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nz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零四十章,獨裁的暴君進入克萊芒鑒賞-qmmws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陶博特公爵作为理查的侄子,从老国王那里继承到了理查的稳重和保守,但同样继承了理查的优柔寡断,当他叫来自己的宫廷大臣们时,第一个反应是朝着所有人说道:“他来了,陛下出现了,他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出现在我的公国,这合理吗?”
陶博特公爵这句话让宫廷大臣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作战大臣罗伯特伯爵只能走上来说:“我的公爵,他可是骑士王,他有资格出现在整个布列塔尼亚的任何地方,这是国王的权力,我们没有资格阻止。”
“但是他怎么可以带着军队来?”陶博特公爵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确实有点反应过度了,国王爱出现在哪儿他并没有权力反对。
“陛下,如果根据情报来说,我们的骑士王陛下只带了一小队老近卫军,还不到一百人。”罗伯特伯爵很是尴尬地说道:“这……不能算军队,国王理应拥有护卫。”
正如苏莉亚的情报,陶博特公爵本人是一位谦虚善良,而且听得进意见的老牌贵族,听到他的作战大臣罗伯特伯爵这么说,公爵张了张嘴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他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他的内政大臣爱德华男爵:“爱德华,我以初代圣杯骑士柯尔杜因的血脉后嗣,勒-安古朗公爵之位的继承人身份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对我说实话,好么?”
“请公爵直言。”爱德华男爵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能点头。
“我们的内部,有多少人支持我的这次发声?”陶博特公爵眉头紧锁,他将身体从办公桌后面探出来,表情非常严肃地问道:“有多少人支持我们的事业?”
“几乎九成的直属贵族都支持您,我的公爵。”爱德华多的话给陶博特公爵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根据侍从和使者传回的意见,整个公国至少75%以上的骑士贵族们也都支持您,他们也不同意骑士王取消贵族特权的决定,更是反对任命总督。”
“那就好,那就好,大家都支持我就好。”陶博特公爵实际上对自己的影响力是抱有疑虑的,因为莱恩这些年来的功绩实在是太过于辉煌了,不过显然,在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这些老牌贵族们还是站在自己这边,这就还好,公爵松了一口气,他随即取过地图:“现在我们的骑士王陛下到哪儿了?”
“他已经靠近莱萨弗雷,莱萨弗雷的奥特罗男爵是一位中立派,我们很难保证他会愿意出来直面国王。”罗伯特伯爵指着地图:“不过有个好消息,那就是莱萨弗雷以西的克莱芒老伯爵是我们的坚定支持者。”
“关键的问题是,我的公爵,您打算怎么办?”爱德华男爵说道:“我们要如何对待骑士王和他的王后?要……考虑动用武力么?”
陶博特公爵犹豫了。
作为老牌传统派保守派贵族,陶博特公爵当然无比厌恶莱恩的很多做法,包括大力提拔自由民、包括剥夺和限制贵族特权,包括收回司法权组建巡回法庭,包括居然从泥腿子中组建了老近卫军,也包括任命总督。
但作为布列塔尼亚人,陶博特公爵同样对莱恩的辉煌事迹是佩服的,对他率领骑士们从胜利走向胜利,从荣耀走向荣耀,这些年骑士王国的改变是感同身受的,莱恩没有首先动用武力,陶博特公爵也不愿意动用武力。
犹豫再三,陶博特公爵还是摇头,公爵闷声说道:“下令,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武力,布列塔尼亚人不打布列塔尼亚人!让老克莱芒伯爵派人去将我们的骑士王驱逐出公国国境,我们和他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他或者接受,或者拒绝!”
“是!”
…………我是布列塔尼亚人不打布列塔尼亚人的分割线…………
“国王万岁!国王万岁!”
莱萨弗雷的奥特罗男爵目光呆滞地看着发生在他面前的这一切。
当听到骑士王莱恩和他的王后苏莉亚带着不到一百人的老近卫军和数百名农奴民兵朝着自己的封地来的时候,奥特罗男爵一度是狂喜的。
他立即下令集中自己的亲卫队和骑士侍从们立即集中,做好准备。
然而奥特罗男爵这才刚刚将自己一百多人的亲卫队和骑士侍从们集中起来的时候,那边城镇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国王万岁!国王万岁!”城镇守军和平民们冲上了街头,聚集起来,高呼着国王万岁,市民们争先恐后地挤在路的两边。
农场主、自耕农、商人、工匠、小店店主、自由民的手工业者、还有那些军士和进城采买的农奴们聚集起来。
“是他!是他!是我们的骑士王陛下和王后陛下!”
