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最初進化-第三十一章 半人馬的追擊推薦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说实话,招徕弥尔他们这群人方林岩也颇花了一些力气。
因为弥尔这个老油条可不好糊弄,所以要让他们为自己卖命的话,必须花点心思。
接着一干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对外的说辞就是发现了一个好机会,准备去捞一票大的。
而事实上确实也是如此,这一票“大的”对于方林岩三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石锤基萨斯这头精英丘陵巨人!
秃鹫提前脱队,其实就去了红云台地,在搜集这家伙的一系列相关资料,为此方林岩还将自己的“和羞走”借给了他,在非战斗状态下,和羞走提升的速度对于秃鹫来说很关键,毕竟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要用在跑路上。
之前就提到过,奥格瑞玛距离红云台地也是好几十公里远的,好在方林岩他们这支队伍从里面逃出来之后,也是误打误撞的在朝着红云台地的方向走。
所以实际上此时他们的位置,是在奥格瑞玛和红云台地之间,距离红云台地也就是四十公里的距离,在配置有辅助外骨骼的情况下,大概就是两三个小时就可以赶过去。
半路上方林岩玩了个小花招,借口说自己看到了一头逃走的袋狼,然后就追了上去,成功将整个队伍带得偏离了正常路线。
就在做事稳重的弥尔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对,提出了异议:
“嘿!扳手,你这样做太冒失了,完全是在破坏我对你的好印象。”
方林岩的回应很简单,他头也不回的追了上去。
秃鹫这时候很干脆的道:
“没关系,扳手做事是有分寸的,他拥有一种神奇的直觉,知道什么地方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弥尔,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坐在这里等我们就好了,愿意跟上来帮忙的就来。”
说完秃鹫也追了上去,还有两个家伙对望了一下,也立即选择跟上去帮忙。
弥尔沉吟了一下,选择了坐视不管,同时也约束了自己手下的人。
这老家伙四十多岁,但从十六岁就开始入行,所以见过了无数的倾轧和陷阱,能活到现在的原因就是足够谨慎。
当然,因为谨慎他也丢掉了许多机会。
这样被方林岩摸透了性格弱点的家伙这一次注定要被当成棋子了,因为方林岩给他准备的是阳谋。
大概只用了半小时,方林岩等人就满载而归,他们发现了一处狼窝,然后在狼窝里面拿到了惊喜:
大概价值两万块的皮毛,两个貌似破烂其实结实的背包,很显然背包的原主人乃是死在这里的探索者或者冒险者。
更重要的是,背包里面有一万多块的现金,这名冒险者搜集的狗头金,还有一块价格不菲的古董怀表。
方林岩用起这一招来可以说是故技重施,但非常有效,当时追着他过去帮忙的人都是喜笑颜开。
方林岩在分红的时候相当大方,直接让这几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露出了巴结的微笑,毕竟天大地大金主爸爸最大。
其中的两个黑人在确定了分到的古董表价值五万多块以后,兴奋得甚至当场来了一段热情洋溢的桑巴舞,还不停的用厚嘴唇来亲吻那块表的表面。
这样的高调炫耀方式很显然会让没拿到好处的人相当不爽,偏偏还说不出什么,只能默默忍受着心底泛出来的酸味和懊恼,当然还有忍不住会出现在大脑里面的想法:
“真见鬼!当时扳手那混蛋冲上去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像是傻子一样呆在这里呢?”
而这就是方林岩想要的目的。
当下一次自己说前方有情况的时候,弥尔这根老油条应该就约束不了手下那蠢蠢欲动的心了。
一干人继续前行了差不多二十公里之后,派在前面的斥候忽然通过对讲机道:
“小心,前面有状况。”
离开了奥格瑞玛那个区域之后,对讲机又再次恢复了正常,虽然干扰依然强烈,但几百米内进行远程通话开始可以的。
方林岩立即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斥候道:
“和我们的关系不大,不过双方打得还是很激烈的,你们可以过来,不过要小心一点,不要搞出来太大的动静被注意到。”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已经来到了红云台地的外围区域,因此地形也有了很明显的改变,水分明显的变得充分了,从之前的荒凉戈壁地形,大概变成了干旱荒原的地形。
在之前的戈壁滩上,要运气很好才能看到几从灰蓬蓬的耐旱植物,但是现在地上已经出现了斑驳的植物群落,一团一团的呈现出灰绿色,若是从空中俯瞰下去的话,这种并不均匀规则的稀疏地貌并不能给人以美感,反而像是没剃好的斑秃头。
前方有一座丘陵,派出去的斥候就在那里招手,同时比出了一根手指,示意要小心。
当小队在攀爬丘陵的时候,心中就生出了大量的疑惑,或者说是惊异。
那是因为他们听到远方传来了许多纷乱的嘈杂声,有野兽独特的嘶吼和咆哮,更有痛苦发出惨叫声,甚至还有兵器的碰撞出的“铛铛”声响。
“真见鬼,那边是在干什么?斯巴达人的温泉关之战吗?”
