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絕境Uzi:永遠滴神-第481章 感同身受相伴

絕境Uzi:永遠滴神
小說推薦絕境Uzi:永遠滴神绝境Uzi:永远滴神
如果……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是对皇族这支S3的冠军战队还抱有强烈希望的时候,那么在看到他们的bp,便是失望……
从没有过的失望,太差劲了,整体的bp,从开始到最后,都是在被碾压。
虽然皇族拿出了鱼人打破了omg想要的女警推塔体系,但是……这个小鱼人却走上路了?
但进入比赛,看到皇族的运营方式的时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哦不……
除了观众们是兴奋的之外……当然,这个“观众”指的并不只是某个战队的粉丝。
哪怕是omg的粉丝观众,他们也在兴奋着。
这是一种颠覆了他们思路的东西,明明……
但相比于他们,其他的那些职业选手们,职业教练们,却都是沉默的。
可能他们只能如厂长一般,说上一句,皇族还是那个皇族。
皇族又回来了。
皇族的bp战术还是那么强。
等等。
因为他们早已不知道用什么辞藻能形容出此时心中的……无力感了。
好像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皇族这支战队,都能拿出让人意外,但又异常好用的东西。
经历了S3的失利,S4LPL战队更加的正规化,他们要考虑的,自然就有一方面是版本的问题。
跟着版本走,用强势的英雄,而不是用一些“绝活”,才是对的,选手的英雄池也成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S3时期的皇族选手们,他们的英雄池就太浅了。
但是……
“他们不是在跟着版本走,而是在领先着版本走。”阿布轻轻道。
他绝对是lpl内最顶尖的教练之一了,不然也不能在后来带动整个edg前进。
“还是要继续看的,看omg会怎么改变这种局势。”厂长摇了摇头。
监狱风云 大师兄
现在就断言一切还为时尚早。
不过……
今年的皇族,和去年的皇族,核心的东西真的没变。
这是lpl其他战队,任何一个战队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好打了。”阿布摇了摇头道。
“我本来还以为这次皇族会选择放掉和omg的比赛,毕竟皇族这次中上野都来了新人,倒是没想到钢琴家竟然会亲自上场。”阿布继续道。
“是啊。”厂长笑了笑,“若风,你觉得这个皇族的这个新中单实力如何?”
“单对线能力没得说,压制性给的很足,但是也要看团战的能力,以及游走的意识。”若风道。
一个好的中单选手,一定要熟练的掌握两个英雄,其一就是卡牌,其二就是发条。
一个保障团队的前期,一个保障团队的后期。
你别看发条这玩意游走能力也不咋地,但是他小技能循环,对线能力强啊!
厂长点了点头,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若风可谓是LPL最老牌的那些中单了,也是比较传统的中单,但是现在新进lpl的不少中单选手确实发挥得也足够亮眼。
一朝天子一朝臣,长江后浪拍前浪啊……
“先看比赛吧,看看这局皇族还要不要争这第一条龙,不然omg这点劣势还是可以搬回来的。”阿布皱眉道。
“搬不回来了,我现在只希望这局比赛不要结束的太快。”厂长叹了口气。
“嗯?”
“我倒是想看看这个鱼人是怎么玩的,打这种肉英雄该出点什么,毕竟上单小鱼人这玩意还没人玩过。”厂长摸了摸鼻子,露出笑容。
阿布嘴角轻轻抽了两下,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如同厂长预料的那般。
皇族这个战队当拿到了优势的时候,确实太会运营了。
而omg如果想要拖的话,就必须放掉一些东西,比如……上半野区的视野。
但转手想要打下路的话,对面又是个ez,太难了。
由于三路都很“和谐”,所以导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把镜头给到哪路,但秉承着皇族你北哥如果不开心了很可能会在赛后采访的时候乱装逼,而且人气还高,所以镜头基本一直是在上路的……
导播,也是要照顾观众情绪的嘛。
再看上路。
刚刚钢琴家跟gogoing对拼了一波之后,上路好像就彻底没法玩了。
网游之文艺法师 野法师
gogoing虽然心里苦,但是也只能先嗑个血瓶维持一下血量。
而这个时候,因为上路的野区被老皮给反光了,对面的皇子自然不可能还在上路待着,反倒是老皮在刷完了人家野区之后直接回家,要靠着下路的推线权,强行保住自己的下半路野区。
可谓是……脏到了极点。
三buff开局,一方舒服到爆,另一方只能感受到满满的恶意。
尤其是闪现还没了……
在这种情况下,江北甚至都可以将眼位给攒下来,等到下一圈野刷新了再插。
眼还是重要的,不能乱浪费。
明末风 圣者晨
趁着这个时候……
钢琴家竟又利用自己恢复品多的优势,又压了一波大树,把兵线推进去了之后,他就站在后面慢慢等着了。
这波兵线半数被防御塔打掉,另一半却是被蓝色方的小兵吃掉。
剩下的四个小兵,慢慢悠悠的又朝着红色方的防御塔走去,却是被钢琴家直接用肉身给卡住了。
“来了!”魏汉冬心里一紧,嘴角轻轻抽搐。
他是感受过这种绝望的。
剩下几个小兵,这钢琴家突然就不吃了,然后慢慢卡在塔前。
这个人明明强得要命,但就是如此稳健……
这种情况下,他如果身上有眼的话,完全可以在这卡个数分钟,而野区,也用不上他去支援,毕竟那是一个有闪现的螳螂,大树去了也就去了……
而他只需要……
站在兵线前,远远的看着大树,大树敢靠近,他就直接q过去,然后一顿乱戳。
gogoing心态如何……魏汉冬觉得他还是能感同身受的。
“草莓,这要是你,你咋办……”厂长一脸艰难的转过头。
“我……”魏汉冬张了张嘴,看着屏幕上,上路近乎可以用惨烈的画面。
那个把兵线利用到了极致的钢琴家,甚至宁可自己有一些刀漏掉,也不让gogoing过去,这是钢琴家的打法——我吃经验,你看着我吃经验,我心情好了回去补个刀,你要是敢过来吃经验,我就敢杀了你。
大概就是这种吧。
“不知道……”魏汉冬摇了摇头,然后沉吟了一下,才继续道:“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叫打野过来帮我推线,但是现在叫皇子来的话,很可能又要被老皮反蹲,或者反野,皇子就更炸了。”
“现在只能靠gogoing自己了,但是他如果用肉身去推线,那大概率是要被钢琴家杀的,或者交掉闪现。”
“没别的选择了吗?”厂长问道。
“也有……”
“那你倒是说啊!”厂长感觉自己要炸了,他不打上路,而且又是这种抗压的经验,他还是得好好咨询一下抗压王草莓的。
“回城……用身上的钱补点装备,然后交传送回来用肉身推线。”
“嗯?那如果钢琴家也交传送回来呢?”
“那就继续看着钢琴家吃经验呗……”魏汉冬嘴角抽了抽,如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