“他来了!莱恩陛下万岁!苏莉亚王后万岁!”
“国王万岁!国王万岁!”
莱恩和苏莉亚微笑着朝小镇的居民和士兵们挥手,他们的每个动作都能够引起人们的哭声和欢呼声。
没有任何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守军在见到莱恩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直接打开城门,大家热泪盈眶地涌上来,许多参加过大远征的自由民和老兵们已经都流下了热泪。
这是我们的王!是我们荣耀的王!在里昂纳赛、在黑石据点、在八峰山、在帝国和基斯勒夫创下了无数奇迹和胜利的王!
“国王万岁!”数千平民振臂高呼,火热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震耳欲聋和声嘶力竭的响声顺着街道,以疾风怒涛之势直接冲着城镇中心的男爵城堡而来。
没有任何抵抗,没有任何迟疑,甚至,都不存在任何中立者。
奥特罗男爵目瞪口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领民,自己的军队,自己的城镇,居然直接在莱恩面前沦陷。
现在,他的男爵城堡已经被数千自己的子民包围,现在,奥特罗男爵发现自己孤立无援,而更糟糕的是,就连城堡里面的许多老兵守卫和那些年轻的骑士扈从们,看着男爵的目光都变得奇怪了。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奥特罗男爵毅然决然地拉下自己的披风,将别着五彩鸢羽的三角帽扔在了地上,冲到莱恩的面前,双膝跪下,在男爵城堡门口的草地上滑跪出了三米多长。
我将向国王献上忠诚!
“国王万岁!”男爵的吼声引爆了整个男爵城堡,他的亲卫队和那些年轻的骑士扈从们看到男爵如此动作,不再犹豫,集体跪下欢呼。
“国王万岁!国王万岁!”
没有战斗、没有谈判、甚至莱恩都没有说一句话劝降。
军队倒戈、平民拥戴、贵族投降、城堡之上换上了三色旗和书中剑鸢尾花纹章大旗。
国王的军队就像滚雪球般地壮大起来。
“这就是……陛下的威望么?小姐。”西尔维娅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看到了那些老兵们换上了自己的军装,从家里拿出武器,自愿形成编制,自由民们慷慨地从家里拿出粮食和金币,商店店主们打开自己的仓库,供应军需,自耕农们更是发动了全家人,背着东西,只为追随他们的骑士王陛下。
西尔维娅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女仆长只能求助于苏莉亚。
“这些人,不是在大远征后退役的老兵,就是靠着莱恩的改革才有机会脱离农奴身份的自由民。”苏莉亚微微点头,女骑士的脸上满是骄傲和自豪,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得意忘形:“他们都知道,是谁真的关心他们,爱护他们,他们现在的一切都来自莱恩。”
这就是苏莉亚给莱恩出的计策,从根本上瓦解老牌骑士贵族们的统治权。
没有战马的骑士算什么骑士?没有农奴支撑的贵族,还算什么贵族?
然而很多贵族压根意识不到这点,他们总是觉得他们生来高贵,生来就是要当人上人的。
而这,正是苏莉亚给出的建议,如何彻底破解陶博特公爵为首保守贵族们的关键所在!
你们可曾听到过,人民的呼声?
“蹬蹬蹬~”
“紧急消息!紧急消息,我的伯爵阁下,那个……那个独裁的暴君已经穿过了莱萨弗雷!”
莱萨弗雷城镇西侧,克莱芒伯爵领,克莱芒伯爵城堡。
信使匆匆地将消息交到老克莱芒伯爵手中。
“废物!”老克莱芒伯爵本来还在计划着要如何给自己的城堡添砖加瓦,顺便再进口一些精灵地毯,已经有马林堡商人上门愿意提供担保了,但结果居然传来了这个消息!
国王这是想要干什么?
难道他打算违背立国时的盟约么?
难道他不知道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么?
老克莱芒伯爵的手疯狂地颤抖着,老伯爵有自知之明,他在屋内转了两圈,最后坐了下来,然后将信件交给了侍从:“去,去叫鲍德温过来。”
“鲍德温爵士?您的儿子?”侍从对此非常惊讶:“可是,您不是已经下令,禁止他来到城堡么?”
“那是平时!”老克莱芒伯爵吼道:“现在,那个独裁的暴君就要来到我的领地了,女士才知道他会对我和我的家族做出什么!快把鲍德温叫来,马上!”
