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起點-第242章  南胭這是嫌棄自己死得不夠快相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南宝衣后退一步:“摄政王起得真早。”
顾崇山扫她一眼。
她换了北魏仕女的装束,鸦青长发编成精致的发辫,点缀着漂亮的金丝带和细碎宝石。
衣裙窄袖窄腰,衣领和袖口镶嵌小圈狐狸毛,搭配方便骑马的裙裤,再在腰间系上宽大繁复的鹅黄裙裾,裙裾外面装饰长而繁琐的绿松石红宝石链条,行走间婀娜绚丽,是冰天雪地里最浓墨重彩的颜色。
而最重要的是,这些裙饰都是他买的。
顾崇山眼底的孤寂融化些许,淡淡道:“陪你进宫。”
邪灵复苏 啸天寒
南宝衣正要拒绝,顾崇山道:“不必着急拒绝,我原本就看不上南胭,听说她前几日又罚了其他宫妃,只是顺道进宫训她两句。”
南宝衣再不好拒绝,只得与他一起进宫。
北魏宫廷巍峨端宏。
因为顾崇山的权势,摄政王府的马车可以在宫中长驱直入,顺顺利利就驶进了后宫。
南宝衣扶着婢女的手跳下马车,仰头望向南胭居住的寝宫,寝宫奢贵漂亮,宫娥太监进进出出,一看就知道是受宠的。
她不禁笑道:“我这姐姐一贯是个不服输的,能爬多高就要爬多高,如今成了北魏的宫妃,摄政王,咱们也算是亲戚了!”
顾崇山捻着佛珠。
南家娇娘当真心宽,明知南胭要羞辱她,却还笑得这么高兴。
蠢笨蠢笨的,若非幼时有萧道衍照拂,怕是早就夭折了。
他没说出心里话,抬步往寝宫走。
转进寝宫,内殿温暖舒适,弥漫着浅浅的花香,宫女们在食案上布置好了瓜果茶点,只等贵客到来。
南宝衣从顾崇山背后探出脑袋。
一眼看见的,却是南胭高高隆起的腹部。
她竟怀孕了!
她又望向南胭,这两年她大约过得极好,面容红润娇嫩光彩照人,发髻上压着一柄沉甸甸的凤钗,南宝衣真怕把她脖子压折了。
南胭身边坐着个少年。
身穿龙袍,容貌与顾崇山有三分相像,身上的毒素大约已经清理干净,只是瞧着还有些虚弱,望向南胭时满眼灿烂,可见是真心爱慕她的。
见他们进来,顾余率先起身,高兴地迎上前:“哥哥。”
顾崇山略一颔首。
顾余又高兴地望向南宝衣:“南妹妹!”
南宝衣屈膝行了一礼:“给陛下请安——”
篮球之风云再起
话音未落,就察觉到顾余脸上明显多了委屈受伤的神色。
南宝衣心慌慌。
她什么错也没犯,他怎么委屈上了?
她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顾余仍旧眼巴巴地盯着她,满脸都是渴望,嘴巴微张,像是要提醒她什么。
南宝衣蹙着小山眉,隐约读出他的口型乃是“姐夫”。
她试探:“给,给姐夫请安?”
“诶!”
顾余满脸的委屈受伤顿时烟消云散,笑得眉眼弯弯,从怀袖里取出一个大红封,热情地塞到南宝衣手里:“娶了你姐姐多日,却没能好好照顾你,是我的错。听说中原有封红包的习俗,这钱你拿着,不够了再问我要。”
南宝衣捏了捏红封。
红封厚实的很,大约塞满了银票。
她望向顾崇山。
顾崇山微微颔首,示意她收下。
她便没跟顾余客气,脆声道:“谢谢姐夫!”
顾余更加高兴,又招呼她吃蜜饯水果。
落座后,南胭才端着架子,四平八稳地开口:“两年没见,妹妹瘦了,可是萧道衍待你不好?我还以为你们情比金坚,没想到……”
南宝衣看她一眼。
只不过是当上了北魏皇妃,瞧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连二哥哥的名讳都直呼上了!
她还没说话,顾余老实道:“胭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南妹妹是你的亲妹妹,你不该离间她和妹夫的感情。”
寝殿寂静。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南胭被噎得说不出话,狠狠瞪了眼顾余。
这厮到底是帮着她,还是帮着南宝衣?!
星际风云传
还妹夫,他还真把萧道衍当妹夫了!
她阴阳怪气:“萧道衍连位份都没给她,怎么就成了你妹夫?我早说女子当自强,妹妹给萧道衍卖命这么多年,半点儿好处也没捞着,真叫人笑话!”
南宝衣反唇相讥:“自强?像姐姐这样自强吗?你还不是靠着男人才拥有如今的荣华富贵,这算哪门子自强?”
“怎么不算?”南胭抬起下颌,“我有那个本事征服男人,你有吗?正所谓男人征服天下,女人征服男人,你连萧道衍都搞不定,怎敢质疑我的话?”
七星连珠 逍遥浪子
“我不必征服男人,我有本事替我的男人征服天下。”南宝衣瞳孔圆圆,“扳倒沈皇后的事情上,我居功至伟,我与他并肩而立,谁也不比谁差,这才是自强!”
南胭暴躁:“你就是死鸭子嘴硬!”
“姐姐才是!”
“……”
顾余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
在他的设想里,姐妹团聚应该是抱头痛哭催人泪下的温馨画面。
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形如斗鸡!
他连忙劝道:“那个,也快到用午膳的时辰了,你俩别吵,咱们移步御花园用膳可好?我还安排了戏班子进宫表演,你们——”
“滚!”
姐妹俩同时呵斥。
顾余惊恐闭嘴。
眼见着姐妹俩还要继续争辩,突然有个小宝宝颤巍巍走了进来,稚声道:“父皇……”
顾余连忙抱起他,对南宝衣笑道:“这是我与你姐姐的长子,唤作山河,乳名狸奴,已经两岁了,你可要抱抱?”
长子?
南胭竟是已经生过孩子了……
南宝衣吃惊地抱起小宝宝。
她也是有过孩子的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孩子不像是两岁的人,这身高体重,倒像是两岁半。
他的容貌长相与顾余和南胭也不像,瞳孔更是稀罕的深金色,她从书上读到过,有的异族瞳孔就是金色的,这小孩儿……
她狐疑地瞥向南胭。
南胭漫不经心:“生他之前,我曾被九天玄女托梦,她说我生的麟儿乃是紫微帝星转世,因此与普通小孩子不一样。金瞳,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南宝衣默默收回视线,心底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南胭这番解释,还真是……
扯淡。
她比世上任何人都要了解南胭,这孩子,恐怕根本就不是她和顾余所生。
混淆皇族血脉,南胭这是嫌弃她死得不够快!

明月照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