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神秘復甦 ptt-第八百七十五章靈異的衝突熱推

神秘復甦
小說推薦神秘復甦神秘复苏
王察灵盯着安全屋内那椅子上坐着的饿死鬼,眸子闪烁,脑海之中涌出了各种的思绪。
他可以肯定,外界的人无论是谁都不知道总部的饿死鬼是自己偷走了,所以牧鬼人陈桥羊出现之后他首先就要确定自己放在安全屋内的饿死鬼有没有被陈桥羊带走。
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他还是要确认一下。
“这是目前灵异圈,唯一确认可以重启并且成功关押了的厉鬼,无论是饿死鬼本身的价值,还是那根棺材钉的价值都是极大,尤其是对我而言更加重要,否则我当初也不会冒险去总部把这饿死鬼偷出来。”
王察灵回想当初自己的那个决定依旧是心有余悸。
一旦事情败漏,他可要遭受总部的追杀。
但他觉得风险虽然有,可却是在自己承担的范围之内。
首先,行动的不是自己,而是已经化作了厉鬼的爷爷和奶奶。
鬼是不会死的。
所以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有事,而且总部当时处理鬼画的时候高手已经征调一空,剩下的人几乎不可能拦住自己王家一代厉鬼。
结果很明显。
他成功了。
日薄凉山
饿死鬼被他硬生生的从总部偷了出来,并且带来了大东市,藏在了安全屋,直到今日。
那根棺材钉,王察灵暂时还不敢动。
他认真研究过S级灵异事件,饿死鬼的档案资料,对于这种级别的厉鬼,任何的大意都可能造成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毕竟这厉鬼会重启。
“利用饿死鬼的重启,我能抵消古宅的重启,只要成功,我就能收回古宅的摆钟,然后我再逼迫饿死鬼进入重启阶段的话,那么配合摆钟重启,我将制造一个无解的重启循环,饿死鬼重启是四十分钟,摆钟重启是三十分钟,加起来就是七十分钟。”
“一次循环让古宅内的时间退后七十分钟,若是一切顺利,我可以让古宅内的时间回到以前的某个时间点。”
“甚至,回到那一天……”
王察灵伸手磨着安全屋的那扇厚重大门,心中涌出一抹激动。
因为他手中已经掌握了这个契机。
是有可能完成的,并不是没有希望。
只是还差一点控制力而已,对饿死鬼的控制。
毕竟,饿死鬼不可能按照你构思的那样去不停重启,它可是会杀人的。
饿死鬼的杀人规律王察灵也知道。
这种机密档案对他这种队长级别的人来说是有翻阅资格的。
然而现在……
王察灵放下手掌,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
他还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控制饿死鬼,同时,古宅的事情引来了杨间,并且那座摆钟被杨间给盯上了……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短时间内没办法实行无限重启计划的话,那么等摆钟被杨间取走的话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所以想要完成这个计划,就必须赶在杨间取走摆钟之前才行。
“杨间现在应该还没有取走摆钟的能力,否则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放到以后来取,接触摆钟需要一个正确的时间才能行,杨间之前和陈桥羊动手的时候疑是动用了重启的能力,只是他的重启应该是非常短暂的。”
“撑死了三分钟以内,而且限制非常大。”
王察灵做出了判断。
他有把握认为,目前的杨间无法接触到摆钟。
“但不管如何,我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想到一个合理的方案,实行计划才行。”王察灵心中开始有了一丝急迫感。
按照他的计划,一切顺利的话,古宅被自己掌控,再加上手中握着饿死鬼,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完善方案,等待机会。
毕竟他是普通人,不是驭鬼者,能活很久。
大不了,花上几年,十几年。
条件具备的情况之下,王察灵并不着急,他等得起。
“这里既然没事那么我也得出去处理一下外面的事情了。”
他确认了饿死鬼无恙之后便没有久待,当即转身离去。
空荡荡的安全屋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厚厚的大门内,那具浑身皮肤呈现青黑色的尸体挺着一个诡异的大肚子,坐在里面犹如一个木偶一般,没有动静,额头上的那根棺材钉依旧深深的插在这厉鬼的脑门上。
然而谁都没有留意的是。
随着时间的过去,那根钉在饿死鬼脑门上的棺材钉剥落了几缕碎片,似乎是棺材钉上面的锈迹。
与此同时,僵硬不动的那厉鬼此刻那一双麻木,死灰的眸子缓缓的移动了起来。
诡异的眸子看向了安全屋大门的方向。
仿佛透过了那扇大门看见了正在逐渐远离的王察灵背影。
但很快,这双诡异的眸子却又再次转了回来。
一切又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只有偶尔只见,几缕棺材钉上面的锈迹在不停的脱落。
