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六十三章 心魔幻象展示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秦素打死了王南霆,自身也是元气大伤,尤其是连续催动“逍遥六虚劫”,更是负担极大,毕竟“逍遥六虚劫”本是要长生境才能修炼,再加上秦素以“吞月大法”将部分气机注入了王南霆的体内,所以此时整个人已经近乎于虚脱,就连“太上忘情经”都难以维持,脱离了“天算”状态,不过她本人不露声色,提着“三宝如意”冷冷扫视四周。
一众儒门弟子或伤或死,还剩几个勉强保住性命之人,但此时已经被秦素吓破了胆子,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秦素看了眼王南霆的尸体,冷然道:“把尸体带回去,让其他儒门中人也看一看,这就是插手道门的下场。”
说罢,她又抬头看了眼上空的异象,“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一时半刻之间还走不了。”
话音落下,天空上传来一声巨响,几乎要震破心房,几个带着伤势的儒门弟子直接坐倒在地。
秦素身形微微一晃,又不动声色地稳住身形。不过此时幸存的儒门弟子们已经被头顶的巨响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倒是没人发觉秦素的细微动作。
秦素在心底暗自侥幸,幸而此地距离兰玄霜、宁忆他们几人的战场尚远,不至于被殃及池鱼,这次真言宗倾巢而出,倒也着实是不容小觑,面对宁忆、石无月、李非烟三人联手,竟然还没有落败。不过更出人意料的还是正一宗的护山大阵,显眼要比上次地师攻打正一宗时强出太多,让她不由有些担心李玄都。
此时的李玄都正在被三尊祖师法相围攻,方才李玄都已经连续两次动用“太易法诀”,纵然他是长生境的地仙,也不能在短时间内第三次动用“太易法诀”,因为先天五太有一个极大的弊端,在三十六天内,每用一次,消耗就会大上一分,李玄都第一次使用“太易法诀”,只消耗了一成气机,第二次使用“太易法诀”就要消耗两成气机,第三次则要消耗四成,第四次要消耗八成,以此类推,李玄都在不依靠外力的情形下,只能用出四次“太易法诀”,到了第三次的时候,已经颇为吃力,需要部分准备时间,而不能随手激发。
如果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李玄都还可以汲取天地元气恢复自身气机,但此时在“太上三清龙虎大阵”之内,隔绝天地元气,只能依靠自身气机,所以李玄都不能再轻易动用“太易法诀”。
此时李玄都以“心魔由我生”化作天魔状态,以阴火为剑,身如鬼魅,游走在三尊祖师法相之间,拖曳出无数难分真假的残影,十剑随着十指变化莫测,无穷不定,留下道道黑色火焰痕迹。
忽然间,李玄都一声断喝,手中的十道阴火长剑溃散,继而化作一束阴风,飘飘渺渺,萦绕成剑,长短不定,长时如蛟龙,短时如游鱼,纵横不定,变化莫测,将玉清祖师的法相重重缠绕,形影莫辨。
便在这时,上清祖师的法相又是一剑朝着李玄都当头斩落,同时太清祖师的法相也挥动拂尘,拂尘的银丝化作数百丈之长,好似一条巨蟒长蛟,朝着李玄都席卷而至。
李玄都双掌连击,每一掌都激发出一道凌厉剑气,剑气所过之处,拂尘的银丝纷纷被斩断,只是太清祖师和玉清祖师的法相不过是伪仙而已,可以轻易应对,可上清祖师的法相却是堪比长生地仙,不好应对。
面对上清祖师的一剑,李玄都只能选择闪避,身形化作阴火,朝着万法宗坛的方向遁去。
旁人不知道正一宗的虚实,李玄都却是知道的明明白白,“太上三清龙虎大阵”的关键就在于万法宗坛,只要攻破此地,那么这座大阵也就不攻自破了,当初地师攻打大真人府也是如此。按照常理来说,开启护山大阵都是为了抵御外敌,无法攻破大阵,便无法进入大真人府,自然无法触及万法宗坛,可地师徐无鬼和李玄都却都是从内部破阵,这就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上清祖师法相自然不容许李玄都如此取巧,一剑看似斩向空处,可李玄都却刚好在此地重新凝聚身形,显然是未卜先知,李玄都面对这一剑已经是躲无可躲,不得已之下,李玄都只能第三次用出“太易法诀”。
只见得一个仿佛无数黑暗凝聚的圆珠转眼间就在李玄都手上生成,大肆吞噬一切光明,然后被李玄都迎面朝上清祖师法相丢去。
