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0ze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俠客管理員 ptt-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相聲四門基本功,坑蒙拐騙推薦-1qosx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毕晶成功报复回来,解了被逼做说客的郁闷,才又对林震南接着说道:“有道是江湖上的事,名头占了两成,功夫占了两成,余下的六成,却要靠黑白两道的朋友们赏脸对吧?吃镖行饭的,第一须得人头熟,手面宽,这‘交情’二字,倒比真刀真枪的功夫还要紧些不是?您不常说么,福威福威,福字在上威字在下,镖局做得好,秘诀就在‘多交朋友,少结冤家’八个字么?”
滔滔不绝一通话说完,毕晶心里充满快意,这种抢别人台词儿,让别人无话可说的感觉,实在是不要太爽!
“这,这……”林震南果然张口结舌,一副白日见鬼的表情,半天才悻悻道,“阁下高见。”
“爹……”
红尘鸿程 野宗
“大哥!”
林平之和王夫人见林震南面露犹豫之色,一起看着他,各自叫了一声,想要说两句,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林震南摆摆手,闭上眼睛,皱着眉苦苦思索。王夫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
林平之却发现,父亲沉思的当儿,对面那胖子一眼又一眼地瞟着自己,脸上神情古怪,不由惊疑不定,这胖子什么毛病?
但林平之迅速又把目光转向林震南,担心他作出什么自己不想听到的决定来。
林震南沉思片刻,睁开眼睛问毕晶道:“敢问贵仙乡何处?这个镖局,办在什么地方?”
紅顏非禍水
老头儿还挺谨慎!毕晶笑笑,神秘道:“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你别着急,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地方很远很远,远到不可探寻,远到只要去了,就永远也回不来。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个地方远离江湖纷争,这里的人永远也找不到你。而且,我们那地方,只要你合理合法做生意,没人找你麻烦——够了么?”
林震南身体微微一震,双眼精光一闪:“当真?”
“当真!”毕晶笃定地笑笑,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咦,居然是尚好的大红袍?老头儿家里够有钱的。放下茶杯,咂咂嘴,大有深意地对林震南笑笑:“如何?”
“好!”林震南轻轻一拍桌子,沉声道,“我跟你们去!”
林平之和王夫人大惊,同时叫道:“爹爹!”“大哥!”
王夫人总算年纪大了,阅历丰富,知道丈夫既然如此决定,定然有他的理由。因此虽然吃惊,还只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丈夫,林平之却年轻气盛,大声道:“爹你怎地这般,这般……”
看起来他是想说“这般草率”,但又觉得不合适,顿了一下才道:“这位大哥所说不尽不实,既说要开镖局较好四方,又说远离江湖纷争,岂非自相矛盾?再者这世间岂有一去而不能复返之地,难不成是白云千载空悠悠的虚无缥缈之地?只怕另有所……”
刚要说另有所图,忽然想起萧峰丁典恐怖的伸手,急忙住口,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唉,你能想到这些,足见你这两天已经长大,不再是那个于江湖险恶一无所知的懵懂少年了。”毕晶叹了口气,老气横秋道,“不过,你当着我的面,说我另有所图,毕竟还是图样,不怕我跟你翻脸?”
母老虎拍他一下:“好好说话!”
但林平之果然一滞,林震南见毕晶笑嘻嘻的不像生气模样,急忙救场道:“是啊,平儿,你倒是想想,这几位大侠能图我们什么?”
林平之一愣,说不出话来了。林震南摇摇头道:“这件事牵涉甚广……”
其实毕晶也吃了一惊,心说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哥们儿准备了那么多说辞,准备施展相声四门功课坑蒙拐骗大法把你们拐过去呢,这不白费事了么?
不过随即明白过来,这老头儿恐怕是想到其中的关键了。见他有话要说,心说这戏还能让你抢了,插嘴道:“还是我来说吧,有些事,我怕你们也不一定很明白。”
林家三口同时一愣:“哦?还请明教。”
明教?还日月教呢!毕晶想了想,指指被萧峰扔在一边的余沧海道:“怎么说呢……先从他开始吧?你们猜猜,余大掌门这次来干嘛来了?”
林平之一愣,随即脸有愧色,低下头道:“是我杀了他儿子……”
网王之羽幽之恋
“是么?”毕晶笑了一声,“看在你刚才喊了一声小心,心地不错,我就替你好好问问哈。”
剑去不留痕 不吃蒜
说着蹲到余沧海身前道,“他说的是真的?你真为了报你儿子的仇来了?”
余沧海身不能动,满脸通红,怒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嘿嘿,那余观主还真是厉害。”毕晶冷笑,“你骗傻子呢?你儿子昨天死的,当天晚上你们青城派人就到了,今儿个你也来了,福州距你青城山几千里地,你打飞机,啊呸,你长翅膀飞过来的?你神仙啊?还是你早就知道儿子这一来就死定了——你未卜先知?以为你是四川人,就是诸葛亮转世了?”
林平之身子一震:“他……他不是?”
不可描述的无敌 踏仙路的冰尘
余沧海身体一颤,瞋目不语。
“果然侵略者的借口都是差不多的啊!”毕晶冷笑道,“当年小鬼子不也借口丢了人,才攻打宛平的?不过人家也就是出了个小兵,您这把儿子都搭上了,代价是不是有点大?为了辟邪剑谱就辟邪剑谱,还为儿子报仇,问一句您这儿子是亲生的吗?”
“辟邪剑谱”四字一出,林平之和王夫人同时啊地惊叫出声,倒是林震南,似乎早就有所觉察,黯然不语。
至于余沧海,早已浑身发抖,脸上却仍然作出愤怒不屑交织模样:“一派胡言!林家辟邪剑谱低劣可笑,不堪一击,值得人去图谋?”
“啧啧啧,嘴还挺硬。当着这么多高手,都敢这么说话,倒是挺让人佩服啊?”毕晶一脸不屑道,“辟邪剑谱现在倒是变得跟邪辟剑谱似的了,可是既然低劣不堪,你干嘛让几十个弟子终日修炼?你吃饱了撑的?你们这年代都有了袁隆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