与此同时。
大东市的宁安大厦前。
杨间已经召集了小队汇合,此刻准备离开这座城市。
“大厦里面的灵异事件已经失控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冯全此刻走了过来,他监视大厦内的异常,此刻微微摇着头,表示无能为力了。
“古宅那边暂时搞定了,跑了一个叫陈桥羊的危险人物,以后得注意了。”杨间说道,他随后看了一眼王察灵名下的这栋宁安大厦。
异世盗皇 误道者
红色的木凳已经摆放到了大厦的门口。
里面灯光熄灭,只有偶尔几处没有灵异涉及的地方还有灯光闪烁,除此之外,里面还时不时的传来几声惨叫声。
冯全说道:“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这栋大厦要完蛋了。”
“王察灵没来管么?”杨间皱了皱眉。
“从未出现。”冯全道。
杨间说道;“这家伙倒是坐得住,自己的大厦出了灵异事件也不管,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倒是忙前忙后的给他擦屁股。”
之前他和陈桥羊交手的时候这个王察灵就在一旁看戏。
刚才说是去处理大东市的灵异事件,结果人却失踪了。
“那边结束了的话,这边要不要管一管?”冯全问道。
杨间说道:“你观察了这么久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如果能有一个好办法的话,他不介意顺手解决了这红色木凳的灵异事件。
“我观察得知,随着大厦内的人死亡越多,红色木凳的数量就增加越多,死一个人,增加一条红色木凳,但是我想这红色木凳应当有一个最初的媒介,也就是真正的厉鬼所坐的那条木凳。”
冯全说道:“如果能够找到那条隐藏起来的红色木凳,说不定有办法解决。”
“不对,媒介已经扩散了,鬼是通过红色木凳这个媒介来杀人的,它已经失控了,不仅限于最初的红色木凳了,每一条木凳都可以让鬼出现。”杨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想要解决的话只有一个办法,让某个特别的东西坐在红色木凳上,那东西既不能过于可怕,导致红色木凳破碎,又能抗住木凳上鬼的袭击,只要成功,其他的木凳都将失去媒介的作用,因为鬼只有一只,在袭击的时候绝对无法袭击其他人。”
杨间再次结合了之前的情况,得出了一个方案。
但是这个方案实行起来很难,很难。
说白了,就是要被动承受木凳上鬼的袭击,而你自身夹带的灵异又不能过于强大,否则作为媒介的红色凳子毁坏,鬼的袭击会中止。
“看来那个陈桥羊倒是给我下了一个难题,他想拿一栋大厦的人拖住我们的时间,让他完成校时,只是他没想到我们这些人会如此的狠心,先去古宅处理他,再回头来处理这红色的木凳。”
杨间露出一丝冰冷的笑。
陈桥羊这选择没错,利用负责人的责任心,同情心,甚至也带有几分转移注意力的意思。
换做一般的负责人肯定已经上当了。
然而剧本却没有按照陈桥羊所想的那样去走,所以这次他失败了。
“队长,该撤离了么?这边封锁已经完成了,看样子你那边已经办完事情了,大家没事就好。”这个时候黄子雅和童倩走了过来。
“李阳,你没事吧?”童倩问道。
李阳摇头道:“有惊无险,没什么大问题。”
“那还等什么,回去睡觉,回去睡觉,我可困死了。”熊文文打着哈欠道。
但是他是纸人根本就不需要睡觉,可是二十四小时活动。
“红色木凳的事情还没有处理,王察灵失踪了不知道去哪了,办完这件事情再走。”杨间说道。
童倩略显诧异道:“替王察灵善后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我的确不想管,不过我之前答应了李军要处理这里的灵异事件,这该有的信用还是要有的。”杨间面无表情道。
童倩点了点头。
虽然杨间的性格有些问题,但是信用的确好,至少答应的事情没有违约,这也是总部为什么肯请杨间出手的原因。
因为杨间不会耍赖,虽然价格贵了点,但是贵点让人放心。
“那就尽快处理完这事情回大昌市去。”童倩说道:“大家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都市 至尊
他目光看向了众人,从李阳,冯全身上划过,无视了一旁的熊文文,还有那天真无邪的鬼童。
最后只能期待与杨间了。
灵异事件想要处理,不仅需要胆色,更重要的是一种直觉,一种独特的思维。
众人陷入了沉默,都在思考如何处理红色木凳这起灵异事件。
好在现在他们不再大厦里面,自身是安全的,有足够的时间来分析这件事情,并且思考对策。
“这个时候就要靠熊爹我了。”熊文文见到其他人都没动静,立刻站出来,想要出风头。
“预知几次方法就有了。”
杨间瞥了他一眼:“这么多红色木凳子,无数的媒介,无数的变数,你要预知到什么时候去。”
“不啊,我不需要预知那玩意,我只需要对着你预知就行了,看看未来的你是怎么解决的,然后我把未来你的行动方案再告诉现在的你,这不就行了?”熊文文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需要,我想到了一个方案。”杨间说道。
冯全惊异道:“这么快?你的方案是什么?”
