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br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頭狼-3775 出事鑒賞-379d3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踏踏踏..”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在午夜的街头泛起,李倬禹和十夫长面无表情的朝我们走了过来,李倬禹的右手臂上系着一条白色麻布,随风轻轻飘动,透着股阴郁的死气。
十夫长好像有条腿受伤了,走起路来一跛一颠。
车勇瞬间来了精神,一记鹞子翻身,利索的从车上跳下去,龇牙就骂:“嘿卧槽,你们这是要谋杀亲爹啊!”
十夫长转动两下脖颈,发出“咯嘣咯嘣”的脆响,手指车勇,嘴角开始上翘:“小车,别给自己找不痛快,麻溜滚蛋,我今晚就当没见过你!”
车勇又啐了一口唾沫,不屑的努嘴:“你是真特么没羞没臊,让人家第九处朱厌打折一条腿,咋滴,突然顿悟,学会天残脚了?以前你看到我们哥仨,哪回不跑?”
“呵呵,你大哥二哥勉强算个人物,至于你嘛,顶多是盆植物。”十夫长脸不红,心不跳的攥起拳头,指了指马路牙子上面,挑衅道:“练练?”
“来呗,整得我好像怕你似的。”车勇直接撸起袖管。
我一把拉住车勇,摇摇脑袋道:“你和他这么个走道一会儿一米六,一会儿一米七的垃圾耗什么劲儿,真牛逼他也不会瞅着朱厌就甩开裤裆往死撩。”
别人不知道车勇什么情况,我自然再了解不过,刚刚在追击“伪绑匪”时候,他发出了车祸,别看这会儿精神抖擞,实则外强中干,在车里吐了两三回血。
十夫长恶狠狠的注视我开骂:“王朗,你别特么…”
“你快闭了吧,脑袋大脖子粗,既不是大款又不是伙夫,长得就好像七龙珠里的龙珠,咱俩身份对等不?”我厌恶的朝他擤了一大把鼻涕,很随意的甩甩手,然后又看向李倬禹道:“小李子,大半夜你跟我这儿比视力呢?眼珠子瞪得溜圆,有话就直说!”
李倬禹咬着牙豁子,发出“吱嘎吱嘎”的酸响,横声低吼:“你比我想象中更没有底线,咱们两家开战,为什么伤害我二叔?”
我懵了一下子,不耐烦道:“臆想症又犯了?我特么连你家里几口人都没数明白,上哪伤害你什么二叔去,曹尼玛,你是一句实话都没有啊,老子打电话问你在什么地方,你说国外,哪个国啊,蹬蹬腿就能蹿回来?”
“李老板财大气粗,兴许人家有私人火箭。”车勇粗鄙的抓了把裤裆,大笑着调侃一句。
李倬禹没理车勇的话茬,掏出手机,翻出来一段视频,红着眼厉喝:“张星宇就在瑞丽,他今晚曾经在我二叔家附近转悠了很久,紧跟着我二叔就出事了,你怎么解释?”
视频应该是一段监控录像,没有声音,拍的也很模糊,只能隐约看到一处房门前,有个身材肥胖的身影叼着烟卷,来来回回的踱步,不难认出来,确实是张星宇本人。
“还有什么说的?”李倬禹吹了口气怒吼:“王朗,咱们两军交战,你嘣我一枪,拎刀剁我两下,那是你本事,我就算再恨,但心服口服,可你特么越玩越下道,拿我亲人说事,算什么玩意儿!”
“吠叫声小点,老子耳朵不背,我问问是咋回事,要真是他干的,咱们晚点再研究,如果你往我兄弟身上扣屎盆子,咱今天必须分个公母。”我深呼吸两口,掏出手机按下张星宇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张星宇沙哑无比的声音:“怎么样,找到人没有?”
“还在找,已经有点眉目了。”我回答一句,接着又问:“我先问你件别的事情,你今晚是不是去过李倬禹他二叔家?”
