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借屍還魂計尤深相伴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看到独孤篪竟然不明白天瑶星界,那道人面色变得更加怪异起来。“百亿年前,大难骤起,至神界七分,因其若北斗排位,这新成七域,便以北斗星位排名,此一处神域,正合瑶光之位,便被命名为天瑶星界。想不到诸位竟然不知?”
说到这里,他忽地似想起什么,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嘲地笑道:“是了,是了,看诸位修为虽高可年纪颇小,想来诸位家中长辈不愿那锁事耽误了你们的修行,才不将这上古史事相告。”他自以为想法不错,按理,这神界便是一域也是极大,一家子弟,便是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走得出去,所以这些个上古历史,家族长辈也未必便愿意告知子侄,免生骛远之心。
他也不过是天性好搜猎些个奇书异志,这才会对上古历史知道的比较详细罢了。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个小娃娃,一定是来自别的星界。一想到这里,这位姓涂的道人不由的兴奋起来。
重生之契约幻想世界 葬峰绝
“啊,呵呵,怕是族中觉得前咱们太年轻了些吧,还不曾将这些个历史辛秘告知。”独孤篪不由得打了个哈哈,心下一阵汗颜面,当然更为惊讶。从这道人言语中可以听得出来,那大灾变怕是已经发动了呢。
“却不知三位是来自那个星界,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还是开阳。哦对了,那天枢,天璇,天玑是不可能了,那可是异世魔君统辖之地,如果是来自那里的修士,额头的火魔纹是无法掩饰的。”这涂道人自说自话的道。只是那一脸的兴奋,倒是让独孤篪四人颇觉得奇怪。
他们却不知,此人一生除修练之外,便对那些奇闻异志最感兴趣,尤其是其它诸神域的传说,这一次见到了不属于天瑶星界的外来者,还不兴奋的如遇外星人一般?
“哦,咱们,咱们是来自开阳。”没办法,独孤篪便只好含糊答道。随即又问:“看来道兄对于这神界诸事倒是知道的不少,真是令小弟羡慕不已,却不知能否指教一二。”
“呵呵,小兄弟过奖了。”那道人听了独孤篪的话,口中虽然谦虚,脸上的自得之色却是显而易见。他缓缓站起身来,为独孤篪等人重添了茶,这才继续道:
“这有着上古神界变动相关内容的书籍,一般来说,都属于各宗各派门中秘典,普通弟子很难得见,所以,这亿万年下来,关于那时的信息竟然变成一种辛秘,不要说平常百姓,就是那真正的修真之人又有几个能够了解当年事变经过之一二呢。”
“啊,是么,呵呵,在下兄妹何其有幸今日得见涂兄,不然的话,怕是这上古大事,却是无从得闻呢。”独孤篪故作兴奋地恭维一句。
他们几个人虽然年轻,可那经历却不平凡,所识所见的人也不少,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就是见过的,打过交到的神级强者也是极多的,更兼这灵儿与独孤篪二人神识强大,曾对禁断天涯中诸神记忆进行过全面的浏览与分析,那见识可谓是老到至极,所以对着这姓涂的,其一个眼神,一个神态,几人便能将其内心活动分析个大致不差。
当湖十局 蓝湖纸
这人只所以会如此痛快地将那所谓的上古辛秘说于自己几人,一是出于其表现心理。此时,灵儿,凤漪与徐芷若三位美女在前,只要是个男人,便会不自然地想要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出来,好引起众女的好感。
而这姓涂的,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在他想来,自己的修为上绝对比不上这几年轻的娃娃,而别的方面呢,这几个娃娃既然能够搭乘那空间通道穿越两处星神域壁垒,怕是那身家,功法之类的东西,更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元婴修士能够相比的。那么剩下来的,便只有这见识一项,嗯,也算不得见识,应说是杂学这一项能够拿得出手。
他自然也能看出来,这几个娃娃对那上古之事极感觉兴趣,所以他脑袋里的这一点东西,就成了提高其身价的唯一的东西了。
