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九十四章水晶池內鴛鴦浴熱推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而女子却愣住了,惊讶地瞅着他
“你都知道了?”
朕点点头
“朕当然知道!朕早就知道了!”
“那你愿意放了我的家人吗?”
“你的家人就是朕的家人!有人敢伤害他们,我饶不了他!”
女子嘴里发出“哦”的声音,再不説话,任凭他在自己身上开始折腾。
胖丫也不敢再反抗,二人手拉着手,任凭已经陷入癫狂的朕掀开她们的裙衫。
朕尽情的在两个后妃的香躯上流连,沉迷,沦陷着。
他的癫狂需要释放,他的惦念需要释放,他的深情也需要释放……
两个女子,一个睁着大眼,傻呆呆地面对着一切,一个则在不断冲撞里,两眼紧闭,两行清泪往两边不断地滑落……
“哎呦……”
“怎么了?”
“疼!碰到我的断腿了!”
“没事吧?”
“没事,没事!”
“你真得要让我做嫔妃吗?”
黑夜 進化
“可儿,胖丫是,你不是嫔妃!你是皇后!我的皇后!”
“可儿?可儿是谁呀?”
“你不就是可儿吗?”
“我不是!我叫珠儿!贾珠儿!”
朕从迷醉里醒过来,他盯着身底的女子
“你别骗我!可儿,你难道不是和我一起穿越过来的吗?”
女子有些气恼,将他推开,然后起身,把衣服重新穿好,随后于胖丫一起向外走。走到门口,又停下来
“你答应放了我爹的!你说话要算话!另外……我们两个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进京后,可不要忘了派人来接我们……”
一阵风吹来,朕还在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发呆:她不是可儿?那她为什么会甘心和自己发生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什么?进京?我干嘛要进京?在这里挺好,有酒有菜,还有……嘿嘿,我不去!
”不去不行!”两个缁衣人坚持着。这时,躲在外面的县太爷也跑进来,蹭到他们跟前,谄笑着
“您老人家就听上差大人的话,随他们去吧!到了京城,那可是花花世界,热闹得很呢!您老人家留在这里岂不是委屈了嘛!”说罢,又探着脑袋,趴在朕耳边嘀咕着
“您老人家先~去,到时~候有什么吩~咐,下官一定照~办!”
朕看他们一再坚持,自己有伤不能动,自然拧不过他们,弄到最后,干脆直接抬走,自己也没辙,只好趁机讨点便宜得了!
夜 天子 小說
也和县太爷低声哼哼
“我可以听你的,过一段时间,你就把人给我送去!要不,我还回来找你!”
县太爷一愣,随后,立刻眉开眼笑着答应。
“另外,我有事需要进山一趟,我腿不好,你们送我去!”
几人爽快答应,看那个架势,只要他肯进京,一切都不是问题。
第二天,一早,县太爷就派人赶着马车,二位缁衣人跟在车后,寸步不离,出城,往山里去了。
朕一心进山,是担心火妮,想在自己走前,把她安顿好,另外还有一个打算,就是通过她,了解自己的身世。他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副傻比样,任人摆布。
朕坐着马车进了大寨,他也不去别的地方,直接来到火妮的木屋前面。
火妮闻声出来,看见朕从车子里探出头来,立即兴奋起来,不等他招呼,已经喜悦地跑过来,钻进车里,紧紧把朕抱住,在他脸上狠狠亲了几口,嘴里说着
“我还以为你和二哥他们都被抓住了呢!你回来了太好了!可想死我了!波,波!”
说罢,有要拉他下车,疼得朕直咧嘴,火妮一愣
“五哥,你咋了?”
朕这才知道那几个货因为自己擅自离岗,被抓了,他倒不在乎,只是不能跟火妮说实话,赶紧撒个谎
“我这是在乱军里拼杀,受伤了!我本来自己冲出去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为了救他们,最后腿都断了!唉!我又担心你没人照顾,所以包扎好伤口我就赶来了!”
感动得火妮又依在他怀里亲了他几口。
随后,他又取出一些吃的,火妮就更高兴了,坐在他怀里吃得满脸喜悦。
朕这时才问她
超级全能王
最强山贼系统 蛤蟆大王
“妮妮,几位哥都被抓了,我又受了伤,我担心官兵趁虚而入,所以这山寨一时半会儿是不能呆了!咱们一起要出去躲躲!你是没有亲人了!你看我们能到哪里去呢?比如,我的亲戚哪里咋样?”
火妮嘴里塞得满满的,边吃边说
“五哥,你在这边也没有啥亲戚呀!除非是你妈!可是你一直又不愿意见她!”
“不愿意见她?”
“对呀,我劝你你也不听,自从你妈把你送上了山寨,你就一直恨她,说是她把你变成了贼!”
朕顺着话音“是呀,他把我送来当贼,我当然恨她了!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妈呀!”
“她说,她也是有苦衷的啊!”
“啥苦衷?”