“太易法诀”离手之后,直接化作一团浑沦黑云,转眼间便弥漫了大半个天幕,使得上清祖师法相连同手中长剑好似陷入泥潭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缓慢。同时这团黑云也开始腐蚀解离上清祖师的法相。
“太易法诀”使用次数越多,损耗的气机也就越多,不过威力也就越大,第一次“太易法诀”只能与白虎圣灵相持不下,第二次“太易法诀”却能摧毁青龙圣灵,第三次的“太易法诀”的威力已经远胜过前两次,足以对长生境界的上清祖师法相产生威胁,至于第四次的“太易法诀”,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可以尝试摧破镇魔井的禁制。
李玄都以第三次“太易法诀”阻挡住上清祖师法相之后,决定不再留手,又用出“逍遥六虚劫”,一时间阴阳逆转,六劫齐至。
校园FL邪神 陨落星辰
天敌 倪匡
同样是“逍遥六虚劫”,分别由李玄都和秦素用出,自然是威力相差极大,说是天上地下也不为过,此时李玄都用出“逍遥六虚劫”,比起当年的地师也相差不多,其中又蕴含了六咒,使得六劫之力更为玄妙莫测。
不过“逍遥六虚劫”并非对三位祖师法相所用,而是针对张静沉。此时张静沉还在抗衡李玄都的“太阴剑阵”,突然之间,心头生出强烈的心悸,然后便是六劫齐至,哪怕张静沉有“天师印”护体,又身在大阵之中,可以通过大阵连接地气,勉强挡下了六劫之力,还是中了“剑咒”,整个人完全僵住,动弹不得。然后又中了“蛇咒”,落入了重重幻象之中。接着是“血咒”,一张面皮涨得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来。接下来是“鬼咒”和“雷咒”,就算他所修的“五雷天心正法”至阳至刚,最是克制“鬼咒”,又与“雷咒”同出一源,可最后还有“莲咒”。
“莲咒”出自慈航宗,与“慈航普度剑典”有相通之处,本是治疗伤势之法,就连地师也未曾有过什么改变,不过李玄都却是学过“慈航普度剑典”中的“心字卷”,“心字卷”是“我字卷”的基础,“我字卷”可以修炼“度世佛光”,“度世佛光”与“太阴十三剑”的心魔有相通之处,以长生境的一法通万法皆通,融会贯通并非难事,李玄都尝试以“莲咒”衍化“度世佛光”的玄妙,虽然不足其万一,更不能将人度化为佛门弟子,但都说久病成良医,李玄都以此配合“蛇咒”化出些许心魔幻象,还是不难。
所谓心魔幻象,厉害之处就在于直指心底,勾动本人藏在心底的心结。兰玄霜曾借助养尸地的地利挖掘出李玄都的部分心魔幻象,显化为陆夫人和沈长生,其实正是对应了李玄都对于沈大先生之死和周淑宁被牵连的愧疚。
限制级领主 善水
一瞬间,张静沉仿佛又回到了白雪皑皑的辽东,他孤身一人游历至此,天高地阔,让他心境开阔舒畅,忍不住张口长啸。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女子,白衣如雪,以面纱遮掩面容,怒斥他扰人清净,两人言语不合,相斗起来,两人修为相当,难分胜负,最终女子一掌拍在他的胸口,让他口吐鲜血,可他却趁此时机,一把扯下女子的面纱。
趁着女子愣神且又羞怒交加的时候,张静沉捂着胸口转身就走,大笑道:“好一个美人。”
两人一追一逃,不知奔行多久,忽然之间眼前出现一个黑衣身影,向两人痛下杀手,两人不得不联手应战,却不是那个黑衣身影的对手,只能勉强抵抗,最终逃至一座雪山之上,激斗中引发了浩荡雪崩,两人被卷入无边的白雪洪流之中,坠入万丈深谷。
那谷底有一座古人留下的洞府遗迹,两人落入其中,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却暂时失去了所有修为。没了修为之后,女子性情大变,不再如先前那般冷若冰霜,两人相互扶持,一边疗伤,恢复修为,一边寻求出路。就在这段时日中,一对年轻男女渐生情愫。
转眼间,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一个素衣妇人牵着一个孩子正朝着他缓缓走来,孩子似乎有些怕生,抓着母亲的袖子,躲在母亲的身后,妇人微笑着说道:“月儿,喊爹爹。”
游戏王之貘羽
一股悲戚之意从张静沉的心底生出,让他心境大乱,想要去抱那个孩子,又有些情怯,再加上对母子二人的愧疚,竟是不敢贸然上前。
不知不觉间,张静沉手上的紫青双剑渐渐停下,围绕他的“太阴剑阵”发出一声厉啸,趁此时机朝着他绞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