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uty熱門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愛下-第172章拜師,迎親讀書-yfjob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72章
李丽质对着韦浩说洪公公的厉害,韦浩那里能够听的进去,就是想要不学武。
“你和你爹说,我不学武了,我学文!”韦浩看着李丽质开口说道。
“好,不过,我估计父皇是不会答应的,既然洪公公都愿意教你了,父皇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当初,父皇想要大哥跟着洪公公学,洪公公都不教,后面,弟弟青雀也要学,洪公公也没有答应,真不知道,洪公公怎么就看上你了,还教你!”李丽质点了点头,答应是答应了下来了,但是她也知道,李世民是部长放过这个机会的,一定会让韦浩继续学的。
而此刻,在甘露殿,李世民也是在你吃早膳。
“老洪!”李世民想到了什么吗,开口喊道。
“陛下!”洪公公马上站了出来。
“教了韦浩?”李世民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教了!”洪公公点了点头。
“怎么样?”李世民看着洪公公问着。
“比我想象的要强上不少,是一个好苗子。”洪公公开口说道。
“哦,那他就那么老实?”李世民有点怀疑的看着洪公公说道。
“无妨,他现在在我手上,还是蹦跶不起来。空有一身蛮力,但是不知道怎么用!”洪公公还是阴柔的说着。
“嗯,好好教,这孩子就是懒,但是论做事情,还真没有几个人比的他。不说学武了能够帮朕征战天下,但是能够自保就好了。”李世民看着洪公公说着。
“是,陛下!”洪公公点了点头,接着就退了出去,
接下的三天,韦浩都是在蹲马步当中度过,什么也没有学,就是蹲马步,不过,韦浩的身体素质也确实是强,
到了第四天,能够蹲两刻钟才休息片刻,这天是韦浩的休息时间了,韦浩要回去,就拧着自己的佩刀出去了宫。
“去你大爷的,爷明天开始不练了,出宫了,哈哈哈!”韦浩出了皇宫门口,得意的说着,接着就直奔家里,
到了家里,此刻崔进他们已经搬到了新房那边去了。
“兔崽子,行啊,没惹祸吧?”韦富荣看到了韦浩回来,马上笑着看着韦浩问道。
“我能惹什么祸,你儿子我,现在在皇宫里面,被人收拾的不像样,我岳父,居然让我学武,还给我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师傅,要了我的命啊,我是实在打不过啊,如果打的过,我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太可恨了!”韦浩坐在哪里,很气愤说着,实在是不想练武,他也知道李世民和洪公公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太苦了。
晚上,韦浩好好的睡了一个觉,明天还要去大姐家里。
第二天早上,韦浩迷迷糊糊当中,感觉有人拿着东西捅着自己的肚子。
“爹,你给我闪开,闲的是不是,我好不容易休息!”韦浩躺在那里闭着眼睛说道,在府上,也就韦富荣敢这样动自己,
但是韦浩喊完了,居然还在捅着自己,韦浩气的坐了起来,一看前面,居然是洪公公手上拿着一根棍子。
“我,你,我!”韦浩此刻像看到了鬼一样,玛德,洪公公居然找到自己家里来了。
“起来,该练功了!”洪公公说着就站了起来,背着手就出去了。
“你不是在宫里面保护陛下吗?怎么出来了?你出来陛下知道吗?如果我岳父有点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你这是渎职!”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洪公公的背影喊道,
洪公公压根就不听,还是到了外面,把门关上。
韦浩此刻心里是震惊的,知道自己是逃脱不了,也只能好好学了,当是让他震惊不是这个,而是洪公公的本事,昨天晚上,洪公公肯定是在皇宫当中的,因为李世民需要他保护,但是现在他居然出现在自己家里,可见他起来有多早,另外,宫门现在可是还没有开,他是怎么进出的,如果不是有大本事,能随意进出皇宫?