“我需要一个诱饵,主动触发杀人规律。”杨间说道。
“我来当诱饵。”童倩想也没想立刻应了下来。
灵异事件当中需要有人当诱饵是正常的事情,只是这事情听上去有些残忍而已,很多人接受不了。
但实际上这却是行动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就如同战场上总得有人冲锋一样。
杨间说道:“灵异的事情没有人可以保证,你当诱饵出现失误的话你会死,到时候又会闹出新的灵异事件来,不值得,让一个普通人来吧。”
“没人愿意做这事情。”童倩摇头道。
“只要你给得起条件,自然会有人愿意配合,帮你卖命。”杨间说完目光转移到了远处大东市的市区。
红光一闪而逝,瞬间笼罩了过去。
鬼域来的快,结束的也快。
下一刻。
一个身穿病服,打着赤脚的年轻人出现在了杨间的面前。
“张志东,你生病了,脑子里长了点东西,那位置以我的经验来看成功率并不高,你会死在手术台上,不如今天把命交给我,事成之后我帮你做这场手术,成功率至少九成。”
杨间冷漠的开口。
这个叫张志东的年轻人还一脸惊疑,茫然,因为上一秒他还在医院,这一刻却已经出现在了宁安大厦前。
“既然你没有反对,那么就同意了。”杨间走了过去,直接抓着他的衣襟拎着他就往前面走去。
冯全,童倩,李阳,黄子雅,熊文文几个人平静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你,你是谁?”那个叫张志东的人反应过来,声音结巴的问道,他甚至没有反抗,
也不敢反抗。
这种超自然现象发生在自己身上,第一时间肯定是恐惧。
“我是杨间。”
张志东又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杨间拎着这个人再次来到了大厦的大门前距离最近的一张红色的木凳前。
他划破了这个人的胳膊,让其流下了鲜血。
鲜血滴落在了一个怪异的布娃娃身上。
这是杨间手中最后一只替死娃娃了。
“坐下去。”杨间摁着他的肩膀,让你坐在了红色的木凳上。
张志东茫然,无措,他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是稳稳的坐了下来。
然而随后,他发现身体迅速的失去了知觉,同时一件让他崩溃到几乎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这条红色的木凳上原本是空无一人的,但是随着他的坐下,一个诡异的人却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死气沉沉,毫无生气,阴冷诡异,衣着老旧,像是死去了很多年的尸体,而且这个人的双脚是粘在木凳上,似乎融为了一体。
“这是……鬼?”
张志东汗毛直立,头皮发麻,他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杨间站在旁边,他抓着替死娃娃,冷眼旁观。
替死娃娃此刻已经活动了起来,它在杨间的手中挣扎,对着杨间拳打脚踢,想要挣脱束缚,逃离这里。
但是无济于事。
杨间抓着替死娃娃,并不让其离开。
“原来如此,让普通人触发媒介引出厉鬼,然后用替死娃娃转移厉鬼的袭击,这个时候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鬼是会袭击木凳上的活人,还是说会袭击杨间手中的替死娃娃?”
“果然,灵异和灵异的碰撞,规则和规则的冲突,还是他玩的溜,简直就是天生干这一行的。”
冯全那沉闷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叹。
童倩微微点头道;“如果鬼要袭击杨间手中的替死娃娃,那么鬼就势必会离开木凳,从媒介入侵到现实世界中来。”
“一旦鬼出现在了现实的世界,那么就能将鬼限制。”
他们虽然一眼看透了其中的关键,可是却不能短时间内想到这个方案。
真是完美啊。
原本无计可施的木凳上的鬼此刻却要被杨间用替死娃娃强行引出来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风险。
毕竟鬼也有可能不袭击替死娃娃。
“真是亏本的生意,要处理这红色木凳却要用掉最后一个替死娃娃。”杨间此刻心中却在感到吃亏。
这是能救命的东西,比鬼烛还好用,消耗在这里是不划算的。
下一刻。
平静的木凳上有了反应,开始剧烈的震动,摇晃起来。
似乎有某种看不见的灵异力量正在干扰着这一切。
然而坐在上面的张志东却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侧着头看着一旁,仿佛见到了最可怕的东西似的。
规则和规则的冲突出现了。
同时作为媒介存在的木凳也没有毁坏,因为张志东是普通人,他不具备灵异力量,无法抗衡厉鬼的袭击,他只是滴了一滴血在替死娃娃上、
而替死娃娃的作用是转移厉鬼的袭击。
鬼要袭击张志东,变成了鬼要袭击替死娃娃。
但是替死娃娃却又不在红色的木凳上,没有接触媒介,所以鬼现在要杀死媒介外的替死娃娃,而不是要杀死张志东。
媒介成了束缚,束缚了鬼的杀人规律。
鬼在挣脱,在似乎摆脱红色木凳的束缚,从未知的地方入侵到现实的世界中来。
“会出现么?”
杨间手持金色发裂的长枪守株待兔。
红色的木凳摇晃的越发剧烈了,甚至好几次都要摔倒在地上,但是偏偏就是没有摔倒。
坐在木等上的张志东无法逃脱,他只能接受这恐怖的一切。
渐渐地。
一种灵异现象出现了。
木凳上一个恐怖的身影逐渐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只厉鬼,正在挣扎,摇晃着那红色的木凳,想要摆脱束缚,杀死不远处的那替死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