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gz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幕後元兇閲讀-h4vco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送走了祖孙二人,周岷匆匆来到晋王官房,向郭宋汇报了这两天的收获。
“元家的重要人物!”
神道魔圣 辉夜狐语
郭宋眉头皱成一团,元家在太原已经覆灭了,还会哪个重要人物漏网?他着实想不到。
逗比王妃鬼王爺 花卿宴
“殿下,不妨问一问独孤明仁。”
郭宋点了点头,吩咐侍卫,“立刻去太常寺,请独孤少卿来见我!”
侍卫匆匆去了。
周岷又道:“殿下,现在总算知道独孤相国遇刺的源头,还是和元家有关,但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是挟私报复?还是想争夺关陇世家的控制权?”
“应该是后者,关陇世家拥有太多的财富和资源,这是他们急于想得到的,独孤立秋就是他们的一个绊脚石,如果我没有猜错,二十几名成员中,应该也有关陇世家成员。”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冷笑一声道:“卫唐会,捍卫唐朝,我看只是个幌子罢了,真夺了天下,哪里还有李家的份?”
我的世界我们的世界 皮尅帝王旨
冥婚:鬼夫君妳別逃 哀傷的貓
不多时,独孤明仁匆匆赶来,他进了官房,躬身行礼道:“微臣参见殿下!”
独孤立秋下葬后,独孤三兄弟都丁忧辞职,但郭宋还是把独孤明仁挽留下来,这也是因为独孤立秋葬在长安的缘故,如果在外地,独孤明仁无论如何都要辞职回乡给父亲守孝了。
郭宋笑问道:“最近关陇世家有聚会吗?”
独孤明仁为人很谨慎,不像他父亲那样豁达开朗,他想了半天,摇摇头道:“回禀殿下,集体聚会没有,家族之间偶然会有些往来。”
郭宋便知道自己问错人了,这种事情应该问他二叔独孤长秋,郭宋便不再多问,直接进入主题。
“我召你来,是想向你打听一件事,关于元家,现在元家还有什么重要人物?”
“回禀殿下,元氏是很庞大的家族,几百年开枝散叶,人数极多,分布也广,据我所知,元家一共有九房,分布在关陇七个州,生活在长安的是三个嫡房,在太原自立为王最后族灭的也是这三个嫡房,但还有六房生活在关中、关内、陇右,非常低调,去年考上进士的元山农就是岐山房的元氏子弟。”
郭宋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六房,我是指嫡三房中有没有漏网之鱼?”
独孤明仁沉思片刻,忽然脱口而出,“元玄虎的四子元卫!”
郭宋不解问道:“元玄虎不就三个儿子,元晋、元鲁、元楚,哪来的第四子?”
独孤明仁连忙道:“殿下有所不知,元玄虎确实有四子元卫,从小过继给元玄礼为子,元玄礼是元玄虎的兄弟,长期出任范阳节度府长史,膝下无子,元卫就过继给了他,朱氏兄弟之所以没有直接反叛朝廷,就和元玄礼居中调解有关,后来元玄礼病逝后,代宗皇帝便封元卫为蓟县县公,出任平州军使,是朱滔手下的四个军使之一,他因为对父亲元玄虎不满,便改名为李元卫。”
“然后呢?他现在哪里?”
独孤明仁摇摇头,“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有传闻说,他和元玄虎死后出家为僧了,但也有传闻说,他在营州给朱滔练兵,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但我们都认为他还活着。”
………
独孤明仁告退后,郭宋已经心如明镜,卫唐会会主一定就是元卫,卫唐会中的卫字,不是什么捍卫唐朝的意思,就是元卫自己的名字。
这个元卫背后的势力应该是朱滔,他是想让卫唐会成为朱滔在中原的内应,或许他还有自己的野心。
郭宋在官房内负手踱步,摸清了卫唐会的底细是一方面,但要摧毁它是另一方面。
这时,王越匆匆赶来,进屋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殿下!”
“先起来,我有事情交代。”
郭宋回到位子坐下,对王越和周岷道:“现在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是王统领这边,我要求尽快在营州开辟一个情报点,收集朱滔的情报,这是一,其次就是周副统领这边,卫唐会要尽快突破,既然我们知道了对方底细,那么调查就有方向了,我怀疑关陇世家这边有卫唐会的成员,要秘密进行排查,还是从独孤立秋被刺案入手,背后一定还有什么线索我们没有发现。”
周岷躬身道:“关于独孤相国刺杀案,卑职也有点想法。”
“说说你的想法!”
