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jff火熱連載小說 我成了龍媽 線上看-第726章 侏儒也要當總主教?閲讀-zkefr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杰妮对侏儒还真没欲望,完事儿后,也不温存,披上白色祭司袍,重新恢复圣洁祭司模样,面色冷漠地离开了卧室。
“该死,史坦尼斯坏我大事!”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传来杰妮愤怒的咆哮。
卧室与书房都是地下洞窟临时改造,没有安装厚实的木门,只挂上一条布帘,故而窝在床上休养生息的侏儒被吵醒了。
往日,因为“里奥”不学无术的人设,侏儒尽量不去干涉杰妮的工作。
但“史坦尼斯”这个名字太刺-激神经,他有些忍不住了。
扶着墙,脚步虚浮地挪到书房外,侏儒小心翼翼问:“什么事?从来没见你发这么大脾气。”
“的确出大事了,史坦尼斯言而无信,坑害了褴衣亲王,然后……”
本以为杰妮会赶他滚,却不想她还真回答了,那他也打蛇顺杆爬,掀开布帘钻了进去。
“唉,原来伊耿是伊利里欧的儿子。”她苦笑道。
“什么?”
这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把侏儒给震傻了。
侏儒失声惊呼,却没引起杰妮怀疑,实在是,初次听到这条消息,她也是这般震惊。
“……伊利里欧便主动把伊耿的身份公之于众。”杰妮没将信笺交给侏儒,却也因为太过心烦意乱,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这可真是……”侏儒嘴角抽搐,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太讽刺了,事情的真相只有瓦里斯与伊利里欧两人知道,只要他们不说,即便其他人怀疑也没证据,偏偏伊利里欧自己把秘密暴露了出来。
好一会儿,他踟蹰着问:“那个伊耿,现在怎么样了?”
办公桌后方的杰妮以手扶额,烦躁道:“我管他去死!失去丹妮莉丝侄子的身份,他一文不值。”
——不仅一文不值,还有生命危险!史坦尼斯、龙女王、道郎亲王、谷地与风暴地贵族,都不会放过他。
还有北境……
也不知他的小妻子珊莎会什么反应,以她的骄傲,只怕……
侏儒独眼中有担忧之色一闪即逝,不过他没再打听伊耿的情报,反而顺着话头问:“伊耿即便不是假货,对我们又有什么用呢?丹妮莉丝肯定不傻,不会受到要挟。”
“你怎么来到这的?”杰妮问。
“坐船,结果在海峡遇到恶龙之母的劫掠队,然后被俘——”说到这儿,侏儒心脏漏跳半拍。
忽然间,他有些明白杰妮的恶毒用心了。
但转瞬间,他很自然地露出痴傻的茫然表情,疑惑道:“被俘后是我叔叔把我赎回来的,怎么了?”
杰妮的视线一直放在桌面文案上,并没注意到侏儒一瞬即逝的破绽,只叹口气,无奈道:“你是被赎回来的,那么伊耿能不能赎回去?以伊耿的身份,丹妮莉丝一定会亲自出面。
接下来便简单了,我们约好赎人的时间与大致地点,等丹妮莉丝的巨龙落在地面,哼……”
——果然被我猜到了,这女人好狠!如果龙女王真没防备,八成就直接栽了。
可惜她不可能没防备。
没防备能让我到这儿来?
心里这样想,他也问了出来:“白骑士与血盟卫都可以代表丹妮莉丝。赎回人质的小事,她没必要亲自出场。”
“呵呵,你以为我只这点手段?”杰妮冷冷一笑,“我们之前在做什么?
如果伊耿真是她的嫡系血亲,加上他还当过国王,以他为媒介施展血巫术,伤不了丹妮莉丝,也能令她头脑昏聩、决策失误,等她露出破绽……哼!
别忘了,我们瓦雷利亚就是靠血巫术起家的。”
“真的假的,头脑昏聩?”侏儒嘴角抽搐几下,“太虚幻了吧?”
“人由肉身与灵魂组合而成,既然有针对肉体的诅咒,为何没有针对灵魂与神志的诅咒?
事实上,针对灵魂的诅咒才是主流。”杰妮淡淡道。
“有道理……”侏儒心中一动,问:“我听说,有亚夏缚影士能用吸收国王之血的水蛭诅咒另一位国王,但另一位国王虽死了,却是死于敌人之手,到底是诅咒的效果,还是意外?”
