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家都很忙的好吧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下午五点,公司准点打卡下班,廖文杰在办公室坐了半小时,算算时间,汤朱迪应该已经走了,乘坐电梯直奔三十六层。
推开助理办公室的门,视线中,是汤朱迪压着程文静的双手,将其按在墙边。
廖文杰:(≖﹃≖)✧
好刺激!
程文静一声尖叫,挣脱汤朱迪的怀抱,一副受害者的楚楚可怜。
“怕什么,阿杰是自家兄弟。”
汤朱迪脸皮奇厚,上前两步揽住程文静的肩膀,洋洋得意对着廖文杰挑了挑眉毛,炫耀漂亮女友。
“……”
廖文杰:兄弟,要坚强,我可能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
“阿杰,你上来干什么?”
“想找人吃饭,结果公司的人全在下班点跑了,我上来看看,要是朱迪姐你们在的话,就给你一个机会,请我一顿接风宴。”廖文杰随机应变,游刃有余的同时,不忘敲汤朱迪一笔。
“巧了,我正打算给你打电话。”
汤朱迪抱怨道:“原本下班就该联系你的,结果文静非要留下来加班,你看到了,我很努力在劝她。”
是挺努力的,但先天条件不足,只能说服,不能睡服。
“还有这种事?”
廖文杰诧异一声,不满道:“文静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个月不见,我以为你会很想我,结果连我的接风宴都不愿意参加。”
程文静:“……”
……
院长办公
夜晚,山间公路,车灯光束划破黑暗,由远及近而来。
廖文杰驾车行驶,目光扫过后视镜,后排是喝到不省人事的程文静和汤朱迪。
酒桌上,程文静连连举杯,意图放倒汤朱迪,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被汤朱迪斩于杯下。
至于汤朱迪自己,因为需要有个人开车,廖文杰自愿成为那个人,以果汁代酒,轻易将她放倒。
回到大屋,册子管家端来醒酒茶,迷迷糊糊的两女回到各自房中洗漱睡下。
看汤朱迪醉得厉害,廖文杰寻思着今晚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硬贴上去有损兄弟情义,修炼之十二点,便起身朝浴室走去。
冲把澡,睡着之后接着练。
洗完澡,廖文杰关灯躺在床上,摸出霓虹那边的专用电话,给来生泪打了过去。
半小时的电话粥,全程都是来生泪的言语挑逗,廖文杰听多说少,没有提及她们三姐妹父亲米凯尔•海恩茨的事。
十几年前失踪的米凯尔•海恩茨现藏于北非,具体在哪不得而知,抛家弃女藏身的原因也不得而知。
为避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廖文杰没说出情报,准备抽个时间去一趟北非,找到米凯尔•海恩茨,将事情的起因经过调查清楚,再给来生泪一个惊喜。
但什么时候去北非,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不可能今天刚回港岛,明天就匆匆踏上北非的寻人之路,起码要歇上一段时间。
咔嚓!
房门轻轻推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溜入,将房门反锁之后,钻进了被窝里。
闻着香水味,应该是程文静,但她没这么机灵,演技也不足以诠释烂醉如泥。
廖文杰打开床头壁灯,一脸无语看着送上门的枕边人:“朱迪姐,好矫健的身手,你该不会是装醉吧?”
“当然是喝醉了,不然会爬到你床上?”
廖文杰:“……”
逻辑有序,合情合理,他找不到一丝反驳的理由。
“阿杰,这一个月我睡得不是很踏实,赶快把你的拿手绝活亮出来。”汤朱迪往廖文杰身边靠了靠,找到熟悉的肩膀,满足哼了一声。
廖文杰:→_→
宠妻撩人 杨小小
“怎么了,阿杰,你干嘛这么看我?”
“朱迪姐,我又不是傻瓜,这种借口骗骗文静姐还行,骗我就算了。”
廖文杰摇了摇头,而后痛心疾首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说好的情比金坚呢?”
他摸了摸胸口,心很痛,不明白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
汤朱迪无视自己胸前的手,不屑撇撇嘴:“少来这套,你三天两头吊老娘的胃口,一个月音讯全无,害我整宿睡不好,不就是想我主动吗?现在我主动了,还制造了不用你负责任的酒局,你还在等什么?”
“朱迪姐,你误会了,我真把你当兄……”
“不是为了上你,谁把你当兄弟啊,大家都很忙的好吧!”
“啊这……”
廖文杰眨眨眼,貌似有点道理,不过有道理归有道理,他的立场和态度坚定不变:“朱迪姐,丑话说前面,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你的心都不知道分成多少份了,那么廉价的东西,白送我都不要,还不如继续做兄弟,至少你的兄弟没有女朋友多。”
“朱迪姐,别乱说,全港都知道我是单身!”
