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 失落葉-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紙糊的陽炎熱推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风沧海脸色如常,淡淡笑道:“你对林夕确实算是不错,按理说……我该祝福你们两个才对,但是呢这心里深处啊,总还是不甘心的,何况你一直做的事情确实干扰了大势的到来,你欧阳陆离觉得自己顶天立地,能一个人力挽狂澜?”
我越发的确信风沧海确实投了星联了,禁不住一声叹息:“说到底,你是在地球长大的人类,跟引导者混,何必?”
“何必?”
风沧海皱眉道:“在星空级任务的旋涡之中,我看到了光阴长河中的许多画面,甚至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未来的自己,这种对精神上的冲击力是你所能想象的吗?陆离,我真的没有想与你为敌,但是……星联的强大远超过你的想象,何况星联对地球也没有恶意,你何必一直这样螳臂当车呢?”
“螳臂当车吗?”
我不由得一笑:“如果说星联对地球算是不错,那么……李逍遥、方歌阙、韩一笑的事情怎么说?星联在地球培养执行者、破坏者,企图抗衡人类政-府,又怎么说?这就是你说的对地球没有恶意吗?你风沧海是什么人,当初可是风林火山的灵魂领袖,是整个国服众人拥戴的人,怎么,现在连你都开始自然而然的归附强者了?甚至还洋洋自得?”
风沧海目光冷冽:“看来,有些话跟你是说不清了,只能用拳头解决?”
“你行吗?”
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道:“你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引导者扔给你一块饼之后,你就真觉得自己能靠这块饼变壮了?”
“少说废话!”
风沧海双眸之中满是怒意,一声叱呵之下,顿时身周一缕缕细密风旋骤起,那是御气境界的力量,而且是已经相当深邃的力量,下一秒,风沧海单足点地,整个人循着风的缝隙,就这么一掌砸了下来,手掌周围满是白色气流,这一掌,几乎已经是他的御气境界巅峰力量。
我不由得有些好笑,风沧海此时的动作,好看确实是好看,但对于实战上,可谓是破绽百出,换言之,风沧海拥有了地球上修炼者御气巅峰的力量,但是在实战一项上,却还是正常人类的水准,最多也就是健身房水准罢了。
脚下缓缓一移,就在风沧海一掌轰来的瞬间,我身躯轻飘飘的一斜,同样用御气巅峰的力量就这么轻巧的避开了风沧海的一击,同时身躯向前一撞,胸前蕴满了白色气流,“蓬”一声就把风沧海撞得踉跄后退,十分狼狈。
“你……”
他连退数步之后,扶着胸口,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能这么轻松的避开了他的快速一击,甚至反击的力量如此雄浑。
“再来!”
风沧海一个箭步再次瞬间冲到面前,一拳直勾勾的打来,周围风气缭绕。
可惜,在我的眼中,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太慢了,这样的御气巅峰,恐怕连单挑一个执行者都难,就更别提强大的破坏者了。
于是,我猛然身形一斜让过他的一拳,右手张开抓住他的手臂顺势猛带的同时,身躯向前,膝盖上蕴满了白色气流,重重的撞击在了风沧海的腹部,瞬间就把他凝聚在身周的罡气给打散了,这一击更狠,以至于风沧海凌空倒退而出,捂着腹部,神色痛苦。
我则看着他,一扬眉,道:“风沧海,你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修炼底子,虽然我不知道引导者是怎么让你拥有了御气巅峰的境界的,但我必须告诉你,你风沧海虽然掌握了御气力量,但只能算是一个纸糊的御气巅峰,你如果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了,往后出门还真有可能会碰到真高手,被人一拳打死也不算是死得冤枉。”
“欧阳陆离!”
风沧海站直身躯,眼中透着寒意:“你别欺人太甚了,我这是纸糊的御气巅峰?行行行,我知道你修炼的时间更久,而且身后有高人指点,我风沧海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但这不是你羞辱我的理由。”
说着,他一握拳,道:“既然纸糊的御气巅峰敌不过你,那更强的力量呢?”
“嗯?”
我眉头一扬,静候他的更强力量。
下一刻,风沧海身躯一沉,体内一股雄浑力量转动,他咬着牙,不断催谷体内的力量,体表的御气巅峰白色气流越发的浓郁,看起来就像是一道白色旋风萦绕在他的身周一般,气息不断提升,很快就即将突破御气境界的瓶颈了。
“唰~~~”
终于,在白色的气流之中出现了一缕火光,是阳炎劲,下一秒,一缕缕火红气流不断取而代之,转眼间满头大汗的风沧海身周就出现了一缕缕阳炎劲,衬得原本就俊逸的他宛若谛临凡尘的神明一般。
我则皱了皱眉,确实是阳炎境界,货真价实的阳炎境界?
