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一世獨尊 ptt-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萬劍歸一展示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天璇剑圣气势太盛,连真容都露出来了。
林云深吸口气,强自镇定道:“前辈……在说笑吧。”
“瑶光一脉都不如此嘛,敢做不敢认?”天璇剑圣冷笑道。
师尊,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云心中苦笑,讪讪道:“师叔祖,在下不知道你说什么?”
“还在装傻?”
天璇剑圣冷冷的道:“剑无名是这般教你的吗?你若再不承认,本圣现在就杀了你!”
轰!
磅礴杀气落下,林云体内龟神印立刻受到极大冲击,隐隐间随时都有崩溃的趋势。
“那师叔祖就杀了我吧。”
林云沉声道。
嗡嗡!
毫无征兆,一柄圣剑破空而至,只一瞬就落在了林云眼尖。
林云苍龙剑心早有感应,可终究没有去躲,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剑尖寒芒,离他的眼眸只在丝毫之间,换做常人早已吓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唰,天璇剑圣挥手,圣剑又撤了回去。
林云松了口气:“多谢师叔祖手下留情。”
“本圣不是手下留情,只是确定了你的身份。”
天璇剑圣淡淡的道:“夜孤寒与夜倾天确实关系不浅,当日也是他替夜倾天求得情,本圣才没有杀他。”
“可本圣一年之前却是见过他的,他潜入圣仙池的确另有隐情。”
林云面色变幻,天璇剑圣居然知道这些。
“一个人的天赋可以厚积薄发,修为可以凭空暴涨,剑术可以一日千里,唯独一样东西很难变,你知道是什么?”
“不知。”
“是对生的渴望,他是苟活之人,夜倾天心中有很大的牵挂,即便遭受再大的羞辱,也会苟活与世。”
天璇剑圣道:“你不是,瑶光一脉也不会有这种人。昨日你提笔写字时,本圣将你身份就猜了个七七八八,青河又不敢见本圣,方才这一剑你又没躲,本圣心中已然笃定。”
林云目光变化,不置可否。
“你要装就继续装吧,本圣也不屑于拆穿你,就像当年本圣也不愿拆穿剑无名一样。”天璇剑圣清冷的神色中,藏着一丝冷冽的锋芒,那是剑修才有的风骨和傲气。
“从今往后,你就在我这修剑。”天璇剑圣沉吟道。
“具体修炼多久?”
“先把学会第十三剑再说。”
天璇剑圣身上重新沐浴圣辉,变得深不可测,似云雾般飘渺悠远,而高高在上。
她取出纸砚,而后低头写字。
伴随着笔墨成型,一撇一捺一点一横,皆有无边圣辉凝聚。
唰唰唰!
六道水墨人影,从纸张中飞了出来手持圣剑,朝林云杀了过来。
却是与瑶光授徒的方式,一模一样,只不过天璇剑圣更为无情一些。
六道水墨身影,皆凶狠凌厉,施展的都是萤火神剑。
且剑意无一例外,全部达到星河之境,修为都在涅槃之境。
嗖!
林云顿时没有其他想法,横空而起,可落地之后还是被人影包围了。
他初始不甚在意,可很快便暗自叫苦起来。
呼哧!
不过片刻,身上就有剑伤留下,鲜血横飞,伤口上星辰剑火不断灼烧。
即便是双龙圣体,林云痛的也是龇牙咧嘴,这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天璇剑圣没有理会,继续动笔,水墨人影剑招再变,依旧是萤火神剑,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接连施展。
哪怕苍龙剑心预警,林云依旧是疲于应付,身上伤势有增无减。
无尘宫殿前广场之上,剑光纵横,人影绰绰。
林云将逐日神诀,催动到了极限,方寸之间腾挪挪移,几乎一分为六。
可还是手足无措,终于在第七剑时,手中葬花被直接击飞出去。
蹭蹭蹭!
六道水墨人影,从各个方向持剑将他封死,瞬间动弹不得。
“瑶光弟子就这点水平吗?”
天璇剑圣停笔,略带嘲讽的道。
林云眼中神色极为不服,有意祭出苍龙剑心,展开金乌圣翼。
可抬头的瞬间,刚好与对方目光撞在一起,对方神色颇为玩味。
似乎再说,你不是喜欢装嘛,看你装到何时,就等着林云主动暴露身份。
我就装了!