“啥苦衷她没和你说过吗?她有一次上山看你,嘻嘻,当然顺便问你要点钱!你不愿意见她,还是我把她请到了我这里,住了一晚上!她跟我说的!她只说是怕人认出你来,不然会有烦!她看见山寨里一个个都脏兮兮的,出去带着面罩,比较安全,所以才早早把你送上山的!”
火妮这段话信息量可不小啊,看来这个老五的娘一定有什么秘密不可告人,而这个秘密应该与这一次自己奇怪的遭遇有关。
“妮妮,现在特殊时期,我也计较不了这么多了!必定是自己的亲娘啊!要不我们就到她那里去吧!”
火妮一边吃,一边点头
“好!她那儿离我们这里也不远!要不我收拾一下就过去吧!”
说罢,嘴里吃着,手里拿着,下了车,几分钟后,就打个包裹出来,把木门锁了,又钻进车里。
“我腿不好,不能带路,你看着外面,给赶车的指下路!”
火妮也不怀疑什么,一边吃,一边探头去指路。
马车在蜿蜒起伏的山路上,一路狂奔。
朕的断腿被颠簸地疼痛不堪,龇牙咧嘴,火妮倒是一脸兴奋,边走边吃,一路还哼着小调。
马车不久已经进入山野里一片草花掩映的地带。
火妮远远地指着一处茅庐
“伯母的家就在那儿!你直接赶过去就行了!”
随着一声鞭响,马车卷起一阵烟尘,已经到了。
朕下不了车,由侧窗上,探头看着,火妮已经跳了下去,风风火火跑到柴门口,向着院子里喊。
过了不久,朕只见有一个人由屋子后面,慌慌张张地向远处的草丛里跑,一边跑,还一边提着裤子。
这时,才听见屋子里有人答应着,开门出来。
朕见那个女子大约四十多岁年纪,虽然徐年半老,但风韵犹存。头上插着珠翠,脸上涂抹着粉脂,走路时,一袭齐胸襦裙,如风摆荷叶,浑身上下的那种情致,绝非普通农家女子可比。
女子一边答应着,一边拢一拢有些散乱的发髻,来到柴门前,将门打开,她一眼便认出了火妮,粉面上露出一丝惊喜的颜色,将火妮拉住,二人闲聊几句,火妮便回头往马车方向指。
女子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随着火妮赶到马车边上。
这时,朕为了说话方便,只让两名缁衣人在一箭之地等候,而马车夫也被他支开。
见女子过来,朕装出又惊喜,又犹豫,又心情复杂的种种表情叠加在一起,这演技,他自己都佩服,看来,疯人院真是个锻炼演技的好去处啊!
女子上了车子,先拉住他掉了几滴眼泪 ,随后又用手绢轻轻擦拭着,
“儿啊,娘都几年没有见到你了!你终于愿意回来了!娘可想死你了!”
朕把情况和她简单说了,又补充着
“山寨没人了,我这次就是想把火妮交给你照顾的!正好你们也熟悉!”
她丰腴滋润的脸上露出难为情的表情
“儿啊,你不知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有多难!家里都快吃不上了!你把她送来,我可那什么养活她呀!”
朕拿出一个包裹递给她,这是他在县太爷那里搜刮来的
“这里有些钱,足够你们花个一年半载的了!到时候我就该回来了!”
女子立刻露出迷人的笑意来,赶紧把包裹接过
“儿啊,这就好了!火妮你交给我,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母亲,我有一件事情 需要问你!你当年把我送到山上,到底想隐瞒什么?”
女子浑身一抖,扫一眼他
“儿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想起问这个?你的脸为啥洗得这么干净啊?你们以前不都是脏兮兮的嘛!那样好,少招惹麻烦!要不,娘这就去给你弄一点锅灰抹脸上吧!”
正想走,朕赶紧拉住她
“母亲,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不让我露出本来面目?你必须跟我讲实话!因为我已经遇到烦了!”
说罢,他打开旁边的侧窗,向远处指,女子探身往远处看,正见两个缁衣人骑在马上,半隐在草色之中。
吓得她顿时脸色发白,朕还没反应,她就已经下了车子。
朕有点急了
“喂,你跟我说实话啊!到这时候了你还要瞒我吗?”
来吧异界屠龙 月落江枫
女子向前匆匆走了几步,才回头
“儿啊,既然被他们发现了,你就去吧!不过,一定要把脸遮上!要不然会有麻烦的!另外,娘马上也要搬家了,你不要再来这里找我了!”
说罢,就走。
“那我到哪里找你们去啊?”
“娘会有办法找到你的!”
说罢,已经拉着火妮,一阵风进了院子。
朕气得不行,突然想恶作剧,大声说
“娘啊,刚刚我看见一个老男人从你屋后面出去了!那是谁呀?该不是小偷吧?”
“不是,那是……你赶紧上路吧!娘还要收拾东西呢!”
说罢,已经进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