韦浩刚刚的喊话,让院子里面的那些下人,全部起来了,王管事他们也看到了一个皇宫里面的人,站在韦浩的门口,手上还拿着一根棍子。
“你是谁?护院,护院!”王管事此刻大声的喊着。
“喊什么护院,那是我师傅!”韦浩在里面大声的喊着,虽然韦浩不愿意承认,但是洪公公就是他师傅。
“啊?师傅?公子,什么师傅啊?”王管事还是不理解的喊着,
此刻韦浩拉开门,穿好了衣服。
“教我武功的师傅,以后看到他,给我尊重点,还有,去准备吃的,我师傅年纪大了,不能吃太硬的食物,师傅,你吃的还有什么讲究吗?”韦浩说着就看着洪公公说道,此刻洪公公心里也是有点感动的,他也没有想到,韦浩此刻会喊自己师傅,而且还问自己想要吃什么。
“随意,老夫不忌口,什么都吃!”洪公公还是很淡定的说着。
“快去准备去!”韦浩对着王管事说道,而洪公公此刻已经在往外面走了,带着韦浩到了家里的一个小院子,
此刻,韦浩都不知道自己家这个小院子里面,居然还要马步桩,而且,好像还有兵器放在这里。
“这里是老夫收拾的,那些兵器,以后你要用的上,你告诉你家下人,从此以后,不许到这个院子来!”洪公公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不是,师傅,你,你怎么做到的,我家有这么多府院,还有家丁,你这样不声不响的就弄好了?”韦浩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为何喊我师傅?”洪公公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认命了,我干不过你,那只能跟你学,既然要跟你学,那就必须喊师傅,你真心教我,我不能不真心学不是?”韦浩看着洪公公说了起来。
“嗯,行,为师就收下你这个弟子,跪下吧,对为师磕三个头!”洪公公此刻微笑了起来,韦浩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笑。
“那,就没有什么规矩什么的?”韦浩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没有,不要为非作歹,滥杀无辜就成!”洪公公摇头说着。
“哦,我们师门是什么啊?”韦浩点了点头,继续问了起来。
“没有什么师门,我从小跟了好几个师傅,后面自己出来闯,也学了不少,经过这么多年老夫琢磨这个武功,在四十来岁的时候,把武功都融合到了一起,其实天下武功,都是一样的!”洪公公看着韦浩说着。
“是,那,师傅在上,弟子韦浩,叩见师傅!”韦浩说着就跪下去了,对着洪公公就磕了三个头。
“恩,起来吧,开始!”洪公公点了点头,开口说着,
韦浩也只能跳上木桩,开始蹲马步,接下来韦浩就是非常老实的练武,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
这天是李承乾大婚的前一天,韦浩也是跟着李世民到了东宫这边,韦浩真的要牵马,牵马倒也没有什么,关键是要控制整个迎亲的进程,
韦浩此刻听到那些准备婚礼的大臣们交代,他们告诉韦浩,整个迎亲的过程,韦浩需要注意什么,另外什么时候该快点走,什么时候该慢点走,
李承乾大婚,那可是长安城的大事,百姓们明天肯定会出来看的,估计街道这边全部都是人。
晚上,韦浩回到了自己家里。
“浩儿,瞧瞧娘亲这一身诰命服好不好看,明天,娘亲也是要去参加婚礼的!”王氏看到了韦浩进来,高兴的说着。
“好看,那肯定好看啊!”韦浩马上点头说道。
“好看什么,别人穿的好看,你穿的就是一般。”韦富荣坐在那里,鄙视的说道。
“爹,你会不会说话?”韦浩马上扭头看着韦富荣说道,怎么能够这么说呢,到底怎么了?
“哼,你爹是难受,他也想要去看,但是去不了,嘻嘻,老爷,你就在家里,不,去街边看着啊,妾身可是要前往宫里面看的!”王氏得意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哼,算那门子道理,我儿封侯爵,我没什么赏赐,她倒是有赏赐了,还诰命夫人,我呢,我怎么就没有,浩儿啊,你就不能问问你岳父,我能赏个啥?”韦富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韦浩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知道韦富荣有点不平衡。
“行了,你们弄着,我明天要早起呢!”韦浩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对了,浩儿,明天还要练武不成?”王氏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还能少了,我去靠着了!”韦浩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不过现在也习惯了,练武也没有什么,就是起来早一些,不过精神状态要好上不少,
第二天,韦浩起来后,直奔东宫那边,到了东宫,此刻,一个东宫的官员牵着两匹马交给了韦浩。
“这两匹马,你牵着,殿下等会做一批,剩下一匹是备用的,等会有人牵着!”那个官员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打量着这两匹马,真是好马,高大不说,关键是那一身的腱子肉,那肯定是非常能跑的那种。
“好马,这个是什么马?”韦浩拉住了那个官员问了起来。
“汗血马!”那个官员说完就走了。
“我靠,这就是汗血宝马啊,原来长成这样,不错,不错,得搞一匹才是!”韦浩满意的点了点头,仔细的围着那两匹马转着,
很快,就到了吉时了,李承乾和那些迎亲队伍也是到了马匹这边。
“韦浩,今天可就靠你了!”李承乾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没问题,放心吧,对了,这马不错,岳父还有吗?”韦浩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李承乾也是翻身上马,笑着说道:“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八匹,这两匹是最温顺的!”
