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5uj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安溪柚-第八百一十五章 不速之客讀書-ac61r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吴平可没有因为对方是外国人,好面子而说大话,的的确确是实话实说。
要知道TY—6跟腾飞集团以往的TY—2系列,无侦8系列有着本质的不同,首先就是平台大。
总长:10.26米。
翼展:31.82米。
机高:4.47米。
空重:2860千克。
总载重:2600千克。
其中机头设备舱可搭载900千克的模块化电子设备;两侧机翼以及中央翼盒的油箱这会搭载1000千克燃料,机翼下方的四个多功能挂架则可以搭载700千克的额外设备。
并且可以根据执行的任务需求,在三处载重位置进行灵活调节,就比如说现如今TY—6正在执行的通讯保障任务,如果需要增加更大范围的通讯保障设备,可以减少机头设备舱中不必要的设备,同时降低携带的燃料总量,从而在另外的两个多功能挂架上添加外挂GSM通讯基站吊舱。
气象研究、海岸寻访、灾情评估、森林防火、线路查询,甚至是纯军事上弹药携带都不是问题。
当然了庄建业对后一种行为历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哪怕TY—6最高可以携带空对地导弹、激光制导炸弹、电视制导炸弹、普通航弹乃至航空火箭巢等多种空对地弹药的总重达到1.2吨。
毕竟TY—6配备了一台腾飞集团已经十分成熟的WD—42SM涡扇发动机,最大推力3203公斤,总重725公斤,推重比4.41。
对于一架最大起飞重量5吨多一些的航空器来说,WD—42SM涡扇发动机的动力已经足够澎湃了,配合着扁平的流线型布局,浑然一体的发动机舱的背部处理,源于歼教7MAX的翼身融合技术,以及腾飞集团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便一直在无人机上坚持的“V”型垂直尾翼、超临界机翼的科幻布局。
使得TY—6的最大飞行速度超过660公里\\小时,实用升限达到15000米,理论航程12000公里,滞空时间超过18个小时。
无论从哪个方面讲,TY—6都是世界范围内领先的大型无人机平台,也正因为如此,庄建业一直坚信TY—6是促进世界和平的重要产品,所以对其军事化的另类用途总是有那么一丢丢小纠结,毕竟腾飞集团是促进人类发展的良心企业嘛,怎么能卖杀人的武器呢?
当然了,如果买家打着买民用产品的旗号,拿回去一顿鼓捣送上战场,那庄建业也没办法,菜刀还能砍人呢,难道还因为这不让老百姓买去烧菜做饭?
没这个道理嘛。
腾飞集团也是一样,过来买东西的客户那就是上帝,那就是爸爸,既然已经保证买回去的产品用于民用领域,腾飞集团当然不能去刨根问底,再怎么说腾飞集团就是家挣扎求活的小企业,又不是CIA,KBG这类强力部门,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像前段时间出售给缅甸的初教6pro,协议里已经写得明明白白,交付过去的飞机仅限于飞行员培养,促进缅甸国家航空事业发展。
结果月初缅甸空军刚接收了三架,就迫不及待的装上机枪吊舱和航空炸弹随着陆军部队去镇压反政府武装了。
庄建业很无奈呀,可又有什么办法?
合同都签了,你还能耍赖不继续交付?生意没这么做的,所以腾飞集团只能脸上MMP,心里乐呵呵……呸,是更加MMP的尽快交付。
介于初教6pro的教训,庄建业干脆把腾飞集团的格式化协议做了修改,归结起来就一句话,腾飞集团出售的永远都是民用产品,但客户用这些民用产品进行军事用途那就跟腾飞集团没半毛钱关系,因为这不是腾飞集团的主观行为。
于是最大载弹量达到1.2吨,相当于早期强击机水平的高性能TY—6大型无人机平台究竟能被谁买去改装,说实话包括庄建业在内,整个腾飞集团都还挺期待的。
当然了TY—6好虽然好,但也有着明显的缺陷,那便是国内的通信卫星的覆盖率太少,无法实现国产化的全球部署。
所以其他国家想要购买,只能为客户选装国外通讯卫星的民用服务组件,不但需要支付外国卫星管理公司高额的卫星服务费,通讯距离、控制精度以及保密性方面同样不是很理想。
若非如此TY—6的航程也不可能标注为理论12000公里了。
因为在低效的卫星支持下,TY—6根本飞不了那么远。
国内自然不会用这样低劣国外卫星通信组件,相较于腾飞集团最初生产大型无人机的八十年代初期,如今国内在航天领域的发展可以说是进步迅速。
从1986年开始东方红二号通信卫星便开始实用化部署,之后数年数颗同类型的地球静止轨道通信卫星接连服役,加上国内从国外采购的几颗中星系列民用通信卫星,初步构建起国内乃至亚太地区的局域卫星通信网。
得益于这个卫星网络的建成,TY—6的通讯与控制系统可以彻底摆脱国外产品的控制,从而令TY—6在传输传输速度,可靠性,性价比以及最重要的保密性都有了本质的提高。
只不过这些好处只能在国内这一亩三分地儿见成效,没办法,谁让国内的卫星通信网没有实现美国那般的全球覆盖,只能先苟着。
但即便如此,也比几年前要好得多,至少如今的TY—6能够飞出内陆,在近海上转圈圈,而不像数年前,出了大陆就跟没头苍蝇似的找不到北。
当然了,这些TY—6的具体性能,吴平也不可能在电话里跟克莉丝汀娜事无巨细的一一讲解,而喜欢坚持己见的欧洲著名左翼圣母即便是听了吴平的解释也无法接受中国真的具备这样的实力。
就好比她见到中国人是惊讶对方为什么没有辫子一样,因为那就是根植在她灵魂深处的烙印,不是看到一件东西或听到什么话就能改变的。
不过就算克莉丝汀娜想耐着性子听吴平也没这个心思了,因为此刻他竟然从屏幕上看到一个不速之客正在朝临海极速靠近,于是匆匆丢下一句:“我这边发现了新情况,过后联系。”
说完也不等回话便挂断了电话。
已经被勾起好奇心的克莉丝汀娜还有很多的问题的想问呢,吴平居然就这么挂断了,那种裤子都脱了,就给看这的MMP感立马蔓延整个世界。
可还没等她抱怨,手上的卫星电话忽然响了,克莉丝汀娜连忙接起,便听里面传来域外某大国高傲而冷漠的话音:“亲爱的女士,我是域外某国海岸警卫队中校史蒂夫·科尔,请麻烦您通报下自己所在地的准确坐标,我们将派出飞机前去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