,挥师北伐契丹,兵不血刃拿下这两处地方,将瓦桥关改为雄州,益津关恢复旧名霸州。
一雄一霸,寄托了一代雄主多少豪情!
可惜壮志未酬,当年六月柴荣去世,之后,就再没有之后了。
霸州有两支军队驻守,镇宁军孙能,破虏军曹南。
孙能基本就是苏家半个孩子,曹南也是老交情。
当年为取占城,苏油偷偷通过海船将他安排在会安市舶务潜伏,多备弹药却示敌以弱,故意引诱诃黎遣军渡河相攻,让大宋拿到“自卫还击”的政治正确。
本来那一战守稳就算赢,结果曹南巧妙设计了圈套,实施狙击的时候故意放过一处竹林,让受到狙击的诃黎军以为那里是一处安全区。
结果溃败的前军将之作为避难所,后到的中军将之作为前进基地,最后被曹南狂轰烂炸一锅端。
那一战是新军第一次独立作战,五百人打得两万占城军队几乎全灭,曹安民从此名扬四海。
也是那一战之后,大宋水师正式成立了陆战队。
海军陆战队的作风也从此奠定,那就是永远背水面敌,永远在最绝望的情形下,战胜最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苏油乘坐的小火轮可让曹南羡慕坏了:“司徒,啥时候给俺们配上这玩意儿啊?给我五艘这个玩意儿,沿着桑干河进去,整个长城以南我都能给你拿下。”
苏油白了他一眼:“嗯,你咋不沿着滦河进去呢?那样连长城北都是你的了!”
这话也不算是完全开玩笑,桑干河流域包括整个燕山分水岭南部地区,如今行船能够抵达奉圣州,归化州,也就是涿鹿一带。
滦河能够抵达北安州也就是承德以上。
大宋水师全球独一份儿,早就已经取得对辽战略上的绝对优势。
这也是苏油一贯的风格。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你敢来,我敢埋。
北洋水师没有成立之前,宋军只有在雄州和霸州的东边营造出六百里的水泊,以阻挡辽人从雄州霸州东面突破南下。
然后在雄霸两州部署重兵,驻守两关。
即便如此,因为地势低平,一样防守艰难,真正的战略作用,是吸引辽人军力,或者威胁辽人进军之后的后路。
因为以前都是盐碱地,两周方圆百里几乎没有人烟,补给全从后方调运,河北一路的役务沉重到无以复加。
一炮而红【已签约出版】
黄河改向北流后,夺两州下游的界河河道入海,治理好后,反倒是在两州东面构成了一条天堑。
花 都 最強 棄 少
而且黄河水带来的黄土和流水,将盐碱地都冲没了,淤积在六百里水泊里,反倒能让水泊变成了良田。
如今这一带也来了不少移民,加上军中现在牛马众多,自屯加招募商屯,竟然能够实现粮食上的自给自足。
对辽态势已经大为改观,保州以东都有河防为支撑,而保州以西,基本就只有通过太行山和燕山之间的豁口飞狐道南下攻击真定府。
否则就得再往西数百里,绕过五台山,从雁门南下攻击太原府。
不管哪个山口,一支新军足够应付。
指 染 成婚 小說
不过曹南的话倒是给苏油提了个醒,虽然在战略上大宋其实已经不怎么畏惧辽国,但是战术上人家还是有偷鸡的机会,比如冬季封冻的时候,所以倒是也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苏油想起来后世一种曾经让中国人民深恶痛绝的东西:“你们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炮楼?砖石水泥土构建成的三层九米的圆柱形建筑,四面都有高低不齐的十几个射击孔,十几个观察哨,楼顶还可以架迫击炮,楼里存放足够的粮食,弹药,一个炮楼可以住十几个人,外围还可以设计壕沟,铁丝网。”
“平原地区,一个这样的建筑能够让十几个军士完全控制方圆六七百米的范围,而且不是孤立的,炮楼与炮楼之间还可以相互呼应,构成交叉射击火力网。”
“有二十个这样的小炮楼,四五百军士,控制百十来公里不在话下。”
说完取过书包拿笔画了个大致的形状和内部图,然后有画了个点状分布图:“像这样分作两排,一排十个,交错五百米布置,如此每个炮楼都能够与另外两个形成三角攻击区,想要通过那是千难万难。”
孙能取过笔来:“这东西看着像城墙的棱堡独立了出来,要是依托县城……像这样,老师你看!”
曹南将本子和笔接过去,也在上面画了起来:“依托山体,在山谷通道两侧搞几个,嗯……再通过战壕连接……”
说完又将本子还给苏油:“没啥意思,最多就是保护屯田很稳当,等着别人来打,不是取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