一个外号叫大Q的黑人率先嘟囔道。
黑人嘛,爱闹和话痨是种族天赋,这是避免不了的。
梦忆初夏
另外一个人倾听了一下道:
“那也未必,我觉得可能是十字军东征呢。”
弥尔沉声道:
“小卡尔,保持静默。”
于是本来出现的窃窃私语也停了下来。
这时候方林岩发觉,有弥尔这种老家伙在队伍里面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自己可以省很多心。
很快的,一干人就爬到了丘陵的顶端,顿时发觉前方乃是一个中型盆地,盆地的面积大概有二三十平方公里,他们所在的丘陵其实就是盆地的边缘地带。
俯瞰下去可以见到,盆地的底部乃是基本平坦的,在西侧有一个小湖,正是这个湖泊外加盆地得天独厚的地形,让这其中呈现出了生机勃勃的景象。
绿草,鲜花,树木,灌木等等在别的地方随处可见的植物,在下面形成了大片的草甸区域。
不过,在这片生机勃勃的草甸上面,正展开着一场异常惨烈的恶战,只见远方的斜坡下,五六十头半人马正跟三头丘陵巨人正打得难解难分,双方此时正陷入了残酷的拉锯战,战况十分激烈。
重生之家有悍妻 沧海红霞
看着半人马后方高举的大纛,方林岩顿时就觉得眼熟,然后他就顿时想了起来,这不是吉尔吉斯半人马的旗帜吗?这帮家伙之前还在和救援队开战,怎么又跑到这里……
“等等!”
方林岩忽然醒悟了过来,那帮混蛋跑来这里,好像和自己这群人有很大关系啊。
当时依托临时营地,救援队可是给了吉尔吉斯部落半人马重创!不仅干掉了他们不少人,还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毁掉了对方的重型弩车。
所以对方多半是又急又气,很不甘心的,只是没料到救援队不按常理出牌,居然转身就跑,依靠机动优势去了奥格瑞玛。
那么很显然的,不甘心的吉尔吉斯部落半人马就撵着他们的尾巴来了这边,至于为什么会与丘陵巨人起冲突…….
红云台地和奥格瑞玛都本来是半人马的“祖产”,现在却被丘陵巨人占据,这显然是一个充足的理由,双方见面都不用废话了,直接抽刀子往死里下手就好。
除此之外,方林岩远远的就注意到,盆地底部的湖泊边有一座临时营地,
营地内存在着许多木制的牢笼,里边关押了诸多生物:
有长得跟鸵鸟似的陆行生物,也有脊背上长满尖刺的豪猪,不过被囚禁得最多的,还是十几头半人马。
毫无疑问,在丘陵巨人的眼里,牢笼内关着的都是食物,
这些被关押的半人马囚犯,也应该是吉尔吉斯半人马一族发动进攻的原因之一。
在湖边的营地外,三名头顶长着独角的丘陵巨人正跟半人马拼得火热,而双方控制的袋狼和座狼也在进行着凶狠的撕咬。
半人马的战术倒没什么特别之处,原始战争拼的就是人数,体格跟冷兵器,
丘陵巨人虽然个体实力强大,身高是半人马的数倍,力量也处于碾压优势,但使用的武器却大多都是木棍绑上石头的石制兵器,顶多木棍上还带有几颗零星的树丫小刺,就好像狼牙棒一般。
半人马却胜在人多势众,并且在战争武器会有更大的优势,因此尽管双方的个体实力悬殊显而易见,还能打成胶着的势头。
“哇哦!”