“李倬禹啥时候蹦出来个二叔?我今晚上去了不少地方,但是跟他没半毛钱关系,我是为了做另外一件事情。”张星宇迷惑不解的回应。
对面的李倬禹瞬间情绪失控,棱着眼珠子嘶吼:“你特么放屁!弄岛镇拉相村,363号!你敢说你没去过吗?”
张星宇听到李倬禹的声音再次愣了几秒钟,随即承认:“我去过,但并不知道那家跟你有关系,我去是因为有人告诉我,郭启煌有亲人在那边,我想联系到郭启煌的家里人,一块整你,信不信由你!”
“搞笑,你那么聪明的人,别人说什么你会信什么?你和王朗都一个叼样,敢做不敢当的废物。”李倬禹涨红着脸破口大骂:“死胖子,你记住,老子现在拿王朗收利息,你千万别让我抓到,不然我肯定扒你皮,抽你的筋,人屠,给我做掉王朗!”
“李倬禹,你特么冷静一点,咱们全都被人骗了,先别动手,行么!”
手机那头的张星宇慌忙发出喊叫声。
可惜不等他说完,十夫长已经像条大狼狗似的冲我扑了上来,狗东西的手长臂也长,带着破风声径直抓向我的衣领。
我吓得连连倒退,手机没抓稳,不小心脱落在地上。
“滚!”
在他的手指头即将碰到我身上时候,旁边的车勇突兀一把抓住我胳膊往他身后一扯,避开十夫长的进攻,接着他又是一记直拳甩出,刚猛无比的砸向十夫长的面颊。
“防着你呢!”
十夫长狰狞的一笑,原本抓向的右手变爪为拳,后发先至的“嘭”一下砸在车勇的胳肢窝底下。
车勇猝不及防,被打的往后踉跄几步,连忙再次举拳挥了出去。
十夫长腰身一拧,朝着右侧微微往后仰了下身子,无比轻松的避开车勇的拳势,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诡笑,左胳膊顺势搂住车勇脑袋,往自己怀里一扯,做出一个提膝的动作,“咣咣”两下磕在车勇侧腰上。
“咔嚓..”
一声很轻微的骨裂响起,车勇身体猛然往下一瘫,就像是被抽走骨头似的,脸朝下虚弱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十夫长往后小腿半步,任由车勇倒在自己面前,接着一脚踏在他后背上,森然的咧开嘴巴:“这个废物好的时候都不如我,更别说受伤了,不过我很好奇,鹏城能伤到他的人不多吧,你们之前还遇到了谁?贺来手下那个叫阿飘的女娃?”
车勇趴在地上,撑着胳膊想要爬起来,可是两条腿像却不受控制似的一动不动,他疼的满头大汗的叫骂:“狗篮子,我早晚弄死你!”
“你就是个渣!渣!”十夫长抬腿照着车勇后背“彭彭”狠跺几脚。
而听到十夫长刚刚那句询问的话,我瞬间确定、肯定,地藏他妹妹被绑架的事情,绝对跟李倬禹无关,而那个钱磊真正的主子也指定另有其人。
“李倬禹,咱们被人玩了!”我提了口气,朝李倬禹大吼:“我相信你特么一定也满心质疑,不然刚刚不会跟我说那么多废话,谈谈吧!”
“你这个废物又再拖延时间?”十夫长戏谑的拿自己鞋底板磋烟头一般用力在车勇后脊梁上磋了几下,很无所谓的轻笑:“不过也无所谓,头狼好像就地藏还像点样,再跟他玩玩也可以。”
没搭理精神病似的十夫长,我也没空关心车勇现在的情况,再次朝李倬禹道:“赶快打电话回你们公司,找找地藏他妹妹在不在,不然咱们的误会绝对愈演愈烈。”
“嗡嗡..”
“叮铃铃..”
话音刚刚落下,我和李倬禹的手机同时有了动静。
李倬禹迟疑几秒,抓起手机看了眼,冲十夫长低声交代:“先别弄死王朗,等我接完电话再说。”
我也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见到是赵海洋的号,慌忙按下接听键。
赵海洋焦躁的出声:“朗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