林云脾气也上来了,他伸手弹飞眼前圣剑,而后硬扛两剑,最后葬花飞来,将剩余四剑尽数挡住。
“天璇一脉,也不过如此吗?”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挑眉笑道。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天璇剑圣没与他废话,下笔不停。
接着写字,接着舞剑。
等到十二剑施展完毕时,林云浑身剑伤,鲜血淋淋,握剑单膝跪在地上。
“还有一剑呢?”
林云双眼微眯,沉吟道,萤火十三剑还剩下万剑归一没施展。
“休息半柱香,继续。”
天璇剑圣没有回答,只让他休息半柱香。
恶少追妻:法医麻麻快跑 红薯小妖
之后再度循环!
等到日落之时,萤火剑法整整循环了接近百遍,且每次都没有十三剑万剑归一。
弄得林云都有些怀疑,天璇剑圣不是来教他剑法,而是纯粹打击报复。
若是愿意教,也应该教他万剑归一才对,前面十二剑林云早已学会。
“明日继续。”
天璇剑圣横空而起,一刻都没有多留。
林云深吸口气,终究也没质问什么,盘膝而坐闭目疗伤。
他可不是这么轻易认输之人。
……
翌日。
各处剑修三五成群,朝着玉阳殿赶去,今日到了天璇剑圣考究众人的日子,没人敢耽搁。
两天时间,当日天璇剑圣留下的三个字,各自都有不少收获。
王子岳来到辰钟身旁,小声道:“有看见夜倾天吗?”
“没。”
辰钟摇了摇头。
夜倾天很扎眼,如果真的有出现,不可能没有注意到。
“怪了,这家伙跑哪去了?”王子岳疑惑的道。
他今日本来打算邀林云同行的,结果扑了一空,来到道场之后还是没有看见后者。
“放心,那家伙肯定会来的。”辰钟不以为意的道。
王子岳看着四方剑修,嘀咕道:“也不知道师叔祖,咋突然重视起名剑大会了,以往那么多届可从未在意过。”
辰钟笑道:“以往天道宗名次都是极差,毕竟不是以剑立宗,可能师叔祖看不过去了吧。”
“也许吧。”
王子岳随意应了声,目光又扫了圈,还是没有瞧见林云身影。
大灵王 鱼楽
渐渐的,其他人也发现林云迟迟未至。
“人呢?”
早早到来,憋了一肚子气的夜家众人,脸色也是惊疑不定。
最终,天璇剑圣降临后,依旧没有林云的身影。
所有人心中都压着疑惑,两个时辰后天璇剑圣离去,道场内众人顿时压抑不住了。
“夜倾天怎么没来?”
“这家伙不会是怕了吧?昨天溜的那么快,肯定是害怕青鸿哥找他麻烦……”
“我看十有八九被师叔祖赶走了!”
“毕竟当众对师叔祖不敬,师叔祖明面上不说,心里肯定早就不喜欢他了。”
“终究只是个淫|贼罢了。”
于是,夜倾天被天璇剑圣扫地出门的消息,就这么不胫而走。
这些人并不知晓,扶摇而去的天璇剑圣,几个呼吸之后就落在了无尘宫殿前广场。
广场上,林云身影一分为六,每个人都施展着同样的剑法,无一例外俱是萤火神剑。
不对!
天璇剑圣双目微凝,立刻发现其中蛛丝马迹,原来六道残影施展的剑法各不相同。
虽然都是萤火神剑,甚至都是同一剑,可每一剑的先后顺序皆不一样,每一剑的意境也有些许差别。
错乱之间,一剑施展过去,空间都重叠了起来。
剑法威力凭空暴涨,风云变色空间错落,看的吓人无比。
天璇剑圣一时看的入神,隐隐约见,仿佛看到了当年瑶光的影子。
时空错乱,那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回眸笑道:“子鸢,我这剑法如何,破你昨日剑招,只在弹手之间。”
“你……一夜都在练剑?就这么不想输给我?”
“才没有呢,破你剑招,何须一夜。”
“你头发都结霜了……”
“这是剑霜,不是冻的,来,我们再试一次,我可不是轻易认输之人。”
唰!
林云收剑归鞘,发现天璇剑圣竟不知何时到来,笑道:“师叔祖,我这剑法如何。”
天璇剑圣惊醒过来,面色变幻,声音难得柔和许多:“你一夜都在练剑?”