“呵呵,肯定有几个女的不知道!”
“不可能,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别废话了,快点上来自己动。”
“嘶嘶嘶,不愧是我兄弟,说话就是霸气……”
星际风云传 曦狂
……
§≡=(´0`)y━・~~
事罢,好兄弟一被子,同时靠在床头,汤朱迪摸出香烟吞云吐雾,看她脸上嘚瑟的笑容,显然以为自己是今晚最大的赢家。
造 夢 天 師
“朱迪姐,你今晚太冲动了,想想隔壁的文静姐,她那么爱你,要是知道了咱俩的事儿,肯定会伤心欲绝。”廖文杰夺过香烟,唏嘘感慨,陈文静太惨了,一场酒局,连遭背刺,头上叠了两层王冠。
“阿杰,裤子还没提上呢,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这话说的,一开始我也没脱裤子啊!”
“哼哼,就你借口多。”
汤朱迪接过香烟,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最后小半截被廖文杰掐灭在烟灰缸里。
“放心好了,文静不太聪明的样子,你不说,我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报告王爷:王妃很萌很倾城
汤朱迪不以为意,猛然间想到了什么,警告道:“文静是个好女孩,你可别打她的歪主意,退一万步说,我们兄弟一场,对大嫂要恭恭敬敬。”
“那你这种睡小弟的大哥算什么?”廖文杰吐槽道。
“你又不吃亏,得了便宜还卖乖……”
汤朱迪小声嘀咕,靠在廖文杰肩膀上,出口成渣道:“阿杰,你看咱俩都这样了,你那些漂亮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出来给为兄长长见识?”
“实不相瞒,隔壁就有一个。”
“少胡说八道,文静很老实,不是脚踏两条船的人。”
“那没了,我单身。”
“……”
……
次日,王者宿醉未醒,狗男女驱车前往公司,三十六层办公室内触景生情,吟诗作对,兄弟情义再上一层楼。
廖文杰溜至男卫,小单间中瞬移消失,回到自家别墅,洗去身上脂粉味,开车再次朝公司驶去。
抵达公司,时间已至中午十一点,前台小姐姐汇报,有一位访客在廖文杰的办公室等待多时,自称是他的好友。
见小姐姐眼神暧昧,廖文杰猜测是一位女客,果不其然,真是一个大美女。
“冴子,你怎么还在港岛?”
见访客居然是野上冴子,廖文杰不禁诧异问道,据他所知,野上冴子乘坐富贵丸,主要目的是调查游轮上的恐怖分子,旅游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没办法,行李箱没了,丢了那么多枪支弹药,即便有破获大案的功劳,我也不敢回警视厅。”野上冴子幽怨瞥了廖文杰一眼。
“我不信,你可是个大忙人,不会浪费时间做无意义的事。”
廖文杰拍下桌上的计时器,提醒道:“按每分钟一千块收费,大家朋友一场,我就不占你便宜了,算你港币,不要日元。”
“那你可真是太好了。”野上冴子满脸黑线。
“说吧,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对客人向来知无不言,保证你不会花冤枉钱。”廖文杰靠在老板椅上,拿起签字笔转了起来。
“游轮上调查恐怖分子是我登上富贵丸的任务,来港岛是为了调查一个大盗,这个人,阿杰你也认识。”
野上冴子从上衣里衬掏出一张照片,放在办公桌上,一手撑着桌子,一手缓缓将照片推至廖文杰面前。
这一探身,极具神韵,有了几分搜查官的英姿飒爽。
还是那句话,白送的福利,不看白不看。
廖文杰停下转笔,直到野上冴子原位坐好,才低眉看起了照片。
【( ̄_ʖ ̄)】
“这个人是谁,我不认识?”廖文杰摇摇头。
“Jackie,绰号‘飞鹰’,是国际知名大盗。”
野上冴子不急不缓道:“一个多月前,Jackie在伊豆半岛活跃,盗走了一副价值连城的名画,之后他来到港岛……据我这几天的调查,他曾上门拜访过你,就在这间办公室。”
“别乱说,我不认识什么大盗。”
“那就奇怪了,我的调查结果可不是这么说的,到底是谁在说谎?”
“冴子,看来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里是港岛,说话要讲证据,你要是再胡言乱语,别怪我报警抓你。”
廖文杰抬手指了指身后的书橱,除了装内涵的深奥书籍,最多的摆件就是相框,合影人从警司到督查不等,最低也是个高级督察。
再低,除非组团,不然没资格上墙!