旁边的山羊忽然感慨道:
“要分胜负了。”
原来,顺着山羊的目光看去,半人马在西侧出现了一群伏兵,他们吃力的牵引着三辆弩车从旁边绕了过来。
而这三辆弩车进入战场之后,便立即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要知道,就连拥有先进得多科技的肯尼和钢铁骑士,也是在这玩意儿下吃了大亏。
果然,当几辆弩车开始发射那种藤条编织成的猎网之后,丘陵巨人顿时就受到了明显的制约。
半人马正是利用这种精准度很差的工具来限制丘陵巨人的活动,虽然这些藤网在巨人的猛烈挣扎下会很快断裂,但这些大块头的力量和精力也被消耗在了其中。
并且在挣扎的同时,巨人也给了半人马足够的缓冲时间,让他们伺机瞄准进行射击,或者发起冲锋,在丘陵巨人的背后或者脚下迂回作战。
不仅如此,在远处一名半人马唤雷者开始进行有效的指挥,趁着丘陵巨人忙于对付那些坚韧藤网的时候,开始配合那些座狼来干掉丘陵巨人的共生生物袋狼。
这是典型的剪除羽翼,再断其根本的战术。
虽然很老套,但不可否认的也很有效。
当那些袋狼被干掉或者赶走以后,剩余下来的三十几头半人马就在弩车的掩护下,对束缚在网中的巨人发动着猛烈攻势。
他们中有挥舞短斧,冲锋在前的战士,也有手持长枪近距离投掷的矛手,更有射出短箭的弓手,不过半人马的战士貌似都是一专多能的战士,可以根据身上的佩戴的武器灵活的切换自身的战场角色。
不多时,负责看守这营地的三名丘陵巨人便被这帮半人马给彻底绞杀了,半人马纷纷扬起了武器,发出了欢呼声,
紧接着他们就开始清扫战场,解救营地内被关押的战俘,并且还将弩车架入了之前丘陵巨人搭建的营地内,然后就开始放纵了起来,无非就是杀戮,烤肉,还有痛饮一种叫做塔塔的酒……
当然,这种酒非常劣质,酒精含量很低,并且也很有戈壁滩的特色,乃是用仙人掌和一种灌木的果实酿制的,不过哪怕是这样的劣酒,在这艰苦的环境下也非常珍贵。
之前方林岩在马格拉姆半人马那里,就发觉这种饮料是少数人享受的特权,当时庆祝狼王被杀的狂欢当中,这种酒被装在牛角里面递来递去,只有萨满,祭司和幸运的小伙子才能喝到,并且喝上两牛角就没有了。
可是这些吉尔吉斯半人马的普通战士,都能够每人尝到几口塔塔酒。
不仅如此,面前这些吉尔吉斯半人马的战士很显然只是一个小部落而已,只是整个吉尔吉斯半人马部族的一小部分。
有道是管中窥豹,这两个部落之间的实力已是可见一斑。
紧接着,这些半人马在营地内搭起了许多皮革帐篷,并且看似杂乱无章,其实还是在营地里面留出来了方便进出的道路,随后,营地外就竖立起了吉尔吉斯部族的大纛。
说实话,方林岩觉得那玩意儿上抽象式的月亮符号看起来很是有些滑稽,忍不住让方林岩想到了QQ表情包里面的一款经典的歪嘴笑表情。
这时候,弥尔已经靠到了方林岩的身边,低声道:
“咱们是时候走人了,扳手,正事要紧。”
方林岩看了弥尔一眼,托着下巴沉吟道:
“我正在考虑正事。”
弥尔脸色开始有些难看了起来:
“嘿,你该不会觉得我们大老远的跟你来,就是为了趴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看这些野蛮怪物的篝火晚宴的吧?”
方林岩听出了弥尔声音里面蕴藏的火气,大概他也觉察到了之前方林岩削弱他的权威的阴谋,哦不对,应该是阳谋!
因此,方林岩笑笑,对着弥尔道:
“要来支烟吗?”
弥尔对方林岩的敷衍很是恼怒:
“喂!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这时候,秃鹫突然站了出来,凶狠的盯住了弥尔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头儿没有必要和你解释要干什么,老东西!好好想想,是谁在几个小时前喊着要加入我们的。”
然后弥尔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凉,被一把匕首架在了脖子上。
很显然,秃鹫的强势呵斥顿时将其余的人目光吸引了过来,弥尔的两个兄弟立即怒喝道:
“混蛋,客气点!”
“你想要脑门上开个洞吗?”
“……”
这时候方林岩仿佛才注意到了这边的争执,有些茫然的看了过来,然后才皱了皱眉,抬抬手让秃鹫将匕首放下来,接着才脸色有些难看的道:
“我这个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并不喜欢被人打断思路,更不想做老师,随时回答一些很幼稚的问题,不过鉴于大家还是第一次合作,我就直接破例一次。”
首席你好:驱魔大人的呆萌妻
说到这里,方林岩环顾了一下四周:
“还有谁是和弥尔一样,觉得咱们是在这里耽搁时间的?”
之前在方林岩身上捞到了好处的三个人当然不会这样想,只有刚刚出声怒喝的两人很干脆的支持道:
“没错!”
“我也觉得。”
在过了几秒钟之后,弥尔的另外几名手下才咕哝着点了点头开始帮腔。
方林岩举起了一根手指,认真的道:
“我不是来做保姆的,更没有要做一件事就解释一次的习惯,不过鉴于已经把你们带了出来,所以这一次破例进行解释,但是没有下一次。”
“听着,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些半人马只是将干掉的那两头丘陵巨人的脑袋剁掉,然后插在旁边的木桩上面。”
听了方林岩的话之后,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有心思灵动的已经开始沉思,不过心思粗糙的却还有些茫然:
“是啊,那又怎样?”
方林岩道:
“这帮半人马很喜欢吃肉,你看他们的烤架上,甚至烤着袋狼,不过丘陵巨人的尸体却还是很完整。”
神君大人有点田 金倚清
“你们还没看出来这其中的机会吗?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半人马为什么不吃巨人的肉,我们也不需要知道答案。”
“但是尸体的价值要么就是彰显荣誉——-这一点被割掉的脑袋已经正在做这件事了。要么就用来果腹,如果这两种用途都派不上的话,那么你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大Q忽然淫笑道:
“除了荣誉和吃掉之外,对小卡尔来说,尸体还有第三种用处,这家伙的口味特别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