“你信不信命运?”杰妮不答反问。
“我不信。”侏儒摇头。
杰妮怅然叹道:“但命运真实存在,没有命运,何来预言?所谓预言,即是对命运之河一角的窥视。
所有人的命运都在命运之河汇聚,从来没人可以改变命运,如果他真的改变了命运,只能说明之前窥视到的命运是虚假的。”
“你这样说,那命运还真没法改变。”侏儒嘴角抽搐道。
“你不懂,我并非玩文字游戏。”杰妮摇摇头。
忽然,她瞥见桌面上爬行的小甲壳虫,便指着它问:“我想,你一定能猜到它接下来的命运。”
侏儒若有所思道:“被你摁死,被我摁死,继续被我们无视。但这里你说算,所以它的命运在你掌握中。”
“不错吗,你也不像大家说的那么蠢笨,”杰妮欣赏地看了他一眼,“它至少有你说的三种命运,但我注意到它,并决定做一种选择时,它的命运便确定了,只有一种。”
说完,她朝侏儒调皮一笑,低下头,伸出粉红小舌头,“唆”的一下,把甲壳虫含进嘴里,嘎嘣嘎嘣,黄色汁液顺着嘴角滑落,还没落下,又被沾着黑色、绿色碎肉的舌头舔了去。
“呃——”侏儒脸色发白,想要呕吐。
“呵呵,”杰妮开心地笑了,“没见识了吧,这是肉天牛,可以生吃的。”
“你开心就好。”侏儒讷讷道。
“回到之前所说的诅咒之术,国王可能被下属背叛,可能被敌人杀死,可能骑马出意外而亡,更大可能是不会死……
在有意识的生命观测他的命运之前,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
也即是说,他的命运不确定。
当有意识的生命去观测国王的命运,那道意识会看到他为国王选择的命运。
如此,国王的命运被那道意识预言了。
如果那道意识对国王有恶意,他可能会下意识选择对国王不利的命运。
当然,他的预言不一定准确,很大可能他看到的只是幻想。
明白了这点,你便不难理解诅咒如何发挥作用的了。
即便我无法观测他的命运,却可以向命运之河献祭力量,祈祷最差的命运降临在国王身上。
嗯,如果你自己接触不到命运之河,可以献祭邪神获得临时的力量。”
侏儒皱眉道:“这么说的话,最好不要找人帮自己预言,也不要接触懂诅咒的巫魔女。”
“对,如果你没力量,就不要接触超凡者。如果你本身拥有超凡之力,诅咒很难起效,否则,我早咒杀丹妮莉丝那个小贱-人了。”
说到最后,杰妮俏脸扭曲,眼中满是怨毒与贪婪。
侏儒古怪道:“你之前还说要用伊耿诅咒她……”
“血脉至亲有奇效。”
“我不想被人诅咒,杰妮,你能不能教我巫术?”侏儒满脸期待地问。
杰妮上下打量侏儒一番,最终在他腰腹处停驻了视线。
蓝色水眸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她点头道:“这些天不断提纯血脉,你差不多也够资格接触瓦雷利亚秘术了。”
“啊,你真愿教我?”侏儒大喜过望。
“没了伊耿,这场仗只怕……”杰妮将文件合上,无奈叹息一声,道:“弥林正好建在大河入海口,地下水太过丰沛。
三天前,往弥林城下挖掘地道的过程中,淹死了五条成年龙虫。
硬碰硬的话,龙虫虽强,却不能飞。
既然如此,得做好最坏打算,如果我出了意外,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贝勒里恩陛下不能没有分身,我死了,就由你取代我,成为长夏之地新的大祭司!
杰妮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杰妮!”侏儒不懂,所以他此时真的被感动了,眼眶都红了。
杰妮向侏儒招招手,“过来,我把大祝祭的传承教给你。”
侏儒激动跨出几步,绕过办公桌,来到杰妮身前。
忽然他反应过来,疑惑道:“大祝祭传承?难道是大巫师传承的另一种说法?”
“想什么呢?”杰妮双眼一瞪,大大的蓝眼睛忽然染上一层血红,平面的圆瞳,也变成巨龙的多层次深邃竖瞳。
下一刻,侏儒身子一动不动,看不到外界发生之事,意识来到一个血红色的精神空间。
他并非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上次与杰妮洞房花烛夜,面对完全体的大祭司,他嚎叫着想逃跑,杰妮便用了这招“魔龙凝视“,将他定在原地,任她施为。
现实世界,杰妮捏开侏儒嘴巴,低下头(杰妮比侏儒高),张开嘴巴,“呕!“
杰妮抱着侏儒脑袋,就像喝醉酒的女人抱着卫生间里的马桶。
稀里哗啦,吐了一坨黏糊糊的蛔虫……喔,不,那是幼生体的龙虫。
“你在做什么呀?”暗红意识空间,侏儒茫然嚎叫。
他看不到现实世界发生的事,但他的灵魂感应到身体传来的贯穿痛。
千疮百孔。
“帮你领悟大祝祭传承啊!”
“不是大巫师?”侏儒终于察觉情况不对。
“你没资格成为大巫师,只能和我一样,成为贝勒里恩陛下的圣祭司。”
“和你一样?”侏儒在颤抖。
“便宜你了,也就是现在十四火峰嫡系凋零……唉,初见时,我连丹妮莉丝都没看上呢!”
“Oh,No!”侏儒哀嚎。
与此同时,大量信息化为一条银色溪水,冲入侏儒眉心。
明白大祝祭的真正含义后,他叫得越发凄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