“是!”侍从急匆匆地冲出了房间,从马厩那里找来了一匹马,绝尘而去。
三个小时之后,鲍德温爵士手中捧着骑士十字盔,全副武装地大步迈入房间之内,鲍德温的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他恭敬地在侍从的引领之下走到父亲的面前,恭敬地鞠躬:“父亲,你找我?”
“在这里要叫我伯爵阁下!”老克莱芒伯爵厌烦地挥了挥手,将信件递给了鲍德温:“你自己看!”
鲍德温接过了信件,王国骑士很快就为上面的内容感到震惊:“什么?陛下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三十公里了?”
“他是冲我们来的,鲍德温。”老克莱芒伯爵坐在椅子上,他戴满着宝石戒指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名贵的镶嵌琥珀的手杖:“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鲍德温,他是冲我们来的!”
“我不明白,或许陛下只是到处走访看看。”鲍德温拿过信件又确认了一遍,王国骑士还在尝试着和父亲解释:“他时常走访……”
“他是个暴君!鲍德温!暴君!”老伯爵粗暴地打断了鲍德温的话,他脸色愤怒:“他除了把事情变得更糟以外,他还会做什么?你看,你看啊,他现在让那群泥腿子们包围他,将他们称为什么老近卫军,他给那些下贱的泥腿子授予骑士封号,他让那些野狗爬上了主人的餐厅,他还整天让那些令人作呕的巡回法官在我的领地之内出没!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他要挖了我们骑士贵族的根基,他已经背弃了当初建国时的骑士盟约!”
鲍德温不语,这位王国骑士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
见到儿子似乎在犹豫,老伯爵接着说道:“我的儿子,想必你也很清楚,如果我们不反对他,将会付出何等代价,我们克莱芒家族拥有千年的辉煌历史,你愿意看着这把椅子上换成一个泥腿子么?你难道愿意看着你的亲人们有一天被赶出城堡么?”
“是我们的,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难道我们的血脉中没有流着高贵的圣杯之血么?难道我们上千年的家族积累还比不上那些泥腿子们几年的征战么?”父亲教育儿子:“这是我们应得的,现在那个暴君要将这一切收走,我知道你爱戴他,但你要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个贵族,骑士贵族!”
“我是您的儿子,克莱芒家族的成员,父亲。”鲍德温犹豫了很久,终于沉重地点了点头:“我会……为了家族。”
他看起来非常痛苦,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很好,非常好。”老伯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高兴地点了点头,伸手在鲍德温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那么就交给你了,我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你,你带着他们,去告诉那位骑士王,这里,克莱芒伯爵领不欢迎他和他的王后,让他们回去!如果他们不走,就赶他们走!”
“是!”鲍德温终于点头,他捧着头盔,大步离开了房间。
整个城堡瞬间进入了战时状态,所有的军队被紧急集结,士兵们,骑士们,还有许多守卫部队都被集中起来,甚至那些服役过的老兵们全都被鲍德温临时召集,整个伯爵领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集中了大部分的常备军队和所有能赶来的骑士与骑士扈从。
就这样,在莱恩进入克莱芒伯爵领的第二天,在秋日的暖阳和一片金黄色的麦田之中,骑士王和骑士王后手拉着手,简直就像是一场郊游。
国王和王后的身后跟着一队老近卫军,然后是大群的自由民军队,还有奥特罗男爵和他的亲卫队,相比起莱恩的闲庭信步,这些人显然特别紧张。
太安静了。
“这有点不像那位伯爵的风格啊。”莱恩拉着苏莉亚的小手,微笑着说道:“我以为他们会大张旗鼓地出来拦截我。”
“会的,我了解他们。”苏莉亚看着远方的景色,女骑士的脸上带着一些慎重:“他们,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果然,苏莉亚话音刚落,远处的山坡之上就出现了大股大股的军队,一队队剑盾兵、长矛兵、弓箭手在骑士们的喝骂之下列阵,自由民军士们身穿着胸甲和皮甲,戴着头盔排成几排,然后是几队骑士老爷高举着克莱芒家族的纹章大旗,在秋风之中缓缓地飘扬,在更多的骑士扈从开路之下进入了原野之内。
暂时无法判断对方有多少人,但是单从数目来看,至少也有两三千人之多。
是克莱芒伯爵家族的军队,苏莉亚已经从家族纹章大旗上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