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61m精华都市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生死相伴-bdlvu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石门缓缓从内而外打开,石胜寒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只见他头发一夜全部变得灰白,脸上皱纹丛生,苍老了不少。
重生之极品姐夫 尸身人面
石胜寒看着叶天,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说道:
“我只有两个徒弟,一个是南雪意,一个就是你叶天。你师姐被人杀害,我却选择明哲保身,你一定很恨我。”
“从今天你,你就离开信石峰吧。”
“我会让掌门另为你寻一灵气充裕之山峰居住修行,我不配做你的师傅,也不配做任何一个人的师傅!”
“以后需谨记,好好修行,只要你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那才能拥有想要的东西,才能做成想做的事情……”
……
眼前的画面开始飞速的流转,叶天离开了信石峰,来到了空山峰上居住修行。
叶天恩少踏入洞府,更别提离开空山峰,他将所有的精力完全放在了修行上面,一丝不苟,默默无闻。
时间飞速流逝,顷刻间就是数百年的时间。
在这期间,叶天的修为一步一步的增加,在这期间,陆尚渡劫成仙,成了掌门。他来空山峰拜访,让叶天可以去一个更好的山峰,并收自己的弟子。
叶天将这一切全部拒绝,他依然一个人默默的在空山峰中。
然后有几次因为修行方面的原因,离开太虚门,前往外界。
经历了无数苦难,无数惊险至极的战斗,有几次他达成了目的,但是也有几次他也失败了。
在这期间,石胜寒也成功渡劫成仙,道号信石真人。
太虚门中所有人前往信石峰祝贺,但叶天没有,他只是在那个夜晚,默默的在信石峰外停留了片刻,就又回去了。
就像先前的无数个夜晚,石胜寒在空山峰外一样。
网游之双系法师 红灯绿酒
来到空山峰的第六百年,叶天也渡劫成功,成为仙人,此时同样惊动不小,但叶天依然只是默默的马上回到了空山峰,闭门不见任何来访者。
除了陆尚带着仙秦神朝仙使来那一次,叶天和陆尚聊过一个时辰,随后就跟着那仙使学了数年的棋。
学棋的几年时间在此时快速流逝的时间中,一闪而过。
叶天继续默默的修行,一个人孤独的和自己下棋。
他的修为很快超过了先于他成仙的陆尚等人,甚至超过了太虚门中的每一位仙人。
来到空山峰的第七百年,叶天的修为达到了真仙巅峰,距离天仙境一步之遥。
他开始突破。
虚拟完美 禁意
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切画面流逝的叶天,表情终于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时间流逝的速度猛然变慢。
熟悉的洞府之中,正在破镜的关键时刻,沉浸在元神之中开辟属于自己的洞天秘境。
但这时,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洞府开始剧烈的晃动,整个空山峰都开始晃动!
距离成功已经只有一线之遥,马上就会成功!
但这时,一道强横的仙气匹练带着绚烂的目光狠狠的击中了叶天洞府的位置。
洞府外,密密麻麻的光液流转,一座笼罩整个洞府和空山峰的阵法亮了起来。
匹练和阵法正面撞击在一起!
突然,阵法的一处位置,突然暗淡了下去!
“轰!”
阵法莫名其妙的突然损坏了一部分是致命的,在恐怖的爆炸声中,彻底崩碎!
紧跟着,叶天所在的洞府,乃至整个空山峰,都被一道巨大的道剑虚影狠狠刺中。
乱石崩落,烟尘大作之中,洞府彻底爆炸开,整个空山峰被削去了一部分!
数名弥漫着强大气息的身影凌空而来,俯视着下方的空山峰。
为首的正是周勉。
他的身后跟着几位破厄宗的真仙境强者,还有一名穿着太虚门道袍的老者。
在他们的对面,是陆尚,石胜寒,还有数名太虚门的长老,仙人和问道期全部都有。
陆尚盯着周勉身边那名穿着太虚门道袍的老者,愤怒的说道:“孟青云!你在干什么!?”