“你有八匹,我的天啊,大舅哥,商量一下,买给我两匹可好?”韦浩牵住了缰绳,看着李承乾问道。
“不卖,这种马孤怎么可能会卖!”李承乾马上摇头说道,开玩笑呢,谁不喜欢好马。
“吉时已到,出发!”此刻,一个官员大声的喊着,
韦浩一听,牵着马就开始出了东宫,往苏亶家走去,太子娶的可是苏亶的闺女,这个可是李世民千挑万选的太子妃。出了皇宫后,沿街就有很多人看着了,
而一路乐队也吹拉敲打,好不热闹。
这种场合,就是要慢点,让李承乾和那些百姓打打招呼,显示李承乾亲民,皇家亲民。
“大舅哥,商量一下,你都有八匹了,让我两匹,每匹100贯钱,如何?”韦浩开口说着,寻常的马匹,也不过是一匹几贯钱,韦浩都出到了100贯钱了,想着李承乾肯定是能够同意的。
“不卖!”李承乾坐在上面,摇头说道,手还在和那些百姓打招呼,面容也是笑着。
“200贯钱!”韦浩继续加钱。
“孤不差这点!”
“300贯钱!”
“不卖!”
“400贯钱!”…韦浩一直加钱,李承乾就说不卖,一直加到了1200贯钱,李承乾还是不卖。
“大舅哥,别过分啊,1200贯钱了,你还不卖,1200贯钱都能够买100多匹好马了。”韦浩牵着缰绳,在前面走着,看着前面开口说道。
“不卖,孤怎么能够卖这么好的马?”李承乾心里其实是很心动的,还想要往韦浩加一些。
“不卖就算了,我问岳父要去,到时候不要钱!”韦浩牵着马很不爽的说道。
“嗯,加点!”李承乾骑着马,当在笑着和百姓打招呼,开口说道。
“加50贯钱!”
“100!”韦浩刚刚说完,李承乾马上说要加100贯钱。
“行,1300贯钱,我要两匹,就要这两匹,正好一公一母!”韦浩马上开口说道。
“成,你倒是很会挑,这两匹马是最温顺的!”李承乾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韦浩得意了起来,
而李承乾也很高兴啊,这样的马匹,如果找大宛国的人去卖买,让他们大宛国弄回来,虽然是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最多三五百贯钱,韦浩居然花了1300贯钱买一匹。
很快,迎亲的队伍就到了苏亶家里,李承乾下马,韦浩也是牵着马停在那里,等着他们出来,
韦浩不知道是谁想的,牵马还殊荣,殊荣个屁啊,就知道骗人,就这个,还殊荣?站在外面,连去里面喝杯水的机会都没有。
“那个,韦侯爷,来,请喝水!”就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端着一杯水,手上拿着很多东西过来。“嗯?”韦浩压根就不认识他啊。
“韦侯爷,他是太子妃的父亲!”旁边一个人对着韦浩说道。
“哦,失敬失敬!”韦浩一听,就接过了碗,喝了,水的温度最好。
“来,这个拿着,都是喜钱,等会麻烦你慢点,稳当点,另外,也不要催啊!”苏亶看着韦浩继续好声好气的说着。
“不催,放心!”韦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苏亶听到了,也是笑着对着韦浩拱手,韦浩心里想着,又不是我成亲,我催什么?
等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韦浩都是在打量着马匹,非常喜欢这两匹马,想着等会就是自己的了,心里很激动。
“韦侯爷,韦侯爷,该去催催了,等会该耽误时辰了。”此时,一个老道到了韦浩身边,对着韦浩说道。
“我催?殿下在里面他不知道吗?”韦浩吃惊的看着那个老道,开口问道。
“哪能呢,你去催,人家娘家才会放人啊,再说了,你可是控制着整个迎亲的流程,你不催谁催啊?”老道看着韦浩解释了起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结个婚还催?行,我去看看!”韦浩说着把缰绳交给了一个校尉,自己就走了进去。
“韦侯爷,来喝杯酒!”苏亶看到了韦浩进来,马上拿起了一个酒碗,倒酒,对着韦浩说道。
“我还没有加冠,不能喝酒,那个什么,我要去催催了,时辰快到了。”韦浩连忙拒绝着苏亶,此刻他也算是明白点了,敢情他们都怕自己去催啊。
“不着急,不着急!”苏亶还是拉着韦浩说道。
“怎么不着急,那个,你先忙你的啊,我去看看殿下去,殿下在什么地方?”韦浩连忙开口说道。
“这边呢,这边!”一个官员连忙喊道,他们也是在等着韦浩呢。韦浩很快就找到了太子,现在还没有进入到新娘的闺房呢。
“殿下,你怎么这么慢啊,快点,别耽误了时辰!”韦浩对着李承乾喊道。
“里面的人听到了没有,迎亲官都来催了,可以了!”程处嗣此刻也是对着里面喊了起来。
“什么玩意,门都打不开,你们这些伴郎干嘛吃的?”韦浩很鄙视的看着他们说道。
“你来,写了十多首催妆诗了,就没有一首她们满意的!”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对着韦浩着急的说道。
“催妆诗是什么玩意?”韦浩完全不懂,这,古代结个婚就这么麻烦吗?连门都不开,接着看着李承乾说道:“你也是小气,塞钱啊,往里面塞钱啊,她不就打开了?”
李承乾和其他的人听到了,都是对着韦浩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是塞钱能够解决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