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5f0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絕對一番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章 新時代終究還是來臨了-k9oxw

絕對一番
小說推薦絕對一番
银行派的两位理事在志贺步愤怒不满的视线下有苦难言,他们要是混得好也不至于被打发到关东联合来当代表,现在完全就是在听命行事,根本身不由己,甚至他们本身也有着极大的困惑。
但按照他们能打听到的不多的消息来看,自家银行应该是被人给阴了。
他们确实没猜错,第一银行是被阴了。
千原凛人和山岛由贵围绕富士山一系公司的股票展开了激烈争夺,由于二人的意图明显都不是为了投机,而是需要把大量股份捏在手里,以至于二人都没有办法洗盘,只能拼命开出更高的价格,以求能多拿到点筹码。
这么发展到后面,富士山一系公司的股价天天创新高,价格已经远远超出实际价值数倍,就算这两个人资本比一般人想象中庞大,面对这高昂的竞争成本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于是只能开始呼朋唤友。
山岛由贵旗下的一家私募银行就找到了第一银行头上,给出了一份相当诱人的对赌合约——第一银行吸纳的富士山一系公司的股份,在未来可以折算成乐户门集团的股份,拿到的越多,折扣越大,细算起来利润极其丰厚,毕竟乐门户集团前景极好,是当前绝对的超优质资产。
当然,也可以在收集完毕后,场外一次***给乐户门集团,同样可以得到一个超高溢价,对方只是要求可以分期付款,时间相对会长一些,但对银行来说不算什么,就当放贷吃利息了。
乐门户集团明显是要透支未来和千原凛人的安心投资公司拼了,想来千原凛人面对这样的对手也很头痛,八成也在透支未来,许诺各种远期好处给盟友,要求齐心合力压倒山岛由贵。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已经很不错了,而除此之外,乐门户集团还给出了一些颇为优渥的条件,比如愿意和第一银行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在未来会分数批高价购入第一银行所持的房屋地产进行储备或自用,也就是愿意尽量帮助第一银行消减坏账烂账,减轻负担,这就更令人心动了。
类似的条件很多,真的很不错,第一银行再不动心就不用干银行了,而且更妙的是,答应了不但获利极大,还可以带来额外的好处。帮助山岛由贵打败千原凛人,这家伙就没办法去另一家电视台另起炉灶,等于间接消灭了一个竞争对手或是保住了一个稳定的财源——除了富士山电视台,樱岛等台全没上市,千原凛人想去另外三家民放说了算可没那么容易,八成到时看看还不如留在关东联合呢,应该也就认命了,留下来好好当苦力。
在讨论沟通了一段时间后,第一银行又尝试了一下想要个更好的条件,但被乐门户集团旗下的私募银行直接拒绝,表示他们很急,没时间讨价还价,不行就算了,他们去找别的银行合作,第一银行这才赶紧一口答应了,接着就聚拢了大部分流动资金,发动了旗下的证券公司投入到了争夺筹码的战争当中。
比想象中顺利,他们运气极好,连续遇到了数家机构落袋为安,在封盘位置接到了大量的筹码,还发动人脉,说动了几家券商交出了股份,但还没等高兴多久,今天午盘一开盘,风云突变,原本堵在涨停板位置的大量买盘瞬间消失,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卖盘砸了下来。
第一银行措不及防之下,被迫不得不全力护盘,但卖盘实在太多了,对方手里怕是捏着七八成富士山一系公司的流通股,根本就是在不计成本地往外扔,完全就不是大型机构出货的样儿。
第一银行全力反抗了,但敌人有心算无心,实力也实在太强,他们就算尽了最大努力接盘,还是在短短十分钟内就被按死在跌停板上。接着市场似乎也恐慌起来,之前大量想等着富士山一系公司股价再涨涨才卖的散户们也急了,终于把手里的股票扔了出来,全堆在了跌停板上。
第一银行的交易员也不是傻子,明显觉出不对了,赶紧向上汇报,最后第一银行的总裁亲自联系了山岛由贵这塑料盟友,质问他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把买单撤走?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约定的,无论股价如何,将来这些股票都需要你溢价收购。
山岛由贵不但不在乎,还笑得很猖狂,表示他又没说不履行对赌合约,但也要第一银行有命等到合约能履行的那天才可以。
第一银行的总裁没听明白山岛由贵话里的意思,但紧接着又有大量坏消息传到了他的案头——第一银行各分行支行有近千个各类型账户异动,全都在预约提取大量现金,而且这还是目前汇报上来的,真正的数目应该要比这多数倍。
挤兑?