“自然,在下可不是轻易认输之人。”林云朗声说道,眸间锋芒毕露。
谁知道此话说完,天璇剑圣勃然大怒,讥笑道:“你瑶光一脉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输不起吗?输一次又何妨!”
唰唰唰!
天璇剑圣重新执笔着墨,水墨人影再度持剑杀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六道人影。
而是整整十八道人影!
比之昨日,难度暴增三倍,将信心十足的林云直接教做人。
接下来的时间,日日如此。
林云说是在练剑,可其实都是在挨揍,每当林云感觉能应付过来时。
天璇剑圣立刻增加难度,不给他任何得瑟的机会。
仅仅七天时间,与林云交手的水墨人影,就由六道增加到了七十二道。
无形之中,林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萤火神剑每天都在精进。
甚至连逐日神诀,都暴涨了许多,每一次极限的突破,想实力都在突飞猛进。
只是这种非人般的教导方式,带来的不仅仅是肉身疲惫,还有精神上的挫败。
好几次林云撑不住,想着祭出苍龙剑心,祭出金乌圣翼,祭出葬天星相,祭出至尊龙印。
可最终还是咬着牙,硬生生坚持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般坚持收获确实巨大。
他的萤火神剑在这般短暂时间,全部都达到了入微之境。
对萤火神剑的理解,林云有了许多自己的理解,恍惚间明白自己为何练不成万剑归一了。
万剑归一真正精髓,不是在于将前面诸多剑招变化,尽数归一而后直接爆发。
从而在剑招威力上,达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它的真正奥义,还是在于归一二字上,想要归一得先归零。
将前面十二剑一剑一剑全部忘掉,而后重新回到第一剑,萤火之光。
就像是一个圆!
转了一圈似乎重新回到了原点,可实际上当这个圆画完之后,再重新刺出去的萤火之光,早已截然不同。
第八日上午,天璇剑圣悬空而立,看着下方练剑的林云并未落下。
殿前广场上。
蹭蹭蹭!
林云一连走了十二步,每走一步都留下一道残影,每道残影都各出一剑。
残影凝聚不散,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萤火虫走出了自己的短暂的一生。
从萤火之光,变成天山之雪,变成白银之血,变成皓月银辉……
诸多残影环绕,刚好形成一个圆。
第十三步,林云踏回原点,诸多残影重叠,万般异象重新变成萤火之光,等到一剑刺出。
轰!
这一剑像是有了生命般,无法被泯灭,光华璀璨,整个无尘殿都在这一剑之下颤抖起来。
“万剑归一,成了。”
林云欣喜若狂,只觉得这般辛苦总算是值了。
方才那一剑刺出,虚空颤栗,像是有一扇门被他推开了。
一剑出万法成空,可真正大门却轰然打开,像是醍醐灌顶般豁然开朗。
果然,萤火剑法还有一卷。
兜兜转转,整个萤火十三剑不过是把钥匙而已,用来打开萤火神剑真正的大门。
他迫不及待等着天璇剑圣到来,一抬头刚好就看到了对方。
“师叔祖,万剑归一,我会了。”
林云连忙道。
“七天时间才会,瑶光真是教了个蠢徒弟。”
天璇剑圣心中震惊,当初白疏影整整花了一个月才想明白,他竟然七天时间就会了。
又是一盆冷水,这段时间林云早已习惯,笑道:“师叔祖,今日有何指教。”
“夜倾天,本圣问你,这七天,本圣写了多少字?”
天璇剑圣临空而立,答非所问。
“这……”
林云眉头微皱,他还真没注意。
“连我写多少字都不记得,剑无名虽然蠢笨如猪,却也不会这般分心。”
天璇剑圣冷冷的道:“记好了,本圣一共写了三十六个字,朽木难雕,本圣罚你自省三日!”
唰!
她双手腾空一转,之前被她书写过的纸张,如画般展开。
三十六张画卷,三十六个古字,犹如天地牢笼般将林云封禁在其中。
每张画卷都释放出磅礴圣辉,字迹中蕴含着无上道韵,古意苍茫,让人显得极为渺小。
“师叔祖……”
林云顿时头大,一抬头,天璇剑圣理也不理,飘然而去。
【天道宗的剧情还要写段时间,大家稍安勿躁,涉及的内容其实很多,有瑶光过去,也有主线铺垫,有林云和白疏影以及欣妍互动。另外,天璇剑圣今日所做一切,也是有她目的,她最初登场时我就埋了个小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