那老者问道境修为,听到陆尚的质问,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陆尚,我可不是孟青云!”
“真正的孟青云已经在几百年前和那个杜衡柏一起死去了。”周勉微笑说道:
“当下的孟青云,其实是我破厄宗的罗仓长老!”
罗仓得意的说道:“幸好这么多年的深居简出都是值得的,被我发现这叶天到了破境关键时刻,若是被他成功破境达到天仙,我破厄宗可无力应对!”
陆尚脸色难看至极,看着下方烟尘弥漫的空山峰顶,说道:“所以护宗大阵是你打开的,这空山峰上的阵法,也是你破坏的?!”
神秘島(凡爾納漫遊者系列·第1輯)
周勉冷哼一声:“陆掌门发现得太晚了!”
这时,下方的烟雾终于散开了。
叶天盘膝坐在乱石之中,气息紊乱,低着头,鲜血从嘴角溢出,滴答滴答的落在道袍前襟。
看着下方的叶天,石胜寒语气凝重,眼中充满了悲痛的神色:“破境失败了!”
“不只是失败了,看当下的样子,似乎受到了反噬,连真仙境界都维持不稳!哈哈哈哈!”周勉仰天大笑:“当初杀了一个南雪意,没想到你们太虚门又冒出一个默默无闻的叶天,今天,他也要死在这里!”
“你休想!”
愤怒说话的是石胜寒,他身形一闪,挡在了叶天先前。
重伤的叶天缓缓的抬起头,先是落在了石胜寒的身上。
石胜寒察觉到了叶天的目光,回头一看。
如果可以重來 陈氏飞雪
这还是七百年前叶天来到空山峰之后,师徒两人第一次真正见面!
石胜寒微微颤抖,神色复杂。
叶天轻轻摇了摇头,自嘲一笑。
“说错了,不光是叶天,今天你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周勉摊开双手说道:“你们太虚门的仙人数量本来就少于我破厄宗,百年前你太虚门前掌门死去时我破厄宗就想动手了。”
“结果突然冒出来个叶天,我破厄宗为了稳妥起见,暂时隐忍,这次终于找到机会。”
“当下叶天受到反噬受伤,你太虚门仙人战力比我们少两人,拿什么和我们匹敌!?”
说着,周勉身体周围仙力涌动,与其余破厄宗强者一起冲了上来!
石胜寒再没有转身看叶天,径直迎了上去。
陆尚等人也急忙上前,和破厄宗众多强者战在一起。
但周勉说得对,破厄宗此时的仙人战力比太虚门多两人。
一名仙人可以完全挡住太虚门仙人之下所有修士,另外一名仙人就成了打破天平平衡的那点重量。
而二对一的,正是石胜寒。
但石胜寒也只是真仙初期,很快便落于下风。
紧跟着,在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中,石胜寒重伤后退,口喷鲜血。
但石胜寒并没有让开,依然飞身挡在了叶天身前。
黑公主
“让开吧。”
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的叶天缓缓的开口:
“……”
“……师傅!”
声音虽然低微,但石胜寒听到了,他的身体剧烈一颤,缓缓回过头来。
叶天面露微笑,缓缓摇了摇头。
他将目光转向了高出的周勉等人,目光迅速变得坚决。
双手合十,一道耀眼刺目的光芒瞬间从空山峰顶上爆发开来,将方圆千丈的范围全部笼罩。
刺目光芒之中,石胜寒不退不躲,眼睛看着叶天的位置,瞪到了最大:
“叶天,你要干什么,快停下!”
“难道还要忍吗?”
叶天淡淡的声音飘了出来:
“我要将他们全部杀死!”
……
“轰——”
无以轮比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
……
叶天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当时的场面重新在自己的眼前重新一幕幕的发生。
到他自爆的一瞬间,眼前的画面突然出现了无数条巨大的裂缝,瞬间扩散开来!
靈吞天下 兩顆糖果
“砰!”