这是银行最怕的事了,第一银行一时也顾不上山岛由贵这无赖了,赶紧要求业务员们出动去灭火,至少要弄明白是什么原因,而消息很快传了回来,这些帐户异动的原因五花八门,但汇总一下就能看得出大部分都有人指使,往上追溯总能追到关西某个大家族或是某家寺庙头上,甚至还有不少企业是受了韩国那边某家公司的拜托才跑来预约取款的——这些人取款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受托在今天这个时候开始取钱,取了钱就拿在手里放两三天,回头想存哪里随便。
面对这种情况,平时第一银行是不怕的,但现在他们大量的资金被关在了跌停板里面出不来……
混蛋,这是个阴谋!
第一银行知道自己被人阴了,不得不再次联系了山岛由贵这暴发户无赖,质问他到底想干什么,而山岛由贵表示很冤枉,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是混蛋千原设计的,你们现在所持有的富士山一系股份全是他抛出来卖给你们的,甚至你们说动了的那几家券商拿到的股份也大多来自他手中,所以你们要恨就恨他,别恨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才上了他的贼船,将来你们要想报复他可以来找我,我不介意出份力……
然后,他就开出了条件,要求第一银行做出选择:
在关东联合的股权斗争中,无条件地站在千原凛人那一边,向他递上行动一致协定书,与此相对的,只要递上了行动一致协定书,他们就打开停板,把第一银行的资金放出来;
如果不肯那也行,半个小时后他和千原凛人会同时宣布放弃收购富士山一系公司,接下来更会不停抛出富士山一系的流通股,就是不提股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关你们半个月没什么问题。
要么投降,要么就拼了,考验第一银行骨气的时候到了,而事实证明银行一般没什么骨气,是最不愿意承担损失的机构,也是最不愿意承担风险的机构,更何况这种损失和风险他们也承担不起。
他们是在富士山一系股价被拉到天价时入场吸筹的,相对于千原凛人和山岛由贵二人来说,成本天然就高了数倍,富士山一系的股价被打回原形,千原凛人和山岛由贵顶多是皮毛之伤,他们就要连心肝都吐出来了。
当然,有对赌合约在,这些损失该由山岛由贵承担,只是山岛由贵根本不可能现在就兑现承诺,肯定会拖着不办,而把他告上法庭,赢不赢先不说,官司绝对不可能短时间内结束,打到明年的今天也不稀奇……
第一银行能等那么久吗?
这两个人联手把第一银行大部分流动资金锁在跌停板里,然后曝出第一银行损失惨重的丑闻,再鼓动了一大群人取钱,趁机引起新一轮大规模挤兑风潮——这很容易,只要新闻一报,本来就是惊弓之鸟的民众都会把第一银行的大门挤倒,都不用他们鼓动多少大企业大家族,只是小额帐户就够银行喝一壶的了。
那第一银行能挺过去吗?
有点困难,上次亚洲金融风暴带来的挤兑风潮后,第一银行就元气大伤,关东、关中、关西以及北海道四百多家支行分行已经萎缩到两百六十余家了,那再来一次的话,哪怕规模比上一次小……
不是无法应对,拼了老命,揪上盟友们一起聚拢资金,顶住该不成问题,但万一一个不妥,极有可能就形成连锁崩坏的局面……
仅仅为了日经报业集团想继续保持关东联合的控制权就冒这种风险,这值得吗?