“卑职觉得这绝不是临时决定,而是策划已久,蓄谋已久,这期间有人在明面上参与,但也一定有人在背后参与,只要我们把整个刺杀案理顺,看缺了哪个环节,再补上去,那么被我们忽略的线索就出来了。”
郭宋点点头,“这里面一定有关陇世家的人参与,你把他们补上去,看是在哪个环节缺失,那么我们就能找到突破了。”
…….
王越和周岷都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行动,傍晚时分,郭宋返回了自己家中,一家人所住的相辉楼都装上了玻璃,透明度还不错,其实这也不奇怪,皇宫中的一些重要窗户都装上了琉璃,只是琉璃制作繁琐复杂,有几十道工序,做出的成品堪称珠宝,装在窗上实在太奢侈,所以也只有天子书房、寝房这样的地方能用五彩琉璃窗。
大牌嬌妻:薄少輕輕寵 初槿.
回到府中,天已经黑了,家人都已经吃过晚饭,这也是郭宋的交代,他经常回家很晚,让大家不用等他,他一般只有早上和大家一起用早餐。
郭宋坐在餐堂内,一边吃晚饭,一边翻看今天的报纸,这两天他忙于救灾,基本上没有时间看报。
“爹爹,中原的疫病很严重吗?”身后忽然传来女儿郭薇薇的声音。
郭宋诧异回头,却发现女儿郭薇薇就坐在自己身后,也在专注地看报呢?
“薇薇,你怎么在这里?有没有吃晚饭?”郭宋笑问道。
“人家早吃过了,就是想和爹爹说说话。”
郭宋心中有些歉然,这是他最疼爱的长女,和他前世的女儿长得很像,曾经寄托了他无限的思念,只是这几年自己太忙,慢慢把她忽略了。
“来一起吃点吧!喝一点汤也行。”
郭宋亲手给女儿盛了一碗汤,放在自己身旁,笑道:“来吃吧!”
郭薇薇笑嘻嘻坐在父亲身边,小口地喝着汤,眨眨眼又问道:“爹爹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郭宋点点头,“宋州因为没有多少人口了,疫情已经被控制,现在是汴州和曹州很严重,已经传到兖州去了,亳州那边也发生了疫情,还算我们有先见之明,把两大难民营迁徙去了楚州,不过现在到了冬天,疫病传播没有之前那么厉害了。”
“那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郭薇薇担忧地问道。
“疫情不会那么快结束的,一般都要好几年,但我们要尽量控制住,一个是不要造成那么严重的危害,第二就是让它不要传播到其他地方去,尽量锁在中原。”
“爹爹,能控制得住吗?”
郭宋笑了起来,“其实大家都怕死的,这是关键,只要怕死,就会注意卫生,比如要勤洗手,比如水要烧开了才能喝,茅房要修建远离住处,另外朝廷也开始大规模种植预防瘟疫的草药,平时可以喝药预防,只要能平时生活中注意预防,一般不会感染瘟疫。”
郭薇薇想了想道:“我看报纸上天天在讲怎么预防瘟疫,但我们知道了,中原地区百姓不知道啊!能不能把《长安快报》送到中原地区去,再送到河北和南方去,让大家都能看到,另外,我还要再提个建议。”
“你说吧!还有什么建议?”
郭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就是报纸上图画太少了,能不能多配点图,他们实在画不过来,我可以帮他们画,我….我就少收点钱。”
郭宋一口汤差点喷出来,最后那句话才是重点吧!
郭宋用筷子轻轻敲了敲女儿的头,“爹爹给你那些宝石,随便拿一颗出去卖,就很值钱了,你还这么财迷?”
郭薇薇嘟囔着嘴道:“爹爹给我的东西怎么能卖,娘每个月给我例钱只有两贯钱,我用来买画纸还不够,更不用说买脂粉,报纸上天天登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我都没吃过,也是没钱买。”
郭宋笑道:“爹爹可以给你一些碎银子,喜欢吃什么让丫鬟去买,条件就是你不能出去,明白吗?”
等待活著
“爹爹,为什么我不能出去?我坐在马车里都不行吗?”
战星 肖蛇天下
郭宋怜爱地摸摸女儿的头,柔声道:“爹爹不让你们出门是有原因的,现在外面有一伙刺客,雁儿的外祖父就是被他们刺杀了,他们专门针对我和我的家人,现在内卫还在全力缉捕他们,都他们都被抓捕了,你们再出去游玩也不迟。”
少年孤志远 凌空褚
郭薇薇默默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