眼前的一切突然爆炸开来,化成星星点点的碎屑,随风消散而去。
画面疯狂的扭曲之中,渐渐清晰。
叶天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回到了先前正对湖光山色的露台之上,他确定这是真实的世界。
先前他们下完棋局之后,棋盘碎裂,山脉崩塌,小楼在下沉之中被湖水淹没,他进入了幻境之中。
当下从幻境中出来,一切恢复了原样,远处的山水,脚下的小楼。
只不过其余的人都不见了,露台上的棋盘也不见了。
“第一关的棋局,考验的是你的智慧。”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叶天一惊,他的感知中,后面并没有人。
转过身去,只见一名身穿男子赫然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那男子看起来一副中年模样,眉眼之间充满了凌厉和杀意,身上穿着一身刻满了繁复花纹的铠甲,腰间挂着一把极为宽厚的重剑。
此人和外面那身高达到了千丈的巨人尸体一模一样!
“第二关的对决,考验你的实力。”
“第三关是生死。”
“恭喜你,你全部通过了。”
此人看起来极为威严,但此时的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段夜凉。”
“你应该不认识我。”
“这是我用了上万年的名字。”
“在我以力证天道成功之后,人们都称呼我为——元都战尊!”
这座洞府的主人,竟然真的是他!
而且叶天敏锐的抓住了此人方才那句话中的重点。
以力证天道,这意味着,此人竟然是传说中超越了仙的存在!
叶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愧是有众神墓地之名,随便进入了一处墓穴,其中埋葬的竟然是一位这样的强者!
叶天对此人行了一礼:“在下名为叶天,打扰前辈清净。”
“叶天,不错,”元都战尊微笑说道:“也没什么清净的,我早已死去,当下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残影,你不必紧张。”
叶天点点头,问道:“在进入这洞府先前,我曾引动了前辈的尸体……”
“那可不是我的尸体!”
元都战尊摆了摆手说道:“那只不过是我的铠甲罢了,当初彻底陨落先前,我脱下身上的铠甲,将其置于门外,做一个看守,也算是我对进入我之墓者的第一个考验。”
王牌校草別惹我 青青青藤
叶天问道:“方才与我一起进入洞府的人还有许多,不知晓其他人当下都在何处?”
元都战尊说道:“你们这些人中,只有你一个人通过了所有的考验,因此便让你留在了这里,你的那些同伴,当下都在这湖底,那里也有离开我之墓穴的路。”
叶天精神为之一振,问道:“那前辈可知如何离开这众神墓地。”
元都战尊说道:“我只是一个残影,只存在于这洞府之中,负责考验进入洞府之人,其余的事情,我不知晓。”
元都战尊继续说道:“我自幼爱棋,下棋。一直难逢敌手,自认很强,但你在和我方才的对局之中,走出了我完全没有见过的下法,这是这无数年来,棋道的精进吗?”
叶天点了点,诚恳说道:“是的,这些下法也是我从别处学来。”
元都战尊笑了笑说道:“很好,你自身的棋力也足够深,很有天赋。甚至能在绝境之下走出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一步,扭转胜利,很厉害。”
叶天说道:“承蒙前辈想让。”
“我可没有让你,”元都战尊摆了摆手说道:“至于第二个考验,实力。”
“我一直觉得,只要天赋努力以及机遇足够,因此我对于实力的考验设置得并不高。你所遇见的对手和场景,是我曾经在正式修道之后,参加过的一场比试,当时我以自身元婴修为将他击败。”
“你如此年轻,修为已到仙境,如此罕见的天赋,就连我都很少见到。实力的考核,你没有问题。”
对于这种夸赞,叶天的心里还是清楚的,毕竟当下他的真实年龄,需要再加上一千年。
紅包亂三界
元都战尊说道:“最后的生死考验,最让我满意的。”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这一考验的本意,是在看心性。而你在面对那些生死之时,所表现出来的心性,甚至于我模拟出的幻境竟然都强行崩裂!”
“这让我吃惊的程度,还要远远超过你的修道天赋。”
叶天眼中略微失神,随即怅然一笑。
幻境被迫崩碎,那是因为在那之后,他所经历的,是真正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