…………
今日最核心的议案竟然没有通过,这次理事会已经开不下去了,会场更像菜市场,无数人议论纷纷,都在打听第一银行突然抽了什么筋,莫名其妙就当了叛徒。
江崎寿消息最灵通,很快弄清了前因后果,只觉得嗓子里一阵发甜,胸口堵得喘不上气来,真想痛骂第一银行两句发泄一下怒气,但理智告诉他没理由骂——这不怪第一银行,谁能料到千原凛人和山岛由贵这两个毫无关系的人竟然会勾结在一起,还能演得合情合理,演得那么逼真。
而且,当时他也是同意第一银行全力支援山岛由贵的,互联网的用户群在成几何倍数增长,要是能有机会进入乐门户集团,有机会影响乐户门集团的战略,有机会能从乐门户集团吸吸血,他抗拒不了这种诱惑……
不愧是知名大编剧,优秀的大导演千原老师,这部剧拍得不错,赢得也漂亮!
他丢下了手机,用力丢下了手机,现在手机已经能看新闻了,他恨这种新产品,也讨厌千原凛人、山岛由贵这种野心勃勃的新生代,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望向了最讨厌的人。
无数的人正围绕着千原凛人,争着向他询问着什么,有着加盟台的代表,有着广告商的代表,有着五东京派的头目,有着关东联合的高层干部,甚至报社派酒井家族的人都混在里面。
所有人都在望着他,他看向哪里,哪里的人就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板。他一开口说话,场面就会不由自主转为寂静,所有人都会露出认真倾听的神态。
他有这个资格,他是这个时代的强者,但他偏偏却依旧笑得温和,整个人看上去温润如玉,哪怕赢得了这样的胜利也没有露出半分激动之态——这人真的野心勃勃,他根本没打算多享受眼前这一刻,他的目光在确定胜利那一刻已经望向了更前方。
江崎寿望着年轻自己一倍还多的千原凛人,已经不只嗓子发甜了,都觉得眼前发黑起来。
他并不是一个受不了打击的人,只是这次的打击实在有点大,因为他很清楚下面会发生什么。
第一银行是重要的盟友,但他们不会冒着自身有可能出现连锁崩坏的危险来协助日经报业集团维持关东联合的控制权,而日经报业集团这两年的情况也越来越糟,互联网每壮大一分,报业集团就要损失一分,根本也无力支援第一银行反攻了。
那第一银行的倒戈相向已成定局,千原凛人面前的阻碍已经没有了,他随时可以聚拢起力量来向台长发起挑战,而且他也一定会那么做。
今天的议案没能通过,没能成功堵死他的路,就代表着他已经取得了关东联合的实际控制权,离坐上那把椅子只差两次理事会而已——一次提议,一次表决。
等这个人上了台,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清扫报社派的势力,彻底将报社派驱逐出关东联合。
日渐衰败的日经报业集团未来最好的供血通道被夺走了,那日经报业集团要依靠什么来抵抗互联网的冲击?
这种损失简直无法承受!
江崎寿眼前越来越黑,看东西越来越模糊,就如同看到了报业集团的未来,在一片“会长”的惊呼声中,身子不由自主向一边歪去,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而刚刚弄清楚内幕的志贺步听而不闻,同样怔怔望着千原凛人——七年的时间几乎没在千原凛人身上留下什么烙印,这人还是显得朝气蓬勃,年轻的令人嫉妒。
也不知道七年前去请他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现在该不该后悔……
但无法阻止了吧?
志贺步慢慢向着台下走去,脑海中回忆起了千原凛人的话,“当年我不文一名时你全力支持过我,这份人情我没忘记,随时欢迎你回来,志贺桑,到时东京经济电视台的老人们利益不会受多大影响”。
原来他的话是指的现在,那他应该会信守诺言吧?
也许确实到了重新选择的时候,协助他驱逐报社派,让关东联合进入一个新时代。
新时代终究还是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