其实若说是辛秘,这关于上古代的信息也算不得什么不得外传的辛秘,不过是宗门中,其它弟子对其兴趣远远不及对于那功法等与修练有关的典籍,因而少有人去翻阅罢了。
这第二呢,便是有关于独孤篪等人的身份了。在这姓涂的看来,这独孤篪四人必然是来自极其了得的外星域大世家的弟子,不然,不会如此小小年纪,便能够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更不会有资格借用那么强大的空间通道进行传送。
所以在他看来,与其交好,或许能够从其身上得到更大的利益。当然,他所提供的信息便是前期投入了,以之拉近与四人之间的关系,后来的事情便好办的多了。
“小兄弟客气了,老哥哥与你也算是有缘,第一次见面就感觉极为亲切,呵呵,所以也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这姓涂的故作大方的呵呵一笑道。
在他心中这几个年轻的娃娃怕是不会懂得太多的人情世故,只要自己刻意逢迎,一定能赢得他们的好感。却那里知道,这几个小家伙,若是论起见识心计,便是六七个他这样的不曾经过长期历练的宗门弟子绑在一起,也是无法相比的。
摸清了对方的心思,独孤篪也就有意将自己装扮成对方希望的那种,无堪见识的模样,在对方自以为得计中,却是不着痕迹地打探着自己感兴趣的消息。也因此,对神界的灾变,以及如今的形势有了一些了解。
原来在数亿万年前,曾有一批不知来自何方的入侵者,进入到这一方神界之中,为了争夺这一神纪的气运,那些以九焰圣尊为首的外来者,对这一神纪进行了一次大扫荡。
血钞票 李西闽
而正当此时,这一神纪的那些个至高存在,不是带领着本神纪的修士奋起抗击,而是作出了一件不可思意的事情。他们联合以一道上古封印,将自己的宗教圣地,连同门中精英一起封印起来,以逃避随之而来的大灾变。
就这样,在本神纪主体力量的有意避战的情况下,那外来者所面对的神纪本土抵抗之力就更形弱小。没有任何悬念,这一神纪的所有神纪强者,除过那自我封印起来的以外,尽数遭到残杀。
对于神纪的控制易手,那外来的强者除了迅速建立统治之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变更教统,立教,并派,传法。那时节,整个神纪,新立的焰神九教,威凌天下,不久就成了这一神纪的正统主流,不过,原来属于这一神纪的本土法统,也不是如此容易湮灭的,那本土法统与外来法统的争斗远未停止。
若不是后来不久便又经历了一次大灾变的话,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神纪的本土法统说不定还就真的会被那外来法统所湮灭。
無限 曙光
灾变之因,原自于那些个焰神圣尊想要完全同化这一神纪的野望。
每一神纪都有着自己固有的大道运行规则,而在这固有的大道运行规则之下,人们所创造出来的诸般道法,正是最为契合这一神纪的,自然只有这样的道法,在这样的大道规则之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来。
同样,由于大道的影响,每一神纪的人们,才是与自己所在神纪最为契合的存在。而那些个外来者,想要让自己的道统,能够在这一神纪真正发扬广大,唯一的方法,便只好改变这一神纪的大道规则。
按理,这一目的是极难实现的,不过据传,那些个外来者手中有着一件了不得的东西,正是因为有这东西在手,这个不可能也就变成了可能,那件东西的名字,就叫神纪之心。
听到这神纪之心的消息,独孤篪四人也不觉一阵错愕,如今就他们所知的便已经有三枚神纪之心,一是这原本的神纪,其必然会拥有一颗完整的神纪之心,这是无庸致疑的。
那第二颗,便是慕容施带着大家,自那星神废土中拘来的神纪残心,那颗心,经过乾坤世界中功德池的培养,如今已然成了就了乾坤世界,使其成长为烬神纪。
第三颗,便是这所谓的焰神圣尊们手中的那颗了,想来这一颗的来源,必然是他们之前生活的神纪所有的吧。
那些个焰神圣尊们,所想到的方法,便是一招借尸还魂,攫取这一神纪的本源为养,来养育那所谓的焰神纪之心,这样以来,便使得那焰神之心日益壮大,而这原来神纪之心日渐萎缩,最后再鸠占雀巢,一举代之。
这个谋划本来不错,也极为可行。在他们想来,除了那些个自我封印的神纪土著诸神外,这一神纪其它众神几乎尽被杀灭,算来这神纪气运,自己一方也能占据大半,所以这盗取神纪源力,养育另一神纪之心的事,应该是绝无差错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