虽然,风沧海的阳炎气息只能算是刚刚入门,阳炎境界的初期吧,在我看来这个阳炎初期一样是纸糊的,就像是用灵气不断堆出来的一样,根本没有经过什么打磨,底子薄得跟饺子皮一样,但无论如何,阳炎境界这么不值钱了?
必然是引导者用了某种秘密手段。
那么这么一来,星联的意图就更加明显了,是要让风沧海当他们在地球明面上的代言人了吗?而暗地里,则是以赵山海为首的超凡计划集团,那一群执行者、破坏者才是更大的威胁,但这一明一暗相互配合的话,确实相当棘手。
“怎么样?”
风沧海眉头紧锁,冷笑一声:“这阳炎境界也是纸糊的吗?”
说着,他一声低喝,双掌向前一探,顿时“蓬蓬蓬”的缔结出一道道巴掌大的阳炎甲,就这么萦绕在身周,气息滂湃,确实有那么一点意思,但终究还是阳炎初期,而且是纸糊的。
“井底之蛙。”
我用怜悯的目光再次看了他一眼,随即一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唰”一声浑身沐浴在雄浑炽烈的阳炎劲之后,右手抬起,就仿佛古代的夫子用戒尺惩戒顽劣蒙童一般,“啪”一声就将风沧海的一枚阳炎甲拍成了粉碎,紧接着第二块、第三块,转瞬间打得风沧海的身上再无一块阳炎甲,紧接着五指一张扣住了风沧海的脖颈,直接将其按在了后方的墙壁上。
剧烈撞击下,风沧海几乎快要昏厥过去,浑身的阳炎劲早就被我的精纯阳炎劲给压制一空了,他睁大眼睛,目光绝望的看着我。
“确实是纸糊的阳炎境界。”
信用卡 小說
我缓缓松开手,没有打算杀他,道:“切磋完毕,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
“陆离!”
风沧海猛然起身,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但大势来临的时候,你觉得你这样的负隅顽抗真的有用吗?”
“风沧海。”
我转身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我是不同的两种人,所以做出的选择也不同,你要投奔那些引导者我无所谓,但如果你为虎作伥,敢做出什么伤害无辜的事情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风沧海皱眉:“你是看低了自己,还是看低了我风沧海,世上就只有你欧阳陆离一个人是好人,就只有你一个人懂得为弱者出声?我风沧海选择大势是不假,但我也绝不会违背良心去害人,你说这句话,让人失望。”
“那就好。”
我摆摆手:“游戏里再怎么打都无所谓,但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一定要心紧着一些,终究我们这个世界的阳炎没有几个,与引导者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你记住刚才的话,既然拥有了这么强的力量,就好好珍惜吧。”
“嗯!”风沧海点点头。
我抬手取回了衣服,直接先行下楼了,与风沧海的一战,其实连热身的效果都没有达到,甚至连一成的力道都没有使出来,终究风沧海的这个阳炎初期确实是“纸糊的”,而且按照他这种不知怎样的修炼方式,就像是填鸭子一样,就算是风沧海真能走到阳炎巅峰,也绝对吃不住我这个阳炎巅峰的一拳,底子厚对底子薄的同境界阳炎,一拳的事情罢了。
……
“陆离!”
酒店走廊上,刚好看到姐姐欧阳喏颜和林夕一起并肩走来。
我快步上前,笑道:“这就回房间了?晚上没有一点活动什么的吗?”
“没有。”
欧阳喏颜笑道:“我打算跟林夕一起看综艺,你呢?你有什么安排?”
“那我回房间刷怪好了。”我说。
“嗯。”
就在这时,身后又有一人走来,正是神采奕奕的飞儿,她直接走上前,笑道:“陆离陆离,答应给我的采访呢?人别跑了。”
说着,她看向了姐姐和林夕,笑道:“颜总、林夕,我恐怕要借陆离一段时间咯,我想邀请他去楼下坐一会,为他写个专访,可以吗?”
“随意。”林夕笑道。
姐姐也一样点头:“别写得太强,省得又被人投诉了。”
“嗯呐~~~”
飞儿微微一笑,随即冲我作了一个“走吧”的手势,笑道:“楼下咖啡厅?”
“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